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爱之深恨之切是这么理解的(90票第三更)

第一百三十九章 爱之深恨之切是这么理解的(90票第三更)

  ps:

  每天变着花样求月票,已经有读者说:汉宝,你不如月末出个求票写真吧。

  好吧,汉宝真的已经在很认真考虑这件事了,你们别逼我。

  在蓝轩的追问下,陈有琪就好像是良心发现一般。

  不断的回答着蓝轩的问题,而他自己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不过陈有琪的音律实在是太差了,再好的歌从陈有琪的嘴里唱出来,完全变了味道。

  蓝轩只能依稀的从旋律中,听出一些端疑。

  “三首诗里,其中两首算的上惊艳,不过第三首诗却只能算中庸,那两首诗应该是临时兴起之作,不然前后不会有如此大的差距,这三首歌,差强人意。”蓝轩最后得出的结论,这个白晨也许有些才华,不过并没有真正的惊艳到望尘莫及的地步。

  陈有琪走调的歌声,根本没有唱出其中的精髓,直接让蓝轩将三首歌理解成普通的歌曲。

  将陈有琪打发走后,门外匆匆忙的跑进来一个小丫头。

  “师姐,我听说最近又出了个沧州第一才子,今天去书坊买书,听几个穷酸秀才在那讨论。”

  “嗯?不就是那个姓陆的么?我见过他,有几分才学。”蓝轩平淡的回应道。

  也只是有几分才学,小丫头眼珠子一转,已经拥在蓝轩的身边:“那是自然,这沧州哪里有什么第一才子,要有也是师姐你来当……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听说姓陆的那小子已经不是了,好像是被什么姓白的取代了,据说在挽风亭作了三首诗三首歌,名动天下。”

  “沽名钓誉之辈。”蓝轩彻底的没了兴致,轻奏起古琴,带着几分孤寂。

  天下才子众多,却多半是沽名钓誉的庸才。

  每年都会有那么几个号称才学出众的才子,可是一经比量。却是丑态尽出。

  便是长安城里的那些个状元郎,也是如是这般。

  “难道这天下间,再没有一个能够与我比肩的人吗?”

  这不是狂妄,而是理所当然。

  蓝轩年谨十九,早在十五岁便已经览尽荻花宫的所有书籍。

  而后出外历练。化名为鸣翠。途经多地,遇到过不少自命不凡的才子。

  只是她却发现这天下间出名的才子,在她的面前。不只是庸俗不堪,而且全都名不副实。

  所谓的才华,也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

  独孤求败!便是这种境界,蓝轩从不认为自己的才华已经到了举世无双的地步。

  只是一次次的求证,都让她失望的发现,天下间能及得上自己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

  不是没有,某些大派的掌教,又或者是那些隐世不出的高人。的确有着她所无法企及的才华。

  只是那些知识需要时间沉淀,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得到的。

  “芸芸,我们去外面走走。”

  这个叫做芸芸的小丫头,立刻兴起欢蹦起来。

  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女孩来说,比起男孩更加好动,对于外面的事物也有着无比执着的好奇。

  当然了。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芸芸来自西域,对于中土汉唐的所有事物都充满新奇。

  ……

  白晨、铭心与张才走在繁华的沧州街头,只是张才的目光总是不自然的落在白晨的身上。

  张才知道白晨有些小聪明,可是他绝对没想过,面前这位与自己年龄相近的朋友。有着这种惊世骇俗的才华。

  张才好歹读过两年书,所以更清楚白晨所作的三诗三歌代表着什么。

  那是穷天下读书人都无法谱写出的完美歌词,而他的三首诗之中的两首,更是旷古烁今,说是空前绝后也不为过。

  “想好了,送你家老祖宗的寿辰什么礼物了么?”

  “这个……”张才为难的看着白晨,一脸的蹉跎:“我怕我家老祖宗不喜欢,要不你帮我想一个吧。”

  “送礼讲的是心意,送什么不重要,心意到了就够了。”白晨可不想浪费自己的脑细胞,所以随意的敷衍道。

  “铭心,你送什么东西?”张才求助的看向铭心。

  铭心狡猾一笑:“我让哥哥写个大大的寿字送给老爷子。”

  “你太狡猾了。”张才愤愤不平,自己怎么没想到呢。

  白晨的字写的那么好,老爷子肯定会喜欢的。

  “要我说啊,你去青楼请三五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然后在寿宴上给老爷子跳一支艳舞,老爷子肯定喜欢。”

  白晨说完,已经和铭心笑的前俯后仰,合不拢嘴。

  “若是我真这么做了,老爷子绝对要抽死我不可。”

  张才愤怒的瞪了眼两人,尽出馊主意,早该料到他们不会给自己出主意,这两个混蛋,一如既往的坑人。

  “哼!”三人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冷哼:“无耻之徒。”

