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推理之绊同人)那年,我爱上了你 > 番外五:鸣海步-从开始到结束然后再开始-后篇

番外五:鸣海步-从开始到结束然后再开始-后篇


  番外五

  《鸣海步-从开始到结束然后再开始》

  后篇

  若干年后的再见面,她一如记忆深处那般分毫未变,笑容甜美,神采飞扬,宛若未曾分隔。

  那一刻,感觉有些紧绷的心忽然一下子轻松下来。

  当那个家伙笑着说“这个人,是我喜欢的人,也是我下定决心要嫁的人”时,不是不诧异的。

  本来不只是“喜欢的人”么,什么时候升级到“要嫁的人”的,怎么连个预兆也未有分毫的。

  果然任性也是一如记忆中那样啊。

  只是还未来得及感慨,便看到了大嫂。

  那个瞬间,他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僵了一下,也不是没有感觉到身旁那个家伙目光中的平静,可是没有办法,他还是做不到完全平静。

  原来有些感情,真的不是说有时间的距离便会消失的,但是,却在减淡。

  只是,没有对她说出口,只是,来不及向她说明。

  不过,这家伙当时还真是平静啊,让人有点脊背发寒的平静,总觉得之后好像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似的。

  该不会这家伙那个时候就在计划着远走高飞吧……

  -----

  身边的人再次抬手揉揉被风抚过的鼻子,继续和周公约会……

  越想越有可能啊,毕竟是个深谙如何掌握他人弱点的家伙,自己不就是“他人”中间一员么。

  真是……很让人不爽!

  鸣海步眯了下眼,最终却也只能叹口气。

  不过算了,反正对象是她,谁都只能无可奈何的。

  -----

  等到从大哥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那个家伙早已不见人影了,这倒是在意料之中,毕竟她不是个有耐心的家伙,只是大嫂让自己去找,就有

  点问题了,毕竟那几年中他们什么联系也没有,他没有联系她,而她,也没有联系他。

  也许大嫂觉得很奇怪,可他倒是无所谓,因为本就是那样的性子,只是她没有来骚扰他倒是在自己的预料之外,虽说那家伙本性也不是个多热情的,但对自己倒是挺……咳……

  话说那家“Sprial”很是诡异,说是PUB,但他越看越觉得更像是一个地下组织,其中混杂了玩炸弹的、爱打人的、爱被打的、高级佣人、大企业继承人、混饭吃的、杀手,啊,还有个超--超高级情报员,这样的组合不让人觉得诡异才奇怪吧。

  不过,相处融洽,这就是常说的一丘之貉吧……还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而且可以看得出那些人都很喜欢那个爱揪人小辫子的家伙,对她很是维护,那时自己很不明白那种家伙的人缘怎么会那么好。

  不过,看起来那家伙过得很好,即使是在哥的手下工作。

  然后,便是那些有着严重恋妹情结家伙的出场,还是那样的和他之间对对方没有任何好感。

  嗯,果然不管过了几年牛还是牛,不会变成羊。

  这么说的话好像那几年里改变的人是零呢……啊啊……自己也是……咳……

  上公车的时候,看到那家伙外面灿烂却让她觉得没心没肺的笑容,不知为何,心里忽然觉得有点难受,于是一句“你还是那么喜欢傻笑”便脱口而出。

  不是不想多说些什么,只是当时以为时间不够了,而且自己也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那句话已是极限,而且看那家伙之后变得轻松的脚步,应该是满意的表现吧。

  -----

  呃……好像无意中做了讨好这家伙的举动……算了……计较也是多余的……

  -----

  那次的回来,是知道自己的身体快不行了,所以有点急切的办完能想到的事情,也有想过和那家伙保持距离甚或切断联系的,可在自己还未有任何举动的时候,那家伙扬着甜笑出现在自己面前,手中照旧是一大袋等着他处理后进她肚子的食物材料。

  那一刹那,宛若时光倒流,可理智却清醒的提醒自己,不是。

  而感情,却在她说“真的和以前一样呢,不愧是鸣海学弟”时,觉得一阵温馨。

  所以很甘愿的进入厨房,很甘愿的穿上围裙,虽然自己在外流浪时都没有自己动手做过什么吃的。

  出厨房的时候那家伙正乖乖坐在茶几旁专心喝果汁,可这家伙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安分的,所以即使房间好像没有任何变动,他还是说了句“探险完毕了”,然后看到预料中那家伙失措的举动。

