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十一章 迟到的营救

第三十一章 迟到的营救

  正当白晨与慕三生犹豫,该往哪个地方躲的时候,马蹄声渐近。

  虽然深处夜幕之下,可是清州城外除了几里外的几座山头之外,其他地方都是一马平川,想要藏只耗子都没办法,更不要说两个大活人了。

  就在两人蓄势待发,准备拼命之时,迎头就见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龙掌门?”两人见到此人,顿时大松一口气。

  来者正是龙虎门掌门龙行,他本是带着大半的龙虎门弟子前来,不过心中焦急,所以独自驾马先行一步。

  可是当他看到满地残躯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明显凝固了。

  看到安然无恙的白晨,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晨:“这……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阴无情呢?”

  慕三生指了指不远处那具半个身体稀烂的尸体,龙行木讷的转过头,看着那具最惨的尸体。

  惨不忍睹已经无法形容那具残骸,那种对视觉的冲击,就像是被人用那个石头,将身体的每一块肉每一寸肌肤都砸烂一样。

  龙行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看着两人:“这些尸体……全全都是阴虚门弟子?”

  慕三生点点头,龙行再次看向白晨:“谁干的?”

  龙行不觉得,慕三生可以做到这一切,虽然他很出色,不过与阴无情的实力,相去甚远,更不要说白晨了。

  就如同阴虚门知道龙虎门的秘密一样,龙虎门也知道阴虚门的秘密。

  龙行知道阴虚门的秘术,那是一种极其残忍的秘术,可是修炼成功之后,效果惊人。

  就算是他也很难抵御,虽然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可是想要胜出,也非轻而易举之事。

  白晨就更不可能了,后天五阶的修为,就算一百个他也不可能是阴无情的对手。

  慕三生再次撸撸嘴指向白晨,夜幕下龙行还以为自己会错意。

  可是当看到慕三生那认真的眼神,以及白晨身上,就像是从血海中爬起来的样子之时,他不禁愣住了。

  “白公子,他……他们都是死在你手中?”

  不怪龙行用如此怀疑的口气问话,实在是这个结果太过匪夷所思了。

  阴无情可是后天九阶巅峰的修为,整个清州城,有把握胜过他的,不超过三人。

  自己算是其中一人,可是这三人之中,绝对不包括白晨。

  难道是白晨身后的势力暗中保护?

  是了,龙行心中暗道,白晨这个模样,多半是故意给自己造成假象。

  实际上他背后有人暗中保护,为了避免消息走漏,故意封了慕三生的口。

  龙行肯定了心中猜测,掩去闪动的目光,不动声色的说道:“白公子果然是年少有为,恐怕比起清州城的四大公子也不遑多让。”

  慕三生苦笑不止,拿清州城所谓的四大公子与白晨比,未免太过高估了自己等人。

  对方可是炼丹大宗师级别的人物,论身份丝毫不在龙行之下,说是清州城最尊贵的那几个人也不为过。

  论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就连阴无情这等人物,也惨死在他的手中。

  这种手段,比起四大公子更是强出百倍。

  慕三生实在不敢拿白晨,与自己等人做比较,根本弄就没有可比姓。

  见识过白晨的杀戮手段后,慕三生已经对这个人产生了深刻的恐惧感。

  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某个武道大宗师或者大派的核心弟子,不然的话,慕三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有可能用有这种深不可测的背景。

  虽然白晨的修为不算高,甚至比他还要低,可是就他所知的。

  一些门派的核心弟子体现自己价值的方式,往往会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通过丹药或者是功法,快速的提升自己的修为。

  还有一种则更加隐蔽,同时也更加具有潜力,那就是在修炼初期,比起那些天才要普通的多,甚至比起普通弟子还要低。

  可是这并不是那些重要弟子的天赋不够好,恰恰相反的是,正是因为他们太过天才,以至于门派中的长辈,不断的压制他们的修为。

  表面上与普通的弟子差不多,实际上却是一种厚积薄发的体现。

  不断的巩固基础,让他们的潜力与资本比旁人更加雄厚。

  很显然,白晨就属于这种类型,虽然他的修为只是区区五阶,可是凭着他的深厚基础,哪怕是对付九阶的高手,也是轻而易举。

  这种人也是最可怕的,不说无可限量的未来,单说现在那种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浅,就让人望而却步,更不要说背后深不见底的势力。

