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零七章 去沧州收账(五连击,继续求订阅)

第一百零七章 去沧州收账(五连击,继续求订阅)

  此刻的沐婉儿相当的失落,看着不远处那座高塔,眼光有些恍惚。

  不知不觉就已经回到唐门了吗?

  这几日来,回来路上的沐婉儿,都是这般魂不守舍。

  原来他也不过如此,在与他同行的这一路上,沐婉儿几乎以为自己都要喜欢上这个坏小子。

  可是现在想来,居然是如此的可笑。

  一次的危险,就把他的所有勇气葬送了。

  可悲自己居然还对他抱有希望。

  可是他却临阵退缩,将自己担负的责任随手抛弃。

  这种人居然也配整日里讲那些大道理。

  沐婉儿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愤怒与不甘抛之脑后,快步走上阶梯。

  熟悉的建筑印落眼前,一座两丈高的红砖围墙后,其后是一片造型奇特的建筑林立。

  最高的那座天机阁大老远便能看到,那是唐门的中枢所在,也是掌门闭关之所。

  在天机阁的周围,规则的林立着几个庞大的建筑。

  风林堂、机羽阁,这些都是江湖上有名的建筑。

  也是唐门的机密所在,常人根本不允接近这些机要所在。

  在距离唐门府院大门还有百步之时,一个人影出现在沐婉儿身前。

  “婉儿,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此人年纪不大,五官清秀,又与沐婉儿有三分相似,只是菱角更加清晰明朗,头发散乱,只是靠着头箍束着。

  此人便是沐婉儿的大哥沐清风,在唐门年轻一辈中,是绝对的娇楚人物。

  即便是沐婉儿,都与沐清风有不小差距。

  不过沐清风平日里狂放惯了,又不求名声功利。更何况是自己的妹妹,即便平日行走江湖,也多是隐姓埋名。所以一直声名不显。

  “师父在么?”沐婉儿语气低落,带着一丝无力

  “师父去沧州了。对了,你不是在沧州吗?怎么这个时间回来?在路上可遇到师父他们了?”

  “沧州?去沧州做甚?”

  “怪哉怪哉,你从沧州回来,会不知道沧州发生的大事?”

  沐婉儿心中更加疑惑,沧州能发生什么大事?

  沐婉儿本能的不愿提及沧州,因为那个混蛋就在沧州。

  “算了,不管沧州发生什么事。也都与我无关,这次回来,我便不想再出去了。”

  沐婉儿摇了摇头,抛去脑中杂念。漠然说道。

  “不出去也好,江湖走动,太过凶险了。”沐清风自然不消自己妹妹出外走动,在他看来,女孩子就该静恬一些。整日打打杀杀,实在有失矜持。

  说罢,沐清风便跟在沐婉儿的身边,朝着大门走去。

  走了一阵,看自己妹妹似乎没打算主动开口。便忍不住说道:“不过这次沧州当真热闹,婉儿你不留在沧州当真是可惜了。”

  沐婉儿略微升起几分好奇,以自己哥哥的性格,鲜少会对江湖纷争动心。

  能够让他挂在嘴边的,会是什么热闹事?

  “你还不知道吧,最近沧州出现了个狂徒,居然给燎王下战书。”

  “给燎王下战书?”沐婉儿置之一笑。

  不管燎王名声如何恶劣,毕竟身居高位,即便是本门掌门去给他下战书,他也未必会应允,何况是个狂徒。

  “你还别笑,那狂徒的战书,可是把燎王气疯了,本来掌门、师父与几位师叔师伯商议着你上次送回来的情报,打算前去救援青州城,谁知道昨日又有情报回来,因为这封战书,青州城的危局自解了,天枢带着两万神策军从青州城撤走,路线正是沧州。”

  沐婉儿眉梢微微一拧,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自然是围剿那个狂徒,不仅如此,燎王还派了手下奇仕出发,要与那狂徒分个高下。”

  “你口口声声说的狂徒,到底是什么人?”

  “这我哪里知道,师父也不让我跟随,不然我还真想见一见这个花间小王子的说。”

  “花间小王子?”沐婉儿心头咯噔一下,连忙追问:“你是说,给燎王下战书的,便是和花间小王子?”

  沐清风瞥了眼自己妹妹,从怀中掏出一份书信:“你自己看,这封战书如今可是传遍整个江湖,这花间小王子不管他是狂徒也好,奇才也罢,总之他的名字如今可谓路人皆知。”

  如果是别人,沐婉儿或许认不出其中的词句来历。

  可是沐婉儿只是扫了眼这封请报上,送至燎王手中的战书,便已经看出来。

  这天下除了白晨之外,绝对没有人敢用这种言词羞辱调侃燎王。

  如果这种书信,燎王真能忍得下,恐怕也要被全天下人笑话。

  “不过师父说过,这小子这招恐怕目的不是为了扬名天下,毕竟燎王若是应战,这小子绝对是九死一生。”

  沐婉儿的手头有些抖,声音颤颤的问道:“那……那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解清州之劫,他这招虽然解了清州的劫难,可是却也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这次燎王若是不杀了他,如何能抚平自己的颜面?”

