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一百章 脱胎换骨 (第八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章 脱胎换骨 (第八更,求订阅求月票)

  “发生何事?”梅绛雪也是着急。

  东方晴疑惑的看着沐婉儿:“婉儿妹妹,你先别急,先把话说清楚。”

  “白晨那小子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他说他自己有办法治好自己损伤的经脉,可是等他练好了,发现他炼的居然是流莹丹。”

  沐婉儿擦拭泪水,双手牢牢的抓着东方晴,似乎是怕东方晴跑掉一样。

  可是东方晴与梅绛雪却是对视一眼,梅绛雪也是大惊,追问道:“你确定他炼的是流莹丹?”

  沐婉儿犹豫了一下:“我……我也不是很确定,原本流莹丹应该是白sè的,可是他炼出来的却是通体乌漆,就跟炭灰一样黑,只是那味道我绝对不会认错,一定就是流莹丹,不过味道更重更浓。”

  这下,就连东方晴也不能冷静了,她反抓住沐婉儿的手,声音变得颤抖起来:“你确定是黑sè的?”

  “你现在说那么多做什么,快随我去看看他吧,他一定是受伤之后,神志不清,炼错了丹药。”沐婉儿拉着东方晴就要往外拖。

  东方晴顺势朝着白晨的厢房赶去,梅绛雪也是脸sè凝重,紧随其后。

  进入屋子,就看到白晨在地上挣扎,嘴里发出一阵嚎叫。

  地上的鼎炉已经被打翻,地上有几颗黑漆漆的丹药,还有一地的炉灰。

  “快将他扶上床。”梅绛雪连忙叫道,只是随手一揽,在东方晴与沐婉儿没注意到的时候,将地上的丹药收入袖中。

  东方晴主修丹道,不过万花谷中,就没有人不会医术的。

  只是,她这一探白晨脉搏,脸sè更是惊变。

  回头看了眼沐婉儿,沐婉儿双手握在一起,紧张的看着东方晴。

  “白晨他情况如何了?”

  梅绛雪不等东方晴回答,直接上去抓住白晨的手臂,一股真气探入体内。

  东方晴与梅绛雪对视一眼,全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就在这时候,白晨发出一声怒吼,声音响彻整个绣坊。

  白晨的周身毛孔开始分泌出黑sè的污秽液体,气味刺鼻难闻。

  “白晨你怎么样,你不要死……你不会有事的。”沐婉儿已经慌得六神无主,看到白晨那浑身冒黑水的模样,心急如焚,以为白晨服用了那个丹药,中了什么剧毒之物。

  就在这时候,屋外传来黄金财的声音:“白兄弟,里面怎么了?”

  不只是黄金财,高飞也在外面出声询问。

  “不许进来!”梅绛雪突然厉喝一声。

  带着不容之余的语气,冷冷哼道:“谁若是敢踏足厢房一步,我便废他武功!”

  屋外众人吓得不敢动弹,梅绛雪说到做到,语气里杀气滚滚,更是让他们心惊胆战,差点就要冲动推开房门了。

  难道是白晨出了什么意外,引得梅绛雪如此暴跳如雷?

  想来也是,白晨刚才那声惨叫,恐怕情况当真不好。

  “白晨他怎么会这样?”沐婉儿已经泪如雨下,眼中满是绝望。

  梅绛雪皱了皱眉头,瞥了眼沐婉儿:“他死不了,他若是这么轻易死,他就不是白晨了。”

  “婉儿妹妹,你可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么?”东方晴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沐婉儿。

  “他这还能怎么了,肯定是误食丹药,中毒了呀。”

  “他没误食,他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东方晴凝重的说道。

  梅绛雪眼中更是严肃:“东方丫头,你是说他真的成功了?”

  “他现在的情形,前辈应该比晚辈更加清楚吧。”

  虽然此刻白晨浑身就像是在淤泥了滚了一趟,可是两人却完全没有回避的意思。

  因为他们都想等,等待一个几乎已经被人遗忘的奇迹。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白晨都这样了,你们还有心思闲聊?”

  “婉儿妹妹,你这是身在局中不自明。”

  “婉儿姑娘,你看他这若非中毒,像是什么?”

  沐婉儿听闻两人如此说,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狐疑的看着白晨。

  “像是……好像是脱胎换骨中的御毒。”

  作为武道中人,沐婉儿自然知道脱胎换骨,这是少数大机缘者才有可能遇到的,又或者是步入三花聚顶,才有机会的脱胎换骨。

  “对,就是御毒!”梅绛雪点点头:“他现在就是在经历脱胎换骨中的御毒,将体内的毒素排解出来。”

  “可是……可是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明明重伤在身,怎么突然就……”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

  梅绛雪平淡的说道,东方晴目光闪烁,看了眼地上的鼎炉,可是丹药已经不见了。

  东方晴看了眼沐婉儿,那些丹药自然不会是沐婉儿拿走的,他们三人之中,也只有梅绛雪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丹药拿走。

  心中气愤,她原本也想拿一颗来研究一下,谁知道梅绛雪居然先她一步,真是可恨。

  “婉儿妹妹不用担心,刚才白公子服下的丹药,已经治愈他的伤势了,而且那个丹药神效非凡,不但治愈白公子的伤势,还具有脱胎换骨之功效。”

  “什么?那不是流莹丹吗?怎么可能具有脱胎换骨的功效?”

