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七十七章 面子问题(求票票)

第七十七章 面子问题(求票票)

  “师兄,你看这人虽然有些狂,可是身手却是不俗,凭着铁卷派的那小子,恐怕是要吃亏了。”龙图笑身边的师弟,目光也是凝聚在渊龙的身上。

  龙图笑轻笑一声:“此人不知道练的什么功法,力量大的惊人,以气催力,别说是铁卷派的弟子,便是你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铁卷派弟子怒喝一声,举剑便朝着渊龙刺去,一招有来无回充分说明他此刻的怒火。

  渊龙不闪不避,大手一抓,居然直接抓在剑锋上。

  哗啦——

  一阵惊呼,不论是龙虎门的人还是铁卷派的人,全都看傻眼了。

  “这小子果然是蛮夫,这等自残手段,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吴师兄一剑就能削断他五指。”

  “那是自然,这蛮夫还不知道吴师兄刚炼成的席卷风云是何等的利落吧。”

  “吴师兄炼成了席卷风云?”

  “不然的话,大师兄怎会让吴师兄站擂台,我们铁卷派练成席卷风云这一式剑招的,屈指可数,怎是这蛮夫可比。”

  “我真期待那蛮夫五指齐飞时候,惊恐的模样,哈哈……”

  不管围观者的想法如何,反正吴勇是没那么轻松,自己的长剑被渊龙抓住,本以为是对方无脑行径,而他也想到了自己新练成的席卷风云,刚要施展却发现尖兵纹丝不动。

  剑锋就似镶在铁箍中一样,任凭自己如何催力,也无法撼动分毫。

  渊龙嘿嘿一笑,用力一扯,吴勇便伸着剑刃被扯到渊龙面前。

  渊龙毫不犹豫,一拳下去,吴勇满嘴的牙齐飞而出,满口鲜血,脸上还带着几分惊悸,然后便软趴趴的躺在地上。

  这一连窜的变故,让围观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珠子,不敢相信的看着渊龙。

  这莫不是是吴勇故意放招吧?

  那可是铁卷派精英弟子啊!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就被撂倒?

  阿岚惊叫的欢呼起来,就像是理所当然一般。

  陈有才则是张大嘴巴子,若是此刻有人甩他一巴掌,他都不一定清醒的过来。

  人群在短暂的寂静后,突然惊呼起来。

  渊龙的彪悍与武勇,绝对是让他们耳目一新,这等粗蛮的方法,他们可是闻所未闻,却也是最为直截了当的方法。

  龙虎门的弟子同样不敢置信,龙图笑与同门师弟对视一眼,全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诧。

  “这招与白公子的刀枪不入很像,莫不是与白公子有什么关系?”

  “的确很像,可是白晨施展这招的时候,周身如烙铁火绕,又不完全一致。”龙图笑微微点头,他也是皱眉深思,目光不时的在渊龙身上打转。

  相较而言,铁卷派的弟子就没有那么心平气和了,要知道铁卷派如今还只是勉强恢复生气,如果不是绣气宗、丹奇宗和阴虚门突然覆灭,铁卷派得了不少好处,恐怕也不比这三个门派好多少。

  如今正值铁卷派大展宏图之时,广招门人弟子,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扇脸。

  这可就事关门户颜面问题,他们怎能容忍这种事态发生。

  “大胆狂徒,伤我铁卷派同门,今日若是不给个交代,便想轻易离去。”

  渊龙也来了劲,这些日子尽是与山匪马贼交手,尽是一帮庸手菜鸟,自己一身身手连三成都施展不出来。

  如今有这么多铁卷派弟子练手,他如何能够放过。

  “笑话,老子凭什么给你们交代,该交代的应该是你们才是,辱我兄妹,如今这擂台上还不许我打败你们铁卷派弟子不成?有什么招式尽管来,若是老子退后一步便算输。”

