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零八章 又一次失手了(六连击,疯狂求订)

第一百零八章 又一次失手了(六连击,疯狂求订)

  白晨细看其高飞:“高兄,我观你五气厚实,吐纳呼吸平稳,只是五行略微紊乱,应该是阴阳有缺的缘故,多半是高兄所修炼的内功心法偏阳,所以打破了五行平衡,不过这也没什么大碍,只需要每日行房即可,不过也可以以虚阴补气丸调补,应该三颗足矣。”

  “你会虚阴补气丸?”高飞眼前一亮,语气极其激动,可是很快又冷静下来:“不可能,这本丹方我丐帮从未外传出去过,虚阴补气丸也是我帮独有丹方。”

  高飞想来,应该是白晨刚才翻阅的时候,随意看到的,想来就是如此。

  至于白晨是否能炼出虚阴补气丸,高飞苦笑的摇了摇头。

  如果随便翻阅一遍,就能炼制出虚阴补气丸,那这世上就遍地都是炼丹师了。

  “这也不难,想来高兄身上应该没有准备材料吧,我这倒是有几味材料,你再帮我去买三味草药即可,分别是阴灵草、地陷根、月牙花,这三味草药都不是什么珍贵材料,一般药店也都有出售。”

  高飞听的一愣一愣的,错愕的看着白晨,他已经不止一次看过虚阴补气丸的材料,早已铭记于心。

  这三味草药都是虚阴补气丸的重要材料,难道他真的会?

  “你真的会?”

  白晨苦笑:“这不过是七阶的丹药,若是连七阶的丹药都练不出来,我也该无地自容了。”

  “可是你才看过一遍……”

  “一法通,百法明,这个道理高兄可明白?”白晨白了眼高飞,随口说道:“只要掌握了基本的炼丹原理,未必就要去炼制几十次几百次才能学会,其实很多丹药的基本炼制方法都是一样的。只是材料与步骤略有差异,你可明白?”

  “明白明白。”高飞心中想着,明白个屁。

  若是我能明白。我就是炼丹师了。

  不过这不妨碍高飞的激动心情,我不明白不要紧。只要你明白就好了。

  想到这,高飞更加兴奋,自己所修炼的乃是纯阳的龙阳功,乃是丐帮独一无二的内功心法,虽然只是练了上部,不过已经足以在年轻一辈中独占鳌首。

  只是这龙阳功有个缺点,那就是体内常年阳气过盛。阴气不调。

  如果按照自己师父的说法,那就是找十几个老婆。

  每日一有空就行房,阴阳调和之下,自可化解体内的阴阳失调。

  当然了。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这虚阴补气丸。

  据说历代帮主,都受过这个苦头,特别是在年轻的时候,整日里一柱擎天却无处发泄的憋屈感觉。绝对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

  高飞从修炼龙阳功开始,可是足足憋了十三年,从十岁开始,天天都要忍受这种常人难以想象的苦楚,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如今听闻白晨应允。心中如何能不激动。

  看着高飞兴冲冲的跑出去,黄金财则是满头大汗的搬着几十本典籍,哗啦的堆放到白晨身边。

  这种苦差事原本有人代劳,不过黄金财为了讨好白晨,可是亲力亲为,以显示自己的诚意。

  白晨放下手中翻了一半的典籍,对黄金财道了声谢。

  黄金财自来熟的坐到白晨身边,看了眼高飞的背影,不无鄙夷的说道:“这乞丐小子怎么这么兴奋的跑了?是不是得了白兄弟什么好处。”

  “哪里,不过是互利互惠罢了。”

  “呵呵……”黄金财呵呵的笑着:“绣坊外有几批货物,都是我送给白兄弟的。”

  “什么货物?”

  “都是一些炼丹材料和草药,我把整个蜀地的药房全都搬来了,算是兄弟的一点心意。”

  “哦?”白晨眼前一亮,他正愁没东西练手。

  黄金财就都为自己准备好了,白晨忍不住再次道谢。

  “小事,小事一桩。”

  “对了黄大哥,我问你个事。”

  “但说无妨。”

  “你说一般江湖中人,行走江湖最喜欢的是什么丹药?”

