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九十四章 深不可测(求订阅)

第九十四章 深不可测(求订阅)

  “诸位也看到了,若是想去见一见炼丹水平的极致,就不要错过这次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王不一一咬牙,恨恨道:“好,翻倍就翻倍!不过晚辈丑话可是说在前头,若是他的表现,未能尽如人意,晚辈可不认这单。”

  梅绛雪瞥了眼白晨:“白晨,你可听到了,若是你敢耽误本宗的买卖,我便将你抽筋拔骨!”

  白晨突然抬起双手,火红sè的火焰在掌心中燃烧。

  “掌心火!”东方晴眼中大亮。

  她知道在炼丹术中,有一门高深的技巧,那就是不借助外力,只以自身的功法释放出火焰。

  而根本不同的功法,所能释放的火焰,不尽相同。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类掌心火绝非普通的火焰可比。

  普通的火焰只具备加温催化作用,而以内力催生的火焰,具有更多的灵xìng,更高的温度,当然了,也比普通火焰更难掌控。

  “晚辈愿意出两百万两银子,一睹白兄风采。”

  四杰中最胖的一人黄金财,千万不要被他肥硕的腰围所迷惑,他所拥有的可不只是这身赘肉和黄金门少当家的身份,他的武功,绝对不弱于三英四杰中的任何一人。

  当然了,真正让他闻名江湖的,是他一掷千金的豪爽,同时他也秉逞了黄金门不做亏本买卖的宗旨,是个十足的jiān商。

  三英四杰中,只剩下最后一人高飞,他是丐帮帮主的得意门生。

  他苦笑的看着众人,虽然穿着不似乞丐,可是他的手头也绝对不会阔绰。

  若是其他四杰不出声倒也罢了,如今只余下他一人,他是要钱没有要人情也没有。

  梅绛雪戏谑的看着高飞:“你不去么?”

  “前辈说笑了,晚辈可没有几位兄台那么豪爽,还是在下面喝一喝免费的小酒,就不打扰几位的雅兴了。”

  “高兄,你若是有需要,小弟愿意倾囊相助,为高兄争个名额。”黄金财豪言说道。

  对于黄金财来说,区区两百万两银子,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能够让高飞欠个人情,还能压一压四杰中隐有第一人之称的高飞一头,这个买卖绝对值得。

  而且,他太清楚高飞的为人,是绝对不可能接受这两百万两。

  “黄兄仁义,在下心领了,只是这买卖在下实在不敢做。”

  “晚辈也愿意花两百万两,一睹炼丹大宗师的风采。”

  这时候林天开口了,一脸傲气,原本他是对炼丹没什么兴趣。

  不过看到三英四杰中的高飞没有一睹的资格,他的心思就热火起来。

  他自问自己的出身、实力,每一项都不弱于三英四杰,只是一直苦于不得江湖人士的承认,如今有这机会,他自然不愿错过。

  只是,梅绛雪对林天却是相当不感冒,或者说是对林天身后的白帝城,并不买账。

  “林少侠就别参合了,以你的资质再练上几年再说吧。”

  梅绛雪这番话,可是**裸的打脸,林天的脸sè一阵青红。

  咬着牙想要反驳,可是一想到梅绛雪的狠辣,又强压下心头怒火。

  不就是七秀与白帝城有间隙,至于拿他这个晚辈撒气么。

  虽然白晨小露了一手,不过东方晴对白晨还是抱着很大的怀疑。

  其一就是白晨太年轻了,就算他打娘胎里开始学习炼丹术。

  哪怕他有无穷无尽的材料,可以供他挥霍,也不可能可以到大宗师的级别。

  至于其他人,也对白晨抱着很大的怀疑。

  白晨所有的传闻都太过匪夷所思了,而且全都出自梅绛雪之口。

  让众人怀疑,这是不是梅绛雪故意放出的烟雾弹。

  不过很快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东方晴相信,不论白晨使什么手段,都难逃她的法眼。

  因为炼丹师的地位尊崇,所以在江湖上有太多的骗子。

  这类骗子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靠着某些手段,将早已准备好的丹药,充当刚刚炼制出来的丹药。

  东方晴就现场揭穿过不少的骗子,她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如果梅绛雪介绍白晨的时候,靠谱一些的话,东方晴或许还勉强能够接受。

  可是梅绛雪居然把白晨说成,比肩两位尊者,甚至是超越两位尊者的炼丹师,东方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相信。

  白晨拿出玉王鼎与火琉璃,玉王鼎的功效比起以前的墨痕要好上太多了,虽然比不上两位尊者的药王鼎与毒王鼎。

  火琉璃则是可以更加节省白晨的内力损耗,以前白晨炼制灵动宝丹的成功率相当之低,一方面是因为鼎炉的缘故,还有一方面则是个人修为以及炼丹级别的限制。

  如今不同了,不论是炼丹级别还是个人修为,都有不小的突破。

  特别是个人修为突破先天,让白晨不需要刻意的收敛内力,至少炼制灵动宝丹的时候,不会有太大的损耗。

  梅绛雪来到相仿内,同时命令弟子又取了十份材料。

  “前辈,不是说好只炼十颗的么?”