  这番话出口,立刻引来不少的叫喝声,渊龙虽然不像白晨那般善于口舌之争,不过言语之间俱都透着一个理字。

  铁卷派的那位大少爷先与渊龙起的冲突,这是许多人都看见的事情。

  如今又在擂台上光明正大的打败铁卷派,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输了比斗,铁卷派却不依了,这本身就是有违道义。

  要知道只要上了擂台,那就是分晓胜负后,也不能再生事端。

  可惜,这些铁卷派的弟子却仗着自己的身份,不晓得如此不依不饶的纠缠,只会让铁卷派的声誉一落千丈。

  这些弟子的江湖阅历还是太浅,以往处理这类事务,又都是铁卷派的大弟子慕三生负责,如今换做他们,如果一切顺利倒也罢了,一旦出了这种纷争,却只想到这种粗蛮方式解决,以为解决了渊龙,就可以挽回门派声誉。

  十几个铁卷派的弟子,将擂台上下团团围住,大有誓要将渊龙拿下的势头。

  围观人群立刻传来一阵倒喝声,显然所有人都对铁卷派的作为相当不满。

  “铁卷派诸位师兄,不如卖龙某一个面子,此事双方都有不当之处,不如各退一步,就此了事如何?”龙图笑倒不是想帮铁卷派了结纷争,对他来说,现在的铁卷派是龙虎门最大的劲敌,如果能够落井下石自然最好,不过也要看时机。

  他只是想要帮渊龙讨个人情,如果再斗下去,铁卷派的名声固然是一落千丈,可是渊龙也未必能讨得到好处。

  不管渊龙是否与白晨有所关联,其自身价值都不容小觑,所以升起了当个和事佬的心思。

  可是龙图笑显然是小瞧了铁卷派众弟子的自尊心,如果是旁人劝说倒也罢了,偏偏对方是龙虎门的人。

  看了他们的笑话,如今居然还充当起老好人了,先前开打的时候,怎么不见他当这和事佬,见铁卷派吃亏了,还假惺惺的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好事全让他龙虎门占了,如今丢脸的事,自己铁卷派居然还要忍气吞声,这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我铁卷派之事,就不劳龙虎门过问了,我们自有主张,龙虎门诸位师兄弟还是管好自己的事。”为首的张曲愤愤不平的哼道,吴勇是他的师弟。

  这次擂台招收弟子,本是他负责的,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他是无法独善其身,现在只想着能够把面子挣回来,在长辈面前也好交代。

  “这位兄台,多谢好意,这铁卷派这群不要脸的东西,若是不给点教训,真以为天下人都这般好欺负。”渊龙气势十足,略带感激的对龙图笑抱了一拳,对于围攻的人不以为然。

  “诸位师弟,给我拿下这恶徒!带回门中交给掌门处置。”

  一声令下,所有铁卷派弟子立刻持剑围攻起渊龙。

  “兄台小心。”龙图笑突然惊呼一声,看到一个铁卷派弟子毫无征兆的从后偷袭渊龙。

  同时也引来围观者的惊呼与唾弃,那弟子可不管那么多,剑锋狠狠的刺向渊龙后背。

  剑锋透过渊龙后背,在众人的惊呼中,却发现剑锋只是撕开渊龙背后的衣衫,剑锋从身侧划过。

  这一剑偷袭也把渊龙的火气激上来,渊龙怒目一睁,抓住那个铁卷派弟子的手腕,用力一握,那弟子的手腕已经扭曲变形,哀嚎一声躺在地上挣扎。

  渊龙又是大力一踢,直接将那弟子踹下擂台。

  这一来一回,也让局面彻底失控,铁卷派的弟子这记偷袭可是要渊龙的性命,若是真被他得手,渊龙不死也要重伤。

  而渊龙一出手更是直接将之废掉,这可彻底的让双方的矛盾再难以调解。

  “杀了这狗贼!”