  三人回过头,却发现背后站着两女子,其中一个年纪比起铭心稍大一些,粉嫩嫩的小脸蛋,充满了天真无邪,至少比起铭心要纯真许多。

  另外一女子面遮白纱,可是轮廓却是相当的完美,发垠盘结后,依然垂至腰间,身姿如仙子入尘,只是看向白晨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的厌恶。

  这两女子自然就是出外走动的蓝轩与芸芸,本来两女只是街上随意走动,却听到白晨那番言论,对手对白晨的好感度跌到负数。

  世上怎么尽是这种轻浮放荡的无耻之徒,在大街上也不知道遮掩,污了他人眼界。

  “看什么!”蓝轩看到白晨与张才的目光,顿时心中更是厌恶。

  张才被蓝轩这么一喝,连忙收回目光。

  不过白晨就没那么自觉了,心中的想法,**裸的在脸上表露出来。

  “这小娘子,这身材真容貌,和我的夫人真像啊。”戒杀的声音不适时宜的说道。

  “她都遮着面纱,你也看的出来?”白晨翻了翻白眼。

  “老子这是看心,你小子懂个蛋。”

  “去你大爷的看心。”白晨心里暗骂一声。

  “美色当前。当然是带着批判的目光审视一下……妖孽啊……这世上怎么有这么漂亮的妹子。”白晨不由得发出感慨。

  即便是白纱遮面,依然挡不住那种倾城容颜,反而平添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白晨都快要流出口水,地球上的那些玉女明星,与之比起来完全成了庸脂俗粉。

  蓝轩心中更是不快。这小子轻佻也就罢了。如今居然还轻薄自己。

  “芸芸,我们走!”蓝轩冷冷的瞪了眼白晨,带着芸芸转身便走。

  与这种纨绔子弟纠缠。只会污了自己的名声。

  “可惜,又是块冰块。”白晨了无生趣的撇撇嘴。

  “你说她属于哪种类型的?”张才双眼放光的看着蓝轩的背影,即便是一个背影,都是如此的风姿卓绝,令人倾慕不已。

  “这种女人就属于傲娇型的,也可以认为是公主型的,反正就觉得这天下间一切的人事都入不了她的眼界,觉得自己天下第一,心胸太宽大反而让心性变得狭小。”

  蓝轩还未走远。白晨便已经开始对她品头论足。

  张才对于这种话题,最感兴趣,兴致颇高的问道:“那如何……如何追求?”

  “这种复合型的嘛,相当难搞定,你越是顺着她,她就越是得瑟。人家倾慕她,她觉得理所当然,而且还会觉得你轻佻,贪恋女色,当然了。如果你想追求她,那就打败她,狠狠的挫败她的自尊心,让她从高高在上的神坛上跌下来,然后再适时的拉她一把,这就成功了一半。”

  白晨的话,蓝轩已经全部听到了,她已经气的全身发抖。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居然当面对自己品头论足,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说应该如何追求自己。

  蓝轩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白晨,漫步走到白晨面前。

  白晨笑脸盈盈的看着蓝轩,似乎早已预料到蓝轩会回头一般。

  “好,既然你如此既定的对本小姐品头论足,我便给你一个机会,追求本小姐的机会。”

  张才和铭心傻眼了,错愕的看着白晨与蓝轩。

  白晨却是回头看了眼张才:“看到了吧,这种心高气傲的女人,最受不得激,随随便便的一点激将法,就乱了章法。”

  蓝轩鼻子都要气歪了,白晨看向蓝轩,依然是一脸的坏笑:“不要。”

  “你居然拒绝我?”蓝轩满脸的不敢相信。

  “为……为什么?”张才和铭心,以及芸芸都是一脸的惊愕,这世上居然有一个人,能够拒绝蓝轩的要求,而且还是拒绝蓝轩给予的追求她的机会。

  “笨,这种心高气傲的女人,你越是顺着她,她就越是得瑟,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她什么地方牛逼的一塌糊涂,就让她什么地方傻逼的一无是处,你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我答应了她,她肯定会在心里想着,这小子也不过如此,到时候我还怎么追求她?怕是连脸都不甩我。”

  “高明!高明啊!”张才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差点就要对白晨神膜拜。

  铭心突然走到蓝轩的身边,轻轻拍了拍蓝轩的肩膀,然后叹了口气道:“这位姐姐,我理解你现在想要杀人的冲动。”

  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

  “我们走!!”蓝轩强压心头怒火,怒气冲冲的哼道。

  “下一步呢?”

  “什么下一步,根本就不需要有下一步,你要记住,想追求一个女人,如果得不到她的爱,那就让她恨,因为两者本是相通的,你听说过爱之深恨之切么?不论是爱是恨,只要这女子心中记住了你,就再也无法磨灭。”

  蓝轩很想当众杀人,仅存的一点理智,让她没有将冲动付之行动。

  正如白晨所说的,蓝轩是彻底的记住了白晨这个人。

  “白晨哥哥,我觉得她会杀了你。”

  蓝轩再一次停下脚步,因为她听到铭心叫白晨的名字。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