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夺心恶君 > 第十章

  “不要!救命啊!狄炜救我!”她哭喊着。

  “为什么你不要我?为什么你不要我!?”邵石风疯狂的吻她,粗暴的侵犯她,同时失去理智的大吼。

  甄芹在害怕的当头,似乎看到石方的身影与邵石风重叠在一起……那说话的口气,那强悍蛮横的行为,简直就和前世强行占有她的石方一样!

  电光石火的刹那,甄芹知道了。

  邵石风就是城主石方!

  狄炜要警告她的就是这个?她很震惊!没想到自己引狼入室!

  “邵石风!住手!强占我,你只是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她喊。

  “是吗?你只尝过狄炜一个男人,怎么知道我不会比他好?他有什么东西是我没有的?他比我帅吗?比我“有种”吗?”

  “你害他背黑锅,你是坏人!”她挣扎着骂。

  “贱人!”啪的一声,他打了她。“我是什么身分、什么人,你不知道?就算我让他背黑锅又怎样?没有我,他只是路边一颗不起眼的石头。你竟然作践地要他不要我?”邵石风丧心病狂的撕掉她的衣服,准备强行占有她。

  甄芹心底的恐惧扩大到无边无际,除了极力挣脱之外,她也大喊救命,可是没人听见。

  “放开我!”甄芹尖叫,突然觉得身上的重量减轻了……只见兽性大发的邵石风被一个男人揪起来,狠狠的甩到一边去。

  邵石风很快的爬起来,扑向那男人,男人朝邵石风一拳挥去,他向后跌倒在地,想爬起身来,男人用力踩着他胸膛不让他起来。

  邵石风努力睁开眼冒金星的眼,想看清是谁坏了他的事,只见那人的脸一片黑暗,感觉诡异极了!

  “搞不懂女人说不的男人真是差劲,连我看了都替你感到羞耻!”

  “你……是谁?”拚命的挤眼睛,也看不清楚男人的模样。

  “我?”男人冷哼道:“我是你的恶梦,你不会想知道我是谁。”

  邵石风挣扎着要起来,男人仍踩着他胸膛。

  “你……放开我……”

  “没问题,但是你得先跟她道歉并保证永远不再犯。”

  “我为什么要──唔!”男人的脚移到他心脏位置,用力踩住,教他识相、乖乖的说:“对不起!我不会再这么做了!”

  “算……算了。”甄芹余悸犹存说。

  男人这才“高抬贵脚”放过邵石风,他万分狼狈地爬起来,一看,那男人竟是狄炜。

  “你……你不是……”

  “你以后再敢对甄芹无礼,小心我买下“亚洲”,让你无容身之处。”狄炜威吓,“你应该清楚我有那个能力,别逼我赶尽杀绝。滚!”他沉声一喝,令人感到一股杀意。

  经狄炜这么一“修理”,邵石风显然是怕了,赶紧落荒而逃,因为他知道以狄炜的财力想买下十个“亚洲”都可以,而他怕的是他语气中的杀意。他相信狄炜真的会为了甄芹杀了他──如果他再动甄芹歪脑筋的话。

  狄炜来到甄芹身旁,看到她衣不蔽体的狼狈模样,连忙将自己的上衣脱下披盖在她身上。

  “甄芹,你没受伤吧?”

  甄芹睁着饱受惊吓的双眼,定睛一看,才知道原来救她的人是狄炜,但她仍不敢相信。“你……不是到国外去了?”

  他帮她把衣服穿好,并说:“我等不及回来才得到答案,所以我没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去你家,伯母告诉我的。你还好吧?有没有受伤?”

  眼看他就在她面前,甄芹却恍若作梦一般,分不清是真是假。须臾,才缓缓的摇头,颤声的说:“不好,我一点都不好,我也受伤了,我的心好痛!”

  她扑进他怀中抱着他的脖子放声痛哭起来,“可是你来救我了!你没有去而来救我!我好高兴!我不痛了!”语无伦次的说。

  狄炜爱怜的紧拥着她。“对不起,我来迟了,害你受惊吓。”

  甄芹如溺水的人紧抓着他,生怕他一个就不见了。

  “邵石风……他是石方,他是石方!”她忙着告诉他,声音充满惊恐。

  “我知道!我知道!”他抱着她,“没事了,都过去了!”

