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默默请病假,戴克扬驱车来到葛家探望她。

  当她看见病恹恹的默默,立刻不满地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早

  知道就不要搬回来了。”

  “这跟搬回来没有关系;是我自己没照顾好自己。”她不喜欢他

  老将一切过错推到葛家。一

  葛家每个人都待她很好,反倒是她总带给他们无数韵麻烦,尤

  其是葛西炜。

  如今他为了躲开她,竟然连自己的家都不回来了。、

  “那就多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他知道不管怎么说,她永远都

  护着葛家人。

  “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今不是是星期天啊!”他睨着她,“我看你真是病糊涂了。”

  “不是.是睡昏了,我睡了一天一夜呢!”她突然想到什么,睁大

  眸子,“你刚刚说今天是星期天,那能不能带我去个地方?“

  “哪里?”

  “你跟我来就对了。”她披上外套,对林叔交代了声后,便和他

  一块儿出去,一路上在车上指引戴克扬方刚。

  “到底要去哪儿?”这样不知目的地的开着,真不自在。

  “就快到了,前面右转。”默默指着前面的红绿灯。

  戴克扬转动方向盘,向右转,开进一条偏僻的道路。

  “这是哪里?”他看看四周,没什么人家。

  “就是那座山。”默默下车后,便独自往上走。

  戴克扬不放心地跟上,直到一段距离后,她便不再往上爬,而

  是找了块草皮坐下。

  他好奇地坐在旁边,“你在看什么?”

  “你看,那就是乔亚大学。”默默眼底浮现水气。

  “那是……葛西炜的学校?”戴克扬皱起眉。

  “对,他因为我连家都不能回,周末、周日还要待在学校……”

  说着,她的泪水已涓涓淌落。

  他望着她,不禁叹口气,“你常来这里吗?”

  “最近常来,有空就来。”

  “你该不会因为这样才生病的吧?这里还真冷!”看来她真是爱

  葛西炜爱得痴傻了。看着这样的默默,他还真不得不放弃。

  “我无所谓。”她幽幽笑着,“也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好好的看着

  他,感觉他和我是贴近的。”

  “那我呢?”戴克扬转过她的肩,很认真地说:“我真的很喜欢

  你,是打从内心深处喜欢。”

  “对不起。”她垂下脸。

  “你——”他叹口气,“还真是的,这结果不是我早就知道的吗?

  为什么还是非得坚持不放手?”

  “克扬,忘了我吧!记得补习班有位女同学很喜欢你,她长得很

  漂亮,成绩也不错,回头看看她吧!”默默笑着劝他。

  “那你呢?”

  “我不知道,至少我现在还不愿想其他的。”说着,她的目光又

  转向乔亚大学,企图寻找他的踪影。.

  “所以我说你傻。”戴克扬也半眯起眸看向校园内,看样子在他

  对她收心之前还得为她做件事。

  “这里风大,我送你回去。”

  “不要,我想再待一会儿。”她并不想离开,“你先回去吧!谢谢

  你送我过来,还陪我聊天。”

  “你就会对我客气,那我走了。”戴克扬站了起来,离开了这山

  坡。、

  他离开后,开车往乔皿大学的方向而去,无论如何他今天都要

  见见葛西炜,敲醒他的脑袋。

  ***

  到了乔亚大学,戴克扬立刻找到葛西炜,而葛西炜见到他,倒

  是有些意外。

  “有事吗?”

  “走,跟我去个地方。”戴克扬转身就走。

  葛西炜站着不动,“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我有话跟你说,除非你怕我,那你不跟来就情有可原了。”戴

  克扬故意激他。

  葛西炜闻言摇摇头,“有话不能在这里说吗?”

  “这里说不清楚,跟我来就对了。”戴克扬直接坐进车里等他,

  而葛西炜也只好上车。

  他载着葛西炜来到那座山坡下,然后下车与他一块儿往上爬。

  “默默她真的很爱你,常常一个人待在这里吹风,说要看你,她之所

  以会生病也是因为如此。”

  “你说什么?”葛西炜震住。

  “我说她非常爱你,但是又怕你不原谅她,再加上身份的差距,

  让她根本不敢爱你。”戴克扬双臂抱胸地望着他。

  葛西炜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没跟她交往?”