  很好,她也是会有失措的时候的,这点让他很满意,所以就先到这里好了。

  在还没有确定自己还有多少时间的时候,他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对他是,对她也是。

  而那个家伙当时的失措似乎有些其他什么原因在内,在觉察到的时候,自己已经问出口了。

  可那次谈话,只是恶化了一切而已,虽然是在自己的安排和希望之下,也预料到自己可能会失落,可当看着那家伙的背影和关上的房门时,他心底的失落却远远大于自己预料的。

  很寂寞啊,可是为了让那个笑容只是因为开心而展开,那是可以忍耐,也是必须忍耐的。

  他这么觉得,也这么认定、这么决定的,可是却忘记了即使自己安排好了一切,那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任性家伙永远都会有出人意料的举动的。

  急促的门铃声,突如其来的问题,风急电掣的一声“好”之后,是比风还快的背影。

  果然是个任性的家伙,也不考虑他才刚躺到床上就被吵醒会精神不济,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就擅自决定一切,把他的计划彻底打乱。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啊。

  唉……

  然后在自己的手术成功后,一切开始超出预料。

  首先是水城火澄的第一个来访,记忆中这是个有点白痴的家伙,那次见面让他明白,果然,人都是不能只看外表的,看似最简单的人有可能是最复杂那个。

  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无奈人人都会说,却不是人人都会有那样平静却蕴藏无奈的眼神,那种眼神,必是经历过了的人才会有的。

  他不知道那全身草绿的家伙身上发生过什么,那不是他关心的,他介意的,只是那些话里面的意思。

  可还未来得及考虑,那家伙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而他也觉察到另一个家伙的存在。

  他知道“王子殿下”肯定是来者不善,而且带来的肯定也不会是好消息,可却没想到他只是拿来一张光盘而已,没有其他什么让人不爽的举动或者话语,让他很是吃惊了一番。

  毕竟上次被那个家伙漫不经心却将人步步紧逼的手段伺候过,印象可是深的很。

  所以,为什么不喜欢他的人要帮他。

  “因为你是小雏选择的人啊,而且鸣海学弟是那种表面上对什么也不在乎,其实什么都在意的人,这样的人很累,我虽然不喜欢,但也不讨厌。”

  虽然这样说,但如果没有第一条的话,王子殿下也是懒得理会他是死是活的吧--那么,那些话到底是赞扬还是讽刺?他该觉得荣幸么?

  然后在王子殿下跳楼走后,是一群人来访,目的是留下一台手提。

  看着一下子空空落落的病房,虽然脑子里面有些晕,他却有点想笑。

  -----

  这家伙还真拥有很多关心她的朋友呵,虽然都有些古怪。

  鸣海步摇摇头,无奈的叹气,可是嘴角却有些上扬。

  -----

  第一天的盛况过去之后连着安静了好几天,还真让他有些许不适应,不过也正好有足够的时间用来处理一些事情,而且很多事情也都得重新安排处理了。

  不过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总觉得似乎缺了什么似的,当时还以为是自己在病房待太久产生不适感了,当然后来是明白真正的原因了。

  在他整理东西准备出院的时候,又有人风风火火的过来了,是大嫂。

  那样感伤而寂寞的大嫂是他没有见过的。

  他一直以为自己搬出来是最好的,无论是对谁,也不认为自己决定自己的一切有什么不对的,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大嫂的话让自己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寂寞的人,哥,也是。

  所以才会渴望温暖。

  而那个怀抱里面的温暖不是他的,是哥的。

  在最后的一声“姐姐”唤出口后,他知道,这次,真的可以放下了。

  多神奇,那么多的时间没有改变多少,可却因看到某个人后,心情慢慢的转移,最终平衡。

  而平衡后,他也终能不再带着任何疑惑或者遗憾的叫那个人一声“大嫂”。

  心情一阵轻松时,他抬眼看到那个银发少年。

  关于那次谈话,以及之后带出来的后续发展,他实在是不想再回忆一遍了,所以跳过过程,直接说结果,那个任性的家伙无故闹失踪了。

  即使再说一遍,他还是觉得那个“失踪”和唯一的那句“如果想知道原因,就来找我吧;如果已经知道了--你认为就可以不找了么”太毫无预兆无缘无故了点,但好像所有人都用“罪魁祸首就是你所以你去死吧”的眼神瞪着他,为了不犯众怒,他只好在所有人都蓄意重重的拍他肩膀表示“很有分量的鼓励”后北上寻亲--哦,应该是四海寻人……