  “我应该听你的话,离他远一点的,都是我不好……”她懊悔的说。

  “不要怪自己,这都是命运的安排。”他不住地亲吻她的眼泪。

  明明抱着她了,可是她还是颤抖得好厉害,他只好将她抱到他的车上,给她盖一条毛毯,身体却还是抖个不停。

  狄炜看情形不对劲,“不行,我得送你到医院去才行。”

  “不!”她阻止他,“我不要医生!”

  “可是你──”

  “我只要你,狄炜。”她紧抓他的衣服,“我不要身上有邵石风的记忆,请你……帮我洗掉它。”甄芹眼神坚定祈求地说。

  “甄芹?”

  “这是……给你的惩罚!”她红着脸说,“谁教你没有尽到保护我的责任。这是你的错,你说过要保护我的!”

  他咧嘴一笑,低沉迷人且温柔的“俯首认罪”:“没有保护你确实是我的错,我很乐意“受罚”。不过,可不可以改判“无期徒刑”?”

  “咦?”她愕然。

  “我要保护你一辈子。”他想坐那种只有她是唯一狱卒的“牢”。

  他在向她求婚?甄芹及时会意过来。“噢!狄炜,可以!当然可以!”她迫不及待将唇贴上去。

  两人狂烈的拥吻,仿佛急于填满错过的美好时光。顾不得外面就是停车场,尽情的欢爱。

  在高潮的那瞬间来临时,他们皆感到极度的欢愉,脑袋无法思考,眼前闪烁着金光,只剩下身体本能在“行事”,其余的凡尘俗事都与他们无关……

  恋人啊……真好!

  远在异国拍戏的狄炜感到一阵寒意侵入他骨髓,他拉高了衣领,没把这寒意放在心上,眼睛专注地看着前面的雪山,耳旁听着导演再三的解说。

  这是一场在冬天的山上遇难的场面,他要利用一些简单的工具爬出重重雪山,向外求援,拯救被困的伙伴。

  导演安排了几场惊险的场面,如雪崩、绝路、跳崖等等,导演询问他是否愿意亲自上阵,狄炜眉也没皱一下的就说:“好!”

  没有荣耀,没有生命;没有生命,没有爱情。为了爱情,他得先赢回荣耀,所以他义无反顾,即使横在眼前的叫“死亡”。

  他想起七天前在机场与甄芹说的话──

  “你一定要去吗?”甄芹依依不舍的,不肯他离去。

  他轻抚她的脸,温柔的说:“这是我在演艺界最后的工作,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完成它,以示负责。”

  “可是,在雪山拍片好危险,我怕……”

  “没有荣耀,没有生命。这部戏不一定能让我重返演艺界,但却是我表示负责的一个机会,就算危险也要完成。”

  没有荣耀,没有生命……

  “说得好像要去赴死。有了荣耀却没有了生命,我呢?我该怎么办?你忍心留我一个人独活?我不准!”她投入他怀中,有些幽怨地说:“前世那思念之苦日日夜夜折磨着我,我满脑子都在想,如果有下辈子,一定要在石玮身边……我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来生,可你知道那是好漫长的路吗?”

  有着前世的记忆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场特殊的经验,一种无法磨灭的痕迹,所以甄芹担心狄炜,害怕会失去他,尤其他又讲这种不吉利话……

  “现在你却为了荣耀而不要生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不准你死!听到没有?”她气得捶他胸膛,哭得一塌糊涂。

  狄炜听了她一番话,又爱又怜地吻掉她的眼泪,然后捧着她的脸,一脸严肃的对她说:“谁说我会死?我现在就跟你约定,这辈子我们要一起活到老,谁也不准中途“离席”!“没有生命,没有爱情”!嗯?”

  “嗯!”她眼眶含泪的笑了。“我等你回来!”

  “你跟经纪公司的合约我已经替你处理好了,以后你不会再受到邵石风的控制与威胁。”他付了一笔庞大的违约金,换得甄芹的自由身。

  “谢谢你!”

  “要登机了。来,亲我一下,祝福我!”

