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没错(第一更)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没错(第一更)

  ps:

  汉宝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够在存稿耗尽后,还能坚持几天爆发。

  汉宝更想看看,自己坚持爆发的时间里,新书月票榜能够到哪里。

  “你放屁!”程君溢和张可儿一听,白晨居然把他们当作戏子,这如何能忍。

  可是,白晨根本没理会他们,自顾自的对张才道:“不过兄弟我得提醒你一句,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养着这种吃里爬外,没心没肺的戏子终究不是好事,要我说,还是趁早赶出府去,省的生一对狗眼得罪人。”

  张才脸色稍稍好转一些,感激的看了眼白晨。

  程君溢和张可儿的脸色更加难看,程君溢更是暴怒:“小子,这里是张府,岂容你撒野放肆!”

  “是啊,这里是张府,我是外人,你也是外人,需要你多嘴什么?真把自己当哪根葱不成?”

  铭心也帮腔了:“白晨哥哥,说那么多做什么,有些人就是喜欢太把自己当回事,真以为张府少了他就活不下去了。”

  “可不就是,张才可是张家名正言顺的少爷,不是谁都能在张家欺负他的。”白晨瞪了眼张才:“你也是,平日里你就是太谦让了,把一群狗东西的胆子养肥了,见了主子也敢乱吠,若是我,哪个狗东西敢在我面前乱吠,我就打断他的狗腿,多打几次,保准他见你就跟见了爷爷一样。”

  不远处的一处阁楼上,一个老者将眼前的闹剧尽收眼底。

  只是老者的眼中露出几分疑惑,这不是张才第一次带朋友回来。

  可是每次带回来的朋友,都被程君溢和张可儿奚落的,狼狈逃走。

  从来没有人为张才出头,久而久之,张才也就变得孤零零的一个人。

  就算是城里的公子。也不与他走动。

  “那两人是谁家的小子?”

  老者身边老奴回应道:“老祖宗,小人调查过,那个小丫头是七秀坊梅绛雪的小弟子。另外一人则是最近江湖上,名声大噪的花间小王子。”

  “嗯?他就是花间小王子?”老祖宗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看来江湖传言果然是江湖传言。这种小小年纪,怎么可能有那些个战绩,更不可能拿得出那么多丹药,所谓的战书,看来也只是他的一场闹剧,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被燎王灭掉。”

  “老祖宗,此子修为倒是不俗。年纪轻轻便有先天境界,不过要想与正规军交手,还是差了许多,战绩或许是有。不过是被夸大的,至于这丹药嘛,前段时间据传此子炼丹天下无双,比之万花谷那两位尊者,都有过之。而且近日来绣坊内进进出出不少药材与丹药材料,价值过亿两银子……”

  “我倒是觉得这也是他夸大,或许他会炼丹,而且也有些水准,可是未必就真比两位尊者高明多少。你不想想,那么庞大的炼丹材料,便是有百位炼丹师,也要花费一年的时间,才能消耗的完,他就算炼丹水平再高明,也只是一个人,难不成还能把一百人份的炼丹材料耗尽?”

  “那……”

  “那些材料,不过是他掩人耳目的手段罢了。”

  “老祖宗,您想的周到。”老奴想了想,又道:“不过……”

  “不过什么?”

  “在此子发布消息的当天,黄金门、丐帮都有不小动作,梅绛雪也急匆匆的赶回七秀,第三天的时候,丐帮也在发布同样的消息。”

  老祖宗脸色微变:“此事情报属实?”

  “千真万确,特别是丐帮与黄金门,虽然他们的动向隐蔽,不过我们张家与他们都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他们并未向我们隐瞒,丐帮帮主高天更是亲自出动,率众一百余先天高手,七秀则是由于路途遥远,暂时没有传回来消息,不过应该也是在这两天,至于黄金门,副门主黄世荣也在调遣高手,并且他们的动作最快,已经在暗中击杀了几股神策军的营地。”

  老祖宗倒吸一口凉气,他之所以猜测白晨的消息是假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江湖上都对他的消息嗤之以鼻,觉得是在哗众取宠。

  特别是下战书,以及用丹药买人头,这种事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

  老祖宗也觉得太不可信了,就在他惊疑不定之时,老奴又道:“万花谷和唐门的动作也不小,特别是唐门的高手,应该不日既能抵达沧州。”

  “那你觉得,此子此趟来我张家有何意义?”

  “在小还丹中,需要一味材料醉仙散,是必不可少的材料,也只有我们张家配的出来,如果前面的推测属实,那么他很有可能是来大量购买醉仙散的,对了……”老奴顿了顿,又道:“前几天的时候,黄金门已经购买过一次,不过分量不多。”

  老祖宗沉吟下来,许久后才开口道:“此时暂时不要声张,不过也不要让他对我张家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

  “那小少爷那……”

  “此子能为张才出头,想来交情不浅,就暂且由得他们去。”

  此刻的程君溢和张可儿,都快被白晨与铭心气疯了。

  两人这双簧,又是把他们当戏子,又是把他们说成狗。

  只是,他们在张才面前伶牙俐齿,对付白晨和铭心,就显得有心无力。

  白晨冷嘲热讽,铭心添油加醋,两人一唱一和,完全把程君溢和张可儿说的体无完肤。

  “谁人在府中喧哗。”

  就在这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两个中年人从中走来。

  其中一人衣冠浅黄,身形略微发福,嘴角八字长须,眼中带着几分锐色,发髻后束,双手负背,看向张才的时候。带着几分忧色与恼怒。

  另一人青面冷颜,一对三角眼在双方来回打量,与程君溢稍稍接了一眼。看向白晨等人的目光,更是不善。

  “爹。”张才看到张父。脸色微微黯沉,眼里带着几分惧色。

  “姨父、师父。”程君溢也向两人行礼。

  不等张父开口,程君溢的师父廖山率先开口:“君溢,为师刚才听到,有人侮辱我火云宗,可有此事?”