  在那么多人“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下,他却感到一股久违的温暖感缓缓流过心尖……

  听起来好像有点自虐的感觉……

  咳……

  寻人的第一站,如他所料,那家伙去了自己生母那边。

  那家伙对于生了自己的女人并没有多少感情,本就是个感情淡漠的家伙,偏偏出现的那么多在意的人也已经把她的心全部占满了,空不出什么地方来放其他人,所以对不在意的人肯定不会分出任何注意力,那么会去那里肯定是有原因的,也如他知道的那样,是因为那个躺了很多年的女人有反应了。

  他也想过,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有些停止了很久的东西就会开始涌动了,自己也该作些也确实作了些对后来来说很有用的准备。

  当然,也是基于对水城刃的研究后。

  那个杀手世家的现任掌权者和自己想象的有些不大一样,没有凌厉的眼神,没有强势的口吻,在说起心爱的女人和那个家伙时甚至还露出温柔的笑容,半点不像“传说中的人物”。

  不过,却很老奸巨猾。

  可能是年纪大了吧,更多的乐趣不在自己拿刀,而是挑唆别人拿刀了……真是恶趣味……

  不过,反正他没兴趣,他需要做的,只是去找那个“失踪”的任性家伙而已,顺便据说是“应该道个歉”。

  可是这个“千里寻亲之旅”却持续了近一年还未完结,每次都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慢那么几步,虽然已不像刚开始那样每次都是慢一个星期了,当然这是百分之百肯定是那个家伙故意的,幸好后来自己也越来越熟练了--悲哀的是这个居然是一年里自己最大的收获……

  真是想起来就牙痒痒……

  -----

  鸣海步阴着脸看着身边的睡脸,终于忍不住出手使劲揪了下女孩的麻花辫……

  仿佛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女孩皱皱鼻子不受打扰的继续睡……

  这家伙……

  -----

  那次的擦肩而过也只是扯落了这家伙的一根发带,自己却平白被她和王子殿下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如果只是她也就算了,加上个王子殿下实在是让人很是不爽。

  不过也是自己给了别人机会,如果不是自己懒得找CASE而由中介人介绍就不会让人有机可乘了,只是虽然自己后来改进了,可寻人之旅却因为某个原因只能在就快满一年的时候中断。

  原因其实在他的预料之中,时间也在自己推断之内,之前也作了准备,所以不算是突兀。只是对那个家伙就有些抱歉了,没有完成约定,但他也打算好了把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再向那家伙说明的,可事情的发展却再次超出自己的预算。

  所有的报刊杂志铺天盖地迎面砸来他都没在意,可是那个他追了一年之久的家伙却站在他面前浅笑盈盈的说,世事难料。

  唉,这家伙难道以为自己的演技可以骗得了他么,随便想想也知道不可能,他闷头灌了杯酒不是因为她的隐瞒,而是气怒自己没有考虑到哥会将这家伙因自己而无法置身事外这一点大加利用,是太欠考虑了啊。

