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哭了! 

  终于承受不住而为他落下眼泪! 

  她明明不断告诉自己,别为他流泪的。 

  高翠锦拚命地擦眼泪、拼命地眨眼睛,却怎么也无法阻步接连滚下的泪珠。 

  她冲到公园,忽地遭人抓住手。 

  “小锦!别走!” 

  回头见到是梁伟翔,她心中更痛,“放开我!我不想看到你!” 

  “但是我想,我一直很想你,忍了那么多天,我终于能再见到你,我不会轻易放你走的!”他眼神热切。 

  她怔了一下,听不懂他的话。 

  “跟我走!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他拉着她朝他处而去。 

  她挣扎着,“你放开我,我跟你无话可说!” 

  他没放手,半推半拉的将她带进自己的车子。 

  车子发动,朝不知名地而去。 

  高翠锦敲着门,激动道:“你要带我去哪?停车,你这是绑架!” 

  他含笑地开着车,“你想跟我一块儿殉情吗?我是无所谓,不过可以的话,我想跟你永远生活在一起。” 

  她啧了声,“少花言巧语,这里不是小岛,我跟你的关系,早就结束了!” 

  他沉默,车子很快驶进一家大饭店。 

  高翠锦的心情酸涩无助,她没有逃走,跟着他进入电梯。 

  电梯慢慢上升,然而她的胃却有如岩石般地沉重。 

  她忍着不舒服跟着他进到一间特别套房,里头的布置看得出来不是刚住进来。 

  这是否意味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好一段日子? 

  思绪未停,身子就突然被他压上关上的门,什么话都来不及说,就被他用口封住嘴,狠狠地、彻底地拥吻一番。 

  “唔……”她推着他的肩。 

  他一手扣住她的腰,一手伸入她发丝,好似等这一吻等了一个世纪以上。 

  她挣脱不了,原本不打算回应的,怎知在他热情的深吻下,两人曾经在一起的种种不断涌现上来,逐渐地、慢慢地,她的心投降了! 

  她环住他脖子,激动地回应他。 

  两人吻得难分难舍、缠绵不已,她的心跳急促,脑中什么都没有了! 

  她真的好想他,好想、好想他,这个吻包含着许许多多的深情爱意。 

  好不容易结束亲吻,她全身无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他注视她,伸手抚摸她面颊,最后将头靠在她肩头,微喘着气,深情道:“在餐厅时,我说的全是真的,第一次见到你,我的心就一直留在你身上。” 

  她怔了一下。 

  “有关手机留言的事,我跟你道歉。我承认,当时一想到能跟你一起去小岛生活,就像着了魔;在小岛上,我对你说的全是肺腑之言,绝无虚假。我想跟你交往,想跟你在一起,想抱你、想爱你,有生以来,我的感情第一次那么真真切切地想要一个人,那就是你!小锦……”他的嘴靠近她的唇,坦然道:“我爱你,无法克制地爱上你!因为怕你逃、怕你躲,所以只能用喜欢来表达我的真实感情。小锦!原谅我伤了你的心,倘若刚才不是见到你流泪,我恐怕还在担心,这一切是否只是我自作多情。告诉我,你也爱我,对不对?小锦……” 

  他温柔地、深切地呼唤她,在她脸上不断撒吻,只盼能得到她的回答。 

  那天,他看着她搭乘直升机离去,不管他如何呼唤,就是不见她回头。 

  当时,他的心碎了!那仿佛快要将自己撕裂的绝望与痛苦,至今还历历在目。 

  他以为他会永远失去她,以为她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感情,他常想,她对他有感觉,会不会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无数的猜测在他脑海盘旋。 

  曾经他想过要放弃她,但到头来,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乍见她的泪水时,他仿佛接收到她的感情,瞬间他终于明白,他们是两情相悦,只是两人都存在着怀疑,才会无法开花结果。 

  高翠锦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好吗?翔!”她亲密地唤他的名。 

  他感动,捧着她的脸,微笑道:“我爱你!小锦!” 

  这不是梦,她的心狂跳得厉害,激动的情绪让视线模糊起来。 

  “我……我也爱你,翔!当我发现爱上你的时候,我好怕、好无助;这是我这辈子经历过最可怕的事情。这些日子以来,我每天都想你想得好想哭,但是我知道无论我怎么哭,你也不可能会爱我,对你而言,我或许跟其他女人一样,只是你生命中的其中一个;越想我越想哭,但是又不断强忍着。在餐厅见到你,我的心情差点崩溃,再听见爹地那想将你跟我硬是凑在一块儿的话,我更是难过到极点,终于……我再也忍不住,其实我平常是不会掉眼泪的,我……” 

  “好、好、好!可以了!别再说了!瞧你越说眼泪掉得越多,这模样让我的心隐隐作痛个不停;别哭了!好吗?”他吻了一下她的唇。 

  她止住泪水,吸了吸鼻子,牵动唇角,“又是甜言蜜语,你果然是泡女人高手!” 

