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坑人就是这么简单(第三更)

第一百一十八章 坑人就是这么简单(第三更)

  “小辈,你真会流云丹?是八阶的流云丹哦!可不是五阶的流莹丹,也不是四阶的流心丹。”

  廖山不怀好意的提醒道,程君溢和张可儿更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白晨似乎被他们的笑声惹怒,气急败坏的叫道:“不……不就是流云丹吗,不就是八阶的流云丹么,我会炼,我真会炼。”

  “白晨哥哥……长老,你别激动,他们是故意气你的。”

  “铭心,你相信我的吧,我真会炼。”

  “我信我信。”铭心焦急,脸上哪里是相信的表情,不过是在安慰白晨罢了。

  就连张才都紧张起来:“白晨,你别太勉强了。”

  “连你都不信我啊?”

  “这个……不管你会不会,我们都是朋友。”

  张才也不是那么自信,不过他还是肯定了下他们的关系。

  廖山抬头看了眼四周:“此处通风略差,灵气稍显不足,不过区区流云丹,倒也足够了。”

  说罢,廖山便取出一个玉鼎,放到地上。

  程君溢又拿出一颗火琉璃,廖山却是挥挥手:“不需要火琉璃,为师近曰内功稍有进境,便试一试以火云功炼丹。”

  说着,廖山的双手便冒起红色的火焰,程君溢和张可儿连退几步,那种燥热可不是他们挡得住的。

  白晨也坐到了地上,将碗摆在面前,左右看了眼。

  “张才,帮我生火。”

  听他这句话,张才苦笑连连,张父更是不住的摇头。

  拿着一个碗炼丹,闻所未闻,居然还让自己儿子生火。

  再看廖山,一内力催动火劲,同时那个玉鼎更是不俗,绝对不是凡品。

  这一比较之下,高下立判。

  哪里还需要等什么结果,胜负早已分晓。

  如果不是顾及老祖宗,他真想一把抓过张才。

  省的他与那小子在一起,丢人现眼。

  扑哧——

  程君溢突然又大笑起来,因为他看到铭心和张才,居然在用嘴吹火。

  “再用力点,再用力点……火还是太小了……你们有没有用力吹啊。”

  廖山看了眼白晨三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同时收敛心神,认真的炼丹起来。

  这种水平,居然敢与自己打赌。

  那三千万两,可就真的白白到手了。

  想到这,廖山更加认真,加紧炼制流云丹。

  流云丹虽然品阶高达八品,不过用处却相当少,因为这种丹药,其实是用来治疗普通病症的,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灵丹妙药。

  不过一般人能买的起流云丹?

  对于江湖中人来说,怎么可能得普通病症?

  当然了,廖山选择炼制流云丹,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简单,甚至比起七阶的丹药,还要容易许多。

  廖山也是因为炼制流云丹的成功率最高,所以才选择流云丹的。

  高达八阶的品级,对于大部分外行来说,绝对是一个震摄。

  何况,等炼制出流云丹,再送给张家,又能讨得人情,还白赚了三千万两,当真是两头讨好。

  张父看了眼白晨那边的闹剧,一阵叹息摇头。

  老祖宗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下这么大的功夫,去讨好这种人。

  老祖宗也是一阵郁闷,白晨那哪里像是在炼丹,根本就是在耍宝。

  起先他还以为,白晨说用一个碗炼丹,还只是在玩笑,谁知道他真用碗炼丹。

  他活了这一百多岁,还没听说过,哪位炼丹师,能够用这种碗炼制出丹药。

  就算是万花谷的两位尊者,他也相交过,也没见人家如此**形骸过。

  如今看白晨这般耍宝,心头也是心慌意乱。

  难道真是自己看错了不成?

  只是,这时候要他食言,他也做不到,只能硬着头皮,等着出糗。

  小半个时辰后,廖山双掌一黯,抓起玉鼎站了起来。

  白晨一看,推开身边两人,不顾烧的乌黑滚烫的碗,也站起来。

  “我好了。”

  “我也好了。”白晨不甘示弱的说道。

  廖山忍住嘲笑,淡然说道:“小子,莫逞强,再给你半个时辰吧,莫要一碗的丹灰,硬着头皮逞能。”

  “我说好了就是好了。”白晨大声反驳道,同时又扶了扶碗盖,将碗里遮得严严实实:“不信……不信的话,我们加赌注。”

  “你说加什么赌注?”

  白晨在怀里掏了掏,一本丹书放在手中:“加上这本《洗丹录》,这可是我千万两银子买来的,你可敢再下赌注?”

  “《洗丹录》?这不是丐帮秘藏的丹普么?怎么到你手上了?”廖山脸色一动,眼中贪婪之色尽显。

  “师父,他这是想吓退您。”程君溢低声说道。

  “我自然知道,为师是这么不经吓的么?”廖山冷哼一声,也从怀里拿出一本丹书:“这是我火云宗的宝典《火云奇术》,也是炼丹界的一本宝书,不比你的《洗丹录》差。”

  白晨一惊,立刻大叫道:“等等……”

  “又怎么了?”