  “我是很想,连做梦都在想,偏偏她心里已容不下别人。”戴克

  扬自嘲地笑出声,“否则哪里轮得到你呀!”

  “可是她说……”

  “她说什么你就信吗?亏你还是乔亚的高材生,她就在上面,去

  看看吧!我已仁至义尽,先走了。”戴克扬对他笑了笑,随即下山了。

  葛西炜继续往上爬,终于看见前面那抹小小的身影。

  只见她蜷缩着身子,目光直视校园内,这一瞬间,葛西炜的眼

  眶不由湿了。

  “看什么看得这么认真?”他突然出声,吓了她一跳。

  “是你!”她站了起来。

  “才刚感冒又跑来吹风,就这么喜欢这里?”葛西炜来到她面

  前,又一次脱下外套为她披上。

  “你怎么会来?”

  “是戴克扬告诉我的,如果不是他,我不会知道有个傻瓜经常

  待在这里吹风,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得照顾自己?”他半眯着眸望着

  她,“又为何要骗我,你根本没跟戴克扬交往,不是吗?”

  她默默无语,等于是默认了。

  “既然这么喜欢我们学校,就跟我回学校看看吧!”葛西炜道。

  她微讶地抬起脸,“这……这样好吗?大家似乎都不怎么喜欢

  我,我怕会被指指点点。”

  “谁不喜欢你了?告诉我名字,我去找他理论。”闻言,他立即义

  愤填膺地表示。

  “我以前太自以为是,乱发简讯,真的很对不起他们,希望他们

  别见怪才好。”她叹口气,“其实我不喜欢简讯妹这个称呼。”

  “为什么?”他拉开嘴角,“我倒觉得挺有趣的。”

  “因为那是你最讨厌我的时候所想的外号,不是吗?”她偷偷瞧

  着他,“我可以想像当你生气时,他们直喊着简讯妹的情形。”

  “呃……”他脸上出现尴尬的线条。

  “被我说对了吧?我就知道是这样。”她噘着小嘴,“我还是回去

  好了,你也回学校吧!”

  话还没说完,默默的手被他拉起,直往山坡下奔去。

  “你要拉我去哪儿?”

  好不容易到了校门口,他对守卫说了声后,便带着她走进去。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我的寝室。”他回头笑笑。

  “哦……”她瞠大眸子,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该不会就是传说

  中的500寝室?”

  “你怎么知道?”

  “只要是大学生应该都知道,当我不食人间烟火吗?”她笑睨他

  一眼,“可是你那些室友都在吧?我有点怕……”

  “怕什么?就是要你见见他们,有我给你壮胆,别怕。”葛西炜二

  话不说地将她带到寝室。

  “咦?简讯妹来了?”宋锰一见是她,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要

  喝什么?热饮冷饮应有尽有。”

  瞧他这副热情的样子,葛西炜忍不住念道:“你是吃了尤培易

  的口水吗?没见过你对哪个女生这么殷勤的。”

  宋锰不满的咕哝,“我是在帮你耶!自从简讯妹离家后,你整天

  茶不思饭不想的,情绪又阴晴不定,现在她好不容易回来,我当然

  要帮你留住她啊!真是不知感激的家伙!”

  “你还真是!”葛西炜开始后悔将默默带进寝室了,他怎么忘了

  这几个家伙的嘴都贱得可以。

  “简讯妹,我可以作证,他只是嘴巴硬,事实上可是想你想得不

  得了。”欧阳昊天也从楼上下来,一手搭在葛西炜肩上,“所以你不

  可以再离开他,否则我们可不饶你哟!”

  葛西炜翻翻白眼,都快要听不下去了。

  欧阳吴天也说:“当然了,如果葛西炜欺负你的话,尽管告诉我

  们,我们一定会为你出气。”

  “够了够了,我哪时候欺负她了。”葛西炜笑看着默默,“看见

  没?大家都喜欢你呢!”

