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代理情人 > 第十章

  夜里,天空飘下了一阵细雨。

  文瀚孤单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心忍不住的担心起凌纱。

  她终究还是决定要嫁给冷然了。

  他早该猜想得到,凌文珀一死,凌纱和冷然一定会迫不及待的结婚,因为阻止他们的那个人,已经不存在了。

  可是,听说冷然是迫使凌纱父亲心脏病发的始作源者,而她真会嫁给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吗?

  不过,她原本就是个自私、无情的女人!想到此,他原本想去看她的念头也打消了。

  算了,别再自讨苦吃,他已经被她编得团团转了,别再傻了。

  他脚步迟缓的走向自家的方向,但见巷子口的街灯下站了一个人。

  那么熟悉的情景!

  那么熟悉的感觉!

  他想起涵星以前也是站在这破旧的街灯下等他回家。

  他的脚步不由地走到那个人的面前,心跳忍不住狂跳着。

  他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雨湿的凌纱。

  她缓缓的抬起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瞅着文瀚。

  “如果我不要存有私心的想再次和你在一起,也不会害死凌伯父、害了红铃,更不会害你痛苦。冷然他不放过你,是因为我的关系。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这也错了吗?对不起,我的任性伤害了你,也害苦了我,文瀚!对不起!

  我今天对你所说的一切,可能会害了帮我的红铃,可是我知道我已经无法再掩饰下去了,因为我的身分已经被鬼差发现了,也许下一秒,我就会跟你分开,所以我必须跟你说明白,所有的罪过我一个人背。

  文瀚,也许这一次我离开你,就真的不会再见面了!你要原谅我,因为这是我欠红铃的,如果不是她,我恐怕连这段跟你相处的机会都没有,虽然只有短短的时间,可是我已经很满足了,文瀚,我相信你会明白,也会谅解的,对不对?”

  只见他的身子猛然一僵,眼中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芒,他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望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我会附身在凌纱的身上,是因为我有话想跟你说。十年前,我被嫉妒之火烧得失去了理智,我好害怕你不要我了,而我在这世界上一无所有,仅有的,也只有你了,所以,我才会冲动的走上绝路。可是,我后悔了!因为我死了,就真真正正是孤伶伶的了!我在柳思小屋待了十年没有去投胎,因为我忘不了你,文瀚,对不起!”

  文瀚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只是冷冷的开口。“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他的冷淡反应令她心中升起一阵怒火,她冲上前去拚命的打着他。

  “浑蛋文瀚,你还问我是谁?我是涵星啊!”

  她的粉拳一个不小心打到他前些日子受到的瘀伤,他轻叫出声。

  “你怎么了f她紧张的问。

  “设事,前天走在路上,被喝酒驾车的人差点撞到,受了一点伤……"

  “只有那一次吗?”

  “没有,有好几次,现在台湾的驾驶人真不像话……”

  她的脸色一下子刷白了。

  “不,不是意外,是冷然,他想杀你。”她白着脸喃喃自语,此时,一阵突如其来的黑暗,迅速的包围住她,而她的最后一个印象,便是文瀚惊慌的唤着她的名字。”涵星!”

  她从昏迷中醒过来,看着四周熟悉的摆设。

  这里不是凌家!是小屋!

  文瀚!?

  他勉强坐起身,和被眼前的一幕所震住。

  只见文瀚背对着她,目光专注的看着墙上一大幅照片,而照片上的人是……她!

  “我来小屋时找不到我的相片,还以为你决定忘了我,心中好伤心。”她坐在床上,目光始终凝视着他的背影。

  “我把那些收起来了。”

  他缓缓回过身,走向她,并在她床边坐了下来,深情款款的对她说:“放大成一张大的,想你的时侯,就整天这样看着你,什么事也不做。”

  她露出一个凄惨无比的笑容,“我也是!文瀚,你相信我,对不对?”