  沐清风没看到沐婉儿的表情,叹了口气:“我倒是挺佩服他的勇气的,只是这件事后,哪怕他侥幸留得性命,天下也再无他的容身之所,燎王对他恨之入骨,麾下奇仕更不可能留他性命,他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

  “婉儿……婉儿,你怎么哭了?”沐清风转过头,突然看到沐婉儿无故的哭了,泪洒满襟,轻咬着下唇,就像是被谁欺负了般。

  沐婉儿突然回头,直接往外走去,沐清风急了,连忙拉住沐婉儿。

  “婉儿,你这是做什么?你要去哪?”

  沐婉儿突然转过头,看了眼沐清风:“去收账。”

  “收账?收谁的帐?谁欠你钱了?”

  “这个花间小王子。他欠我一条命!”沐婉儿带泪的眼眶中,带着浓浓的恨意。

  “我听这名字就不是好东西,走。大哥去为你取他性命!”

  ……

  《医行丹录》

  白晨看了眼封面,旁边还摆着数十本薄厚不一的典籍。还有一些草方丹方。

  白晨疑惑的看了眼高飞,看着封面的名字,这应该是一本医典吧。

  高飞微笑的坐到白晨身边,他的脸上永远挂着那份独树一帜的洒脱笑容。

  “这本医行丹录是我帮一位前辈所著,里面收录了大部分医病治伤所需要的丹药,与常规的武功修炼的丹药,略有不同。”

  白晨点点头。只要是炼丹的,什么类型的无所谓。

  白晨随意的从头翻到尾,也没有细看。

  脑海中已经出现一个提示:发现《医行丹录》一本。

  炼丹学:熟练度+>

  炼丹学熟练度晋升9级,熟练度35000/>

  十阶以下丹药成功率+50%。每降低一阶,品质上升10%。

  十阶以上丹药,每提升一阶,成功率下降10%。

  学会初级混沌炼丹手法:移山填海,每次消耗真气100000。可将三颗成品丹药药性、灵性注入同一颗成品丹药,以提升丹药品质。

  学会医药学,熟练度+>

  医学熟练度晋升3级,熟练度300/>

  学会初级医术:行针补穴。

  学会初级医术:闻丝诊脉。

  白晨有些一愣一愣的,这本居然《医行丹录》居然让自己学会了医术。

  对于炼丹学的晋升。倒是在预料之内,白晨这些日子来虽然炼制的丹药不多,不过品阶都相当高,所以炼丹级别已经升到八级顶,只差少数便可以晋升九级。

  至于这招移山填海,倒是挺新鲜的手法,一次性损耗真气100000,这已经相当于一次消耗自己一半的真气,可以施展两次,自己的真气还略有剩余。

  白晨放下医行丹录,又准备拿起另外一本。

  这时候,高飞开口了,看他的神色,似乎有些难言之隐,脸色犹豫不决。

  “白兄弟,你对这套丹典不感兴趣吗?”

  “还不错,谢谢高兄。”

  白晨没看出高飞的脸色,高飞却以为白晨是没放在心上,不禁更加蹉跎。

  “那这套丹典里的丹方,白兄弟都已经铭记于心了?”

  白晨点点头,疑惑的看了眼高飞,这才发现高飞的脸色似乎有话没说出来。

  “高兄,有话不妨直说。”

  “额……白兄弟,这套丹典不妨多看几遍,其中很多丹方,还是很有必要学会的,行走江湖总有这那伤病,一技防身总是妥当。”

  “高兄,你是不是有什么亲戚朋友生病了,需要这丹典上的丹药?若是如此直说便是。”

  白晨诧异的看着高飞,高飞的眼前一亮,可是又黯下来。

  “还是等白兄弟熟练了再说吧,在下也不急。”

  显然,高飞不认为白晨这么翻看一遍,就能把通篇丹典完全记下来。

  他可是曾经翻看过这本医行丹录,别说通篇记下来了,便是一页也记不住。

  更无法明白其中炼丹师的专属名词,即便是丐帮里的几位对炼丹略有涉足的前辈,也都说其中的任何一副丹方,都需要熟练的熟悉,然后数百次的炼制尝试,才能有所突破。

  白晨这么翻看一下,难道就能把全部的丹方全部记住?

  这显然是太异想天开了,可是若是让白晨为了其中一个,非常鸡肋的丹方,耗费数年的功夫去熟悉炼制,这也太强人所难了。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