  “嗯。”默默终于破涕为笑。

  葛西炜欲将默默带进自己的房间,甩开这几颗大电灯泡。

  “这里的隔音不太好,小声一点啊!”欧阳吴天开着玩笑。

  “去你的。”

  进入房间后,葛西炜再也压抑不了这段日子的思念和情感,立

  刻低下头含住她的小嘴,细细品尝专属于她的甜沁滋味儿。

  久久,直到两人都从这个吻中回神,他才深吸口气,力图清醒,

  “我们和好吧!别再吵架了。”

  她红着眼点点头,伸出手让他紧紧握着,就好像把自己的感情

  和一切都托付给他,希望他能永远的珍惜……

  ***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三个月过去,默默接到江智赢的电话,

  说他已在南部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要她不必挂心。

  而一直在香港分公司坐镇的葛强文,近日也要回来了。

  “怎么办,葛伯伯要回来了。”她紧抓着葛西炜,“你可什么都别

  说喔!”

  “为什么?”他不解地问。

  “说不定葛伯伯反对我们交往,毕竟我们曾经做过兄妹……还

  有我妈还是他的……天,反正我愈想愈觉得不妥。”在司机去机场

  接葛强文的时间,默默在家里始终坐立难安,“哪里不妥了?我可不

  觉得。”他将不安的默默抱进怀里,鼻子抵着她的鼻尖笑说:“我爸

  也很喜欢你,他一定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你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

  “知父莫若子,我太了解我父亲了。”她这样反而弄得他也不安

  起来。

  “真的?”她深吸口气,跟着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就在这时候,林叔在屋外吆喝,“先生回来了!先生回来了……”

  默默和葛西炜互看一眼,迅速奔了出去,正好看见葛强文下

  车。

  默默赶紧上前,“葛伯伯,你一定很累吧!”

  “还好还好。”他慈蔼地拍拍她的手。

  “快进屋休息,我泡了壶桔茶要给你喝,可以消除疲劳呢!”牵

  着他的手走进屋里,默默随即进厨房将茶端出来。

  葛强文看儿子,“西炜,你怎么连句话都不说呢?不欢迎爸回来

  吗?”

  葛西炜收起脸上的笑,变得非常正经,“爸,有件事我要跟你提

  一下。”

  “什么事?”葛强文端起桔茶喝了口。

  “我爱默默……”

  他才开口,默默便慌张的将他拉到角落,“你在说什么?怎么可

  以没经过我的同意就说出口?”

  “你们在那里吱吱喳喳的说些什么?西炜,你的话怎么只说一

  半?你刚刚说你爱谁呀?”一抹笑衔在嘴角,葛强文故意装作没听清楚。

  “爸,我说我爱上——晤……”

  默默捂住他的嘴。

  葛西炜拿开她的手,赶紧说:“我爱默默,等我当完兵进入爸的

  公司后,我就要娶默默……”

  “完了!”他居然大刺刺的说了。

  葛强文转首看着一脸不安的默默,“默默,你过来。”

  “哦”?…”默默直绞着手指,慢慢移步到葛强文面前,“葛伯伯

  ……对不起,我们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

  “何须经过我的同意?你们互相喜欢,做长辈的只要抱着祝福

  的心就好。”他完全明白默默心中的顾忌,“说真的,你们可以在一

  起,我真的很高兴。”

  “葛伯伯!”她的眼眶都红了,“谢谢你……谢谢你愿意成全我

  们。”

  “别哭了,我一直希望你能做我的女儿,做不成女儿,做媳妇也

  不错呀!不过这还得你父亲答应才成。”葛强文拉她到身旁坐下,用

  一种看女儿的关爱眼神看她。

  “我爸早就知道我喜欢西炜,我想他会同意的。”两片红云飞上

  双腮,她羞赧地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太好了。”葛强文站了起来,对林叔说道:“跟我

  到后院,我想看一看草皮是不是该整理了。”

  “是的先生。”林叔跟在葛强文身后。

  “后院有草皮吗?”默默住在葛家这么久,可从没见过呢!

  “小傻瓜,我爸是故意留给我们独处的机会口阿!”葛西炜摇摇

  头,“只是他找的理由太糟了,后院哪来的草皮啊!”

  默默听了心中漾满感动,“葛伯伯人真好。”

  “那是因为你好。”他一手搭在她扈上,“走吧!”

  “去哪儿?”

  “爸难得回家,我们去买爸最爱喝的红酒,晚上陪他好好喝一

  杯。”葛西炜紧紧握住她的手,两人走出屋外。

  “偷偷告诉你一件事。”他撇撇嘴角,故作神秘地说。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单挑坏男人(魅力四射500号寝室之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