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废材公子都有个出色大表哥(第六更)

第一百一十五章 废材公子都有个出色大表哥(第六更)

  夜幕下冷风凛冽,一道青影掠过夜色。

  同时还带过一道缨红,一具尸体重重的落到地上。

  不过这并非最后一具,在青衣的面前,还有数十个黑影,隐藏在黑暗之中。

  青衣随手甩掉剑鞘,轻轻的抹过沾血的剑锋。

  这时候,黑衣人中走出一人,同样一袭黑衣,不过脸上却没有蒙面,眼中带着与青衣一样的冷厉。

  “青儿,你该知道,背叛绝杀门,对你没什么好处,如果你现在弃剑投降,我会代你向师父求情的。”站在青衣面前的,正是厉血的大弟子,黑水。

  而青儿正是白天与白晨三人嬉闹的青衣,只是身上带着几分森寒,与白天的气质截然不同。

  “如果我将你们都杀光,师父不就不知道了么。”青儿的笑容里,带着一种冷漠与残忍,刚抹去剑上的血,便抹在自己的嘴唇上。

  黑水的脸色尤为难看,只是面对这位比之自己更加冷酷的师妹,即便是他也没有勇气面对。

  厉血曾经说过,只要给青儿十年的时间,她将成为绝杀门的第一高手。

  如果给她二十年的时间,那么绝杀门将可以光明正大的重现人间。

  那时候将是真正的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而这位厉血最为重视的弟子,却在这时候,很突然的选择了背叛。

  这让黑水很是费解,黑水强压心头的怒意,依旧从容的看着青儿:“青儿,你体内的冷血寒冰之毒还未解去,这时候选择背叛,实在是不明智。”

  青儿的笑容从始至终都未曾改变,眼中不屑的看了眼黑水。这位厉血手下最忠诚的狗。

  “青儿也不愿意,只是逼于无奈……”

  黑水眼前一亮,似乎真的以为青儿是被逼无奈。立刻说道:“青儿,可是有人逼迫你这么做的?告诉为兄。为兄会让那人知道,我绝杀门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是吗?真好,这人就是我们的师父。”

  青儿的眼中,杀意一闪而过:“我为师父杀了这么多人,我觉得倦了,可是师父不愿意放我离去,特别是今天……”

  只有明白了真正的快乐后。青儿才明白,快乐的弥足珍贵。

  原来喜与怒是如此的畅快人心,那种发自内心的向往,让青儿流连忘返。

  将黑水和所有同来的杀手都杀光掉。然后造成自己已死的假象。

  然后,自己就彻底的自由了,与自己的朋友享受快乐。

  青儿的笑容美若昙花,黑水从未看到过青儿这般的笑容。

  那种笑容令他着迷,我曾经发狂一样的想要霸占青儿。

  不过青儿的剑一次次的告诉他。他不配!

  黑水永远看着青儿那容光焕发的笑容,不是因为她的美,仅仅只是因为危险。

  一剑,黑水的身形飞速的遁入夜幕,手中剑也飞快的在黑暗中一抹而出。

  双剑在夜色下激荡出剑气……

  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黑水从未感觉到青儿如此森寒的杀意。

  两剑……

  三剑……

  第七剑的时候,黑水的胳膊已经中了一剑,如果不是他躲得快,恐怕已经被青儿一剑斩落。

  第九剑一出,黑水怪叫一声,朝着青儿喷出一口血沫。

  在青儿躲闪之际,飞速的遁走。

  同时几个黑衣人已经围抄上来,挡住青儿追击的步伐。

  可惜这些黑衣人还没做好准备,青儿的第十剑已经瞬间将他们秒杀。

  不过更多的黑衣人也在同时包围上来,第十一剑出,瞬杀!

  第十二剑……

  第十三剑……

  青儿终于停下了追击黑水的脚步,因为黑水已经彻底的消失,遍地黑衣人的尸体,成功的阻挡了她的最后几剑。

  泣血剑!

  黑水可以施展出第十一剑,而青儿则是十三剑。

  第十剑的时候,黑水就知道,自己挡不住青儿的杀意,所以便以这些手下作为炮灰。

  十三剑,七十三个杀手全部毙命,这世上最可怕的剑法之一。

  而青儿虽然完胜,却没有任何喜色。

  黑水遁逃,就意味着她将不再安全,逃亡是她唯一的选择。

  青儿不舍的看了眼绣坊的方向,嘴角微微流露出一丝笑容。

  不悔,铭心的皎洁,带着几分天真的笑容,惟恐天下不乱的张扬性格。

  还有愚钝的张才,那个笨笨的小子,想起最初的时候,被自己一个滚字吓得屁股尿流的景象,青儿就是一阵发自内心的笑意。

  白晨的巧舌如簧,口若悬河,他能用最平淡的语气打动每个人的心灵,又总能想出闻所未闻的游戏。

  正是他们三人,给了青儿最愉快的一天。

  “不知道下次,我们是否还有机会再聚首……”

  白晨说过,几天太少,至少要一辈子。

  可是对自己来说,哪怕是再多一天都能满足。

  次日,白晨在铭心的冷水中激醒过来。

  “丫头,你找抽是不?”白晨愤怒的咆哮着,将整个绣坊的女弟子都吓了一跳。

  “起床,你想今天整天都躺床上吗?”