  他的额与她的额相依,“喂!这话太伤人了吧!咱们是在互相告白,你居然还不忘损我一顿,太残忍了吧!” 

  她笑了出来,明亮眸子盯着他的眼,“告诉我,你是怎么跟我爹地联络上的?你该不会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克劳斯福·艾迪诺曼的女儿吧?” 

  他环住她的腰,贴近她柔软的身子,“我是在你离开后,从大嫂那知道的,刚开始我还真吓了一跳,整个人都乱了!克劳斯福·艾迪诺曼可不是好惹的人物,加上他把你当宝一样疼爱,我差点就要放弃了!后来,我从父亲那里听了爷爷和你父亲之间的关系,这一点让我产生了希望,我决定赌赌看,要是一切顺利,说不定就能见到你,然后向你告白!” 

  “然后呢?”她也环住他腰,一双杏眸无法移开他。 

  他笑了笑,“我没想到一向难缠的克劳斯福·艾迪诺曼会这么尊敬我爷爷,当他见到我,那震惊的表情我永远忘不了,因为家中就是我跟爷爷长得最像,那时候我还真是感激我爷爷,要不是他的关系,我想我永远都没法接近你爸爸了!” 

  “那结亲家是你提的吗?” 

  “没有,我跟你一样也是第一次听见,之前他根本没跟我说过原来他和爷爷还有这项约定。总而言之,我知道我跟你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她翻了个白眼,佩服他那种自信。“算你厉害,居然让我爸那么喜欢你。” 

  他无奈地撇了一下嘴角,“不过我知道除了你爸,我还有两位大舅子要应付,对吧?在餐厅,他们那横眉竖眼、恨不得把我五马分尸的样子,还真教我胆战心惊。” 

  她大笑起来,将他抱紧,“对啊!尤其是你那些花边新闻,他们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要不是因为我一直对你的事缄默,他们一定马上就拿借口去找你算帐了!” 

  “是吗?那到时候,你舍得让我被欺负吗?” 

  “看情况罗!你是不是真的花心,我还怀疑,但说不定你对我也不是真心……” 

  “天地良心!我承认以前的自己是太超过了点,不过让我真心开口说爱的人,可只有你一个!”他急切地解释,担心她误会。 

  从他那真心诚意的眼神中,她清楚地感受到,他对她是真的有爱。 

  “爱情就是那么讨人厌,我觉得我都快变成一个胡思乱想、疑神疑鬼的女人,那一点都不像我的个性。都是你,都是因为你的关系!” 

  “这句话是指你后悔认识我吗?”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会后悔认识你,不过……刚开始我确实有那想法啦!”她心虚地轻吐一下舌。 

  他一脸受伤,但还是很快换上柔情,“算了!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好好地吻你、抱你、爱你,可以吗?”他轻吻她耳,诱惑道。 

  红云飘上她双颊,“讨厌!难得相见,你还那么不正经!你把我带来这,我爸和两位哥哥会紧张的。” 

  “那就给他们一个平安电话,让他们知道,我们正在培养感情当中啊!”他的手开始对她上下其手。 

  她紧张不已,浑身都泛热了。 

  “你啊……还真是大色狼一个!” 

  “是、是、是!我是大色狼,现在要吃了你这小绵羊,所以……亲爱的,你认命吧!”说完,他将她扑倒在床上。 

  她惊呼一声,“等一下!电话还没打啦!”话一出口,她的脸像要烧起来一样。 

  真是的!他的不正经都传染给她了! 

  梁伟翔动作迅速,忙递上电话。 

  她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还是拨了号码。 

  看着她满脸通红地报平安,而且害羞地讲电话,他觉得好满足。 

  一挂上电话,他就迫不及待地吻住她。 

  天雷勾动地火,再也没有任何事能阻止两人心灵交会。 

  交出彼此之心的结合是最美、最撼人之事,那无以形容的感情正自两人的灵魂深处跃起。 

  他抱紧她,吻得深、吻得浓,一次又一次地改变角度,一次又一次地与她交换甜蜜。 

  情欲之火一触及发,她渴望他,就如同他想要她。 

  他吻遍她脸上的每个地方,额、眉、眼、鼻、唇……像是拥有珍宝似地怜惜着。 

  她回应他,两人面颊相贴,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良久,她解扣,当着他的面,羞红着脸主动宽衣。 

  当她一丝不挂时,他吞咽了一下口水。 

  她灿烂一笑,伸出手为他解衣。 

  这举动需要多大的勇气他全明白,在褪下他上衣时,他握住她的手,送到唇间亲吻。 

  她身子轻颤,反握住他的手,移到自己美丽的胸部上。 

  他爱抚、揉搓,慢慢地刺激它们,她一手勾住他脖子,闭上眼感受。 

  “嗯……”她在他耳畔吐气、轻吻。 

  他加重力道,最后用唇舌取代手,带给她更疯狂的震撼。 

  “啊……”她展开双腿,坐在他的大腿上。 

  一波波的熟浪席卷两人,室内春色无边,喘息呢喃接连…… 

  他的手指滑过她的胸、她的腰、她的腹地,最后深人那花园入口。 

  “嗯……啊……”他拨动着、搅动着。 

  她的腰不断引起战栗,吐出的呻吟次数开始增加。 

  “啊……翔……” 

