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三十章 滔天凶焰

第三十章 滔天凶焰

  “小子,杀了他,我与你的债一笔勾销,而且我还额外送你一套拳脚秘籍。”戒杀的声音显得高亢愤怒。

  显然,他也被阴无情激怒了,哪怕是佛陀看到这种人渣也会有着一样的愤怒。

  “怎么杀他?”白晨苦笑,虽然不明白自己的铁布衫熟练度为什么会如此急速的增长,可是此刻自己正被对方用奇怪的手法定住,连跟指头都动不了。

  除了眼神之外,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难道用眼神杀人吗?

  “因为而他死定了!”

  “为什么?”白晨莫名不解的问道。

  “这个杂碎所施展的秘术,乃是五行土凝之术,恰好你的铁布衫是金炼之法,五行相生相克,他将庞大的土力打入你的体内,而你的铁布衫又是自动的化解这些土力,这杂碎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土凝之术正好让你的铁布衫直接升到圆满。”

  铁布衫五层3900/>

  铁布衫熟练数+>

  铁布衫熟练数+100……

  没过多久,铁布衫已经冲击到六层,可是依然没有停滞的迹象。

  铁布衫六层5000/>

  不仅熟练度没有降低增长速度,反而更快。

  铁布衫熟练度+>

  铁布衫熟练度+>

  铁布衫熟练度+500……

  不到二十息的时间,铁布衫又从六层到七层。

  “那我如果弄到这种秘术,以后无量宗的弟子练铁布衫,不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圆满?”

  “当然可以,不过练土凝之术的人,体内常年积压大量土力,气血流动受阻,要以人血活络,你确定你还想连这土凝之术?”

  白晨一听,脸色当即黑下来,别说练了,看到都无法容忍。

  不过这种熟练度暴涨的提升速度,简直就是爽到爆。

  铁布衫七层12000/>

  铁布衫八层35000/>

  铁布衫九层100000/>

  铁布衫十层!!

  短短几十息的时间里,铁布衫就像是过山车一样,瞬间从五层提升到圆满。

  而夜色下,白晨的体表更是呈现出一种金属的光泽,就像是一块被淬炼千百次的精铁,牢不可破。

  “很痛苦吧?”阴无情的脸上显露出残忍笑容,因为夜色的缘故,他并未注意到白晨的身体正在发生着的变化。

  反正在他的眼里,白晨只是一个死人,舔着嘴唇冷笑:“葵土之力侵入体内,你会慢慢的感觉到,你的血液在凝固,你的呼吸变得困难,不过这个过程不会太快,你有足够的时间考虑,是否交出外功法门。”

  白晨转过眼睛,看向阴无情,脸上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

  不是害怕!而是狰狞!

  虽然不能动,眼中的目光却充满冷意。

  “你会死,会死的很惨!我发誓!”

  阴无情的笑容更加肆无忌惮,捧腹指着白晨:“哈哈……你现在能做什么?用眼神杀了我吗?”

  白晨疯狂的吸收着体内的葵土之力,而铁布衫晋至圆满,熟练度依然在不断的提升。

  而且增长的速度更加的疯狂,每一息都有三万的熟练度增长,可是层次与上限并未变化。

  铁布衫10层200000/>

  铁布衫熟练度+>

  铁布衫熟练度+>

  铁布衫熟练度+>

  只有白晨的体表,渐渐的从精铁的亮白色,转变成银色,又从银色变化亮金色。

  终于,白晨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响亮的声音:铁布衫晋至大圆满,品级提升为中乘一品,力量增长10000,火烙铁布衫!

  而此刻白晨的身体就如烧红的烙铁一般,不断的传来啪啪啪的低爆声响。

  阴无情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因为他感觉自己常年所凝聚的葵土之力,正在朝着体外倾泻,不可遏止的倾泻着。

  那种感觉就像是堤坝溃堤,一发不可收拾,阴无情的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怎么回事?我的葵土之力,怎么……怎么不受控制……”

  这一瞬,葵土之力再也无法束缚白晨,白晨整个人都高高跃起,所有的力量在这瞬间爆发出来。

  “给我死!”

  阴无情眼看着白晨跳起来,胸口一阵窒息。

  身体艰难的退开半寸,勉强躲过白晨这致命一击。

  白晨的拳头已经落在他的右肩上,先是一股焦灼的痛楚,从肩头传来,霎时间传遍全身。

  紧接着就看到自己的右肩连同整个手臂,就像是朽木一般,被这摧枯拉朽的一拳,打的支离破碎。

  鲜血飞溅,落在白晨的脸上,可是却发出滋滋的声音,就如冷水浇在烙铁上。

  白晨的身上冒着暗色火光,令阴无情心头巨颤,人已经被打落下马,半边肩都已经粉碎,惊骇的大叫起来:“拦住他……快拦住他!”

  那几个随行的门内弟子,根本就没想过会发生这种变故。

  以往他们跟随阴无情出来办事,早就习惯了阴无情戏谑那些目标。

  在白晨攻击阴无情的时候,还以为是阴无情故意戏耍他的,可是阴无情被重伤后,他们才恍然,这不是在开玩笑。

  白晨是真的挣脱了秘术束缚,立刻策马冲向白晨。

  白晨双目放着凶光,就似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横扫而过。

  随着体内的葵土之力越来越少,身体也越来越灵活,第一击之后,身体完全恢复了动作。

  眼看着那匹疾冲而来的马,抬手便是一拳迎过去,那阴虚门弟子提剑一扫。

  慕三生大惊失色,大叫起来:“小心!!”