  “五颗与十颗对你来说有区别么,反正都是一炉的事情,何况这次可是收了门票,自然要让诸位少侠物有所值,你说是不是?”

  梅绛雪一脸jiān猾笑容,让白晨恨得牙痒痒,偏偏生不起气。

  白晨无奈,只能将材料一股脑的送入丹药。

  只是这举动立刻让东方晴抓到把柄,立刻开口道:“你真的会炼丹?灵动宝丹的炼制过程那么jīng细,如果将所有的材料全部送入鼎炉内,药xìng混杂在一起,只会让材料变成炉渣,你这根本就是在浪费材料,而且还是十份材料,我觉得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请便。”白晨撇撇嘴道。

  梅绛雪虽然见识过白晨的炼丹,不过被东方晴说的,也有点没有底气。

  “白晨,这些材料可是价值百万,你可不要乱来。”

  “前辈,你这次赚的都够我开十次炉了,至于这么小心么?”

  白晨平淡的回应梅绛雪的质疑,同时双掌开始冒出火光,火光笼罩火琉璃。

  原本艳红的火琉璃,立刻散发出一阵灼热的温度。

  东方晴还未离去,她觉得白晨是在故意气走自己,免得被自己的法眼揭穿,所以她选择留下。

  而白晨一开始炼丹,她的意见又来了:“你这么炼丹真的没问题?一开始就将温度提高这么多,里面的药xìng需要循序渐进,慢慢催化的。”

  只是,此刻白晨可没心思去与东方晴争辩,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即便这些步骤早已铭记于心,可是在炼制的过程中,不容有半点闪失。

  “嗯?”东方晴眉梢微微一拧,因为她嗅到了几种不同的材料所逸散出来的药香。

  心头微微一诧,一般来说,这么多材料放在一个鼎炉内炼制,只会让药xìng与灵气混杂,从而导致只会出现一种混合的药味。

  可是此刻逸散出如此多种味道,那只能说明药xìng并没有混杂在一起,反而是被很好的区分开。

  “这是什么手法?”东方晴的脸sè变得有些古怪。

  程仙依看了眼东方晴,看到她脸上的疑sè,小声问道:“东方姑娘,可是发现了什么端疑?”

  “我曾经听家父说过,有一种失传的炼丹手法,是可以将混杂的材料,同时炼制,却又能保持药xìng不杂,灵xìng不失,只是这种手法即便是家父也是听长辈提及的,他也没真正见过,所以我也不敢肯定。”东方晴摇了摇头,抛开心中疑惑。

  这种手法可是上古所遗留的手法,时至今rì早已失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程仙依则是疑惑的看了看东方晴,又转向白晨。

  不得不说,白晨的炼丹过程,是她所见过的少数几次炼丹过程中,最行云流水,最赏心悦目的一次。

  整个过程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沓,没有一丝的慌乱,她所能看出的也就这么点。

  可是,落在东方晴眼里,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东方晴眼里,这火候的把握,已经到了完美的地步,就好像是有一个时间表一样,清晰、明了。

  很多时候,东方晴都在感觉到气味的变化,心里想着,差不多要控温了,白晨就已经先一步完成了相应步骤。

  有时候,她在想这药味太浓,是不是灵气消散太快了,下一刻药味完全消失,所有的灵xìng药xìng全都被收敛入鼎炉之中。

  还有更多她看不明白的手法,还有更多她想不通的步骤。

  可是不得不说,白晨的整个步骤,在她的眼里,是绝对的完美。

  无懈可击!东方晴不是不想反驳,是她根本就找不到突破点。

  就连最开始时候的几个自以为是的漏洞,此刻却意愚非凡,根本不是自己最初想的那么简单。

  每一个步骤,都有着森严的要求,前后呼应。

  很多时候,东方晴都忍不住在心头惊呼,原来炼丹还可以这么炼。

  比如说最开始的时候,多种材料同时下炉,可是一直等到现在,当其中两味材料的气味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灵动宝丹至关重要的一种药xìng,东方晴才明白,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

  此刻的东方晴,即便是看到其中某个步骤,不符合常理,她也不敢再开口反驳。

  她要等着看后面的步骤,是否与前面的步骤呼应。

  而且很多时候,她也不明白这些步骤到底有什么作用。

  很多原本炼制灵动宝丹的步骤,白晨没有用,而白晨所使用的步骤,东方晴也看不懂。

  这就好比一个jīng密的程序,大体上的结果是一样的,可是两个程序员所编出来的程序未必相同。

  “东方姑娘,你看他的炼丹水平如何?”

  一旁的黄金财挪了挪胖悠悠的身子,他看不懂炼丹,不过他有着商人最基本的察言观sè,从始至终,他的目光大部分时候,都停留在东方晴的脸上。

  他可不是在观察东方晴有多漂亮,他是想从现场唯一能够最准确了解白晨价值的人脸上,判断出白晨的价值所在。

  东方晴很不情愿,她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

  沉默了许久,东方晴才非常不愿意的吐露出一句话:“深不可测……不在万花谷两位尊者之下。”(未完待续。)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