  他想告诉她,这件事他可以解决,她不要插手进来,太危险,可是还未及开口,那家伙就含笑说,她累了。

  听得那样轻声的一句话,他却感到心被揪住了似的疼痛,仿佛那里破了一个洞,有什么从里面慢慢的流出来,消散湮没在空气中,自己却没有一点办法阻止……

  他无措,有些强硬而无绪的想开口挽救些什么,可是那家伙还是说累了。

  她任性,她蛮横,她无理取闹,可她却总是伸手等着他,从来不会说累……

  -----

  鸣海步捂着胸口,有些怔怔的,仿佛当时胸口的疼痛再现似的……

  幸好,自己马上就想明白了啊,幸好……

  -----

  也多亏那家伙身边那几个人的情报提供,让他知道那个嗜吃的家伙已经好一段时间饮食不定了,所以他带着食盒喂猪去了。

  “我们结婚好不好?”那家伙笑得诡异,三分真七分试探。

  “好啊。”他回答,三分试探七分真。

  可好像是太突然了点,那家伙一下子呆住了,一直以来都是成竹在胸自信骄傲的,难得有些发傻,很……想让人继续作弄下去……

  咳,这种坏心眼好像有点会上瘾的样子,让自己忍不住后来又玩了好几次……反正这家伙好像也不在意反而比较开心的样子,那这个以后就养成习惯,不用改了。

  那次吃完蛋糕后,这家伙提起了两人一直没有碰触过的话题,大嫂。

  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怕说错话,破坏现在好不容易培育成的关系,所以只有保持沉默。

  第一步很难的啊,这家伙都不知道体谅一下,还马上蠢蠢的刚出他的屋子就自动跳入狼窝,难道她都不知道大哥纯粹是拿她当鱼饵的吗。

  就算是为了他,就算是为了他,也该考虑下自己的安危啊,幸好他有先见之明的先给她装了发信器。

  为了惩罚下这个总是太过忽略自身安慰的家伙,所以他没有在众人围着她准备三堂会审的时候给她解围,反正也确实该有人教训一下她了,至于自己,还有其他事呢。

  既然哥摆明了不利用她哥彻底就不罢手,那他也有自己的方法可以令哥放手。

  哥要收权然后好好应付水城刃,而这件事那家伙更加不可能置身事外,既然如此,他就让时间加快,让收权这件事情早点结束,反正水城刃那边……咳……大概是很简单就可以解决的,毕竟人家对哥可是半点兴趣或者关注都没有的……这么想起来哥其实还真是很可怜……咳……

  一边不露声色的安排事宜的时候,一边忙着和那个家伙约会,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其实也不错,充实而温暖,如果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

  可惜。

  哥肯定是觉察到事情顺利的同时有些不对劲之处了,所以没忍住对那个家伙进行了试探,他预料到了哥的举动,却没料到那家伙的冲动。明知哥只是试探,却还是失了态,只因为太上心。

  果然那些家伙就是这个任性傻丫头的弱点啊,只是这个弱点未免太多了点,唉……

  看到她脸和手上的伤,他有些失控的抱住了她,感受到那个温暖,那个属于他的温暖,更加坚定了心中所想。

  这个温暖和笑容,他不想失去。

  即使,对手是自己从来没有赢过的大哥。

  “鸣海步。”

  “我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

  那家伙的话语,给了自己最大的勇气。

  以及,胜利。

  步出宅子的时候,天已经很暗了,一边步行回家,一边想着不久之前,自己也是这样步行走了好远的路,只是之前,身边有个她,而那时,那个人,在地球的另一边。

  之前,不觉这条路很长,可当时,却遥远的看不到尽头。

  只因身边少个人,自己的感觉就有这么大的落差。

  他也终于开始习惯身边有个人陪伴的感觉了。

  无奈而温暖的回忆往事时,熟悉的甜美女声在前面响起。

  “鸣海学弟想到什么了,笑的这么幸福?”

  抬头,不远处,那个任性家伙穿着秋衫站在木棉道上,浅棕色的头发扎成两条麻花辩,松垮跨的垂在胸前,白色的毛衣,绿色的外套,深绿的裙子,墨绿的靴子,在这入冬的晚上,就那样站在冷风阵阵的路口,乖巧柔顺,笑意盈盈。

  一刹那间,自己感觉股股热流从胸口涌出,遍布全身,直达大脑。

  而眼眶深处,似乎有什么正要溢出来。

  ……

  “今天不是没空吗?”

  “啊,原来是的。”

  “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我怕有个家伙会多想,那我那么多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她知道?她竟然知道?!不但知道,还刻意在这里等?!!

  “那边,不是很重要么?”

  “是啊,不过反正也那么多年了,无所谓再久一点,该发生的它迟早会发生,我们本来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

  “不像你会说的话。”

  “啊哈,我只是想试一下自己能不能变成一个哲学家吗,鸣海学弟真会漏气。真正答案是因为相信鸣海学弟可以,所以我这边不急。”

  “……一直都相信?”

