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二十章 打发叫花子

第二十章 打发叫花子

  “朋友,对炼丹也有兴趣吗?”龙图笑试探的问了一句,笑容亲切,就好像与白晨是老相识一般。

  “我对吃丹药比较感兴趣。”白晨摸了摸鼻子,打混的说道。

  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自己与他不熟,表现的这么热情,绝对不怀好意。

  龙图笑干笑两声,吃丹药,我也感兴趣。

  可是你以为丹药是蚕豆,随便你吃么?

  “你对秦有为这炼丹有什么看法?”

  龙图笑把话题绕到这,就想着白晨能上去捣乱一番。

  最好是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把秦有为打晕,那就最好不过了。

  白晨微微愣了愣,不由得认真的看着龙图笑。

  “你是不是想让我去拆台?”

  龙图笑愕然,我表现的就那么明显吗?

  不由得干笑起来,没有接白晨的话,这时候只要微笑就好。

  他可不想把话说的太直,被白晨抓到把柄就不好了。

  白晨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手腕勾着龙图笑的肩膀,故作亲近。

  “若是你想让我去拆台,也不是不可以,而且我保准拆的漂漂亮亮。”

  龙图笑皱起眉头,他很想说出想,可是这话不能说。

  毕竟龙虎门与丹奇宗还有利益上的来往,这话说出来,那就是挑直了与丹奇宗过不去。

  龙图笑摸了摸下巴,故作姿态:“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不是那意思,那就没意思咯?”白晨耸耸肩,略带几分失望的说道。

  龙图笑看白晨这姿态,他终于明白先前秦可兰怎么那些想揍白晨了。

  欠揍,不是一般的那种!

  当然了,龙图笑比秦可兰冷静,至少他不会与秦可兰犯相同的错误。

  “也不是,其实……”

  “直说吧,要我去拆台没问题,好处,我要好处。”白晨的笑脸盈盈,带着一点小贱。

  白晨是想去拆台,可是没好处,不干!

  白晨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不过他可是看到龙图笑,以及其他几个门派弟子的脸色。

  那绝对是不共戴天的表情,这等苦大仇深的怨念,凭什么让我给你们出头?

  龙图笑眼前一亮,要好处?

  行,就怕你不肯淌混水,只要肯去搅合,那就好商量。

  “不知道朋友有何兴趣爱好?”

  “我的爱好很广泛,不过都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龙图笑的笑容更加亲热,不就是钱嘛。

  龙图笑暗地里塞了一张银票过来,白晨低头一看,脸色立刻黑了:“一百两!”

  龙图笑看到白晨的脸色,怎么说变就变,正要开口,白晨黑着脸冷声道:“你把当乞丐打发是吧?”

  “我……这……我不是那意思……”

  一百两还是打发乞丐?

  你去给我找个这辈子讨到一百两的乞丐给我看看。

  龙图笑强忍着怒意,又动了动腰包,只可惜白晨还是不为所动。

  白晨手臂直接松开龙图笑的肩膀,轻蔑的看了眼龙图笑。

  什么玩意,小爷我一分钟几千两上下,你给我五百两就打发我了?

  就在这时候,擂台下爆发出一阵惊呼。

  龙图笑的脸色顿时沉下来,完了……

  秦有为已经炼好丹药了,现在再去捣乱也没意义了。

  对身边白晨的态度也冷淡了许多,更是对白晨的胃口暗恨不已。

  你以为你是谁,给你五百两还不满足?

  这五百两给个几十人的门派,都够他们一个月的开销了。

  秦有为将温热的玉王鼎捧在手心,脸上更是得意非凡。

  轻轻的解开鼎盖,一股浓郁的药香飘然而出,散发出令人着迷的灵姓气息。

  擂台下的众多观众,全都大口大口的呼吸,像是要将香气全部纳入自己的腹中一般。

  那种感觉就好像,只要闻着药香,就要神奇功效一样。

  一颗!秦有为伸手拿出一颗银白色的三阳丹,又是一颗!

  秦有为将手中丹药放在旁边弟子手中托盘上,又从灰烬中找出两枚。

  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向往的神色。

  这可是小丹王三阳丹啊!

  秦有为似乎嫌台下的观众不够热烈,将玉王鼎一翻,四颗三阳丹圆滚滚的从鼎炉中落到托盘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直了,这四颗三阳丹可是有市无价的宝丹啊!

  一次就是四颗!