  渊龙双眼通红,也不知道是怒火中烧还是因为酒气上来。

  对于劈刺来的锋刃不闪不避,任凭剑锋落在身上。

  这些铁卷派弟子也不都是庸手,论起修为比起渊龙只高不低。

  剑锋劈落在渊龙身上,渊龙也不是完全无伤,皮开肉绽是避免不了的。

  一轮围攻下来,渊龙的身上已经挂彩,半身衣服已经破烂通红。

  而渊龙也没怎么吃亏,铁卷派弟子最多也只能让他皮外伤,可是他的拳头一出,便要有一个弟子瘫下。

  好在渊龙虽然动怒,却没有起杀机,最多只是打断铁卷派弟子的手脚,并未真的下杀手。

  “这些铁卷派弟子真是不识好歹,那人已经手下留情,可是铁卷派弟子居然招招致命。”

  龙图笑苦笑着摇了摇头,真不知道慕三生平日里是怎么管教这些师弟的,如此不知进退。

  今日不论这些弟子是否能拿下此人,恐怕都无法善了。

  不过龙图笑心中却是高兴,反正与之起冲突的不是他,而且自己还好言相劝,算是卖了个人情。

  如果渊龙与白晨没关系,背后的门派恐怕也不容小觑,铁卷派这次是平白招惹了一个大敌。

  如果与白晨有关系,那就更妙了,本来白晨与铁卷派就不对付,如今居然还发生这等冲突,那双方的关系,就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短短几刻钟,已经有四个铁卷派弟子被废,渊龙也不好受,身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这些铁卷派弟子也不是完全无知,知道渊龙皮糙肉厚,可是对着伤口猛劈,却是最为管用。

  只是想要渊龙躺下,光靠他们这几个恐怕真不够看。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喝与惊呼,渊龙放眼望去,陈有才胸口居然中剑躺在地上。

  张曲正抓着阿岚,剑锋横在阿岚的脖子上。

  “陈大哥!”渊龙双目圆睁,咬着牙怒吼:“给我放开阿岚!”

  “挑断他手筋脚筋!”张曲下令道,渊龙刚想反抗,可是张曲毫不犹豫的在阿岚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虽然不深,可是阿岚可是只有五岁。

  这般举动,立刻引来不少人的指责,不过这招的确管用,渊龙的确是不敢动了,任凭那些铁卷派弟子剑锋落在他的手脚上。

  渊龙虽然皮糙肉厚,可是没有抵抗下,想要伤到他也不是难事,渊龙直接就瘫在地上,满眼全是愤恨。

  “张师兄,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龙图笑终于看不下去了。

  拿一个小姑娘当人质,这种事亏张曲做的出来。

  张曲冷笑一声:“我铁卷派做事,不需要龙虎门管教,将那人带上回门中!”

  “慢着,那人我可以不管,可是这小姑娘你得留下!”

  龙图笑已经挡在张曲面前,龙图笑的作为,立刻引来围观者的喝彩。

  毕竟张曲的作为,实在是太下作了,众人敢怒不敢言。

  如今龙图笑强出头,两厢对比之下,让他们对龙虎门的印象好了许多。

  张曲脸上阴晴不定,看了眼手中的阿岚,这小丫头没有泣声,脸上虽有泪痕,可是眼中却是冒着腾腾恨意。

  张曲又看了看龙图笑,看到龙图笑认真的目光,知道若是不交出人,不方便脱身。

  “既然龙师兄想要这贱丫头,那就给你又如何。”张曲随手将阿岚一抛,转身便冲入人群之中。

  龙图笑连忙保住阿岚,不过让他惊讶的是,阿岚居然一点都没有惊恐之色,反而有一种令人心悸的冷静。

  “丫头,你大哥被铁卷派的人带走了,你不怕?”

  阿岚抹了把眼角的泪痕,看着渊龙被铁卷派的人带走,没有哭没有闹:“白晨哥哥会把哥哥救回来的,欠我的都会还回来。”

  ……

  感谢沫·汐·颜帮忙为本书建立一个书友群316247995。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