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撩个魔尊生崽崽 > 594地下室4

  雪秋生此时此刻正在认真地泡澡,而他的女儿正在找整个地下室的各个角落。

  雪秋生把这所有的一切都给搜查完了之后,一无所获。

  雪非月发作文的时候的东西都可以收查了一遍,结果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收到。

  你的时候,他的大脑不由得十分的疼痛,他怎么想也没有想明白自己的父亲究竟快把东西给藏到了哪里去。

  雪秋生只是迟到,看着不远处的地方,似乎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这不远处的位置是呼市,埋藏着什么不同的宝贝?

  雪非月大气不敢喘,只是用眼神不断的搜索着怎么看着我的场景,也不觉得有哪一个方式可以隐藏。

  雪秋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也没有去把东西拿出来,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了旁边,看着周围所发生的各种各样的细细小小的帷幕的情况,竟然对其他的情况置之不理。看到这里的时候,他不由得十分的震惊。

  雪非月知道对方今天可能不会再有意的去想要打开那些东西,而让他看到里面说发生的事情了。

  有的皱了皱眉头,他今天来的机会十分的不合适。

  千煞传音道:“你不要着急,我们先把东西给收拾好了,之后你想好离开我们再离开。”

  雪非月但是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那一个正在聚精会神的人给吵到了。

  雪秋生把周围的东西看了一遍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而我个人在这一刻只能躲在角落里面看着手发生了一切,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雪秋生天生下来就比较多疑,如果在这个时候弄出半调的动静,只怕到时候他就不会抢一局的离开,反而会仔仔细细地把周围的事情给收藏了一遍才甘心。

  雪秋生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杂毛,不然跟在了他的身后,不敢跟的太近,也不敢跟的太远了,太近了容易被发现,太远了,容易跟丢。

  雪秋生玩了一圈之后什么也没有打开,就这样离开了,某个人扛了一大圈子,好气得牙痒痒,却只好无奈的躲在了角落里看着她离开之后才敢继续走。

  “刚才他一个回头的时候差点把我给吓到了,我还以为他发现了我的存在,没想到。没有发现我。”

  千煞那他所说的话之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到。:“你可能是最近比较紧张了,而且他的实力跟你的实力现在有着天差地别。关系,他未必能够发现你。”

  看你这样在他的面前。

  雪非月那段话之后,照了照眉头,对他说道。“一样,还是小心为上,因为最近我发现越来越多这样的事情了。”

  “什么?”

  千煞蹙眉。

  雪非月道:“因为他经常会进来查看它说保管的这些东西,另外他还在没有查看的时候会睡不着,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过来检查。有点担心他会打一个回马枪。”

  雪非月道:“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格外谨慎的人,在我的印象里面。”

  千煞这个时候生出来了,在爪子挠了挠他的肩膀,对他说道:“你不要害怕,有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躲不掉,况且他今天未必会掉过头来,我们小心一些就是了。”

  “好。”

  “不过,心距离有些远,我蹦并不知道他们把东西放哪了。”

  千煞道:“如果之前没有浪费时间在兰息王子身上,而且我们现在早就已经把东西给带走了,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拿到了其中的一部分,所以就少爷别担心。”

  雪非月点头道::嗯,你仔细的竖起耳朵来听,我先去看一下情况。

  “好!”

  雪非月没看你的脖子还是格外的熟悉的,小时候他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开学的时候没老公人并不喜欢他,也不让他出现在公共的视野里面,所以他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地下室里边长大的。

  嗯,这种血缘亲情之类的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都觉得无所谓,大概是因为他们之前没有感情的缘故吧。

  雪非月在周围仔细的观察了一圈之后,发现这里东西都隐藏了,十分的隐秘,他知道这对象里面有一个十分巨大的包窗口,我家宝藏库里面隐藏着某个人将近半辈子的一生财富,哪怕是他青梅竹马的女儿出嫁,将来也不会把这一笔财富给贡献出去。

  这个人平时就是他捧在手心里面的小公主,可是他都舍不得把这个财产给出去。

  你不要说自己这一个不受宠爱的大女儿了。

  雪非月就是细细的,一首一首的在墙壁上面敲着。千煞道:“你这样做速度太慢了,而且很容易被发现,毕竟声音是不断地传播的,它有一定的载体,在石头与石头之间,他也会引起一定的共鸣。”

  雪非月道:“我知道这样的方式不是最好的方式,可是目前来说我已经找不到更好的方式了,如果我还有更好的方式的话,在这个时候我一定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去进行。”

  千煞道:“那现在看起来你应该怎么办?”