  就连龙图笑都动容了,只是脸色更加难看,其他几个门派弟子脸色也不好看。

  显然,这次擂台的风头,都让秦有为抢了。

  龙图笑自不必说,白晨那么一闹,被秦可兰破了阵法,面上无光。

  其他几个门派则是觉得,哪怕他们上去,也不可能有秦有为这等手段,让人倒吸凉气的震撼。

  “炼丹还算顺利,一共四颗三阳丹,比起平曰里,差了些许。”秦有为故作叹息,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浓,就好像是在炫耀一般,特别是看向白晨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挑衅。

  其实这已经是他最好的成绩了,平常一鼎炉十份材料,能够炼出一颗已经算好了。

  如果这次不是借助玉王鼎以及火琉璃,恐怕还真没这么顺利。

  “这炼丹之道博大精深,也非谁人都可以有所成就的,以为凭着蛮横手段,抢到丹书鼎炉,就可以成为炼丹师的白痴,也只是愚人自娱。”

  秦有为的话自然是在暗指白晨,白晨轻哧一声,不由得失声笑出来。

  就这么两把式,就敢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扬威,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吧?

  白晨走到擂台前:“秦公子,你皮又痒了吧?”

  秦有为立刻退后几步,看着白晨的动手,有些害怕:“你想做什么?”

  白晨已经顺道走到擂台上,秦有为则是不住的退后:“不要过来,我告诉你,这里不是你们无量山,若是你敢动手,我保你走不出清州城!”

  “没卵的孬种!看把你吓的。”白晨笑了起来,看着秦有为手中的火琉璃以及玉王鼎,双眼放着光:“你不是说我愚人自娱么?不如我们对赌一局如何?”

  “我不和你这莽夫交手。”秦有为似是感觉到白晨的目光,不由得将玉王鼎以及火琉璃牢牢的护在身前。

  “谁说交手了,你不是觉得我不可能成为炼丹师么,那我便以你最擅长的炼丹对赌,可敢赌这一局?”

  白晨说完,又觉得这火烧的不够旺,又补充道:“你要是真的不敢,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不过你可要当着这么多乡亲父老的面,说一声,我是没卵的孬种。”

  擂台下轰然大笑,秦有为怒气难平,死死的盯着白晨。

  原本是挺怕白晨的,可是一听说是以炼丹对赌,顿时来了信心。

  更何况被白晨这么一激,让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这么丢脸的话,更是他无法容忍的。

  秦有为几乎是用吼的叫道:“好,你说怎么赌?”

  “我们就赌炼丹好了,你可以任选一种丹方、品阶,甚至是数量,只要我炼的品阶、数量少于或者与你相同,便算是我输,如何?”

  秦有为眼珠子转起来,眯起眼睛凝视着白晨,不由得笑起来:“好!我便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既然是对赌,自然是要彩头的,你说对吧。”

  “来了!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秦有为冷笑:“你说你我各拿何做赌注?”

  “你嘛……就拿手中的鼎炉和那颗火琉璃做赌注好了。”

  秦有为的脸色更是冷笑,早就知道你看中我的玉王鼎与火琉璃。

  “你那又拿什么做赌注?”

  “外功法门!”白晨淡然说道。

  “什么!?”白晨这番话,无异于一颗深水炸弹,瞬间引爆全场。

  所有人都惊呆了,一套外功法门做赌注?

  他不会是疯了吧?

  可是更多的人持着怀疑态度,他们可不觉得白晨拿的出来。

  开玩笑,如果随随便便一个小子,就能拿的出一套外功法门。

  外功法门就不会这么稀少了,整个清州五大门派,听说过谁家有外功法门吗?

  没有,根本就没有一家能拿的出来。

  别看现在五大门派,谁都拿谁没办法。

  若是哪个门派突然得到一套外功法门,五大门派的排名,绝对要重新计算。

  秦有为整个人都快要笑疯了。

  他居然拿外功法门做赌注?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秦有为自然是知道白晨有外功法门,原本他并未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就是不想让旁人知道,如今听到白晨居然要亲手把外功法门送给自己,他哪里还能拒绝的了。

  在他看来,胜负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

  这个无量宗的小子,实力缺少有几分。

  可是说到炼丹,如果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挑战自己,那自己这清州四公子之一的名头,未免太名不副实了吧?

  在秦有为看来,白晨绝对是抱着自己给他的《奇丹宝鉴》啃了十几天,炼制出一颗一阶丹药,然后就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

  绝对是这样,没有其他的解释。

  “这可是你说的!”秦有为笑意更浓。

  “这是自然,在场的诸位乡亲父老也可以作证。”

  ;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