  他将她轻轻的技人怀中.“傻瓜,其实在我看到你像只落水的小猫咪一样,站在路灯下时,我心中就明白你是谁了。”

  他温柔的说着,令涵星一阵感动,而当她想到了凌文用,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文瀚!爸爸……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爸爸,虽然我当凌纱只有短短的一段时间,可是,他对我好好,在他身上,我找到了从没有过的父爱,老天爷为什么要如此残忍,连这样一个好人也不放过,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她的嘴被他的后温柔的堵住,“涵星!别难过了,生死有命,不能强求的。”

  “你也这样想!?”她却是强求而来的生命。“文瀚,你要小心冷然,他为了得到浩达集团,无所不用其极,我怕他会伤害你——不!事实上,他做了,不是吗?”

  “我知道不过我不怕。我不是没事吗?他无法从我身边将你带走,因为你是涵星,是我的女人!”

  “可是,我的外表……”

  “这样会改变你对我的心吗?”他打断了她的话。

  她静静的看着他,肯定的回答:“不会!我爱你!”

  他凝视着她,脸上终于有了许久未有的笑容,他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

  “傻丫头,你不用为我担心,相反的,我会保护你的,就用以前一样,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

  “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的守护神。”

  “涵星!”

  他轻声的唤了她的名字,她抬起头,迎上的却是一记缠绵的吻,四周宁静的只剩下两人沉重的喘息声。

  久久,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我爱你!”

  这是一句迟来的爱语,但,听在她的心中,仍深受采撼。

  她的眼中充满了幸福的泪水,但是文瀚下一句话更令她感到讶异。

  “我们结婚吧!”

  “什么?”

  “明天你就要嫁给冷然,那我们就今晚结婚!”

  “可是这么晚了……”

  “我有一个死党在当神父,他可以为我们证婚,一切都不会有问题的”

  “你…”

  在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只见他一把将自己抱起来,便往门外冲。

  “啊呀,文瀚,你做什么?我连衣服都没换……”她大叫着。

  此时,他将她放人车内,手撑着车顶,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你记得我们当年的誓约吗?你说要当我的新娘子的!”

  “记得!可是……会不会太匆促了……没有教堂,没有……”当她看到送到眼前的戒指时,她前南地说:“戒指!?”

  “这是我们的定情戒指,你没忘记吧!”

  “没有,当然没有!”她感动得要哭出来。

  “你爱我吗?”

  “当然!”

  “那……我们结婚吧!”

  当车子再次回到柳思小屋时,涵星还感觉自己像是在作梦一般。

  她跟文瀚两个人窝在阳台前的木阶上,她像只满足的小猫咪一样,依偎在文瀚温暖的胸膛。

  “我们一定吓死你那个朋友了,他一听到我们要结婚时,还不停的看外面是不是有人会追来,他人成是以为我们是私奔的情侣,要不是他跟你认识,我想他可能会先打电话报警。”

  文瀚开怀大笑,“有可能,依他的个性,他还会先训我们一顿,再让警察带我们走!”

  “真的啊!”她真是爱极了他开怀大笑的模样。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这样看我?”

  “我喜欢看你笑,看你快乐的样子,我也会感到很快乐。”她微笑的往他怀中钻,而文瀚则是又爱又疼的将她拥得更紧。

  “我幻想着这样的幸福已经十年了,答应我,不要再让任何事情逼你离开我,我受不了另一个十年的相思之苦。”。

  “我不会的!”

  但是,明天她又该如何去面对…

  “我明天去跟冷然说……所有的一切……”

  “你不了解他,他是个想得到手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的人,以前他跟凌纱的一切,我都不会插手,可是,现在你是涵星,是我的宝贝,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我不怕!我有你,不是吗?”她伸出手轻轻放在他的手上,心中是如此的相信着他,“文瀚,我有你,我什么都不怕,事实上,我附身在凌纱的身上,为的也只是能和你在一起,不是贪图什么荣华富贵,你已经很了解我了,对不对?”