  他拉下她的头,吻住她,并增加手指和速度。 

  “唔—”她不安地晃动,细胞狂舞着。 

  他不停刺激那柔软嫩壁,感受她不断送出的蜜液。 

  “啊……啊……”她抱紧他,乱了分寸。 

  一阵痉挛自她的背脊窜入腰,她喊出声,额间溢汗,朝后倒去。 

  他接住她身子,让她顺利躺下,望着她迷茫的眸子,将头低下,用唇舌取代手指。 

  “啊—”刚沉下的情欲再度点燃,她抓紧被褥,喘着气。 

  他的占有令她无法思考,全身充血。 

  “嗯……啊……”她不由自主地抓住他的头发。 

  当他感受到时机来临,他脱下最后的衣物,将欲物送进她体内,温柔地抽送起来。 

  “嗯……啊、啊……”几乎涨满体内的感觉让她抱住他,努力跟着他的节拍行进。 

  他抱住她一边的臀,奋力地进出她体内。 

  呼吸快要融化为一体,汗水相互交织,滚烫的肌肤相磨蹭,火热的结合至密不可分…… 

  世界独剩两人,他的手来到两人结合地,助长更惊人的情欲。 

  她腰身一紧,让他的一切更加深人。 

  “嗯……小锦……”他在她耳畔深情呼唤着,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啊—” 

  他的冲刺令她发出迷乱的尖叫,瞬间两人同时得到满足…… 

  气息乱成一团,浓烈的煽情气氛布满室内,他抱着她,与她交换位子。 

  她靠在他肩上,依然喘着息,思绪还无法得到平静。 

  “天呀!我怎么会这么爱你!小锦!”他扣住她下巴,瞅住她的眼,吐露情话。 

  她热泪盈眶,主动送上美唇,激动地拥吻他。 

  原比刚才更加火热、更加热情的深吻,再度燃起两人欲火。 

  她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反应,这一次轮到她来爱他。 

  她学着他,一步步地吻遍他全身、爱抚他每一寸肌肤,好似在膜拜喜爱的物品,那样迷恋,最后她用一切的爱接纳了他的欲物,一次又一次地挑逗、抚弄…… 

  “嗯……”他自喉咙深处发出呻吟,慢慢坐起身子,清楚地将她的行为完全瞧清楚。 

  他感动不已,她的一切都令他震惊、撼动。 

  他的欲物在她的疼爱下挺拔傲然,他无法再忍耐,将她身子拉起。 

  她明白地抱住他,让他顺利进入自己的体内,展开另一波翻云覆雨…… 

  她不顾一切地配合他、接受他,一次又一次地让欲火攀上最高处…… 

  最后,终于爆发!如烟火绽放美丽花朵,迎接他们奔向无边无际、教人痴狂的高潮…… 

  尾声 

  盛大的订婚晚宴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知名人士,克劳斯福·艾迪诺曼的影响力,大家都见识到了。 

  梁伟翔与高翠锦出席时,会场的屋顶几乎要被掌声与欢呼声冲破,所有的人全都满心欢喜的祝福这对佳人。 

  不过,会场上却有两个不悦脸孔。 

  那就是高利阳与高利玥,心爱小妹被抢走的事实,他们还无法接受,尤其对象还是那风流公子梁伟翔。 

  “梁伟翔,我警告你!要是再让我看见你的一则花边新闻,别想我会轻易放过你!” 

  “没错!就算小妹原谅你,我们也不会让你好过!” 

  两人还是没有完全接受他,这狠话可真让梁伟翔哭笑不得。 

  天呀!那要是哪家杂志的狗仔队神来一笔,他岂不是被冤枉个彻底。 

  “大哥、二哥,你们不要欺负翔!” 

  高利阳紧张地看着她,“小妹,你人还没嫁给他,就这么帮他,难道你不要大哥了吗?” 

  “还有二哥啊!小妹!”高利玥一脸委屈地道。 

  梁伟翔真是被他们两人打败。这两兄弟怎么会对妹妹疼爱到这地步呢? 

  高翠锦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接着神情转换温柔,各自在他们两人脸上送上一吻,最后带上最迷人、最灿烂的笑靥道:“你们放心!我永远会爱你们的!” 

  这笑容令他们当场晕眩,两人上前抱住她,感动地喊道:“小妹!哥哥也爱你!” 

  梁伟翔看着她,只见她无奈地耸肩。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仲夏戏语(南方小岛之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