  “你一定要小心,我等你回来!”甄芹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吻。

  甄芹的眼泪几乎让他走不了,要不是空姐提醒他全机的人都在等他一个的话……

  思绪拉回现实。在雪地拍摄有一定的危险,但他内心好安定。

  因为他要平安回到甄芹身边,所以他不能紧张,不能害怕;是甄芹给他这股安定的力量。他已经完成大部分的拍摄,现在剩下最后一场戏。

  是一场雪崩的场景。雪惊心动魄地从狄炜头顶压下来,他操控着滑雪板没命地往前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跳下一处山崖才及时躲过大雪的覆盖。

  这些动作实际上比导演所说的还要危险,所以现场工作人员皆小心谨慎,再三检查,确认安全无虞。

  狄炜望着这一大片的雪景竟发起呆……前世,他与莺莺趁着雪夜逃离“擒龙城”,结果他死在白雪皑皑的雪地上,那时──

  “怕吗?狄炜。”第二男主角──纪野原,滑着滑雪板来到他身边,有点挑衅的说。

  狄炜吃惊地摸着肚子。“糟糕!我好像忘了把胆子带来!”

  面对雪山,他并不感到害怕,他知道雪是温柔的,可怕的是人……

  纪野原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酸溜溜的说:“你真是幸运!发生这么大的丑闻,导演竟然没换掉你。他是在拿他的前途开玩笑!听说,出钱的大老板对他这项决定很感冒!”

  真教人觉得不公平!狄炜闹了那么大的丑闻,导演却毫不忌讳地继续找他当主角,连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都像没有发生过那回事一样。他到底是人缘太好,还是真的有那个实力?纪野原心里不平衡的想。

  听着眼前这个当年原本该得到“最佳艺人奖”,却因邵石风关说而败选的纪野原冷嘲热讽,他理解地轻笑一声。

  “哦,这么说来我得卖命演出才行,免得辜负导演的期望。”

  “看来是如此没错!最好是受点伤,这样才会引人注意,也许你的名声还能因此“起死回生”也说不定!”他语带讽刺的说。

  狄炜笑笑,不置一辞,忽闻身后响起隆隆声。

  “那是什么声音?”纪野原纳闷地问。

  隆隆声越来越大,两人转头一看──一道大型的白色雪墙竟不照剧情安排现在就倒塌,雪块正朝他们席卷而来!

  “快滑!”狄炜最先回过神,一面大叫推了发呆的纪野原一把,一面迅速往前滑行。纪野原这才回过神,赶紧操控着滑雪板跟着狄炜逃命。

  两人顺势滑下坡,想要滑出雪块崩塌的范围。纪野原显然是太紧张了,想回头看雪块追上来了没有,结果一下子失去平衡而摔倒。

  狄炜被迫停下脚步,及时推倒他并滚向山崖下的一处山坳,没多久雪就从他们上方的岩石冲出去。瞬间,他们被埋在雪堆里,但因躲在山崖下一处窄小的山坳而暂时得救。

  “天啊!我被活埋了!”纪野原像个女人惊慌地尖叫起来。

  “别叫,你目前没事。”

  听到狄炜沉稳的声音,纪野原感到安心了一点。“我们现在怎么办?”

  “挖路出去。上方是岩石,我们就从前面挖路出去。”

  “挖路?”

  “这是唯一办法。他们不晓得我们在这里,我们只好自力救济了。”

  看来只好如此,于是两人各自用手边的石头,一点一点的凿开前方的冰雪。

  努力半小时后,他们终于凿穿雪堆,然后用手将洞挖大,从洞口爬出来。

  两人刚从雪堆爬出来,才发现他们离拍摄地点太远,几乎被冲到山下,而气候也开始变坏。

  “你有没有受伤?”狄炜问,一脸凝重的望着天空。

  “没有。”

  “那么走吧。”

  “走去哪?”

  “找出路。”他冷静的说。“还是,你想坐着等死变冰尸?”

  #

  雪山拍摄现场出事的消息很快传回国内。发生雪崩的原因是气候骤变所造成,所有人员都平安救出来,除了两位男主角。

  甄芹在学校听到雅伦告诉她这个消息时,整个人仿佛吓傻了,表情全然麻木。

  “骗人,这不是真的……”

  “甄芹,醒醒吧,这是真的!”她残酷的提醒。

  “不可能的,他答应过我要平安回来的……”声音已有了惊恐。

  雅伦见状于心不忍,紧紧地抱住她,“甄芹,振作点!”