  他伸出手将她轻轻的揽向自己,口气充满了爱怜,“小傻瓜,我知道,别害怕,一切有我在,因为你是我的老婆了,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愿意为你抵挡所有的风风雨雨,你只要专心当我的小妻子。”

  听到这些话,她心中充满了甜蜜及感动,她就像个幸福的小女子,依偎在她的男人肩上,他深情的握住她的小手,仿佛两人一起携手迈向未来。

  涵星及文瀚心中都明白,在历经如此多的波折后,两人的心,是永远也不会再分开的。

  “可是…”他的口气有些迟疑,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口气凝重的对她说:“涵星,答应我,离他远远的,他对你有企图……喔!不!是对凌纱……他对凌纱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可是,他又是那么了解女人心,连凌纱那么高傲的女人,也被他收得服服贴贴,你……你……反正你现在是我的,他别妄想了!”

  看他话说到最后,甚至不自觉的赌气,令涵星忍不住笑了出来。

  文瀚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笑得直抱肚子的女人,不禁有些恼火。

  “你笑什么?我说错了吗?”他无辜的问。

  涵星忍不住在他的唇上印下一记深深的,然后微笑的看着他,“我亲爱的老公,我没想到你吃起酷来这么可爱。好!我答应你,以后看到他,喔!不!只要听到,我就火速的逃离现场好不好?”

  “真的?”

  “真的!”

  他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她,接着低下头吻住了她。

  “涵星……。

  他的吻使她全身的热情迅速点燃,仿佛一下子置身在沙漠一般,而他就像泉水一般滋润着她,令她再也无法思考,再也无法抗拒,只能任由自己一点一滴地沉溺,她想要他,身体、灵魂都强烈的渴望他。

  “文瀚……”

  在她向他索求更多时,离开了她,坐回位子上喘息不已,令她以为他在拒绝自己。

  “文瀚?怎么了?是不是我……”

  他迅速伸手轻按住她的口,阻止他说出任何对自己没信心的话。

  “不是你不好。只是,我想在一个安全、舒适温暖的地方度过新婚之夜,而不是随随便便在这里就要了你,你值得我好好的疼。好好的爱!”

  听他这么说,一阵红润不禁以上了她的脸颊,她低下头没有再说话,而文瀚则带着被笑将她抱起。

  宽大的胸膛传来阵阵的温平,有了他,一切风风雨雨她都不怕了。

  只是这份幸福又能拥有多久?

  红铃,对不起,请原谅我的私心,我拥有这份迟来的幸福一些日子吧!她在心中暗暗的说着。

  然后,地会担起一切惩罚,不会连累红铃了。

  隔天一大早,当车子驶进文瀚家的车道之前,却发到屋外早已有一堆记者在外等待着,目睹此状,两人不禁感到愤怒。

  “为什么他们就是不肯让我们平静的过日子?非要什么秘密都公诸于世,如果真要如此,那我去告诉他们更震惊的秘密好了!”

  涵星气得伸手想打开车门往外冲,却被文瀚一把拉回来。

  “不可以,涵星!别冲动。”

  “可是……”

  “冷静一点,现在我们还是保持沉默。”

  “沉默!?难道我们已经结婚的事实也不能说!?她的语词忍不住的拉高,心中泛起一阵深深的伤心及怨怒。

  “对!不能说。”

  “为什么?你说你爱我啊!”她情绪不平的对他说,不敢信她所听到的话。

  在她幸福、快乐的想告诉全世界,她嫁给了文瀚时,他却叫她不可以说,一下子被受伤的情绪搜获,她变得有些不可理喻。

  “涵星!就因为我爱你,所以才不能说!”他试着安抚涵星激动的情绪,但的只是倔强的瞪着他。

  “我不怕!我都不怕了,你还怕什么?难道你也怕那些记者乱写?那是胡说人道的!你的一切都是你自己辛苦得到的,你怕什么?”