  白晨只是赤手空拳,对方可是提着利剑,这血肉之躯如何与那刀兵凶器硬碰?

  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剑刃与白晨的拳头交击在一起,飞溅起来的不是血肉,而是闪烁着灼热气息的火星。

  慕三生张着嘴巴,惊愕的看着白晨,所有人都如慕三生一样。

  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晨的拳头,这真的是人的拳头吗?

  再看那剑刃,剑锋居然被硬憾出一个缺口,就像是砍在精铁上一样。

  那阴虚门弟子的持剑手掌更是被震的虎口迸裂,白晨回身又是一拳砸在马背上。

  那马痛嚎一声,整匹马都被砸出数丈之外,将那弟子压在身下。

  当——

  又是一声金铁之声,另外一个弟子居然暗中偷袭,一剑劈在白晨后脑之上。

  相同的情景再次上演,依然是火星四下飞溅,白晨却是狰狞的扭过头,双眼中像是燃着炽热烈火。

  那弟子一接触到白晨的目光,立刻骇然的想要逃开。

  白晨一把提住那人右脚,直接将他从马背上扯下来,空气中传来焦肉的刺鼻气味。

  那人不断的哀嚎着,声音回荡在夜幕下的旷野中,令人触目心惊。

  当那个声音消失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人完了。

  慕三生看的心寒意冷,他从未见到过如此残忍的一幕。

  对于白晨的印象也已经完全变了,这哪里还是那个**流氓,根本就是一个噬人恶鬼。

  如果此刻他能动的话,他绝对会转身逃跑,这残忍的手段,完全让他吭不出半点声响。

  那个比血更加滚烫的身躯,那个比恶鬼更狠厉的目光。

  一个……

  两个……

  三个……

  当白晨杀了十个人后,剩余的两人终于感觉到了恐惧,终于不再有人去送死。

  恐惧、绝望、悔恨……

  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这样那样的惊悚,而此刻的白晨更是沉浸在杀戮的快感中。

  “不够!还不够!杀杀杀……”戒杀也和白晨一样疯,在白晨的脑海中疯狂的咆哮:“杀光他们!将这些杂碎杀光!”

  “你……你……你敢动我?”阴无情也被那股肆虐的杀意吓到,以往只有他杀别人,从未有人在他面前如此逞凶。

  阴无情的半个肩头都已经血肉模糊,仰躺在地上,不断的挪动着,想要逃离面前这只恶鬼的范围,嘴里不断的喊着:“我……我是阴虚门的副门主……”

  他真的是被吓到了,白晨的那种手段,令人心寒胆怯。

  一个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的怪物!

  徒手撕人,没有一具尸体是完整的,这让他如何能不惊骇。

  他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特别是这一幕还是对他施加的。

  “我是阴虚门副门主!你……你若是敢动我,我师兄……我师兄不不会放过你的!”

  “你师兄?我会让他去陪你的!”白晨咧开嘴,夜幕下的那张嘴脸,显得更加可怖狰狞。

  阴无情终于绝望了,看着那个不断接近的恶鬼,心寒到了极点。

  终于,那支烙铁一般的手掌落在他的脑袋上,惨叫声贯穿整个夜色。

  屠宰!真的是屠宰!

  慕三生已经脱离秘术控制,可是他却已经吓得不敢说话,甚至眼睛不敢看向白晨。

  阴无情是什么人,那是阴虚门的副门主,九阶巅峰的顶尖高手。

  就算是自己师父碰上他,恐怕也未必能讨到好处。

  毕竟那诡异无比的秘术,根本就防不胜防。

  可是白晨却是用最残酷的杀戮,将阴虚门的人杀的人仰马翻,血溅当场。

  这场面要多血腥就有多血腥,血肉横飞,无一完尸……

  就连阴无情都难逃一死,自己早该想到,明明在情报之中,提及此人来历诡异,背后一定有一个实力强大的势力支撑,可是依然不经意的将他当作**。

  原来这一切都至是假象,是他故意为了掩藏自己的真面目的手段罢了。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阴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可能依然将他当作一时得势的混混。

  斩杀魔头一个,获得功德10000,斩杀大恶人十二个,获得功德>

  什么?仅仅一个阴绝情就值10000功德?

  白晨瞪大眼睛,满脸的惊愕。

  “小子,这次的功德大爷我就笑纳了,我们之间的账一笔勾销,哈哈……”

  白晨心头顿时叫骂起来:“你个混蛋,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

  “小子,豁达一点嘛,区区一万多的功德,别这么斤斤计较,就当买个教训,好好努力,争取下次再多给我弄点功德。”

  “还有下次?下次我要是再给你骗了,我就是孙子。”

  “嗤嗤……那可不一定哦!就在这时候,远远的听到一阵马蹄声,似乎有大批的人马朝着这个方向赶来。

  白晨与慕三生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难道阴绝情还有援军?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