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十二章 洛水三千,只饮一瓢

第六十二章 洛水三千,只饮一瓢

  一瞬,白晨体内的戾气完全消散。

  白晨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一缕金耀,所有人都在瞬间,感受到白晨身上,发生了某种改变。

  每个人的目光,全都充满了惊奇与不解。

  白晨的嘴角轻蠕,似乎在低吟着什么。

  只见白晨双掌合十,向前踏了一步。

  这一步像是贯穿了恒久时光般,让一切都静止了。

  每个人的脑海中,全都是一片空白。

  没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一瞬,天空的日轮也比不上这个年轻人身上光华。

  那本该朴实无凡的身影,却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气息。

  巨型尸人的身体微微颤抖,扑通一声,直接跪到白晨身后。

  一脸虔诚,五体投地的磕了个头。

  “这……这是梵天圣音?”梅绛雪的脸色突变,带着不敢置信的语气。

  药尊者与毒尊者更是脸色大变,身旁的龙行与公孙沉星都不明白什么是梵天圣音,可是两位尊者却是明白。

  十年前的那场尸祸,天一教与五毒教大打出手,更是将江湖各派都牵扯其中。

  眼见动荡将起,一个神秘人横空出世,便是那神秘人,只吟出一段晦涩诡异的低吟,两大教派无数尸人完全不受控制,跪在那个人面前。

  而原本祸及天下的大战,也因神秘人的出现而消停下来。

  最终偃旗息鼓,各退一方,让江湖又多了十年的安宁。

  不过那神秘人来的突然,去的也是无声,谁也不知道那神秘人的身份。

  只余下那段让众人猜测不止的低吟,被江湖中人称之为梵天圣音。

  毒尊者与药尊者看向白晨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惊疑。

  “难道他是那个神秘人的弟子?”

  “有这个可能……那神秘人来去无踪,身份成谜,而白兄弟的身份,也是颇为耐人寻味,再配上他那些匪夷所思的武功招数,恐怕当真有是那位神秘人的弟子。”

  梵音起,诸邪退。

  圣言尽,天地净。

  这是江湖中人对神秘人的形容,可是梅绛雪等人根本就没想到。

  十年后的今天,他们会再次闻到梵音再起。

  虽然这场面比之十年前两教之战相去甚远,可是白晨也不是那个神秘人那般高深莫测。

  至少在他们的眼里,白晨始终还是个后辈晚生。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后辈晚生,处处都透着一股神秘莫测。

  与那神秘人一般,都给人一种摸不透的感觉。

  原本人头攒动的尸群,突然停下了脚步。

  本该毫无神智的尸人,全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白晨。

  它们似乎是感觉到白晨的存在,不过它们不是看,而是感觉。

  在场每个人都对这种景象,既熟悉又陌生。

  “真的是梵天圣音!!”

  突然,尸群爆发出一阵啸声,无数的尸人仰天长啸。

  然后就如麦草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然后便燃烧起来。

  有些尸人还未倒下,残骸便开始燃烧。

  不过却没有尸人挣扎,反而是一种解脱的模样。

  白晨每踏出一步,便有更多的尸人倒下。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在他们的记忆中,神秘人的梵天圣音只是慑服尸人。

  可是白晨的梵天圣音却直接消灭尸人。

  是神秘人故意留手,还是说白晨的梵天圣音更强?

  当然了,梅绛雪和两位尊者都倾向于前者。

  毕竟以当日神秘人的高深莫测,比之如今的白晨强了何止千百倍。

  当初神秘人出现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化解干戈,而不是制造更多的事端。

  不过白晨作为神秘人弟子的身份,也已经坐实。

  众人心中再没有一点怀疑,只看那跪在白晨身后的巨型尸人便知道。

  如果这个尸人有一点的邪念,恐怕就要被白晨直接净化了。

  渐渐的——

  也不知道净化了多少尸人,虫冢中涌出的尸人开始减少。

  不再如之前那般,成群结队。

  不过白晨似乎也已经到了极限,站在虫冢洞前的身体摇摇欲坠,显得极其疲惫。

  就在此时,洞窟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咆哮。

  又一个巨型尸人从虫冢内冲出,只是这个巨型尸人可不是白晨身后那个那样,是来臣服白晨的。

  那杀气腾腾的模样,手舞着巨刃,所爆发杀伤力,根本就无人能挡。

  梅绛雪眼见不妙,这时候的白晨,哪里有办法抵挡这种攻势,立刻便想上前救援。

  可是有一个身影速度更快,只见白晨身后的那个巨型尸人,突然飞扑过去,直接将第二个巨型尸人扑倒在地上,用着狠辣无比的手段,双掌用力一扳,第二个巨型尸人的脑袋与脖子已经分家。