  “我不否认我看到那些不实的报导,心中是很不舒服。在外界,人家都认为你是凌纱,是浩达集团的千金小姐,而我只能算是平民,配你这位公主当然会引起很大的风波,一定有人,我是贪图你的财产,才会接近你的。”

  那些人如果知道他的另一个身分,怕不会引起更大的风波,至少要在他处理掉冷然之后,才能向外界宣布他们的婚事。

  “你不必介意,因为那不是真的!就算是,我也不会介意的,因为我本来就打算将浩达交给你管,你一定也会接受,对不对?”她是绝对不相信,她所爱的男人,是因为她的财产才会娶她。

  文瀚紧紧的捉住她的手,力道之大,竟令她感到一阵剧痛,但她并未叫出声,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伤心!

  她的话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不!当然不是,在我眼中,你是涵星,是从小陪我一起哭过。笑过的涵星,是为了我去做傻事,令我整整心碎了十年的涵星,能跟你在一起,我今生无怨无悔,当然不是贪图你的财产。没了凌家大小姐的身分,我可以给你另一个身分。”

  “什么身分?”

  “我的妻子,潘文瀚的妻子。”他温柔的说。

  涵星深吸了口气,深情的看着他。

  “文瀚!我爱你,为了你,我愿意抛下一切跟你走,不过,我只求你一件事。”她知道她的要求不过分的,因为这是她该得到的。

  他没开口.眼神交流却也多少明白她的意思。

  “我希望你能告诉全天下人,我们结婚的事情。”

  “涵星!我想先告诉你一件事,当你知道之后,就会明白我的苦衷了。”

  他的迟疑令她十分不高兴,“我不要听,我不希望在得到幸福之后,却要偷偷摸摸的。文瀚,告诉他们吧!我想光明正大的陪在你身边,当你的老婆,为你生儿育女,其他的事我全都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他的话令她脸色一下子刷白。

  助你的意思是不记向他们说我们已经结婚了?好,你一天不说,我就—天不理你!”

  在他来不及反应之前,她打开车门冲出去,不理会他的呼唤,一直往屋子反方向迅速跑去。

  “涵星!”

  他唤了一声,却见她起跑越远,忍不住咒骂一声,他急忙停好车,也追赶过去。

  怎么女人的心如此难以捉摸?

  可是,在他朝四周呼唤、找寻着心爱的倩影时.却只听见风在他耳畔呼啸着。

  他停下了脚步,一种不安的情绪渐渐浮上他的心头,他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涵星,你出来好不好?我不是不敢告诉大家,而是怕人家说我娶你,是贪图你的财产,我不希望有任何不实的谣言影响我们。

  我很珍惜我们之间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识是你爸爸……凌董事长,他才刚过世,整个新闻界都在注意这件事,再加上冷然刻意渲染作和他之间的关系……我只是希望你先不要说,等到时机成熟,我一定会告诉每一个人,你是我的新娘子!涵星,相信我,你出来啊!别再对我发小孩子脾气了,好不好外

  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枝叶的沙沙声。

  难道她不在这里?不可能的,她明明是往这边过来的。

  “涵垦!”他的呼唤之中带着一丝害怕及不安。

  他开始疯狂的寻找每一个地方、每一个树丛,可是完全没有她的身影!

  就在他脑发中开始胡思乱想时,涵星一声害怕的修叫声从不远处传来。

  “涵星?”他心中一惊,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声音的方向冲去。

  原本听到文瀚的一番解释后,她也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再说,如果她因为一时冲动,对着那些记者说出她和文瀚结婚的事,冷然势必会恼羞成怒,到时不知又会对文瀚做出什么事。

  她真的太容易冲动了!这么多年来都没多大的改变,真是太糟糕了!

  然而就在她走出躲藏的草丛,准备向文瀚道歉时,一把枪已经抵在她的太阳穴。

  “我劝你不要动,看我如何在你面前杀死你的爱人。”冷然拉着她走出草丛。

  “文瀚,救我。”涵星害怕的说着。

  此时,文瀚看到了两人,他威吓着说:“冷然,放开她,否则我会对你不客气!”

  “你不是早我不客气了?文吴宗郎。”他咬牙切齿的说出潘文瀚的另一个身分。

  “既然你知道了,那还不快放开她?”

