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零五章 解青州之危

第一百零五章 解青州之危

  李天成推诿一番,最后在亲兵的‘据理力争’下,半推半就的被拉到城内茶馆。

  还没进茶馆,便听到茶馆内传来一阵喝彩。

  李天成进了茶馆,便看到一些兵卒三两成群的围坐茶桌前,一边听着小曲,一边饮着茶酒。

  茶馆布置简陋,不过有专门的卖艺人在弹唱,倒也别有几番情调。

  李天成与亲兵身穿便服,找了个茶座坐下。

  一个清秀的卖唱女子出了空场,立刻便又一个粗犷汉子上去。

  李天成眉头皱了皱,一般卖唱的都是女子,毕竟女子声音清甜爽朗,听起来悦耳,不论男子唱的多好,都没女子好听。

  “各位在场的兄弟,今天兄弟我便给诸位唱一首花间小王子的神曲,说起这花间小王子,诸位想必是有所耳闻,我也就不在这赘述,贺老头,鼓起……”

  李天成看了眼亲兵那期待的眼神,更加不解,他可从来没听说过,用鼓来配歌的。

  不过说来也是怪,这鼓居然也能敲出节奏,而且这鼓声节奏豪壮粗犷,倒是与这汉子有些吻合。

  汉子轻哼两声,学着那些女子般整了整嗓门,那张络腮胡的嘴巴一张,便是一声豪迈声线响起。

  李天成眼前不由得一亮,歌声与鼓声都不算是绝顶,可是这歌词却是浑厚如山,苍劲如涛,每一个字节都充满了爆发的力量,连绵高亢又不失悠扬,整首歌都充满了荡气回肠的力量。

  一段唱罢,李天成已经大声一声好,果然是‘神曲’,此曲一出,天下再没诗歌。

  茶馆内喝彩声连绵不绝。李天成与茶馆内的诸多兵士一样,都听的热血沸腾。

  《男儿当自强》,果然是男儿当自强!

  整首歌都是浩气长存。李天成耳目一新,心潮都跟着澎湃了。

  一直到鼓声渐息。李天成便像是一口浊气长呼而出,真是不吐不快。

  “对了,那花间小王子能写出这番惊世神曲,想来也该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江湖上怎么会为他取这个称呼?”

  “说来这中间还有一番典故,其实是这样的……”

  亲兵其实也是道听途说,不过说的也是**不离十。将白晨闯绣坊误认为青楼的事说了一遍。

  李天成更是笑的捧腹大笑,这花间小王子当真是古怪的很,江湖中人居然还有人不知道绣坊是七秀的分堂的人。

  他这小半日,听到的都是关于花间小王子的传闻。心头越发的想要见一见那个奇人。

  花间小王子的名号,在江湖上也越发的响亮。

  或许还有许多江湖中人不知道这号人,可是那一纸送到燎王府上的战书,却在不经意间,响彻整个江湖。

  连带着他的三首歌。一时间都引为传唱。

  ……

  最近的天枢可谓是坏事连连,原本按照计划,神策军大军在蜀地边陲佯攻,吸引李天成的天策军回防,这样就无暇顾及青州城战事。

  可是青州城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对付。特别是赵默掌握守军兵权后,青州城就像是个饿狼一般,不断的蚕食着他原本就不算多的兵力。

  他从未想过,赵默居然敢主动出击,打他个措手不及,而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赵默又已经退守回到青州城内。

  好几次都是奇招尽出,打的天枢连招架的力气都没有。

  当然了,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天枢更像是个江湖中人,而不像是天权那种谋士军师类型的。

