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国潮1980 > 第六百零九章 面子功夫

第六百零九章 面子功夫


  宁卫民在这次见面会上的亮相,本质上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华丽表演。

  皮大衣、腕表、现金、礼物、甚至是跟天坛园长借来的皇冠车,都是他刻意选择安排的结果。

  导演加主演,都是他自己,连谈话技巧也是经过私下演练和自觉彩排的。

  除此之外,还能称得上的演员的人,也就是“坛宫”几个服务员罢了。

  顶多再加上连车一起借来的司机而已。

  但这些人就连配角也算不上,在这场戏里顶多是“群演”的定位。

  至于其他人,虽然也是这场戏的参与者。

  但他们最重要的身份,其实是这场戏的受众。

  说白了,宁卫民演戏就是给他们这些人看的。

  为什么要这么干?

  答案只有一个,就是充面子。

  在对华夏文明有一定了解的外国人心目里,共和国的人普遍好面子,被认为是一种极其虚荣的表现,是一种不自信下衍生的通病。

  宁卫民不能否认,有很多人的情况确实如此。

  但他不是,像他这么做反而是有实际意义的。

  这就如同他在“坛宫”的办公室里,刻意展示出名人名家的书画一样。

  如同他把自己和外国大使,知名演员,上级领导的合影挂了一墙的“布景工程”一样。

  都是他在通过面子功夫来展示权力的形象。

  通俗的说,也就是展示他和权力的关系,对外表达他能聚集的能量。

  正因为理屈词穷,宋主任一下变成了康术德恰才的模样。

  他沉着脸,皱着眉,闭着嘴,只言片语都说不来了。

  连那老师傅也是目瞪口呆,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最惨的是,他们就连拖延片刻,仔细思量一下也做不到。

  因为康术德根本就不给他们留细琢磨的工夫。

  这老爷子,尽管嘴上充着大度,替对方开脱。

  可实质却是在挤兑人,步步紧逼。

  “哎,算啦。咱们其实犯不上为这点事儿较劲儿,越较劲越丢人不是?”

  “我知道,或许是送咱们店里好东西是太多了。您眼高,不大稀罕我这两件,能理解。”

  “您真不想要了,现在直接言语一句,没关系。您要是觉着开不了口,摇摇头就好,我也断不会难为您。”

  “顶多了,今儿东西我拿回去,继续跟家扔着去。既然都扔这么些年了,再扔些日子怕也没什么……”

  宁卫民在边儿上看着这个乐呵啊。

  心说了,老爷子,您这真是以几之长攻彼之短啊!

  谁搡谁啊?

  这倒打一耙,您玩儿的太溜儿了!

  谁打小鼓啊?

  这反咬一口,您都练得出神入化了!

  您可真是“特没谱”的活祖宗啊!

  嘴里说着别人,自己把坏招儿都使尽了,就没您这么欺负人的!

  不过乐归乐,宁卫民也不是纯粹看笑话,反倒是个挺合格的“托儿”。

  一见老爷子连欲擒故纵都用上了,又恰到好处来帮忙了。

  “大爷,大爷。他们不要正好啊。您不是跟我说过嘛,卖主儿有卖主儿的行路,关键是看买主儿识不识货。他们既然没这福气,看来这东西还应该是咱们家的,这不算咱反悔。”

  “您还甭说,我忽然发现,这些玩意好像越搁越值钱,比银行利息高多了。得亏您当初没卖,要不咱就亏大发了。您说真要在家里再搁个十年,这两件书画是不是还得翻跟头呢?”

  “东西是得修,可您还别为钱不凑手发愁。我有了个主意,您听听行不行?不是修复这幅画最便宜吗?那咱就先修这一样儿。等修好了一样,把这画出手,再拿卖画的钱修这幅字。”

  “这样再怎么着,咱也能保住一样啊。修复这段时间,咱们还能想想办法凑钱,最好是一样也不卖……”

  什么叫左右两难啊,什么叫进退失据啊。

  宋主任现在有了至深的体会!