  “我不放,你狠,居然用卑鄙的手段,抢走我在东南亚的一些大客户,害我因为一时资金周转不灵,公司面临破产的命运,我今天一无所有,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说完,枪头转向文瀚,就在子弹射向他的同时,涵星用力挣脱冷然的拘束,奋不顾身的扑向文瀚,为他挡住了致命的一枪。

  “不!”冷然大叫着,而文瀚则趁着这个机会,一举夺下他的枪,随即将枪口对着冷然的太阳穴。”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让你后悔这么做。”

  “不用了。”说完,他竟然抓着文瀚手中的枪,扣下扳机,“凌纱,我是爱你的。”

  一声轰然巨响,结束了冷然的一生。

  文瀚随即冲到涵星身边,“涵星,你怎么样?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只想告诉你,这一次我离开你之后,我们的缘分就算尽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找一个好女人过下半辈子,忘了我,可是,不要忘了我爱你!”

  “不!涵星,我不准你离开我,你听到了没有?”

  她的气息越来越弱,文瀚伯极了她美丽的脸庞会变成紫黑色,可是,面对死亡,他尽管痛恨,诅咒着,依然阻止不了她的身体逐渐冰冷。

  “小星星.别离开我!”他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无助的呐喊、哭泣着。

  就在此时,一阵刺目的银光在她的身上闪起……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什么事用时,一个宛如隔世传来的呼唤,令他震住了。

  “文瀚,救我!”

  当文瀚眼睛适应眼前的一切,反被眼前的一切给震得目瞪口呆。

  只见两个身穿古代战甲的男子,正要把涵星拖走,他见状连忙冲了上去。

  “你们于什么?放开她!”他大声的喝止着那两个穿着怪异的人,带走他心爱的女人。

  “文瀚!救我!”涵星害怕的向他求救,而文瀚见状,更是焦急的想靠近她,硬生生的一种围绕在他和涵星之间的气墙给隔开。

  “文瀚!们是心疼的看着挤在地上的人,身子也不停的挣扎及哀求着捉住她的两个人。

  她知道他们是鬼差!是来抓她的!

  “放开我!”她哀求哭喊着。

  “放开她!你们是谁?凭什么可以随便捉人?难道你们不怕王法?”

  “她就是犯了王法、犯了天规,死去的冤魂不到阴间报到,反而流连人世间,扰乱轮回,更侵占他人的身体,罪无可赦,我等今受阎王之命,速速将她押走,你别多管闲事!”

  “不!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们带走她的!”他说完又努力的冲上前想救涵星,一次又一次的被弹开,摔在地上。

  最后,他气喘如牛,身上也多处瘀血受伤,但是他仍然不愿放弃,仍想努力突破那层看不见的障碍。

  “文瀚!你不要再撞了,你都流血了,不要!”涵星流着泪哀求他,可是文瀚眼中那份前所未有坚决,却透出出他绝不妥协。

  鬼差原本冷酷的表情,也表现出些微的不可且信,不过很快的,两人便恢复无情的模样。

  “别再自费力气了,凭你这个凡人之躯,是不可能突破我们的结界,柳涵星的灵魂没有去阴间报到,是我们两人失职,阎王给了我们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我们不能再让这个错误继续下去,我们一定要将她带走。”

  “不!”文瀚低咆,双手握住拳头,为了抢回自己这辈子唯一的爱,他不惜一切代价。

  “放了她,如果你们一定要带她走,那连我也一起带走好了。”

  “不!不可以!文瀚,你千万不要做傻事!”

  她想挣脱两人的结束,动也不能动,只能张着一双伤心的泪眼看着心爱的男人。

  “凡人,你的阳寿未尽,我们是不可以带你走的,你别自费心机了,就算你死了,也只是个孤魂野鬼,劝你别做傻事!”

  他没开口,只是一脸平静,从他的外表根本看不出他的内心在想什么,可是—…

  涵星明白他想做什么!

  他想死!

