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零六章 绝杀门(四连击,求订阅)

第一百零六章 绝杀门(四连击,求订阅)

  赵默策马扬鞭,飞奔在青州城的街道上。

  由于这些日子城外大战连连,所以青州城内的路人也稀松了许多。

  偶尔有路人看到一身戎装的赵默,也纷纷主动避让开。

  赵默马不停蹄的赶到龙虎门内,不等两个守门的弟子上前,赵默已经飞身冲入龙虎门内。

  那两个弟子对视一眼,突然朝天空放了个烟弹。

  赵默知道方子妍住所,而沿途也没有人阻他脚步。

  不过还没踏入方子妍住的院子,便听到院子里传来欧阳怜衣的声音。

  “子研姐姐,你真的决定了么?”

  “我还能奢求什么呢?难道真要等到白发之后,再等那个人回过头看我一眼么?”方子妍的声音里,充满惹人怜惜的哀伤。

  “可是我听说,徐将军是已经有家室的人,而且还育有一子,你即便嫁过去,也未必会有人怜惜你。”

  “这已经不重要,反正也没有人真的关心我的来去。”方子妍泣声延绵,闻者伤心。

  赵默终于忍不住,终于冲到院中,看到方子妍双眼通红,脸色有些苍白,脸上依稀还有泪痕。

  “我关心,方子妍,我关心你!”赵默几乎用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怒吼出声。

  “赵……赵大哥,你说什么?”方子妍站起来,愣愣的看着赵默。

  “我喜欢你,子研,我喜欢你!我不要你嫁给徐景安那混蛋,我以前都是我的错,是我心眼小,是我放不下以前,我他妈就是个王八蛋。”

  赵默已经走到方子妍的面前。双掌紧紧的握着方子妍的双臂,双眼通红的看着方子妍。

  “现在后悔,是不是迟了点?”

  只听欧阳怜衣声音冷漠。带着几分恨意,眼光更是不善。

  赵默心急如焚:“子研。我求你不要答应徐景安,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以为那样就能忘记你,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我心里有你,一直都有你。”

  “你敢发誓吗?你敢对天发誓,说你不会再伤害子研结界吗?”

  “我发誓。我以后若是再伤害子研,我就天打雷劈,我出城门就被神策军分……”

  方子妍连忙捂住赵默的嘴巴,赵默抓住方子妍的掌心:“我知道你还恨我。你还怨我……”

  “赵大哥,我不恨你……”

  “是啊是啊,方姑娘怎么可能恨你呢,赵大将军。”

  突然,龙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欧阳怜衣扑哧的笑出声来。

  龙行与龙图笑已经带着一脸笑意走进来,赵默愕然看着两人:“龙掌门,你怎么来了?”

  “白兄弟交代的大事,龙某怎能不来。”

  “白兄弟交代的事?”

  “哈哈……”

  就在这时候,徐景安和一帮子小兵簇拥着跑进来。赵默一看到徐景安,先是一愣,握着方子妍的手心又加紧了几分。

  “赵将军,你可真不厚道啊。”

  “徐景安,你听我说……”赵默有些急了,这挖兄弟墙角的事情,可是要千刀万剐的。

  “哈哈……赵将军,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明白什么?”赵默被徐景安的这句话问傻了,心里隐隐觉得不对。

  徐景安这些日子为了追求方子妍,可是下了不少心思,可是如今自己这般作为,按理来说,他应该一上来就质问自己,怎么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这一切都是白晨的主意。”

  “又关白晨什么事?他不是在沧州吗?”

  “他临走前交代的,让他们合演一出戏,用他的话说,这就是连环计,计中计!”欧阳怜衣嘻笑的说道。

  方子妍已经满脸羞涩的低下头,赵默的脑袋突然灵光开窍。

  前因后果在这一刻,完全融会贯通,他终于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这是白兄弟说过的话。”徐景安老成的叹息一声,拍了拍赵默的肩膀:“所以白兄弟布置了这一切,让我们合演这出戏。”

  赵默哭笑不得:“这小子临走也不忘算计我一把。”

  “赵大哥,这都是我的主意,你不要怪白晨。”

  “不会不会,如果不是他,我怎么会知道,原来需要珍惜的人,一直在身边。”

  众人总算长长的松了口气,其实这也是白晨说过的最后关头,即便是他也没办法把握赵默最后的反应,有可能一笑了之,也有可能恼羞成怒。

  这样的结局算是皆大欢喜,有情人终成眷属。

  突然,门外一个士兵匆匆跑进来:“赵将军、徐将军,神策军撤走了……”

  “什么?”赵默与徐景安都是脸色一变,又惊又喜的问道:“怎么回事?”