  白晨在湿漉漉的床榻上翻了翻,无力的掀起身子骨:“青衣呢?”

  “走了,估计难相见了。”

  铭心的这句话意味深长,白晨顿了顿,看了眼铭心,听出她话中意思。

  许久后,才叹息一声:“希望有缘再见吧。”

  叩叩——

  门外张才不好意思的敲了敲门,铭心瞥了眼白晨,打了个眼色。

  “张才,你这是做贼吧?是不是昨晚爬错了床头?”

  张才一阵尴尬,被白晨说的不由得挺起胸膛,坦然的走进屋子。

  “白晨,我是来告辞的。宿夜未归……我估计家里又……”

  “你等着,我和你一起,你张家卖的醉仙散手头不够用。还需要进一些,到时候你帮我说两句。”

  醉仙散是炼制小还丹的一种必不可少的材料。也是一种秘制的药物。

  一包三两重的醉仙散,便能炼制出一百颗的小还丹。

  不过仅仅是这一包,便是价值万两,所以黄金财给白晨的那批货物里,并没进太多。

  其实,这也是黄金财的一个计算失误,他根本就没有料到。白晨会如此大量的需求醉仙散。

  不过,张才的脸色却显得尤为为难,他几次想说什么,都没有开口。

  白晨洗簌收拾了一下衣物。便随着张才去了张家。

  张家在蜀地也是小有名气,白晨原以为张家只是制药家族,不过听了铭心的介绍才知道,张家也是个武林世家。

  不过看了张才的文不成,武不就的样子。实在很难与一个武林世家子弟联想在一起。

  进了张府大门,迎面便走来一对男女,男的年纪比张才略大一些,一袭白衣,领口袖口腰围都以银丝纹路。脸庞俊朗,只是被鹰钩鼻破坏,显得有些刻薄。

  女子则是一身粉彩衣饰,颇有几分姿色,二十岁上下,只是身线却是出奇的好,一点都不像是这个年龄该有的身材,更像是个少妇。

  两人走在一起,倒颇有几分男才女貌,一路走来笑声不断。

  不过在走到张才面前的时候,笑声顿止,眼角流露出一种不屑与鄙夷。

  “表弟,你怎么这时候回来,姨父今早见你宿夜未归,可是又大发雷霆了。”俊逸男子正是张才的表兄程君溢,同行女子则是张家的养女张可儿。

  张才一听程君溢的话,脸色顿时惶恐起来,程君溢更显得意。

  “表弟,不是为兄的说你,你平日形骸放荡也就罢了,这几日是老祖宗的寿辰之期,我们张府里上下忙里忙外,你却倒好,跑去外面鬼混。”程君溢又瞥了眼张才身后的铭心与白晨:“还带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

  张才低着头,程君溢更是得意万分,在他眼里,张才根本就不配继承张家家业。

  “弟弟,不是姐姐说你,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爹爹让你学家里的独门秘法,你学不会,这也就罢了,毕竟你年纪轻轻,还有许多出路,再不济考个功名,凭着我们张家的家世,让你混个一官半职,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你秘法学不会,也不看书练字,整日里与狐朋狗友混迹在一起,你让爹爹如何将这偌大的家业交给你。”

  “老祖宗都已经发怒了,说你再如此放纵下去,便将你逐出家门,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昨夜听说张才宿夜未归的时候,可把程君溢和张可儿乐坏了,先后跑到老祖宗和张父那去打小报告。

  “表哥……”张可儿埋怨的轻推在程君溢的胸口,完全不顾旁人的眼光:“你说这做什么,弟弟这十几年放荡惯了,若是逐出了张府,要靠什么生计。”

  程君溢一脸为难无奈:“这也不是我说的,毕竟是我表弟,我也希望他长进一些,让姨父与老祖宗安心,再说了,若是将来表弟真被逐出张家,难道我会袖手旁观不成?”

  “表哥,你真好。”张可儿看了眼张才:“还不像表哥道谢。”

  “算了算了,都是表兄弟,说什么谢。”

  “表哥,幸好张家有你在,不然等到将来,爹爹老去,张家便要被人败尽。”

  “诶……这话说的,其实表弟若是上进一些,未尝没机会继承家业。”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张才编排的一无是处,更似乎已经认定,张家继承人非己莫属。

  张才胆小,不敢反驳二人,可是铭心哪里是这么好的脾气。

  可是她又不知道,如何帮张才出气,只能拉了拉白晨,让他想办法。

  “哈哈……张才,你太不够意思了。”白晨突然走上前,拍了拍张才的肩膀:“请两个戏子回来唱对台戏,也不跟我说一声,这两个戏子演的当真是好,铭心,你那有碎银没有,打赏他们一些。”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