  不!不行!她必须阻止。

  可是,她能怎么做呢?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却听到他深情款款的话语传人她的耳畔,听起来是如此的令她感动,却更心碎。

  “我爱你!失去你的痛苦,我已经尝过了,那是一种痛不欲生的折磨,每个夜里,每个孤独的时候一一不!甚至跟一大群人在一起时,我都会感到孤单,没了你,我再也不知道什么是快乐,你永远也不明白我的爱有多深,当初你可以为了我,走上绝路,我恨死自己了,我欠你太多,而你在附身为绫纱时,也救了我一命,为了我,你不惜牺牲自己,那今天为了你,我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文瀚的话如丧钟一般,在她的脑海中索绕,她不禁全身一阵虚弱的滑坐在地上,不理会身边两人,而鬼差们也松开了她,只见她异常的低头不语,再也没有挣扎及伤心的哭泣。

  “涵星!你怎么了?”他担心的问。

  突然,一个笑声传了出来,众人的目光全在四周找寻,最后却发现发出笑声的人,竟是涵星。

  涵垦抬起—张灿烂的笑脸看着他,除了红肿的眼睛,在她的笑脸上,根本看不到任何伤心的神情。

  “文瀚!你别傻了,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又会被我耍了,我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我自己。事实上,我很后悔为了你去自杀,上次爆炸我也是刚好救你的,如果不这样,我又如何可以附身在凌纱的身上,她可是拥有我梦想的一切。

  其实,我以前是爱过你,可是,人会变的嘛!重生过的我不傻子了,我想过的是一个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人生!只是一切却出乎我的意料,你居然变成活达集团的继承人,害我的美梦破灭,还被你害死。我劝你别跟来,我可是会对你不客气的。”

  她的无情文瀚从未看过,仿佛眼前的女子不是涵星,不是他爱的那个女人!

  “你…那你为何要嫁给我?”他问,他是绝不愿相信她所说的。

  涵星冷哼一声,一脸不屑及好笑的说:“我又没有跟你去办理结婚登记,所以,我没打算承认……”

  “够了!那你又为何一定要我向那些记者们说,我们已经结婚的事!”他愤怒的指控着,燃烧的眸子无情的望向涵星,令她一阵心痛。

  文瀚!对不起!我会如此对你,是不得已的。她在心中对他暗暗道歉,因为她不希望他因为她而选择死路,他可以有更美好的未来。

  “潘文瀚,我要求你这么做,是希望那些记者所写出的一切,会令你知难而沉,谁知道你又不肯。我对一个曾经背叛过我的男人,不可能再回头爱他,为你死是最不值得的。事实上,我恨不得能摆脱你,所以,你别跟我来,省得令我心烦!”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完全跟她的心意相反的话。

  文瀚双手握拳,一脸不敢置信的闲着她,不谅解的目光令她再也受不住,她抬起头看向身边的两人。

  “带我走吧!”

  她站起身,只觉得全身一阵麻然,她的脑子甚至是灵魂,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一片空白。

  她背对着他.宁愿地很死地,因为很可以使人有活下去的力量。而爱,却能导致毁灭的下场。就像她一样!

  而原本在—旁没开口的鬼差也说话了。

  “凡人,女人变心是很可怕的。”说完,只见两人捉住涵星的双手便要消失之时,涵星忍不住微微的回了头,但,咬紧下唇,她又迅速别过脸,因为泪水已经毫无预警的滑落下来,她害怕他会看见。

  如果他看到她的泪水,那她的一切伪装也将前功尽弃。

  可是,他就是看见了!

  他全身滚烫的怒火,在看到她那一同即逝的泪光时,完完全全的浇熄了。

  他明白了,她的冷酷无情全是伪装的!

  她是爱他的!

  因为这样的深情,才会令她选择伤害他,令他因此而很她,不再为她走上绝路。

  “涵星!回头,看着我!”他的口气再也没比现在更冷静了。

  涵显身子一僵,她紧咬住下后,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出声。

  “文瀚!我想,我们不会有结果,别再想去挽回什么了,你尽管很我!把我忘了!”