  甄芹的神情痛楚,两脚严重发抖,以至于站不稳跌倒在地。

  “甄芹!”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六神无主的拚命摇头,想藉此甩掉些什么却怎么也甩不掉。

  她像疯了似的呐喊着:“他在哪儿?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经过四天,搜救队的搜索还是没有下落。据经验,在发生那样大的雪崩之后,能找到生存者的机会十分渺茫。这几天他们只找到一些雪地动物的尸体,可是狄炜人在哪里呢?还活着吗?恐怕是不可能的。

  搜救队的搜索已没有那么积极,他们认定不幸的事已经发生了。

  而事实上,狄炜并没有死,却也不好受。

  纵然雪山难行,他们总算顺利下山。可是,纪野原却在刚才不支倒地,是狄炜硬拖着他一步一步慢慢走,要不然此刻纪野原已经是雪山里的一具冰尸。可他的情况也乐观不到哪里去,四天没吃东西,仅以冰雪裹腹,他的体力已消耗殆尽,他早就该倒下了,但支撑他的,是对甄芹的承诺。

  “我不能死……甄芹在等我回去……我答应她会回去……我不能死……”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他,可是他的体力已经到了临界点,也许只能再撑十分钟,也许下一秒就……

  他走累了,跪在地上,精疲力尽、迷迷糊糊的,似乎感觉到身体在漂浮,这种“无重量状态”好舒适,包围着他的雪竟也变得温暖了起来。

  好奇怪,此情此景仿佛回到前世,雪一点一点的落在他身上、脸上,可是他却一点也不感到寒冷,内心一片祥和宁静。

  睁着疲累的眼睛,不可思议的,前世种种又重新浮现在他眼前。他看到莺莺被城主带走时哭泣的模样,也看到莺莺抵死不从的贞烈,然后他看到莺莺郁郁寡欢的容貌,最后他看到的是莺莺痴傻之后,不慎跌入冰湖的情景……

  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使得狄炜看到那些影像,可是他却模糊地想道:前世他曾誓言来生要保护她,如果他就这么死在雪地上,是不是又要教甄芹再伤心一次?他不能再做负心人,他不要再见到甄芹哭泣的模样,那使他觉得自己是天下最无能的男人。

  一股新生的力量重新注入他体内,他挣扎着站起来,试图把纪野原背在身上。虽然会增加他的负担,但却是一种“保温”的方法,可以确保两人体温不至丧失太多。

  甄芹到达雪山后,已经过了四天。这四天她除了等待之外,什么都不能做。每天搜救暂告一个段落时,剩余的时间她总是提心吊胆,害怕狄炜在这段时间里……她不愿再想下去,于是搭了件红色外套,走出旅馆。

  外面虽然寒冷,但比不上她内心的凄凉。

  想她和狄炜之间的缘分,真是曲折离奇。一对前世的恋人,几经波折,在今生又重新相逢,除了“命中注定”实在也没有别的解释。

  可是,这样的隔世情缘应该有个好结果才对呀!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她想破了头也想不出结论。

  走着走着,甄芹更接近雪山。

  凝视着雪山,知道狄炜就在雪山里,但却无法找到他,这种情形真教人捶胸顿足。更教人想哭的是,她听到搜救队似乎想放弃搜寻,害她有满腔的焦急与无措,这无疑是在告诉她,狄炜已经死了。

  他死了?甄芹无法接受,感觉好像被打入地狱一般。

  她不愿去想这个可能性,但如同搜救队说的,经过这么多天,就算他没有冻死,也会因为没有进食而体力不支饿死在雪地里……

  想到这儿,甄芹心里一阵绞痛,她好舍不得冰雪把他盖住,那会好冷、好冷!

  甄芹身体忍不住哆嗦起来。伴随着吐出的雾气,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走在冰河上,她用手敲击着冰面,恨不得冰面裂开,让她随他而去。可是冰结得太厚,手都敲疼了也没有丝毫的碎裂,她绝望地痛哭起来。

  她不要他孤独地走,也不要他死在雪地上……

  甄芹的心情不是纷乱所能形容,简直陷入悲痛欲绝的深渊里,无法自已。谁能想像得到她心中的不舍与痛苦?

