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纨绔子弟不是这么当的(第三更,求**)

第一百一十二章 纨绔子弟不是这么当的(第三更,求**)

  “妹妹铭心是扬州来的,与哥哥来沧州走动。”

  “扬州,好地方啊。”张才很是兴致高昂:“特别是扬州的七秀坊,更是人间仙境,常闻七秀花无数,更盛天下艳无双。”

  “妹妹正是七秀弟子。”

  “闻名不如见面,真是失敬失敬。”

  张才兴趣更浓,铭心就真如含苞待放的小丫头般,两人交谈甚欢,几乎把白晨撂在一边。

  白晨也在一旁偷偷观察张才,看的出张才的确不是江湖中人。

  不过看来张才也不是什么良家的才子,更像是纨绔子弟。

  身上的装束打扮倒是不俗,眉宇长相也有些俊朗。

  可惜喜怒全都写在脸上,一双眼睛不住的打量铭心。

  话里话外,总是带着几分对铭心的好感,偏偏又没什么才气,说话带着几分露骨。

  白晨看了都不禁摇头,这种泡妞手段,别说是面前这江湖老鸟了,便是闺中少女都骗不到,白白浪费了这一身皮囊。

  不过看起来铭心似乎有意与张才套近乎,只是白晨暂时没看出什么端疑。

  “兄弟,你这能耐,就别在我妹妹面前耍宝了,换个姑娘去吧,我妹妹没那么好骗的。”

  张才愕然转过头,脸上略有不快。

  只是看在白晨是铭心哥哥的份上,又不好发作。

  沉着声道:“在下只是与铭心妹妹投机,多聊了几句,兄台过虑了。”

  “嘻嘻……张公子,你的这些手段,都是我哥哥玩剩下的。”

  张才愣了愣,不解的看着铭心。

  他是脑袋不灵光,不过不代表他就是傻子。

  从铭心的话里。他也听得出,人家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心肝脾肺肾。

  “我家哥哥可是什么惊涛骇浪都经历过的,江湖人称花间小王子。自称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张公子的这些手段,在我家哥哥眼里,的确是不入流。”

  “额……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不敢当,在下白晨。”白晨瞥了眼铭心,不明白铭心玩的是哪一出,铭心眨了眨眼睛,一脸嘻笑表情。

  “张公子你还不知道吧。我家哥哥可是花丛老手,妻妾成群,我嫂嫂十根指头都数不过来,个个都爱的他奋不顾身。你不妨向我哥哥讨教几招。”

  白晨哭笑不得,铭心这到底玩的是哪出。

  张才脸色惊疑不定,深深的给白晨行了个拜礼:“白兄,赐教了。”

  白晨笑了笑,带着几分高人的眼神。不屑一顾的瞥了眼张才。

  “张公子,你可知道女人分几种么?”

  “啥?女人还分几种?”

  “唉……”白晨鄙夷的看了眼张才,叹了口气道:“这都不知道,作为一个纨绔子弟,你连这最基本的知识都不知道。我该说你什么好呢。”

  张才脸色有些变幻不定,白晨撇撇嘴道:“你以为去青楼逛一圈,那就叫做纨绔子弟么?你以为在街头巷尾调戏一下良家少女,那就叫做潇洒风流么?”

  白晨顿了顿,很是鄙视的说道:“那叫做浪荡,是下流,是三俗,是我辈所不耻,一个纨绔子弟,是一个应该纯粹的人,高尚的人,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张才听的满头大汗,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纨绔子弟。

  一个纨绔子弟要个屁的高尚。

  “是不是不理解?”白晨高高在上的说道:“就打个比方吧,你说你走在街上,一个女孩看到了你,你是希望那个女孩说,哇……快看,那是张家公子,还是希望那个女孩说,快走,那是张家公子?”

  “这……这当然是……”

  “是咯,谁都希望女孩倾慕,而不是像是看到臭虫一样厌恶,就算你做纨绔子弟,也要学会把自己的优点展现出来,比如你刚才进茶馆,看到我妹妹铭心,你第一反应就是走过来套近乎,这就错了。”

  “错了?”

  “是啊,你直接就把你的目的暴露出来了,这很不好,只要有点智商的女孩,第一反应就是警惕,与你保持距离。”

  张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有所不明的问道:“那我该如何?”

  “你可知道什么叫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张才摇摇头,白晨笑然:“你走上来应该说,姑娘你很漂亮,这件衣服也很漂亮,在哪里买的,我想买一件给我娘子……这样,人家姑娘首先就会因为你赞美人家的容貌而高兴,又会因为分不清你的目的而放松警惕,同时还会对你的初步印象产生好感,觉得你是一个情深意重的男人。”

  “兄台高见,在下见识了。”

  铭心都听的目瞪口呆,看向白晨的目光里,都了几分警惕。

  “这才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借题发挥。”

  “何谓是借题发挥?”不只是张才,就连铭心都露出好奇的眼神。

  “就是让女孩了解自己,不是像你开口就是,我是谁谁的儿子,我家里多有钱,那样女孩只会觉得你粗鄙庸俗,除了青楼女子会对你口袋里的钱感兴趣,你觉得哪个良家小姐会对你有好感?”