  “我恨你!”他说。

  涵星心痛的闭上眼睛。

  “你总爱以为说一些残忍无情的话,就可以要我恨你,但是你借了,我虽然听到你说的那些违心之论时,会心痛万分,却也改变不了我爱你的事实,就算你不爱我,我欠你,我还是会还你!这一辈子一一不!永生永世,找都会补偿你的,死亡,是我补偿你的第一步!”

  “什么!”涵星不敢相信的回过头,“喔,不!不要!”

  她的呼唤化成一声凄惨的惨叫。

  因为不知何时,文瀚已拿起刚才的枪,往身上的心脏狠狠的射出一枪!

  血一下子从他雪白的衬衫之中,迅速的渗出。

  “不要!”

  涵星猛然推开两人,奋不顾身的往文瀚的方向冲,但一碰到结界,她便被自己过大的力道反弹回来,她顾不得痛,一心一意只想赶到文瀚身边。

  我过去,你们有没有人性啊!快救他!他不能死!”涵是哭喊着哀求愣在一旁的两人,而被眼前这一幕所吓住的两人,也急忙解开结界。

  涵星奔向他,“文瀚!不……”她紧紧的抱住了他,“不!文瀚…”

  “自从你死了之后,我一直想随你而去,刀子,我一直带在身上,可是……却一直没有勇气,你会原谅我吗?如果你真的不爱我了,我也不会怪你。我……我想跟你在一起,永远……永远……”他的口气是那么温柔,那么深情。

  太傻了!”他满脸泪痕的抱着他,“我叫人来救你,你不能死……”

  “不要!不要救我!我死了。就可以跟你在一起了,救了我,我会再自杀,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他沾满血的手轻轻握住她的,“别哭了,很快…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涵星,唱那首代表我们爱情的歌给我听,好不好?”

  他的嘴角泛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笑容,而涵星也明白了他的心意,她用上双眼,轻轻的唱起两人之间的那首歌……

  心中的力只有你懂,眼中的流只为你流,

  记忆中的那个笑容,在她的眸中闪动,

  爱若能用在心里头,我的心中永远只有你的面容。

  一辈子时你心有独钟!

  “我爱你!”他虚弱的说出这么一句,就这样闭上了眼。

  他死了!?

  涵星在一刹那间感受到,当初文瀚在见到她死的时俟,是什么感觉了。

  是……椎心痛的麻木!

  她再不能掩饰自己的伤心,只能抱着他冰冷的身子,任由自己痛哭着。

  最后,她仰着头,对着天空哭喊着。“红铃!你没告诉我,他会死!红铃!你说我在有难的时侯,你会帮我的!红铃!”

  在她如鬼般凄厉的呼唤之后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文瀚手中沾了血的枪拿起来。

  此时,一阵红色的光芒在她的身边闪出。没多久,只见红铃站在那边。

  “涵星!你在干什么?”她生气的将她手中的枪夺下,然后丢得更远。

  “红铃!红铃!你来了!?太好了,你救救文瀚!”她跟在红铃的面前不停的哀求着,而那模样更是令人不禁为她同情万分。

  “涵星!我……”她也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转身看着两名鬼差。“两位大哥,你们也看到了,他们是真心相爱的,你们放了他们,好不好?”

  “不行!我们有命在身,怒难从命!”

  “喂!你们有没有感情呀!当了神仙就失去人性了吗?算了!我也不求你们了!”红铃气冲冲的望向天空,用千里传音对着天空说。“玉帝,我打赌赢了,您可以实现您的承诺了!”

  突然之间,只见天空闪出一道光芒,没多久,一个白发老人及一个年轻俏美的女子,出现在红铃的面前。

  “月老、七巧!怎么样?我跟玉帝打赌赢了,它答不答应我的三个条件?”

  这段时间她不光是逃难,也是在想一个解决的方法。

  既然自己帮涵星,是犯了无条,而天条又是玉帝订下的,那她倒不如直接去找那个订下一大堆烂规定的臭老头。

  “红铃丫头,你这招可够狠的,跟玉帝打赌,如果文瀚破坏了他原本该活到八十岁的人生,而选择了不惜一死,也要跟心爱的人在一起的话,它就必须要答应你三个愿望。”

  用这招对付一向不认为自己会输的玉帝,可真是有效的一招!