  要继续报价吧,他觉得价格肯定就得超标了。

  店里他经手收来的书画,还没开过这么高的价儿。

  他会觉得很难跟店里交代。

  可要到此为止收手,丢不丢脸面暂且不说。

  两幅书画一旦错过也许就终身就再难相见了。

  心里也确实有点不甘心和舍不得。

  刚才宁卫民这主意,出得确实要人命啊。

  真要是人家决定这么办,他今天就全是彻底白费,冤不冤啊

  而且假如这两幅字画从此无声无息彻底消失也就罢了。

  怕就怕十年八年后,落入什么知名的同行,或是业内大家的手里。

  一但再传出容宝斋两度失之交臂的内情。

  恐怕是会让他自己和容宝斋都落个小气或是不识货的名声,成为业内笑谈啊。

  而就在宋主任脑子里乱纷纷转悠着,始终拿不定个主意的时候。

  康术德又窥出了他的心思。

  那是一声喟然长叹,又给了重重一击。

  “宋主任,您别这副表情行吗?好像我们非要以次充好,尽着价儿的要,硬要占你们便宜一样。您信不信,我要真找个私人,肯定比给店里划算得多。”

  “其实之所以我不愿意给私人,愿意给你们。就是因为你们是行家,懂字画,也爱字画。我是觉得你们既然开口相求,把东西交给你们放心。”

  “哎,可惜好些事儿是强求不得。再怎么样,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几千块丢了。所以买卖不成无所谓,东西我也不勉强您要。可这事儿,咱们最后一定得说清楚了。”

  “您能不能给我句公道话?凭我这东西,即便要个万八千的,不为过吧?哪怕这个价钱,你们店里收了,咱也不能说是买卖,咱得说是匀。是不是这个理儿?”

  此言一出,宋主任再承受不住了。

  康术德这话,那着实厉害啊。

  首先,私人的价钱肯定不止店里能给的数字,这是事实。

  真要出给私人,两万三万都正常。

  碰巧了,四万八万的也不能说多。

  只是但是这种人现在很难找,有点不合法罢了。

  但最关键的,还是这个“匀”字,老爷子用得戳心啊。

  凡是行里人可都懂得这个字儿的份量。

  “匀”能当“买”或“卖”讲,却又不是单纯的买卖。

  这个字里的内容更加丰富,那是带着情理和人情味的一个词儿。

  指的是犹言分让,代表了一方求另一方割爱。

  既包含着求购者的尊敬和感谢,也有求购者对自己冒失要求的羞愧。

  倘若对方不同意割爱,可谓早在意料之中,求购者不能说对方的不是。

  如蒙相让,那求购者就得千恩万谢,必要从丰回报啊。

  所以既然是宋主任恳求康术德出让在先。

  而且他还是一个劲的劝说,恰才很有点死乞白赖的意思。

  那么在这个前提下,也就定了这件事的是非与对错。

  康术德是完全占据道德和情理的高点。

  宋主任却是怎么说,怎么都没理啦。

  他的感受,真是稀里糊涂就作茧自缚了,羞愧的还不如索性挨上两耳光呢。

  “老先生,老爷子,您别这么说啊,我这还没说不要呢?”

  “要不,您等等,您再坐一会儿。容我去打个电话去?”

  “您别急,我也不划价了,等我回来,我一定给您一个确切的最终价格好不好?”

  见宋主任脸色煞白,如此作态,康术德和宁卫民是彻底吃了定心丸了。

  俩人都看出来了,宋主任恐怕要去请示领导。

  那等再回来,价儿必定会奔上走走啊。

  这还有什么不乐意的?踏实等着呗。

  说实话,就他们寻过的价儿,到头的也就五千八。

  其实刚才的六千五就已经超了。

  再多要出来的,全是靠演技赚的。

  于是老爷子坦坦然,一挥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国潮1980》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