  “一直都相信。”

  “……值得么?”

  “不是值不值得,而是愿不愿意。”

  “……为什么愿意?”

  “因为喜欢。”

  “喜欢……”又是“喜欢”,“可以持续多久?”

  “不知道。”

  “那么不确定?”

  “感情,本来就不是可以那么容易就确定的东西。”

  “……”

  “那个发表会……为什么?”

  “因为我的雇用期还未结束,最主要是因为我想试试鸣海学弟的反应。”

  “那回来呢?你不是要求我找到你吗?”

  “……嗯,其实是我和自己打了个赌。”

  “赌?”

  “如果鸣海学弟真来找我的话,我就继续坚持下去;但如果没有的话,我就放弃。”

  “但我没有坚持到底。”

  “因为状况有变啊。况且我只是想知道鸣海学弟有没有这个心而已,而且我也只是赌鸣海学弟会不会找我,不是能不能找到。”

  “……如果我没有去找呢,你就真说服自己放弃?”

  “这个啊,呵呵,我不知道呢。”

  “……?”

  “我其实并不能确定是不是真能说服自己放弃,所以啊,我很高兴,也很庆幸,鸣海学弟愿意陪我玩那个游戏,也谢谢鸣海学弟让我可以不用思考的继续执着下去。”

  ……

  那些对话,至今回忆起来仍然会感觉心头颤动,那时的感觉,也至今未忘。

  那个一直甜甜笑着的女孩,会那么不确定、那么不自信,只是因为自己。

  ……

  “……我一直以为,你其实并没有分清习惯和喜欢的差别。”

  “我是没有分清啊。”

  “……”

  “鸣海学弟可以分清么?”

  “……”

  “到底是因为习惯而喜欢还是喜欢成了习惯,我分不清,鸣海学弟可以告诉我怎么区分么?”

  “……不可以……”

  ……

  原来,自己也是如此的。

  那么,还有什么可以怀疑,可以质问的。

  心头堆积着的郁闷忽然一下子全烟消云散了。

  ……

  “今天的鸣海步很帅哦。”

  “……?”

  “因为自己的哥哥,鸣海步一直是个不自信的人,可是今天,鸣海步很好的面对了心里一直以来的阴影吧,很帅气。”

  “是吗。”

  “其实,面对鸣海学弟时,我也是很不自信的呢,一直战战兢兢,怕失败,怕做错,怕被拒绝,怕到最后失去了自己一直坚持下去的理由,和动力。”

  “……”

  “很奇怪吧,自负满满的结崎雏乃也会是个胆小鬼。”

  “每个人……都是自负,又自卑的。关键在于,可以认清自己,优点,缺点,过人之处,不足之处。”

  “鸣海学弟是想安慰我吧,谢谢。”

  “另一部分,是因为我也是这样一个人,自负,也自卑。”

  ……

  所以容易乱想,容易钻牛角尖,容易陷进死胡同里再也钻不出来。

  这个女孩,该是很了解自己,才会在那个时候那个地点,等他,只为了给他一个答案,一个保证。

  这一点,自己真是远远及不上。

  他可以很好的分析别人的内心,而自己的内心,却永远也不明白,或者说,不愿去明白。

  哥至少有一句说对了,自己一直在逃避。

  一直,一直。

  ……

  那只耳环,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她手上,可是不过没关系,既然她拿到了,那就由她保存吧。

  而那个吻……

  -----

  鸣海步觉察脸颊忽然上升的热度,赶紧甩甩,阻止自己再想下去。

  “耶耶,鸣海学弟的脸好红哦,是想到什么坏事了吧。”

  鸣海步诧异的回首,发现身边一直熟睡的女孩此刻正甜笑着歪头看着自己。

  “说吧说吧,想到什么坏事了啊。”雏乃笑的甜甜的追问。

  鸣海步转头,不予理会。

  雏乃眨眨眼,锲而不舍的挪到鸣海步眼前,“对了,我回来那天鸣海学弟弹的那首曲子是为了我而作的吧,对吧对吧,叫什么名字啊?”

  鸣海步依旧保持面无表情。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推理之绊同人)那年,我爱上了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