  月老不禁佩服这个聪明又伶俐的丫头。

  “没错,他死了,我赢了!”

  “玉带刚才交代我,愿赌服输,你说吧!哪三个愿望?”

  “第一个,让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吧!有他们这对真实的见证人,至少可以让世人明白,感情是难得的缘分,也可以为现代无情的社会多一份爱。”

  “没问题,七巧。”月老呼唤身边的小女孩。

  “是!”

  只见小孩走到两人的身边,他将小手放在涵星的身上,没多久,涵星只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昏眩感,她在恍恍惚惚之中,仿佛被一个强大的力量给吸了出来。

  等她再次睁开双眼时,却见凌纱躺在地上,那她……

  她低头看见自己,她又是原来的模样了。

  而她原本想开口,却看到七巧再次将手放在文瀚身上,没多久,只见他的身于泛起一股奇异的光,而他的灵魂缓缓的从他的身体起来。

  “文瀚!”

  “涵星!”

  文瀚一睁开眼,却见她已经投入他的怀抱,他仿佛重获珍爱一般紧紧搂住她,而小女孩走到两人面前.地伸手又在两人的右手小指,绑上了一条红色会发光的细线,连接着两人。

  “好了!”她乖巧的走四月老身边。

  “潘文瀚、柳涵星。”

  月老的呼唤令两人回过神看着他。

  “七巧已经为你们两人重系姻缘线,下辈子,你们该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时光,我会送你们全新的身分及生命.让你们重新开始,下一次,你们不会再有任何灾难了。”

  “谢谢!”涵星和文瀚内心充满感激的对着月老说。”哈!哈!别谢我,要讲就谢红铃丫头!”

  涵星目光看向红铃,她走向她,紧紧握住她的手,“红铃,我真的……真的不知该说什么。”

  “答应我!好好的活着,永远爱彼此,因为有爱,才有我这个爱憎守护神的存在,不是吗?”她笑着说,但眼中却忍不住闪着泪光,终于,她再也忍不住的抱着涵星痛哭了。

  “我会想你的!”

  “红铃,我们不会忘了你的,你会来看我对不对?”

  “会的,我一定会的!”她承诺着。

  “好了!”月老催促着两人,“两位鬼差大人,麻烦你们送他们一程吧!”

  “是!”

  在鬼差将涵星和文瀚送走之后,红铃仍十分舍不得。

  “红铃丫头,他们的事处理完了,该换你了,你打破我的姻缘娃娃,还选了一个跟阎王配对,这是一种不可饶恕的错误,不管是阎王或玉帝怪罪下来,我都承担不起的。玉帝你是可以设计它,让它上当,可是阎王可不同了,它冷酷无憎,毫不讲情面的。”

  “那又如何?反正我还有两个愿望,其中一个叫它不要追究,不就得了。唉呀!我很忙,身为一个爱情守护神,我跑路的这一段时间,不知多了多少怨偶或吵架的男女朋友,我得去处理了……拜拜!”她潇洒的挥了挥手。

  “可是,阎王知道了,它会…”月老话也没说完,只见红铃咻一声便不见了。

  “这丫头,话都不听完,这坏毛病是从谁身上学来的,下次一定要叫她改!”

  尾声

  时光过了五年,相遇的时刻到了。

  “文瀚!小心一点,别摔倒了!”

  潘正豪和爱妻在后头着急的叮咛着,而五岁的小文瀚却踏着快乐的脚步,在沙滩上既着浪花。

  看他那般天真、快乐的脸上充满了笑容,真令人看了疼惜不已。

  潘文瀚是行氏集团董事长潘正豪的独生子,长得眉清目秀,聪明机智,深得潘家夫妇的疼爱,在两人无微不至的关爱下,他无忧无虑的过着幸福的日子。

  就在此时,小文瀚停住了原本要伸脚去踩浪花的动作……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代理情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