  “这……这……”白晨吞吞吐吐的说道:“如果我们都炼制出流云丹怎么办?”

  “那自然是成丹的数量、质量分胜负。”廖山自信的说道。

  “老爷子,你可听见了。”白晨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老祖宗脸色微微一变,他一直在观察白晨的神色。

  在这之前,白晨一直在装疯卖傻,可是这时候他的眼神,突然变得自信起来。

  难道他真有取胜的自信?

  可是这可能么?

  不说他的年龄,是否真能有炼丹宗师的水平。

  就说刚才炼丹的过程,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这种水准能炼制出丹药?

  老祖宗深表怀疑。

  “开炉吧。”白晨回过头,看向廖山。

  廖山当仁不让,自信的打开炉子,同时将鼎炉在掌心一翻,然后吹去炉灰。

  一颗颗白色的丹药,从炉灰中露出。

  众人细数起来,一共五颗。

  不过程君溢突然大叫起来:“师父,这五颗之中,有两颗居然是超品丹药,这价值可就更高了。”

  张才的脸色更加担忧,看了看那几颗丹药,又看了眼白晨。

  廖山自信满满,随手一甩,丹药落到老祖宗手中:“张老前辈,请过目。”

  老祖宗拿起其中两颗丹药,又嗅了嗅,微微点头:“的确都是上品的流云丹,其中两颗超品的流云丹,即便是江湖中人,也是不可多得的疗伤丹药。”

  “火云宗与张家也算是相交甚久,这几颗流云丹不成敬意,便送给老前辈了。”

  “无功不受禄,多谢廖宗主好意。”老祖宗随手一掷,又将五颗丹药送还给廖山。

  铭心扑哧一声,没忍住的笑起来。

  “你笑什么?”聊生不快的哼道。

  “几颗流云丹也拿来送礼,你还真拿得出手。”铭心嘲讽道。

  拿流云丹送给一个江湖中人,说不上礼轻,不过也绝对重不到哪里去。

  “笑话,张府上那么多人,不是个个都习练武功,比如说表弟吧,如果有个什么伤痛病症,有这流云丹,到时候也是方便得紧。”程君溢不忘贬低一下张才。

  “那就不劳你这位表哥费心了,张才与我这么熟,若是他有个什么伤什么病,我怎么会袖手旁观。”

  说着,白晨打开盖子,也没用手接,直接翻在地上。

  一颗颗银白透亮的流云丹,落到地上,不断的跳动翻滚着。

  每一颗都带着一种冰晶的光泽,香气在瞬间,弥漫整个院子。

  “哎呀,长老,你怎么把丹药倒在地上了?这可是流云丹啊。”铭心惊呼的叫着。

  “这些丹药反正拿来也是无用,也就练练手而已,不像某些人,拿来当宝。”白晨瞥了眼程君溢,勾了勾指头:“来,帮我数数看,我这脚下有几颗。”

  廖山又惊又怒,看着滚的到处都是的流云丹,每一颗的色泽,都比自己炼制的流云丹,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而且这种凝香让他脑袋一阵神清气爽,脸色却是铁青无比。

  老祖宗这才对身边的老奴道开口道:“你去为小友看看。”

  老奴走上前,先是向白晨行了个礼,然后一颗颗的捡起丹药,走回到老祖宗身边,将掌心放在老祖宗面前。

  “老祖宗,一共二十颗,每颗都是丹王品质。”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一炉开出二十颗成品!

  如果是炼制低品阶的丹药,这倒是不足为奇,可是这是八阶的丹药。

  而且每一颗还都是丹王品质,这个就意义不凡了。

  老祖宗好奇的拿起一颗,丹药上传来温热的感觉,还有几分火气未消,除了刚开炉之外,不存在第二种可能。

  而最不可思议的还是,白晨的炼丹过程,他是用一个碗炼制的。

  好吧,那个碗很新……这是唯一的亮点。

  至于整个滑稽的炼丹过程,老祖宗已经知道,多半是白晨故意表现的。

  老祖宗压下心头震惊,手中丹药一抛,落到廖山手中。

  “廖宗主,请过目。”

  “不可能!这不可能!”

  廖山原本还怀着几分怀疑,可是丹药一入手,那丝火气便传入指尖。

  对于一个炼丹师来说,丹药是否新炼的,根本就没有难度。

  可是廖山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不愿意相信这个结果。

  毕竟白晨表现的,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他根本不愿意相信,自己居然会如此莫名其妙的输掉赌斗。

  “这一定是你耍诈!”廖山愤怒的一脚踩碎丹药,指着白晨怒吼道。(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