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四海之内皆你爹(30票第一更)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四海之内皆你爹(30票第一更)

  ps:

  昨天有人说:汉宝,你敢一日更二十章吗?

  今天我回答:我靠,你敢一日砸600票,我就敢更……

  当然了,如果真有那个时候,希望诸位读者不介意汉宝先来个首付,然后分期付款。

  可惜,陆仁风的提议,白晨却是兴趣缺缺。

  “和你这种要才没才,要德没德的人斗诗,我怕丢自己的脸面,还是算了。”

  白晨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自己小心眼,可是不不代表自己就缺心眼。

  在白晨看来,打击陆仁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需要再多此一举。

  若是答应陆仁风,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反而要费神对付他,还有可能被他胜出,可谓是吃力不讨好。

  “怎么?不敢么?”

  陆仁风立刻小人得志一般嚣张起来,在他看来,白晨显然只是精于歌赋。

  其他方面根本就无法与自己相提并论,虽然如今名誉受损在在所难免。

  可是如果能够胜过白晨这个原作者,那么别人也会认可他的才华,觉得他的才华远超白晨这位原作者,反而可以提升自己的声望,踩着白晨往上爬。

  并且曲芷水也会对自己刮目相看,可谓是一举多得。

  “比胆量确实不如你,毕竟和一个连脸皮都不要的人比,赢了别人会说我欺负人,输了更是给自己找不自在。”白晨讽刺的目光,瞥了眼陆仁风,陆仁风几乎要抓狂,那种毫不掩饰的嘲笑。

  周围的才俊公子,虽然嘴上没说,可是看着他的眼神里,也是带着几分露骨的不屑。

  陆仁风自以为飒然的笑了声:“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别和我说你爹是谁,真以为四海之内皆你爹。谁都得让着你忍着你么?”

  扑哧——

  众人终于没忍住,哗啦的全都喷出口水大笑起来。

  其实除了白晨几个人,在场的大部分才俊公子、小姐,的确是知道陆仁风的家庭背景。

  而陆仁风的后面那句话,的确是想说。他父亲是谁。

  陆仁风憋红一张俊脸。此刻却是恨不得找一个洞钻进去。

  “废话少说,你敢是不敢?”陆仁风眼中都要喷出火,同时狠狠的扫过周围众人。

  众人被陆仁风的眼神一扫。立刻安静下来,触及那怨毒的目光,俱都是心头发寒。

  别看陆仁风平日里是个潇洒倜傥,可是他父亲可是沧州城城守陆一道,别人背地里称他做陆一刀,可谓是劣迹斑斑,心狠手辣之辈。

  “我这个人不论谁与我赌斗,只要拿的出让我满意的彩头,我都乐意奉陪。”白晨漫不经心的看着陆仁风:“你要觉得哪方面牛逼的一塌糊涂。我会很乐意让你的哪方面傻逼的一无是处。”

  众人低笑两声,没敢放肆大笑,只是这零散的笑声在陆仁风听来,尤为刺耳。

  陆仁风冷哼一声,手中已经多出一枚令牌,正面是个‘虎’字。金光闪闪。

  众人一看到陆仁风手中令牌,全都脸色一变,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虎令,也就是陆仁风的老子陆一道的兵符。

  “这个彩头你可敢接?”

  白晨眉头皱了皱:“是你傻还是当别人都是傻子?你拿一个兵符做彩头,你能告诉你这兵符值几个钱?”

  兵符在将军的手中。才能显露出其价值,落在别人的手中,那就是一文不值,而且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这赌斗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手持着令符的陆仁风,早已目中无人,根本就不将白晨放在眼里。

  不管白晨是什么身份,只要看到这令符,还不是要乖乖的低头。

  这时候李玉成拉过白晨,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白兄,陆仁风这是有恃无恐,不论胜负你都讨不到好处,即便他输了,你也不敢接着令符。”

  “他能持得,难道我还不敢持么?”

  “他父亲是沧州城城守陆一道,即便陆仁风偷了他父亲的令符,难道他父亲会拿他砍头不成?可是你不同,只要你拿了这令符,陆仁风必定回去告诉他父亲,是你偷了令符,到时候整个沧州城,将再无你立足之地。”

  白晨露出一道笑容:“别人怕他们父子,我却不怕,李兄莫不是忘了在下的身份了吧。”

  说的好听点,白晨是个江湖侠客,说的难听点呢……白晨就是个恶棍。

  流氓会武术,谁也拦不住。

  真惹急了他,白晨真敢干出杀人越货的事。

  用白晨的话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好,小爷我便接了,反正这掉脑袋的事轮不到我了,丢了兵符,你们父子自己去断头台领赏去。”

  陆仁风一听白晨的话,顿时有些焉了,这兵符若是真从他手中丢了,那真的是天塌的事。

  他原本敢拿出来对赌,就是吃准了白晨不敢接,即便赢了也不敢收。

  可是看白晨从容不迫的表情,让他心头戚戚不安起来。

  “你拿什么做赌注?”陆仁风看向白晨。

  “小爷我能赏脸与你对赌一局,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沽名钓誉的鼠辈,你不想想自己的名声,走出这亭子,你就是万人唾弃的窃贼,沧州城的读书人都会把你钉在耻辱柱上,如今本少爷给你机会扳回一城,没让你跪在地上感激凌涕,就已经是心胸宽阔,你还想要赌注?”