  此刻那个巨型尸人,就如一个金刚一般,死死的守护在白晨身边。

  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一个尸人居然去保护一人,而且还是毫无瓜葛的人。

  突然,白晨的双目大睁,一道金光从白晨眼中射出,没入阴暗的虫冢之内。

  原本深邃无光的虫冢在瞬间被照亮,每一寸角落都被金光覆盖。

  那些还来不及走出来的尸人,在这金光下无所遁形。

  金色光辉却对面前的巨型尸人,毫发无伤。

  就好像懂得辨别正邪一样,那些虫冢内的尸人,本能的用手挡住金光。

  可是这金光却是诛邪神光,任那尸人藏的再深,也躲不过净化的命运。

  众人站在洞窟外,就听着虫冢内传出一阵阵的哀嚎。

  然后是绝对的寂静,静的可以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每个人都是一脸茫然,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行恍若梦境初醒的问了声:“结束了?”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目光再次落在白晨的身上。

  只见白晨的身躯突然一软,直接向后倒去。

  巨型尸人连忙扶住白晨,秦可兰立刻扑到白晨身边。

  当白晨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浑身都像是要散架一般,说不出的难受。

  秦可兰与公孙沉星一直守在床边,白晨的一点触动,将原本昏睡的两人惊醒过来。

  “你醒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有什么地方难受吗?”

  “要不要叫药尊者前辈?”

  秦可兰与公孙沉星的一连窜关怀备至的问询,让白晨心头暖暖的。

  有个妹子关心,那种滋味说不出的舒坦。

  白晨只觉得之前所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公孙姑娘,我已经没事了,我看你也累了,不如先去休息吧,我和秦可兰还有些话要说。”白晨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看着已经恢复气色的秦可兰,心中一阵意动。

  秦可兰娇羞的模样,更是让白晨把持不住。

  那表情就似在说,任君采摘。

  只是,公孙沉星却是脸色渐冷,眼中满是怨忿。

  “药尊者前辈说了,你如今伤势未愈,最好不要妄近女色,于今后修为有碍。”

  白晨撇撇嘴,轻轻搂住秦可兰玉臂,将她拉到床边,漫不经心道:“你这小姑娘,思想真不纯洁,我只是和我家可兰说两句话而已,你怎么尽往那方面想。”

  公孙沉星要被白晨的话气的七窍生烟,早知道这混蛋狗嘴吐不出象牙,偏偏自己还要热脸贴他冷屁股。

  “你自己好自为之!”说罢,公孙沉星便忿忿的拂袖而去。

  秦可兰有些埋怨的瞪了眼白晨,只是那娇滴滴的眼神,看的白晨又是心猿意马。

  “公孙姑娘这两日可是时时刻刻守在你床边,你就不能温柔一些对她么?”

  “我又不是她男人,温柔与否有什么关系。”白晨不以为然道。

  “你觉得她对你如何?”

  “洛水三千,只饮一瓢,此生有你便足矣。”

  秦可兰闻言,早已软绵绵的瘫在白晨怀中。

  这一瞬,她只觉得天下间,再没有比白晨更加温柔的男子。

  白晨的想法很简单,要求也很低。

  梅绛雪虽然曾经让自己心动,可是她便如高枝上的凤凰,可远观却无法亲近。

  如今又有秦可兰,死心塌地的恋着自己,夫复何求。

  “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你如此巧舌生花。”

  “如果你太早知道,怕是早已恋上我了。”白晨嘿嘿的笑着,看着秦可兰曼妙身姿,拥躺怀中的姿态,如画中仙子般,心中万分满足。

  洛水三千,只饮一瓢!

  门外,公孙沉星只觉得心头被狠狠的抽了一下。

  眼前已然浑浊,眼眶再也止不住泪水,潸然泪下。

  屋内的两人,你侬我侬俨然没有考虑过旁人的感受。

  “不要……”

  秦可兰轻呼一声,抓住欲加进犯的手掌。

  此刻秦可兰面色潮红,双眸水汪迷离,口吐香兰,呼吸变得略微紊乱。

  白晨原以为秦可兰如此顺从,自己能够顺水推舟。

  谁曾想,心头火勾起了,秦可兰却在此刻推却,脸上哭笑不得。

  “可兰大仇未报,阴绝情杀我至亲,灭我山门,待到阴绝情授首之日,可兰必定依从你。”

  白晨虽然欲火撩身,不过听到秦可兰如此说,也不好再下手。

  “你的仇便是我的仇,你丹奇宗的仇,便由我来报。”

  白晨说这番话的时候,心中不禁感慨,当初来青州城,是为了对付丹奇宗。

  可是如今却是物是人非,此刻却要肩负着为丹奇宗复仇的任务,真是世事无常。

  秦可兰微微点头,脸上勉力轻笑,娇躯轻轻依偎在白晨怀中。

  白晨并未看到秦可兰脸上一丝悲泣,眼中似乎已无希望。

  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两位尊者与梅绛雪先后进来。

  白晨很不满的看着三人,有些时候,人与人的交流就是这么难以沟通,难道他们就不能选一个恰当的时间进来吗?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