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移动藏经阁 > 第六章 买卖不成仁义无

第六章 买卖不成仁义无

  不过陈掌柜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白晨撞了狗屎,不然的话凭什么可以猎杀的了一头离狼。

  陈掌柜也听说昨日渊龙被离狼咬伤的消息,所以他推断,肯定是渊龙拿命拼来的。

  这样的狼皮可是带血的,一辈子也猎不到第二张。

  “白兄弟,普通狼皮二两……”

  陈掌柜话没说完,阿呆立刻激动起来,普通狼皮正常最多也就一两,陈掌柜给出二两的价钱,果然相当公道。

  连连给白晨打眼神,让他点头。

  白晨微笑的看着陈掌柜,似乎没有看到阿呆的眼神。

  “离狼皮二十两,白兄弟,你看如何?”不过陈掌柜后面的话,就让阿呆愣住了。

  一张这么漂亮的离狼皮,居然只值二十两,在阿呆的想法里,三十两都嫌少。

  “陈掌柜,这不……”

  “住嘴,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陈掌柜眉头一拧,瞪了眼阿呆,阿呆脸颊一僵,不敢再说话。

  毕竟只是山里人,阿呆过活基本都要靠陈掌柜,所以不敢得罪他。

  不过眼睛不断的转悠,使劲的给白晨打眼色。

  “陈掌柜真是实在人啊,这两张皮就卖个你了。”白晨笑呵呵的说道。

  陈掌柜心头更加确定,果然是傻子,连讨价还价都不会,吃了亏还一脸傻笑。

  “那这堆狼骨……”陈掌柜的心思不禁活络起来,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

  白晨拍了拍包裹:“二十两银子,全都归你了。”

  陈掌柜眉梢微微皱起,二十两,比想象中的高了不少。

  不过再一想,这张离狼皮二十两就拿下了,一转手就是翻倍的赚回来,也就不再计较。

  “那好吧,就二十两,白兄弟是个爽快人,老夫也不多说,来人,给白兄弟领四十二两银子来。”

  阿呆眼睛看直了,不过也没多表示什么,白晨拉着阿呆出了店铺,阿呆就忍不住了。

  “白兄弟,我说你啊,那陈掌柜明显就是在坑你,那张离狼皮三十两都是往少的说,三十五两清水镇大把的人抢,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啊?”

  白晨咧嘴笑起来,知道阿呆是为他好,而且这一路下来,阿呆也颇为照顾。

  也不多说什么,随手将二两银子塞到阿呆手中:“阿呆大哥,多谢你照顾,小弟心领了,不过我虽然亏了,不过也没让陈掌柜的赚到多少。”

  “这钱我不能收……”阿呆嘴上是这么说,可是看着银子,眼睛都直了。

  二两银子啊,一年到头能赚多少个二两啊?

  几番推辞后,在白晨的坚持下,阿呆也就勉为其难的收了银子。

  收了银子后,阿呆就显得更热情了。

  陈掌柜心情大好,目送着白晨与阿呆出了店铺,这才转身。

  就在这时候,伙计突然大叫起来:“掌柜的……”

  “什么事,这么毛毛躁躁的,教了你多少次,不要……”

  陈掌柜话没说完,下半句已经卡在喉咙里发不出声,脸庞憋红了,吼出一句:“那……那个王八蛋!”

  陈掌柜这叫一个气,差点就要怒火攻心,伙计手上捧着的袋子里,哪里是离狼骨,全都成粉了,回头再一想之前白晨的动作,又是拍又是捏。

  原本陈掌柜也没往心里去,此刻再细细想来,分明是那小子吃了亏,嘴上不说,暗地里使坏报复。

  陈掌柜心里那个痛啊,这离狼骨如果是完整的,拿来制作武器甲胄,少说也能多赚几十两。

  如今这粉末哪怕是卖给药铺,怕是只值两三两。

  “掌柜的,我们去找那小子算账!”

  “算账?我们收了货没有当面确认,现在回过头想找他麻烦,你以为他会认吗?”

  陈掌柜知道,这亏算是白吃了,一点脾气都没有。

  就凭这两手,就算领着几个伙计去,那也是白送的。

  单单只是想一下,随手能把坚硬如石的离狼骨捏成粉,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这离狼骨的亏虽然让陈掌柜心痛,可是更让他后悔的是,居然没看出白晨的深浅,只当是个没见过市面的山里人。

  如今是吃了亏又得罪了人,以后就算再见面,也不会有什么甜头了,陈掌柜心里那叫一个悔。

  白晨就是这样的人,损人不利己,你让我吃亏,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街上依旧人流拥挤,街边两侧杂七杂八的摊位,不断的叫卖拉扯着客人。

  一书摊前的青衫老头突然拉住两人,鹤发白眉,面容红润,眼睛里闪着几分睿智。

  “两位两位,留步!”