  龙图笑以及几个师兄弟也先后来了,看到满地的残尸,也是满脸的错愕。

  他的想法显然也与龙行不谋而合,如果没有亲眼看到白晨发狂的样子,恐怕都不会相信,阴无情以及这些阴虚门弟子,都是白晨亲手屠戮的。

  同时这也让他们在对待白晨的时候,变得更加谨慎。

  清州城五大门派,全都拥有九阶巅峰的战力,而排名第一的龙虎门更是拥有先天高手。

  所以不管是白晨亲自杀了阴无情又或者是他背后的人动手的,都代表着他拥有比肩五大门派的资格。

  “白兄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师父一听说阴虚门要偷袭你,便立刻下令前来救援。”龙图笑诚恳的说道,同时也用潜台词对白晨表达他们的善意。

  白晨虽然心情不佳,不过对于龙虎门能够伸出援手,还是表现的相当感激。

  “多谢龙掌门伸出援手,白某也不多说什么,以后供应给龙虎门的丹药,价格降低两成。”

  白晨不需要做出太多的承诺,所有的承诺也不及一个实际的利益来的有效。

  慕三生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还有一直存在着的悔恨。

  本来铁卷派与白晨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可是因为自己那个无谓的傲慢,错把机会丢失。

  时至今曰依然让慕三生感到后悔不已,好在这次有惊无险的共同经历了大劫,让他们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龙行知道白晨不愿欠他人情,不过能得到这好处,他满意的根本无法拒绝。

  而且好处远不止如此,这次自己前来救援,也意味着表明立场。

  与阴虚门的矛盾固然被拖到明面上,撕破了脸皮。

  可是同样的,赢得了白晨的好感。

  更重要的是,他背后的势力,能够培养出一个炼丹大宗师,绝对不是清州城的这些势力门派可以比拟的。

  当然了,就白晨本人就有足够的资格,让他极力拉拢。

  何况白晨还是一个武图阵法大师,想到这龙行的心头更加火热。

  众人几番交谈后,这才朝着清州城回去。

  龙形与龙图笑虽然没有刻意的放低姿态,不过言谈举止都在亲近白晨。

  “白兄,你准备去铁卷派吗?我也许久未曾去拜见卓老爷子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拜见卓老爷子,白兄与慕兄不介意在下同行吧。”龙图笑轻笑的说道。

  慕三生撇撇嘴,没有说什么,不就是想趁机与白晨拉关系么。

  慕三生心中略有不满,之前已经拉过那么多次关系了,如今白晨要来我铁卷派做客,你们也不放过这个机会。

  其实龙图笑陪同,是龙形的主意,除了能与白晨拉近关系之外,还能明里保护他。

  龙图笑的实力虽然与九阶还有一段距离,可是凭着手中的一件秘宝,就算是阴虚门再派出九阶的高手,他依然能够带人从容离去。

  “这么说来这路上是不会寂寞了。”白晨笑起来,不过心中却不大高兴。

  被戒杀摆了一道,让他极为不爽,那可是破万的功德值啊,就这么被戒杀阴了一道。

  就算扣去所欠的四千多公德,依然剩余六千多公德。

  结果到头来,自己还是三百六十公德,和十几天前一样没多也没少。

  回了清州城,天色已经大亮,虽然众人都是一夜未睡,可是习武之人一两个晚上不眠不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龙形带着弟子离去,白晨这一路上始终阴着脸。

  龙图笑与慕三生都感觉有点压抑,他们都以为白晨还在为之前阴虚门的偷袭愤怒难平。

  龙图笑看了眼慕三生,找了个话题,想要打破这种压抑的气氛。

  “白兄,我那曰在擂台上见你武图阵法极其了得,有机会不妨来龙虎门交流交流。”

  白晨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在下对龙虎门的武图阵法也是极为向往,到时候龙兄可不要吝啬赐教啊。”

  龙图笑心中不以为然,对方的武图阵法明显出自名师之手,怎么可能看的上自家的武图阵法。

  如果白晨当真来龙虎门交流,自己说不得便真的要与他深入研究些许。

  铁卷派立于清州城中,虽说是门派,可是俨然一副书院模样。

  派门内的布置可谓是别具一格,每一寸都充斥着书香卷林的气息。

  而铁卷派的弟子也像是书生多过像一个武林中人,白晨进入铁卷派后,时常看到一个书生打扮的弟子,抱着一卷书笺随意找一处角落苦读。

  在慕三生的带领下,白晨与龙图笑步入一个偌大的广场,广场平旷无比,又空无一人。

  只有广场的中央摆着一块两人高的石头,上面密密麻麻的刻满大小不一,笔迹不一的字体。

  有些文字还是以白晨不认识的文字著写,慕三生虽然每过一处便会讲解一番,不过也只是略微带过,并未做过多的解释。

  “这便是我铁卷派弟子平曰习武艹练的艹场,中间那块是释武石,乃是数百年来,铁卷派历代先辈所留。”

  白晨原本并未在意,可是戒杀却在此时惊呼起来:“这小小的铁卷派,居然能有一块释武石,真是奇了。”;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