  沐婉儿明显是不相信东方晴的话,自己好歹也在江湖上走动了三两年的时间,流莹丹怎么可能认错。

  东方晴苦笑,沐婉儿比梅绛雪这个外行人更不开窍。

  这时候白晨的身上,已经不再排斥出污秽,整个人曲卷起来。

  “开始了!!”梅绛雪低呼一声。

  东方晴与沐婉儿也是收回目光,将目光完全集中在白晨的身上。

  “这是……”

  “蜕变!这是脱胎换骨的第二步。”

  三个女子都看到,白晨的皮肤下,血肉似乎在蠕动一样。

  白晨不再发出低吼怪叫,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痛苦却又无声的痛苦表情。

  “他没事吧?为何如此痛苦?”

  “试想一个人浑身骨肉重塑一遍,会是何等痛苦,别说重塑骨肉了,在你身上剐一刀,皮开肉绽也能让你疼痛难忍。”

  众人就这么等着,一直等了大半天的时间,天sè渐渐黯淡下来。

  白晨的骨肉终于停止蠕动,而白晨的身上开始产生一丝灼热。

  白晨的皮肤开始变得通红,这个现象沐婉儿与梅绛雪都曾经见识过。

  只是当初白晨虽然浑身冒火,可是衣着完整。

  可是这时候白晨的身上衣物居然开始被自身的火焰烧成灰,不一会,白晨已经**裸的展现在三女面前。

  沐婉儿和东方晴,已经满脸羞红的转过头,不敢直视。

  梅绛雪轻啐一声:“小王八蛋。”目光却没有任何改变,依然直视着白晨。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武道中人,一生也未必有一次机会,能够亲眼见到他人脱胎换骨。

  这对任何一个武道中人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奇遇。

  特别是梅绛雪已经是先天后期,只差一步便能够踏入三花聚顶,经历一次百万人也无一人有机会得到的脱胎换骨的机会。

  只是这脱胎换骨可是凶险万分,比之白晨更加凶险百倍,一个不慎,便要万劫不复,变成一滩血水。

  所以梅绛雪才不顾忌讳,看着白晨的变化。

  “这便是脱胎换骨三重天,御毒、蜕变,还有现在的塑身。”

  而此刻白晨的体内,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在神品流莹丹的作用下,从筋脉到骨肉,再到气海,都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三只龙虫则是如狂涛中的一叶扁舟,艰难的支撑着。

  冰蚕还好一点,将自己完全冰封在一个小小的冰球之中。

  其他两只还未觉醒属xìng的龙虫,则就吃力许多。

  每次都会有一两道真气流,莫名的出现,将它们打的上下翻滚。

  它们不断的悲鸣着,祈求自己的同伴给它们一些帮助。

  可惜冰蚕死也不出冰球,对于两只同伴的求助,更是不闻不问。

  突然,其中一只龙虫毅然顺着白晨的经脉爬出气海,向着体外爬去。

  梅绛雪眼前一诧,只见一只寇豆大小的虫子,居然从白晨的嘴巴爬出来。

  此刻白晨周身烈焰焚烧,可是这只小虫子居然没受到一点伤害,居然在烈焰中愉悦的翻爬,偶尔张开它那小小的口器,一个呼吸便将火焰吸纳入体内。

  “咦……这是苗人的龙虫。”东方晴回过头,却看到这只龙虫,立刻惊呼起来。

  沐婉儿止不住好奇心,也跟着转过头:“这是苗人下的蛊虫?”

  “这不是蛊虫,是苗人秘法培育的虫王,与蛊虫有天壤之别。”

  梅绛雪对于龙虫不甚了解,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东方晴。

  “这龙虫有何用处?”

  “龙虫属xìng各异,比如说这只属火,又被称之为火妖,最好吸食火焰,是火属xìng内功心法的最好伴生物。”

  “哦?说的再详细一些。”

  “比如说火妖,它会少量的吸食宿主的真气,或者是宿主喂食给它火焰,它会通过吸食的真气或者火焰的多寡成长,然后蜕皮进化,每一次的进化,都会让它们的胃口更大。”

  “那这样不是成为宿主的累赘?”

  “我说过了,它们吸食真气或者火焰,都是宿主喂食的,也就是说是宿主多余的喂养给它们,而它们就像是宿主的第二个气海一样,当本身的气海真气耗尽,火妖就会把自己积累的真气传递给宿主,供给宿主使用。”

  “那不体内如果多养几只,那么就等于拥有无数的气海?”梅绛雪眼前一亮,惊疑不定的问道。

  她与苗人高手交手过,深知苗人高手的厉害。

  明明是同阶的修为水准,可是苗人的真气浑厚,远超常人。

  如今想来,当初遇到的苗人高手,多半就是养着这样一只龙虫。

  东方晴摇了摇头:“一山难容二虎,若是有苗人秘法,倒是可以养一只龙虫,有益无害,可是若是贪心,只会两虎相争,最后功毁人亡。”

  “哦,我还以为这是普通的蛊虫,刚才还想帮白晨将它灭杀了。”

  “这只应该是刚刚觉醒的火妖,你看它的身体逐渐转红,应该是准备第一次蜕变。”

  这只小火妖果然如东方晴所说的那样,在火焰中爬行一阵,身上一阵红白,然后如蝉蛹般,开始艰难的退下一层虫皮。

  这个过程持续了小半个时辰,小火妖在蜕下虫皮后,转身便将虫皮吃个一干二净。

  “这小玩意倒是好玩。”沐婉儿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只小火妖,也忘记了这只小火妖现在是在一个光溜溜的大男人的肚皮上。

  “这东西能养多大?”梅绛雪皱了皱眉头问道。

  “前辈,你可知道苗人的千年第一高手,阿古纳奇么?”(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