  “师父,正是此贼子。他仗着与表弟结识,便无端羞辱弟子,更是贬低我火云宗,还说师父您为老不尊。弟子与他争辩,无奈他巧言令色,弟子无能,让师门受辱,罪该万死。”

  程君溢一脸委屈。张可儿轻轻拍了拍程君溢,安抚着程君溢,又道:“爹,女儿与表哥只是开导弟弟,让他不要再形骸放荡。莫要再与狐朋狗友交往,谁知道……谁知道……弟弟他居然与外人,欺负女儿,说我是戏子……”

  张可儿抹了把脸上泪痕,说不出的忧怜。

  铭心悄悄拉了拉白晨的衣角:“现在怎么办?”

  “置之死地……”白晨低声说道。

  “狂徒,你敢羞辱我师徒?侮辱我火云宗!!”廖山大声喝道:“今日你若是不跪地道歉,本宗要你好看!!”

  “廖宗主,此事或许有什么误会。”张父刚才也听到些许谈话,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两人故意夸大言词。

  廖山摆明是要为自己弟子出头,张父虽然恨张才不懂事,可是又不愿他被牵连进来。

  只是,火云宗与张家一向有所往来,这次更是与他谈成了一宗大买卖。

  这时候,他也不便得罪廖山,同时他还不忘瞪了眼张才:“孽子,还不向廖宗主道歉!”

  张才脚步微动,脸上犹豫蹉跎,白晨突然拉住张才:“这一步踏出,我们再做不成朋友。”

  张才脸色更加难看,看了眼张父,又看了看白晨。

  终于,张才鼓起勇气,大声喝道:“我没错!”

  “逆子!逆子!你……你想气死老夫不成?”张父已经怒的浑身颤抖,他何曾被张才如此顶撞过,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违逆他。

  “张老爷,就由我代你教训一下这不成器的小子!”廖山不管张父答应与否,已经先一步冲向张才,在张才还未反应过来之时,抬手便要甩在张才的脸上。

  他这一掌力道十足,张才若是被甩到,死是死不了,这半边脸可就毁了。

  张父大惊,他的修为也是不俗,如何看不出廖山这一掌歹毒至极。

  “廖宗主且慢!”

  廖山冷笑一声道:“张老爷不要妇人之仁,这等不求上进的小子,若是不好好管教,他日必将肆无忌惮,连长辈都不放在眼里,本宗主这是为你好,小子看打!”

  张才已经吓傻了,看着这巴掌便要落下,动也不敢动。

  突然,张才身体被人向后一扯,直接被拉开廖山的手掌范围。

  白晨单手一抓,握住廖山的手握,冷笑道:“教训?我看你分明就是与弟子图谋张家家业,想借势伤了张才,趁势让你的弟子上位,真是用心歹毒!”

  廖山脸色铁青,惊怒交加的看着白晨:“你……你放屁。”

  “张家的子弟,我的兄弟,需要你这外人教训吗?你算什么东西?”白晨手劲一放,直接将廖山推出四五步外,冷笑的看着廖山:“怎么,被戳中要害?就算是教训后辈,你有必要将内力藏于掌中?这是教训还是谋害?真以为别人都是瞎子不成?”

  “你……你……”廖山被当场戳穿,脸色更是气的铁青:“小儿尔敢放肆!老夫乃火云宗宗主,你敢当众污蔑老夫,老夫……老夫与你势不两立!”

  “笑话,你火云宗了不起么,我七秀还真没放在眼里,既然你口口声声称要与我七秀为敌,那我便回去禀告师父,他日踏平你火云宗,也休要说我们无的放矢。”

  这拉虎皮扯大旗可不是廖山师徒的看家本领,铭心一点都不逊于他们。

  廖山一听傻眼了,他本意只是想化解先前的场面,毕竟被白晨当面揭露心中想法,并没打算与七秀为敌。

  开玩笑,火云宗与七秀有什么可比性,那个女人帮,江湖上没几个门派敢去招惹。

  可是铭心直接就把廖山的狠话,拉到门派的敌对上去了,这让他如何不怕。

  当个人恩怨上升到门派高度的时候,那性质可就完全变了。

  廖山原本就没打算针对铭心,针对七秀,所以他的语气也放软了许多:“我说的是他,没说与你们七秀为敌。”

  “没说!?你可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我们七秀的什么人吗?”

  廖山一听铭心口气,心中暗叫一声晦气,不过想了想,七秀不是没男弟子,地位都很卑微,而且数量极其稀少,所以想来白晨应该不是七秀的男弟子。

  那就是某个女弟子结缘,最多也只是重要的弟子结缘,想到这廖山的胆子又肥起来。

  火云宗怎么说也是个中等门派,虽然比不上七秀那种庞然大物,可是也不是任人欺辱的。

  不就是个七秀的入门女婿么,难道七秀真会为了这个上门女婿,与火云宗大动肝火不成?

  廖山冷笑:“不论他是谁,既然有胆侮辱我火云宗,我也不会放过他,不管他是你七秀什么人,总之此贼子放纵狂妄,代我收拾了他,他日再去你七秀赔罪。”

  “赔罪?你赔得起么?他是我七秀的客卿长老,你区区火云宗胆子倒是不小,敢欺我七秀长老,真以为我七秀众姐妹,是你随意欺辱的不成?”

  “什么!”

  这下不止廖山傻眼了,张父也傻了眼,惊愕的看着白晨。

  七秀的客卿长老?这身份压下来,谁都兜不住。

  可是七秀有这么年轻的客卿长老?

  谁都不信!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