  以往的挥军打仗,也都是依赖天权来运作。

  如今天权被杀,他就显得更加不知所措。

  如果只是赵默的骚扰,那也就罢了,偏偏七星内部又出了问题。

  首先是天权莫名其妙的死在一个无名小子的手中,然后就是开阳和天旋,就连刚刚指派新任的阴绝情,也难逃厄运,接连被那小子斩杀。

  这让他麾下的神策军,士气一度陷入低谷中。

  这还不算完,就在昨日,他又收到一个消息。

  那个无名小子居然轻狂到,给燎王下战书。

  可以想象燎王收到战书的时候,会是何等的暴怒。

  如果只是一个无名小辈,不论是自己还是燎王,都可以一笑置之。

  可是偏偏这无名小子,居然还打出自己的名头,七星新旧损其四,神策军更是接连被小股歼灭,前后损失六千多人,全拜他所赐。

  其内容不论是自己还是燎王,都无法容忍。

  就在不久之前,他收到燎王密信,要他前去灭杀了那小子。

  天枢一下子傻了,围攻了青州城大半个月,虽然损失惨重,可是赵默并非完全没有损失。

  一旦神策军撤走,那么之前的所有努力,就真的功亏一篑。

  只是燎王命令,天枢不得不从,如今在蜀地的高手,就他们七星余人。

  如果自己不去应战的话,其他人去了多半也是送菜。

  堂堂的神策军,如果找不出几个高手,压一压那个花间小王子的风头。

  到时候神策军和燎王,将更加丢脸。

  不过据说燎王也并非完全指望自己,已经有几个当世大儒和高手前来约战,为燎王讨回颜面。

  这几位大儒可是燎王府所供奉的老臣,他日燎王大业建成,这几位大儒都是能够封侯拜相的人物,门人生客遍布天下。

  这几位的文采与学识,绝对对的起大儒两个字,当年燎王奇兵自封为王之时。

  汉唐王庭的宰相前来招安,结果被其中一位大儒说的当场自裁,更是轰动整个汉唐王室。

  对于这几位大儒,即便是燎王也要以礼相待,不敢有半点怠慢。

  有这几位大儒坐镇,在文斗上倒是稳当,燎王显然是不愿败一局。如果武斗上自己又能有所斩获,必然能让那个花间小王子颜面扫地。

  只是,如今青州城的局势。天枢又不愿就此放手。

  如果有天权在的话,那便好办了。只需将兵权丢给他,自己便能逍遥离去。

  以前觉得天权手无缚鸡之力,一直都对他不屑一顾,如今才明白,有他无他完全是两种概念。

  思量许久后,天枢最终还是觉得撤兵,毕竟燎王号令要紧。他是绝对不敢违抗。

  ……

  这几日来,赵默深深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抛砖引玉,什么叫做瞒天过海。

  只要是徐景安用来追求方子妍的招数。都会被赵默借鉴,作为算计神策军的计谋。

  随着几次大小战役,缓解了青州城被困之难,可是赵默的心情没有好转,反而越发的沉闷。

  徐景安这小子只要不是打仗。便要往方子妍那跑。

  可是说又说不得,能说什么呢?

  当初是自己不要的,难道还不许人家徐将军追求吗?

  用白晨的话说,那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再说了,人家徐景安一没耽误军情。二没坑蒙拐骗,那是名正言顺,男有情妾有意。

  只是赵默就是觉得心里不痛快,看着每日里徐景安这小子笑脸盈盈的进出营地,赵默便是无名火起。

  可是每次从徐景安,或者是他人口中知道的,关于徐景安追求方子妍的时候,所用的伎俩,赵默又觉得矛盾。

  这些伎俩稍微改动一下,用到战场上,便是别样的风采。

  “听说了吗,徐将军今夜酒楼相约方姑娘,说是要向她告白。”

  “啥事告白?”

  “笨,这是白兄弟的口头禅,就是表明心意。”

  两个士兵似乎没有发现赵默就在不远处,依然旁若无人的说着。

  “听说徐将军都准备好了,只要方姑娘点头,等青州城战事一结束,就去唐门,向方姑娘的师门求亲。”

  “那方姑娘能答应吗?”

  “这可难说了,不过我看徐将军信心十足的样子,十有**这事要成。”

  “唉……徐将军虽然年轻有为,可是与方姑娘未必就是良配啊,我听说徐将军早就有了家室,儿子都快有三岁了。”

  “是啊,方姑娘若是嫁给徐将军,便是当妾,若是赵将军当初愿意接受方姑娘就好了。”

  “咦?徐景安有家室了吗?我怎么一直没听他说过?”

  赵默心中升起一丝疑惑,不过此刻心头乱作一团,没来得及深思。

  “要我说那是赵将军自己不懂得珍惜。”

  “那是,我听白兄弟说过,这人啊,就是这么贱,放在面前的时候,是绝对不懂得珍惜的,只有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

  “所以嘛,我以后要好好的对我家那婆娘,永远的记得她的好。”

  “你家那婆娘我又不是没见过,凶巴巴的,你见了她跟孙子一样,与方姑娘有的比吗?论出身论样貌,脾气又好,那就是天上的仙女。”

  赵默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懊悔,脸色痛苦至极。

  转念,赵默似是做了什么决定,突然冲出兵营。

  赵默没有注意到,正有无数的目光,正注视着他的背影。

  徐将军正苦笑的接受着周围士兵的调侃,一脸的无奈。

  “徐将军,什么时候把嫂子接来我们看看。”

  “是啊是啊,听说侄子都能走路了。”

  “老子这是舍身取义,你们懂个球,玩蛋去。”

  “徐将军,你何止是舍身取义,连贞操名节都豁出去了,兄弟们全都把你当英雄了,要不等这档子结了,小的给你介绍个妞,保准是貌若天仙,比不上方姑娘,也赶得上七八分。”

  “去去去……学了白兄弟这几手,便是公主也是手到擒来,还需要你介绍。”徐景安不以为然。

  “赵将军出营了,我们要不要跟上?”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