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只想牵你的手。

  ——题记

  忍足侑仕回来的时候,我正抱着手机坐在青学网球部的休息区,水无月莲诺也放弃了和我的对视,拿着水凑到不二周助身边了。

  女生总是很特奇的存在,擅于演戏,脸上像带着无数的面具,一个人一种表情一种语气。在朋友面前,愁眉苦脸,吐苦水;在情人面前,笑意连连,撒撒娇;在敌人面前,一副趾高气扬,输人不输势。

  水无月少女很好的演绎了这一点。递水送湿巾,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

  我只是看着他们笑笑,不二周助的事情我会管,毕竟青学相当于另一个家,精市他们之外的家人,目光流连,不想却让我瞄到了站在网球场门口的忍足侑仕,穿着有些厚的外衣,风吹起他的发,别样的好看。

  “呐,侑仕。”我站了起来,冲他笑着,然后开口喊到,“你回来了呀。”

  这句话说的很大声,然后,向忍足侑仕跑去,扑到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

  “我很想很想你,侑仕。”我将头埋在忍足侑仕的怀里,诉说着想念。

  电话里会想他,没想到当见了面却这般的开心和想念。明明他在眼前,却透着份不真实,失去你太久了,所以好害怕会消失,我放在忍足侑仕肩上的手更加用力了。

  “我不会消失。”忍足侑仕淡淡的飘出回来后的第一句话。

  “唉?”

  “我说,不用担心我消失,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

  “永远,那是多远?”

  “比我喜欢你多一天。”忍足侑仕摸了摸我的头。

  “侑仕,我们和好我很高兴很高兴!”以前总是听说恋爱中的女生是没有头脑的,智商会急剧下降,之前,我还不相信,可是经过了这次的分离,莫名的我信了。

  只要和忍足侑仕在一起,需要我想的事情很少,只要记住我喜欢他们就好了。不管任何的其他事情。

  “啊哦`!”忽然间有起哄的声音,我转头一看,是青春的那般活力问题少年,忍足侑仕有些难为情的准备放开,不想让我拉个正着,我紧紧的搂住忍足少年,仰着头对他们说道。

  “啊哦什么啊哦,我和忍足侑仕和好了的,不许笑话,不然统统咬死。”做势还比了个我很凶狠,笑我者死的表情。

  “小柳,有时候真是凶喵。告密可是有我一份的呀。”菊丸嘟着嘴,不高兴状。

  “告密?”我不解的看着菊丸英二,继而转向忍足侑仕,用眼神询问是什么情况。

  “上官同学才没有那么好心啊,很多消息都是我和忍足君说的,看他很有诚意的样子。”努了努嘴,菊丸碎碎念着。

  “哦活,诚意?”这下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对忍足少年迷途知返的好奇也是有的。

  “那三个月,忍足学长每天都会来青学,在网球场那看一眼,然后就离开。”现在说话的是新人三人组。

  我扭头冲着忍足少年一笑,引得他脸红了下。哎呀呀,侑仕原来一开始就后悔了的呀。心里不住的窃喜着。

  好吧,她,三浦柳就是个低俗的人,希望喜欢的人心里在乎自已,看到忍足侑仕一直是后悔的,心里就是暗爽的。

  “迹部君没有开除忍足君倒很是意外哦`”不二周助眯着眼笑着。

  开除?怒视,不二狐狸是坏人。

  “好了,小柳和忍足君很久没见了,大家不要打扰他们。”大石保姆适时的出现,给了两人二人世界的机会。

  青学的校园其实也是蛮大的,至少想到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还是很多很多的。和忍足侑仕左拐右拐的去了个四下无人的林子里,便坐在地上了。

  都说月黑风高是杀人夜,现在,二人世界,算是啥啥啥的良好时机咩?我在心里邪恶的想着,然后脸上笑的一脸的灿烂。

  “小柳,对不起。”静静的,忍足侑仕开了口。

  “对不起?”我一时愣了,什么情况,难不成还是要分手咩。我的心情忽然跌了下来。

  “我之前,不该乱吃飞醋的。”现在的忍足侑仕好像认错的少年,声音低低的,然后不敢抬头。

  额,飞醋呀,吓一跳。

  “只要和好就行。两个人之间要相互信任,之前就当我们遇到的难关吧。”我歪着头,拍拍忍足侑仕的肩,然后他抬起头看着我。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网王同人)饼样立海大》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