  “干啥?我不认字。”阿呆似乎早已习惯这样的情景,对于老头的拉扯也毫不在意。

  “那这位小兄弟……”

  白晨不需要老头的介绍,已经走到书摊前。

  老头看白晨模样,心里暗笑一声,开口道:“小兄弟想要什么书?只要是这世上有的,就没有老夫拿不出来的。”

  白晨白了眼老头,这口气还真大,这书摊就这么几本书,数来数去也不过百余本的样子,居然敢说这大话。

  “你这有什么书?看起来都只是普通的异志和经纶。”

  “小兄弟,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百年不遇的练武奇才,我这正好有一套拳法,乃是祖传三代的武学宝典,只要三两银子。”

  白晨接过所谓的秘籍,看了眼就兴趣缺缺,这种不入流的拳脚功夫,全都是花架子,一店实用性都没有。

  “没其他了么?”

  老头一股脑的从书堆里一本本的翻出来,一本本的递给白晨,每一本都能扯出一段尘封的历史,每一本都是来历不凡。

  阿呆听的目瞪口呆,白晨却是一脸失望,没有自己想要的。

  “这本乃是武学圣地的炼丹宝典,曾经有人出万金,老夫也未曾心动,只待有缘人,如今看小兄弟如此诚意,老夫便贱价三两……哦不,一两银子算是与小兄弟结个善缘。”

  《丹录》白晨心中微微一动,将典籍握在手中,再看了眼老头:“一两?”

  “如果小兄弟真心想要,老夫便是放血出让,八十文,不能再少了!”老头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那种神色就好像在剐他的心头肉一般。

  “这是一两银子,外加那两本。”

  “这这……”老头不禁犹豫起来,心头想着,或许还能再加店价钱。

  “卖不卖给个痛快,一两银子不少了,若是不买,我们便去其他地方转悠去。”白晨不耐烦的说道,他可见过太多的商贩讨价还价,知道老头是想提点价钱。

  最终,白晨在老头的犹豫下,将两本典籍收入怀中,一本是《丹录》,还有一本是《武林轶事》。

  白晨与阿呆都各自卖了些杂物与生活用品,这才兴致阑珊的出了清水镇。

  出了清水镇,远远的看到一队马骑将一个车队包围着。

  “不好,是这附近的马匪,我们快走……”阿呆看到那些马匪,立刻变得很是慌乱,拉着白晨就想快些离开。

  可惜,那些马匪已经发现他们,三个马匪已经驾马朝着他们扑来。

  白晨拧起眉头,对身旁阿呆道:“退开一些。”

  “白兄弟,你想干什么?”阿呆已经吓得两腿发软,看着马匪冲过来,也不懂得躲。

  白晨推开阿呆,看着冲来的马匪,没有半点慌乱。

  这几个马匪的力量与速度,还不如那些野狼。

  这些马匪看起来凶,可是未必就不怕死,唯一的办法就是和他们比凶。

  他们要凶,那白晨就比他们更凶更狠!

  白晨已经三两步跨出,双臂一张抱住冲到身前的马头,同时用力一压。

  整匹马都在瞬间失去平衡,马匪狠狠的砸在地上.

  再看那匹马,整个脖子都被白晨熊抱折断。

  阿呆看傻眼了,这马匪驾马冲来的力道,何止千斤,居然被白晨硬生生的顶住,而且还顺势勒断马脖子。

  身后跟着的两个马匪立刻止住了冲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骇然。

  好恐怖的力道!

  这还是人吗?

  就在这时候,后方的马匪头子大声喝道:“给我杀了他!”

  白晨放眼望去,看到那马匪身材高大壮硕,比起渊龙也不差,而且身上带着一股戾气,满脸大胡子。

  车队几个男女正被马匪围着,白晨心头一狠,抓起地上倒,不退反进的扑杀上去。

  那两个挡路的马匪还没回过神,已经被白晨左右各补了一刀,纷纷落马。

  白晨没有停滞脚步,而是朝着马匪冲去。

  “好胆!”马匪头子大喝一声,举刀迎向白晨。

  就在白晨距离马匪还有三五丈之时,白晨突然高高跃起,整个人都腾空而起。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凝聚在白晨身上,不算高大的身躯,却散发着一股窒息的压迫感。

  “他……他要做什么?”

  马匪头子眼尖,先前手下与白晨的打斗隔得远看不清,可是此刻却是倒吸一口凉气。

  这哪里是普通的软柿子,分明就是一个武道高手!

  瞬间气势已经散了三分,心头更是大骇不已,收刀挡在头顶。

  白晨已经势如破竹的落下,举过头顶的刀锋也顺势落下。

  唰——

  鲜血四溅,马匪头子愣愣的定在原地,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手中虎头刀已经断成两截,脸部已经被刀锋撕开。

  这一切的一切,只在眨眼之间,所有人都带着无法置信的目光看着白晨。

看过《移动藏经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