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五十七章 这灭门是要排队的

第五十七章 这灭门是要排队的

  “为……为什么?”

  白阙脑海一片空白,不明白为什么毒尊者与药尊者会做这种决定。

  他们yīn虚门一向与两位尊者井水不犯河水,对他们也是尊敬有加,没有半分冒犯。

  他们怎会突然要夷平yīn虚门?

  “两位前辈,此处晚辈处理即可,毋须前辈cāo劳。”就算面对两位尊者,梅绛雪也是分毫不退让。

  药尊者呵呵一笑:“怎能让梅宗主独担,白兄弟与我们两个老东西可不是泛泛之交,如今他被yīn虚门暗算,自然也是由我二人营救,倒是梅宗主,与白兄弟似乎没太多交情,便不劳梅宗主出手了,我二人也是许久未曾出手,这小小的yīn虚门倒是让我二人活动活动筋骨。”

  “此言差矣,两位前辈所谓的关系匪浅,也只是两位前辈一厢情愿吧,倒是我门下弟子与白公子,算是不打不相识,而且我也欠白公子一个人情,此处还了那份恩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白阙此刻是心惊胆战,这些狠辣女子就足够yīn虚门吃一壶了,如今又加上药尊者与毒尊者两人,yīn虚门还如何能挡住?

  其他不说,单是药尊者与毒尊者二人,这两人可不是江湖中的无名之辈。

  他们最为闻名的自然是他们的身份,万花谷中两位身份辈分都无人可比的太上长老,炼丹水平更是为世人所认知。

  不过抛去他们的身份和炼丹水平,他们的修为更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

  就算是yīn绝情和龙行两个青州城有数的高手,在两位尊者面前,也只是徒孙辈分。

  这还不止,听他们之间的谈话,似乎那成熟丰韵的女子身份也不比两位尊者低。

  两位尊者与她交流,也是以‘宗主’敬称,可见其身份绝对不是三教九流可比。

  白阙听的头皮发麻,这都怎么回事,不过是个无名小子,怎么会牵扯出这种级别的江湖大佬?

  “听说就是你装成绣气宗的长老,骗了白兄弟是吧?”毒尊者突然将目光落在白阙的身上。

  白阙感觉浑身一股凉意,毒尊者就如毒蛇一般盯着他,让他不禁脚步不自觉的退缩。

  毒尊者指尖一弹,白阙立刻发现嘴里多了点什么东西,吓得他刚想吐出来。

  可是嘴里的东西已经一溜烟,滑入咽喉中。

  “去告诉yīn绝情,一刻钟内将白兄弟交出来,不然的话我便让yīn虚门从此在青州城除名。”

  白阙连滚带爬的逃走,留下那些不知所措的yīn风堂弟子。

  梅绛雪撇撇嘴:“两位尊者,我七秀弟子不适大肆杀戮,这些小喽啰便由两位尊者代劳了。”

  毒尊者轻哼一声,梅绛雪自己就是个杀人女魔头,手下的人命都不知几何。

  之前的一番杀戮,她七秀弟子杀的人也不在少数,这时候白阙跑了,她倒是矜持起来了。

  公孙沉星始终冷着脸sè,那张俏脸上显露着几分煞气,轻轻一抖剑上血迹。

  “沉星。”梅绛雪轻轻拍了拍公孙沉星的肩膀,她看出公孙沉星正沉浸在杀意中。

  若是任由她继续这么下去,恐怕将来不久,又要走上与自己一样的路。

  白阙飞奔的逃入yīn虚阁内,结果发现歃血堂和隐毒堂的长老,早已在yīn绝情面前,只是看他们的惨象,怕是吃的苦头比自己更甚。

  “掌……掌门……”

  yīn绝情不需要白阙开口,早已从前两个长老那知道了事情始末。

  看他的脸sè就知道,他此刻到底有多怒。

  “七秀!万花谷!”

  yīn绝情已经气的牙都咬碎了,眼看着青州城即将为自己所掌,谁知道会出现这种意外。

  龙虎门的反击在意料之外,不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过龙虎门反击与否,对于yīn绝情来说,都是无关紧要。

  他从来不认为龙虎门能翻起多大的风浪,可是这绝对不包裹万花谷和七秀。

  这两者别说是他yīn虚门,即便是他背后的绝yīn谷,面对这两个庞然大物,也要退避三舍。

  他一小小的yīn虚门,如何与这两个顶天大派斗?

  “白晨!!”yīn绝情对白晨的恨意不禁更浓,如果不是这小子,七秀的梅绛雪和万花谷的两个老东西,也不会在此刻对yīn虚门动手。

  这几个人的江湖地位、修为,更非yīn绝情可比。

  哪怕yīn绝情在青州城的声势再如何显赫,在这三个人面前,也只是个无名小卒。

  说句难听的,yīn绝情在他们面前,连提鞋的份都没有。

  yīn绝情心头发狠,脸型都已经怒的变形。

  “给我打开虫冢!我要所有人给我yīn虚门陪葬!!”

  “什么!?”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打开虫冢?