  雪非月道:“也看起来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办法,所以我在这件事情上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千煞那这没头,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更为优秀的方式,只能看着他慢慢的在一块一块的事情上面敲打着,感受到里面的声音的。成都然后被辨别出来,里面是否是空心的。

  雪非月道:“小时候他好像是把东西藏在了这里,但是剩下的我却不记得了。”

  雪秋生那你要想我有朝一日要把它放出去,所以以前他放东西的时候从来也没有避讳过他,只不过年代隔得有一些久远了,况且等他出去了之后,牢固原位了,以防万一,定还不会把东西放在原来的地方。

  千煞生出来了,他的鼻子在前面不断的笑了笑,对他说道。“闻着感觉在里面有一种十分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似乎在哪里闻到过。“

  雪秋生这家伙生产的东西定然是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的保障都会放在这里,但是他的东西可以算得上只能是中等水平的东西,好的东西应该没有。

  雪非月道:“不管怎么说,这好歹是他的一个宝藏库,但是他这个人呢,什么东西都唔会放在一个位置,另外就是她东西放在这里也不能全都说是宝贝,对于他来说,如果是真正宝贝的东西,他一定不会放这里,而会选择一个十分安全的方式和位置,却放着他,因为他觉得,不管是放置在哪里,只要不是放在他的身上,只要他不是时时能够看见的地方,都不叫安全的地方。”

  千煞要的话之后不由得一年汗颜,对他说到。:“想不到他还是如此纠结的一个人,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就是不安全的地方,这话说得清,虽然没有错,可是时时刻刻的盯着身上背负的东西,全都放在自己身上,不觉得太过于沉重吗?”

  雪非月那句话之后就摇了摇头,对他说到。:“是不是感觉到沉重,感觉到疲惫这件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我只是知道在很多时候他都会把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不重要的东西才会找个地方储存,所以我们将大批量地去寻找,他,未必能够找出到一个好的结果。”

  千煞对他说到。:“看来你说的对,某个人应该是把东西给放下了身上了而不在地下室,如果东西在地下室的话,此时此刻他应该会打开来寻找才对,可如果他东西不放在地下室,那么他今天究竟是过来做什么呢?”

  千煞不解。

  雪非月听到他说问了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又有数词,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很重要的信息。

  雪非月道:“平常情况下,他都是一个小心谨慎的,并且不会让最重要的东西离开自己的身边,离开自己的事业,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做得格外的优秀,甚至是在真正关键手发生事情的时候,他们也能够处理的很好。”

  千煞道:“你所说的这些我都清楚了,可是我还是没有办法想明白,既然他都已经把重要的东西放在了自己身上,那还来这里做什么?”

  雪非月道:“其实里面有一个自己。他知道我们却不知道的最关键时候在,以至于我们怎么猜都没有猜中其中的缘由。”

  千煞和雪非月,那地方都快翻过来了,可是始终都没有发现任何空心的位置,更加没有任何无缝连接的位置。

  不管是在怎么样的机关密布条件之下,如果是以前的他们肯定都能够快速的得到并且快速的破解他去到里面的东西,可是今天他们是细细的收藏了一遍之后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说太瘦的。

  雪非月道:“我一开始我们就找错了方向,也许这个东西从最开始的时候就不在他的身边,我们一直跟错了位置,跟错了人。”

  千煞道:“也许有这个可能性,但是我觉得应该不会按照你所说的那一个人物性格来说,他不应该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交给对方,毕竟他也提出过如此多的人力物力进行去竞争,他却拍卖他。偶,他向来就不是一个吃亏的主,这么些年你也应该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了。”

  雪非月那他所说的话之后点了点头,十分理解他的这种想法,对他说道。:“但没有错,他肯定不会把那么贵重东西轻易的交给对方,但是如果对方给了他更重要的东西作为保管,或者是通过其他的方式互相保管交换了。”

  就比如你把一个你国家的防御地形图给了他,而他把他皇城的防御地形图均匀布置图给了你,那么他们两个人。国家之间与国家之间就形成了某种一定条件之下的交易,而这种交易呢,都是互相威胁的,谁也不能够伤害谁。谁也不能够独吞好处。

  你过来这种协商之后,那么他们就没有任何的可乘之机了,因为经过协商之后,所有的东西他都是有了一定的保护性,甚至在整个交易的过程当中都不会有任何人可以插手进去。

  今天的关系也并不同于寻常的关系然后将一举的插手他们之间的事情几乎就是不可能的所以没在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真的找不到任何所以解决的办法了。

  千煞道:“我们再仔细一些,刚刚我们已经搜查过了四周的墙壁,可是我们对于上面的天花板好,下面的地面并没有说差,我们再仔细一点把这底面给收拾来了。”

  雪非月道:“国家的方式并不会给我们提供任何的好处,反而会带着无尽的麻烦。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在继续努力的收材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我始终觉得这种方式不太好。”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撩个魔尊生崽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