  张才回想起自己先前的表现,似乎的确如白晨所说。

  想到这,张才不禁低下头,满脸羞红难堪。

  “你想让别人知道你很有钱,可是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你应该这样……小姐口味独特,这壶碧螺春口感甘醇,不甜不腻,可惜不符小姐仙姿,小二,上一壶崂山毛尖,这崂山毛尖是小生请姑娘的,请慢用……这时候你就要主动离席,同时去附近的座位,点一壶较便宜的茶水,这样小姐就会对你的好感暴增,觉得你体贴,善解人意,又不是普通的富家公子那般奢侈浪费。所谓的纨绔子弟,不是把钱当水洒,是把钱用的巧妙。就算一文钱的茶,也能品出不一样的味道。”

  张才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就差没跪下来,一张脸期许的看着白晨。

  “这是小成,是蜻蜓点水,柳叶沾春雨,带过了无痕。”白晨慢悠悠的说道。

  “那大成呢?”

  “大成,情至浓时,郎情妾意。方至深处,如果你只图一时之快,还是去青楼吧,这大成之道。并不适合你。”

  “小弟不是图一时之快,请白大哥赐教。”张才激动的说道。

  “大成,有明招,有暗计,只求结果不问过程。你想要明招还是暗计?”

  “何谓明招何谓暗计?”

  “明招是需要才华、风度、学识,你可有?”

  张才为难的看着白晨,不需要说,白晨也知道答案。

  “那暗计呢?”

  “所谓的暗计则有些下作,不过若是你真心对待。未尝不是取胜之道,这感情之事,本就如行军打仗,胜者为王,败不言勇,比如说机缘巧合、英雄救美、遇人不淑、巧言令色,这些便是暗计,不过行暗计切记不能让对方识破,如果被识破了,那就是井中月,镜中花,再难有机会。”

  铭心嘻嘻一笑:“哥哥,你说了这么多,不如你亲自示范一下吧。”

  “这个……不大好吧,哥哥我也不是那种人。”白晨为难的看着铭心。

  “要不让张公子试一试,张公子,旁边桌那位姐姐,已经坐那许久了,不如你去试一试哥哥刚才教你的。”

  张才犹豫不决,看向隔壁桌那女子,年纪约摸在二十岁上下,青衣长衫,低头品茶,偶尔看向曲台听曲,青丝盘鬓,瓜子脸透着几分秀气,一双丹凤眼更是如点睛之笔,明眸如星辰点缀,发鬓从耳边萦绕而过,说不出的曼妙。

  张才咽了口口水,白晨也怂恿起来:“背十年书也不如一朝试堂,去吧。”

  张才也有些意动,只是站起来的时候,双腿似乎是在打颤。

  张才小心翼翼的走到青衣女子桌前:“姑娘你好漂亮,衣服也很漂亮……”

  “滚!”

  青衣女子声音鸣翠,只是语气却是相当不善,带着几分厌恶,冷哼一声,直接把张才所有的勇气都打的烟消云散。

  白晨和铭心已经笑的趴在桌上,腹痛难忍。

  张才哭丧着脸回到两人面前:“白兄,你那招似乎不管用啊。”

  “笨,你没看到那青衣女子是江湖中人么,桌上还放着佩剑,肯定的耳目清楚,怎么可能没听到我们的话。”铭心毫无淑女风范的捧腹大笑。

  “你们怎么不早说,可害苦我了,颜面丢尽……”

  “白晨哥哥,看你的了。”

  白晨也不推辞,站起来大摇大摆的走到青衣女子的桌子边,直截了当的坐下。

  青衣女子看都不敢白晨一眼,白晨清了清嗓子,有意提醒青衣女子。

  只是青衣女子根本就不理会白晨,这让白晨很是尴尬。

  “姑娘,敢不敢与在下打个赌?”

  青衣女子回过头,冷冷的看了眼白晨,又扭过头,继续的听着小曲。

  “在下这有一颗小还丹,若是姑娘赢了,这小还丹便是姑娘的了。”

  青衣女子终于动容,看向小还丹,又看了看白晨:“赌什么?”

  “在下可以让姑娘在一刻之内,让在下亲一下,而且姑娘还不会有任何抗拒,姑娘相信吗?”

  “不信。”

  ps:

  昨天涨了90票,先更三章,白天还会继续爆发。

  其实汉宝很不喜欢用求票绑架更新,只是逼于无奈,望理解。

  在这里再次求下订阅,不敢攀比大神,至少帮汉宝过个温饱线吧。

  月票也继续的求下,目前新书月票排在第二,汉宝不敢奢望太多,请帮我守住阵线,谢谢!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