  虫冢内可不是只有成群的虫子那么简单,那可是百余年来,yīn虚门的藏尸地。

  不论是yīn虚门内的人,或者是敌人的尸体,都被他们埋藏在其中。

  当然了,所谓的埋葬只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被制成尸人。

  这也算是yīn虚门的底牌,这些尸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其中不乏高手的尸体所制成的尸人,这些尸人若是放出来,所造成的危害,恐怕会让整个青州城都沦为废墟。

  即便是平rì里,yīn虚门的人若是有出入虫冢,也都只是在门口逗留,根本不敢深入其中。

  yīn绝情的决定,显然是让在场的三个长老都吓了一跳。

  炼制尸人本来就是冒天下之大不讳,即便平rì里yīn绝情控制尸人,也都是小心翼翼,防止消息走漏。

  如今放出所有的尸人,那就等于将yīn虚门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此战不论胜败如何,都将被江湖中人所唾弃,再无翻身的余地。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如果真的打开虫冢,那么尸人肆虐的后果,遭殃的可不只是别人,即便是他们也要遭难。

  就算是yīn绝情,最多也只能控制十个尸人,如果放出如此海量的尸人。

  那么第一个受到冲击的必将是他们这些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惧意。

  他们知道yīn绝情手段狠毒无情,可是绝对没想到,他对自己人也如此狠。

  yīn绝情看了眼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轻轻的闭上眼睛,叹了声道:“看来是指望不了你们。”

  一股凉意从背脊升起,三个长老全都露出骇然。

  他们太清楚yīn绝情这么说的意思,对于yīn绝情来说,如果对他没有价值的人,往往都是一个下场……死!

  其中一个长老反应最是激烈,就在yīn绝情说出这番话的瞬间,突然朝着yīn绝情扑去。

  可是,yīn绝情哪容他得手,不说两者的修为差距天囊之别,便是他的引金秘术,就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抗拒的了的。

  只剑yīn绝情指尖轻轻一抬,那个长老的动作立刻凝固。

  “掌……掌门,不要啊……”那个长老面露绝望之sè,眼中充满了恐惧。

  就在这时候,白阙与另外一个长老同时转身,想也不想直接翻过窗门逃遁。

  yīn绝情看到两个长老逃遁,另一只手一抓,歃血堂长老立刻止住身形。

  绝望的他看着白阙已经逃远的身影大喊:“白阙,救我……”

  可是白阙怎会为了他停下脚步,对他来说自己的xìng命才是最重要的。

  yīn绝情脸sè更是yīn沉,伸手便将两个求饶的长老掌毙。

  不过他并没有去追白阙,此刻拼杀声已经传到院中,yīn绝情眼中含恨。

  yīn绝情转身便打开首座后的机关,一个深邃的密道尽显眼前……

  ……

  原本寂静黑暗的虫冢内,突然吹来一阵呼啸的yīn风。

  秦可兰浑身一阵凉意,只觉得臂上一暖,白晨已经张开手,将秦可兰搂在怀中。

  一丝幽香在鼻息间回荡,白晨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发丝下那张巧夺天工的俏颜,迷离含情脉脉的目光,让白晨心神荡漾。

  “你真美。”白晨发现自己有点词穷,或者说自己的脑袋瓜子突然变傻了。

  其实这是白晨最骄傲的时刻,怀里能搂着这么一位美娇娘,比起以往任何时刻都要满足。

  以前当学霸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风光,即便是给他神功秘籍也换不来。

  朝着美好的生活又迈进了一步……

  秦可兰娇羞低嗔一声,将头埋在白晨胸口:“你对多少女人说过这番话?”

  “我如果说就你一个,你肯定不信,如果说很多,我自己都不信。”

  “没个正经。”秦可兰蜜一般的嗔了声:“从这出去后,你要做什么?”

  “带你更深入的认识我。”

  “我已经认识你了。”

  “更深入。”白晨的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秦可兰从最初的茫然,突然想到什么,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你就不能正经一些么?”

  “那好吧,正经的说,我要带你领略这世界所有的真理,让你看尽一切风花雪月,最后再深入了解我。”白晨咧着嘴,笑嘻嘻的说道。

  秦可兰的脸上突然流露出几分认真与严肃:“你是真心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让白晨不禁犹豫起来,秦可兰看到白晨的犹豫,脸上浮现出一丝黯然。

  “你在可怜我吗?”

  这时候说实话,那就是找抽的节奏,白晨是绝对不可能在这时候这么说的。

  所以白晨打算说个谎话:“我爱,或者不爱,情就在这里,只增不减。你信,或者不信,心就在这里,只为你跳动。你抱,或者不抱,怀就在这里,只等你暖。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漠然、相依、相偎……”

  白晨凝视着秦可兰,眼中充满浓情蜜意,一字字的吐出。

  事实证明,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抵御这种甜言蜜语攻击。

  秦可兰早已喜极泪泣,与白晨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这一刻,所有的言语都只是空白,在白晨的甜言蜜语攻势下,便是百炼钢也要化作绕指柔。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