  黄金财想了想便道:“看什么目的,一般来说江湖中人行走江湖,身上肯定常备补气丹和补血丹,不论是真气损耗与受伤,这两种丹药都是相当有用的,有些身家的就是五阶的流莹丹,高品质的流莹丹,不只是恢复体力,还能有些许的补气和补血的功效。”

  说到这,黄金财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白晨,神丹级别的流莹丹,这是多少年没出现的好东西。

  脱胎换骨,那可是三花聚顶那种层次的绝顶高手才有得到的机会,可是一颗神丹品质的流莹丹就可以做到。

  这东西若是到手,一颗便能让江湖上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黄金财收敛心思,一本正经道:“当然了,如果再奢侈一点,那就是八阶的还心丹、九阶的洗尘丹。”

  说着黄金财从怀里掏了掏,掏出一枚还心丹,递到白晨面前。

  “这是还心丹,只要不是一击毙命的伤势,只要服下这还心丹,就能护住心脉三天三夜,可是救命的好东西,九阶的洗尘丹我是没有,那更是有市无价的好东西,只要以真气催化,再重的伤也能在一刻钟内恢复,当然了,对内伤的效果就差了不少,如果要治疗内伤,那就只有十阶的小还丹了,那就真的是无上珍品,除非是筋脉尽碎,不然一颗小还丹下去,多重的内伤都能复原,若是有这几种丹药在身上,那就等于多了一条命啊。”

  “洗尘丹我会,这些丹典丹方中,可有小还丹和还心丹的丹方?”白晨问道。

  “有有,我给你找找。”黄金财连连点头。

  黄金财尤为热情,心想着,白晨多半是想炼制几颗自保。

  到时候自己凭着交情,去讨要一两颗,也算是不枉自己下这么多功夫。

  很快,黄金财便将还心丹与小还丹的丹方翻找了出来。

  白晨看了一遍。点点头:“确实是好东西,麻烦黄兄弟,帮我把六味草、护心草……送到我的房间来。越多越好。”

  白晨说了一大堆材料的名字,黄金财有些发愣:“越多越好?”

  “对。请七秀的姑娘帮帮忙,全部送进来,我要炼制这些丹药。”

  “现在?”

  “不然你以为呢?”

  高飞又与黄金财一个擦身,一进一出,高飞疑惑的看了眼黄金财。

  那什么表情,跟捡到宝一样,不过高飞的脸色就没那么好看了。

  高飞哭丧着脸:“白兄弟。你说的那几味材料我买不到,不知道哪个犊子,居然把整个沧州的草药和炼丹材料,全给清空了。如今连根杂草都没有。”

  白晨扑哧的笑出声:“就是刚刚出去的那个犊子,找他要去。”

  高飞立刻想明白了,心中暗骂黄金财贪得无厌。

  他自然知道黄金财打的什么主意,心中暗恨不已,又再次急匆匆的跑出去。

  不一会。两人各自都扛着一大堆的材料进来,看两人的架势,完全看不出英气蓬勃的少侠,分明就是挑担的苦夫。

  不过两人乐此不疲,白晨从中翻找了虚阴补气丸的材料。

  “我先帮高兄炼几颗。”

  两人也不走了。虽然他们对炼丹一窍不通,不过都想亲眼看看白晨的炼丹手法。

  只是,半个时辰后,白晨皱眉翻开鼎炉。

  高飞看到白晨的神色,心头咯噔一下,暗叫果然失败了。

  心中虽然失望,不过并未绝望。

  白晨无奈的抬起头,略带歉意的说道:“高兄,抱歉,炼过头了,这种丹王品质的,并不适合你,我怕你体内阳性不足压制这种丹王品质的虚阴补气丸。”

  高飞差点一个跟头没栽在地上。

  我草,老子还当是失败了。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的确是失败了。

  因为他娘的,老子真的是享受不起这种丹王品质的虚阴补气丸。

  高飞哭笑不得,白晨也很无奈,很多时候,他自己也没法控制。

  “再挑选一组材料来,我这次不用这个鼎炉了,黄兄弟,帮我找个破铁锅来。”

  破铁锅炼丹……

  亏他想的出来……

  不需要黄金财去取,门口的梅绛雪已经吩咐弟子去取了,很快便取来一个。

  她也有些好奇,大清早白晨的房间就开始闹腾。

  拿到破铁锅,白晨又开始新一轮的炼丹。

  在众人的期待下,这次的速度比起上次,又快了两刻钟。

  只是白晨的脸色更加难看,众人全都暗想,果然用破铁锅炼丹,这种不靠谱的事情,真不可能成功。

  可是白晨的下一句话,差点没让众人吞剑自杀。

  “我草,不是吧,破铁锅也降低不了这品质,居然还他娘的是丹王。”

  高飞快哭了:“白兄弟,你别玩我了,兄弟我不想要丹王啊。”

  “你以为我想要啊。”白晨没好气的说道。

  黄金财倒是不介意,笑呵呵的抓着被白晨随手倒在一边的丹药:“乞丐,你不要我就不客气了。”

  “滚,我用不了,我还可以拿去孝敬我师父去。”

  高飞一把抢过几颗,又苦哈哈的转过头看着白晨:“白兄弟,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你就不能放放水吗。”

  这时候,不论是高飞还是黄金财,又或者是梅绛雪,都已经对白晨的炼丹水平,心悦诚服了。

  用一口破锅炼制出丹王,这是人干的事情么?

  白晨也是满脸苦涩:“我尽量……尽量。”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