  甄芹浑然不觉寒冷,伏在冰面上,啜泣不已。

  突然,她听到某种细微的声响,像是某种重物倒在雪地上的声音。

  “是谁在那里?”甄芹问,但没有得到回应。

  她感到有些害怕,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然而站起来准备要离开时,脚步却又犹豫了起来。也许是受伤的动物也说不定,她决定过去看看。

  甄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赫然发现那是两个人!她心一惊,赶紧奔了过去。她把压在别人身上的那个人先搬开,然后探他的鼻息。幸好,虽然微弱,但还活着。她又赶紧翻开被压的那个人,拨掉他脸上的雪──

  “狄炜!?”

  甄芹惊跳起来,摇撼着他,又惊又喜、又哭又喊的问:“狄炜?你还醒着吗?你听到我说的话吗?狄炜?”

  狄炜原本打算沉沉睡去,因为他已经没有了意识,没了体力,如同行尸走肉般在雪地中走了好久,他再也走不下去了,可是他却听到一个最亲切、最热情,最令他想念的声音,在喊着他。

  他模糊的想:是甄芹吗?为什么哭呢?一定是他惹她伤心了。他真是个坏情人,再三惹她哭泣。原谅他好吗?他会改过,一定改过!他会完成对她的承诺,和她一起活到老,所以他不能再睡,他要醒过来!

  他用力睁开眼,却只是动了动眼皮,神志根本没恢复。尽管如此,却已让甄芹高兴得快疯掉了!

  她抱着他的头,涕泪纵横地失声大喊:“你们快来呀!我找到狄炜了!我找到狄炜了!”

  邻近的人听到她的叫声,赶紧跑过来。

  不一会儿,狄炜和纪野原两个人就被送上直升机,载往医院急救。

  狄炜虽然好几天没吃没喝,还有冻伤,不过经医生检查之后,宣布没有什么大碍,甄芹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为了弥补他在雪地中消耗的体力,甄芹买来食物后,跟医院借厨房,炖煮补品给狄炜好好的补一补。

  一会儿是:“狄炜,你身体虚,先吃枸杞子粥!”

  隔天,又有新菜色:“狄炜,吃羊肉吧,这个行气!”

  或者:“狄炜,这个炖鸡我炖得好烂,你试试!还有腰花!”

  休息了好几天,恢复九成体力的狄炜忍不住叫:

  “芹儿,我又不是生产做月子,你别忙了,医院伙食很好的。”

  甄芹不依:“我不管!我只要想到你在雪地里好几天不吃不喝又挨冻,我心里就不舍!你得吃才行,要不然我就──”说不出“不理他”的话,只好含泪地瞅着他。

  他又好笑又心疼的把她拉过来,接过她手中的碗放到一边去,双手环着她的腰,说:“我不让你忙,是要你多陪陪我!难道你不想陪我?”

  “当然想啊!”她嗫嚅地说:“可是我又想让你吃我亲手煮的东西。”

  “等嫁给了我之后,想煮给我吃还怕没机会吗?傻丫头!”他轻点一下她的鼻头。

  甄芹一听要嫁给他,立即红了脸。“谁说要嫁给你?别臭美了!要嫁给你的人一大堆!”她指着旁边那堆如山高般影迷寄来的信。

  “我只要你。”他表情沉稳的说。

  “可是……你并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你是属于大众的。”她落寞的说。

  狄炜一听,摇头。“过来,坐到我身边。”她依言坐在他身旁,看着他。他抱着她,头抵着她的额头,不疾不徐的向她宣布:“我决定退出演艺圈。”

  “什么?”她闻言一震。

  “这个决定曾是我心中的挣扎,毕竟众人的掌声很吸引我,大明星的身分更教我有众星拱月,八面威风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普通人所不能体会的。”

  “那你为什么要退出演艺圈?”

  他执起她的下巴,“因为你啊!”

  “我?”她有这么大的力量让他做这么重大的决定?