  白晨把陆仁风贬得一无是处,不过也整如白晨说的那样,陆仁风的名声,注定要被钉在耻辱柱上。

  陆仁风咬牙切齿,愤怒的看着白晨。

  看陆仁风的那脸色,如果眼睛可以杀人的话……

  都是这小子!

  如果不是这小子的话,自己依旧风光无限。

  如果不是他,自己依然是那个被同道仰望的沧州第一才子。

  陆仁风心中的怨念,几乎要遏止不住的爆发出来。

  绝对!绝对要让这小子死无全尸。

  绝对要让他后悔今天对自己的羞辱!

  “要不要斗诗?干脆点。”

  “量你也翻不出什么花样。”陆仁风对自己的才学,还是很有把握。

  何况哪怕是输了。到时候把事情与自己父亲一说,只要兵符在这小子手中,那便是滔天的大罪。

  “既然两位达成共识,不如就由在下做这裁判如何?”李玉成主动说道。

  其他才俊公子小姐,对陆仁风都相当畏惧。不过李玉成似乎对陆仁风并不如何忌惮。

  “哼……”陆仁风瞥了眼路预测。眼中露出几分不快。

  “两位才学不浅,这斗诗的规矩就不多赘述,三局两胜。第一局无题,各自先吟一首得意新作,诸位才俊佳人也做个评判。”

  陆仁风微微一笑,脸上露出自信笑容,近日正好作了一首,本想在这诗会上拿出来,献于曲芷水。

  如今拿来斗诗,效果更佳,三步一回头。开口便吟。

  风晓拂清明,止风花未黯。

  独守幽澜曲,流水深涧处。

  陆仁风看向曲芷水:“曲姑娘,这首《止水》是在下为姑娘所著,希望曲姑娘能够喜欢。”

  这首诗算是中等偏上,明与黯对应。动静相交,字句公正,最难能可贵的是,其中隐含曲芷水的名字。

  “陆公子有心了。”曲芷水不咸不淡的应了声。

  若是放在之前,曲芷水或许会欣然笑纳。

  只是得到了白晨送予她的那首曲后。再看不上旁骛。

  铭心眼珠子一转,笑盈盈的拉着白晨:“白晨哥哥,这位曲姐姐都有人送诗给她……”

  “你也要?”张才笑看着铭心,他知道铭心最是争强好胜,事事都喜欢与人攀比。

  “才不要,我要白晨哥哥送给青衣姐姐。”

  白晨脸上笑容渐收,郎朗吟道: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李玉成脸色一凝,众人也都为之动容,细细品嚼个中滋味。

  李玉成先前便听过开头两句,本就有些意犹未尽,如今听完整首诗,更觉惊艳绝伦。

  此诗开头两句最佳,而后情谊渐浓,绵绵如丝,如细水长流,又如娟娟细雨,只觉得心中一物勾起,又无法诉尽的感觉。

  “这首诗名呢?”

  “《离别》。”白晨擅自为李商隐的这首无题诗取了个名字。

  曲芷水同样沉浸在《离别》所营造出来的氛围中,难以自拔,就似看到了一对男女的离别与思念,眼中隐有泪光波粼。

  “好诗!好诗!”

  众人惊叹不已,哪怕是铭心与张才,都能切身的感觉到这首诗的意境,其他的才俊小姐,更是心生惊艳。

  李玉成看向陆仁风,此刻陆仁风脸色几近扭曲,可见他是何等之愤怒。

  即便他脸皮再厚,也无法当众厚颜无耻的说,是自己赢了。

  “第一局,白公子胜,诸位可有异议?”

  “理当如此。”

  “此等千古绝句,自该胜出。”

  陆仁风咬着牙,眼角目光瞥向白晨,双拳握紧。

  “那么第二局……”

  “慢!”陆仁风突然出声道。

  “嗯?陆公子有何高见?”李玉成不急不缓的问道。

  “单斗诗多没意思,我觉得应该不限诗词,想必白公子对词赋应该也有一番造诣吧。”

  白晨随意的耸耸肩:“无所谓,你非要换着花样找死,我便随你心愿。”

  “既然两位都没意见,那就依陆公子所提议的,诗词不限,第二局……比这苍河为题。”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