  “属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驻扎在城外多日的神策军大军,突然收营撤军。”

  徐景安慎重的说道:“这会不会是神策军以退为进?”

  以退为进,也是他从白晨那知道的计策,其实这次白晨所不知道的戏码,最关键的一环就是以退为进。

  知道徐景安这句话的,莫不是含笑不语。

  赵默难得的小小羞涩一把,若是这时候,他还不明白什么叫以退为进,那他就真该去找口井跳进去了。

  就在众人猜测神策军想法的时候,又一个人急匆匆的跑进来,这是龙虎门的弟子。

  “掌门,大事件啊……”

  “什么大事件?急成这样。”

  龙行不喜的看着自己的弟子,这么多外人在,自己的弟子这么不稳重,真是丢自己的脸面。

  “白公子在沧州向神策军燎王下战书,如今整个江湖都知道了。”

  “白公子的名气太小,就算下战书,燎王也不会去理会的。”龙行漠不关心的说道,不过他说的也是实话。

  不管白晨在青州城如何呼风唤雨,在燎王眼里。也只是个无名小卒,甚至连无名小卒都算不了。

  这样一个无名小卒向燎王下战书,就好比一只耗子要找狮子单挑。

  狮子会不远万里的来应战吗?

  答案是肯定的……

  “不是啊。掌门您看白公子的战书。”

  龙行以后的接过战书,只是这么一览。傻眼了。

  这要换做是他,也不能忍。

  就算是神仙也要被这小子的战书气的七窍生烟,而且如今全天下都知道了这件事,燎王不应战都不行。

  赵默以后的接过情报,也和龙行一样,看傻眼了。

  莫说燎王这种枭雄,便是贩夫走卒若是被这般挑衅。恐怕也会怒火中烧。

  “不好,白晨这是要把青州城外的神策军引走,他想以一己之力,解清州之祸。”赵默最先想到了关键。

  这时候燎王最想做什么?还不就是要白晨的小命。

  如今青州城外神策军撤走。不正好应验了白晨的计划。

  只是,即便是知道神策军要对白晨不利,赵默也没任何办法。

  毕竟如今青州城兵力薄弱,若是在这时候出兵援助白晨,一旦神策军来个回马枪。自己的天策军可就亏大了。

  “为今之计,只有告知渊龙兄弟了。”赵默叹了口气。

  这些日子来,渊龙虽然知道白晨的任务,不过因为赵默等人报喜不报忧,所以渊龙和秦可兰。都一直以为白晨一路顺风,并未遭遇什么危险。

  众人全都把目光集中在赵默身上,赵默哑然一愣,苦笑的摇了摇头。

  众人这分明就是在推脱责任,让他去告知渊龙。

  ……

  在洞庭湖上的一座小岛上,这个小岛常年浓雾弥漫,处于洞庭湖深处,被附近的渔民称为鬼岛。

  传说这个小岛是鬼门关所在,只要上了小岛便是有去无回,所以少有渔民敢踏足上面。

  少有人知道,这个小岛正是凶名赫赫的绝杀门的总部。

  此刻的绝杀门内,厉血正面色阴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个杀手。

  “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

  下方杀手瑟瑟不安,全都不敢抬头看这位堂主,嘴里苦涩,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他们知道厉血处事极其公正,不过又手段残忍狠毒,对于任何敢于欺骗他的人,他从不留情。

  厉血左右走动几步,嘴里发出一声冷哼:“这次的刺杀是你们布置的,可是你们回禀我说,你们麾下的人,已经将锁龙匕封住了那个小子的要穴,废了他的修为,可是如今可好,他居然直接给燎王下了战书,如果他修为被废了,他敢下这战书?”

  “堂主……这……这会不会是他虚张声势?”

  “我不管这是不是虚张声势,总之这次燎王对我们的作为极其不满!”厉血怒喝一声,打断这个杀手的质疑:“本来任务成败倒在其次,可是对于敢于欺瞒本座的人,本座决不轻饶!”

  “堂主饶命……”

  那个杀手连忙求饶,可是话没说完,厉血已经出手,五指在瞬息刺入杀手头颅,随即用力一扯,整个头盖骨都被掀飞。

  身边几个杀手更是吓得魂不附体,不敢出声的看着厉血。

  厉血杀了一人,怒气稍稍平息几分,扫了眼几个浑身颤抖的杀手:“本座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在那小子与燎王麾下门客比试之日,我要他血溅当场!”

  这就是绝杀门,他们从来不畏惧失败,因为每次的失败,他们都会重整旗鼓,然后将目标扼杀。

  而厉血作为黯血堂堂主,从他上任至今,他的名字也成为江湖中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