  甄芹心里既高兴又惶恐。

  “还记得我曾告诉过你,我进演艺圈是为了方便找寻你。”

  “你说过。”

  “既然找到你了,演艺圈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

  甄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当然,也有我个人的原因。这些年在演艺界浮沉,看太多为了名与利而不择手段的例子,我深深觉得这个圈子的是非实在太多了,多到让我不觉中也为了名利而做出违背初衷的事,“买奖事件”就是一个例子。”

  “我不认为你会因为这件事而退缩。”她了解他。

  他会心一笑。“没错。不过我发现在演艺圈待得愈久,就愈容易忘记原来的自己。虽然我拥有了掌声与名利,可是,如果没有“我”,那么“狄炜”也只是个外表好看的草包,不值得你爱也配不上你的爱,是不?”

  “狄炜……”她为之动容。

  他握住她的手。“最重要的是我要实现对你的承诺。前世,我无法保护你,含恨而死。今生我要保护你,我要照顾你,不离开你,我们要一起活到老。我是别人的偶像,你则是我的明月。”

  甄芹感动得直落泪。“噢,狄炜……我好高兴你这么爱护我!”

  “现在终于知道我的好了吧?”狄炜打趣道。

  “嗯!知道了!”把泪一擦,赶快把刚才那碗腰花端过来。“我也要对你好,你快吃!”

  “喔,不……”狄炜一看甄芹又要喂他吃东西,作昏倒状。

  这件意外事故到此算是圆满落幕。

  雪山拍摄现场出事之后,娱乐媒体报导过一、二天,热度又消了。但狄炜雪地生还及救人事迹不但登上报导,而且还是头条!报纸和电视争相报导他的英雄事迹,赞许他救人行为,报导的评价超过之前任何一条新闻,因为他救了一条宝贵的生命。

  “我这辈子最大的恩人就是狄炜,没有他,我连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继续我喜爱的演艺工作。我很感谢他,是他救了我一命!”纪野原也跟记者说。

  纪野原的一番话,让狄炜心头的重担卸了下来,他不再欠他什么了。

  值得一提的,演艺协会因狄炜“买奖事件”重新调查当时的情况,发现是邵石风本人亲自去关说,而不是狄炜,所以决定不收回奖状和奖杯,并赞许他后来的表现。

  如今,狄炜的影迷更多了!他不只是偶像,还是救人英雄呢!

  而幸运的事不只一件。他所拍的“绝地逢生”因这次意外而声名大噪,还没有拍完,片商已抢破了头!

  上映后不久,正逢演艺界“金腾奖”颁奖盛事。他得到比预期中更多的奖项,其中狄炜就拿下了“最佳男主角”、“最佳剧本奖”。

  当他们知道狄炜是这部片子的编剧时,每个人都惊讶不已。而这次他还得到了“最佳艺人奖”,没有关说、没有贿赂,是评选委员们颁给他的实至名归的大奖。

  现在,大家的话题都是狄炜。狄炜的名声和人气指数,与发生丑闻之前已不同!

  可是,他却在这个时候宣布退出演艺圈,令大众错愕不已……各界对他“急流勇退”的作法有多方揣测,因为狄炜什么都没有解释。

  他宣布退出演艺圈后,等甄芹毕业,两人立刻结了婚,飞往国外,过着真正无拘无束的日子。

  在和甄芹过着平静、甜蜜的隐居生活时,狄炜并没忘记他的理想,他着手写剧本,前后以“秦桢”之名发表三部作品,后来都被拍成电影,叫好又叫座,他又再次出名,只是这次隐身幕后。

  大家好奇“秦桢”是何许人也,为何从不参加电影首映会,连新书发表会也是由出版商代为举办,难道他长得不堪不肯露脸?当然不是。

  狄炜如此保密到家,是真心想与甄芹一起过安静平凡的日子。当明星的日子已远离他,掌声只活在他的回忆里。他现在唯一眷恋着甄芹身旁的温馨与幸福。

  剧本受到肯定,他很高兴自己有此才能,但出名不一定要露脸吧,他是作家,不是明星,不需要抛头露脸打知名度,不是吗?

  至于邵石风,则因“买奖事件”遭广大影迷投书谩骂、指责,而被公司开除,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没有人敢再任用曾是“知名经纪人”的他。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夺心恶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