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撩个魔尊生崽崽 > 589雪秋生

  雪秋生,不是对自己的女儿不好,也不是对自己的后代不好,他只是纯粹的对自己不好,他只是因为自己心里面还有着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女儿,觉得自己的青梅竹马从小格外的可怜,更加少。其实说来说去也就是一个男人的私心作祟罢了,更何况这些年他自己母亲的付出屏了,外人付出亚洲多了,可是有的人就是眼瞎看不见。

  “那你的母亲当年也是美艳女生。是鼎鼎有名的大美人,整个大陆名声都是十分响亮的人物,没想到最后会选择你父亲这样的在一起,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当年我也是很震惊。”

  “当年?”

  雪非月,背面为某个人的话,感到震惊,反而在听到他这句话里面的当年两个字的时候,感觉到意外。

  雪非月,他是,在20年之前出生的人,在那个时候后,应该还是刚刚出生吧,又怎么可能会拥有记忆呢?当年说起来好像很久远了一样,他的母亲成亲的时候,不过是20年前而已

  可是,20年前的某个人在那个时候应该还只是一个婴儿吧,大概还在她母亲的肚子里面。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是啊,你的母亲是一个。长得十分漂亮又温柔大方的美人,只不过他的性格在某些时候易燃易爆炸,很多时候他都不会考虑的太过于周全,虽然说他是整个。慕容家族上五级的血脉之一,可是它的身上似乎没有已传到经商的天赋,所以你们家的产业才会如此快速要迅猛的不断地跌落下去,最后落入到了旁枝的手里面。”

  雪非月对于以前所发生的一幕幕的过往并不是很了解,因为他出生是在最近的这些年er这些年里面也没有出现任何特别的事情,而以前所发生的那些事情,她没有经历过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也许吧,你发展过去了,这么多年之后,不管是再美的美人,层次次的就已经化作了一堆苦苦,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雪非月,说到这里的时候,物流的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使过境迁之后,最后自己也能够剩下些什么。

  雪非月、千煞,不能进入了合体之后,看到了一切都在水泵正常的运转着,没有出现任何的变化,便清楚了,这应该是消息,还没有传过来。

  再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就意味着。他们还有尹小会的功夫,可以做准备,当他们在这个消息还没有传达之前,在敌人还没有防备之前,就已经把他们想要拿的东西给拿到手的话,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十分有利的一件事情。

  雪非月,快速的拿到了吗?问人的院落在这里居住了这么多年,那个人什么样的习惯?该怎么样处理?或者是在什么时候放置什么样的东西,他都一起何处?

  雪秋生,有一个十分特别的小习惯,另一个小习惯就是,他喜欢下半夜的时候去清点自己的财产,以及自己最近心得来的报备不备是在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就喜欢拿出来把玩?当他玩了一会之后,新鲜感过去之后才会把他收到他庭院里面的一个地下室的秘道,里面这些秘道里面拥有的这些女人,他存来的许许多多的东西,这东西包括各种各样的交易所送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探索宝贝的东西,基本上都会放在这里,因为这一条遇到和她的长板扣了十分接近,不管是在网上,晚上睡着的时候能够起到一定的防范作用,还能够再自己想要拿出来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能拿出来看。

  这样的一个小小的习惯也是他晚上有一天打雷睡不着,跑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只不过他当时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所惊呆了,并没有进去,所以某个人应该不知道,他知道这件事情才对。

  千煞,跟着某个人吃百八要的来到了她的院子之后,100就推开了院子的门口,当着门口被打开的时候,才看见,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千煞,看到这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说道:“整个环境看起来不像是油炸到过的痕迹,可是现在天色已晚,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在里面,而且收拾的也井然,有序,没有任何的慌乱,所以你那个离开前应该是十分淡然的,也不是因为着急的事情离开。”

  既然整个环境都保存的十分的完好,那就说明在他们来之前并没有人任何的达到行气,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突然伤心,否则他会在消失的时候,为了尽快的把东西收拾好好好,都快而导致有一些凌乱和角度不整齐。

  雪秋生,在这个点也不知道他究竟会跑到哪里去。

  千煞,对着他的不忍说道:“你觉得你的父亲会去哪里?在这一个时间点,他不应该好好的睡觉吗?”

  雪非月,嘴角的微微的勾了起来,对他说道:“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如果他不睡觉的话,那么他就只可能在一个地方呆着,那个地方就是他床底下的密道。”

  千煞,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对他说道:“你在这里居住了这么一些年,对这里的房屋可还有任何的感情?”

  雪非月,听到他说问出来的这句话,然后就知道他接下来的动作是要做什么了,

  。

  “虽然我从小是在这里长大的,可是你也清楚有了后妈就相当于有了,后天他从来不会关心我的死活,也不会管我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他只会管着他那两宝贝的青梅竹马给他生下来的女儿,我对于这里的确还有这意思,直的感情,只不过不在这里,在我自己的院子里面。”

  千煞,听到他的话,不由的调侃说到?

  “在你自己的院子里面,你究竟还藏着什么样的宝贝?”

  雪非月,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笑的一脸的开心,收到:“其实也没什么,宝贝就是一些普通的小玩意,当做出嫁的时候,并没有收拾干净,只不过已经决定了,以后都不会回来,所以在收拾的时候,大部分东西都已经带走了,如果你想要做点什么的话,我觉得也随你的便吧!”

  整天在里面,他说留下来的痕迹并不多,如果不是某个人强行的在中间插了一脚的话,我觉得这些财产早就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更加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如果那一天他能够因为她离开了这里的话,他自然开开心心的,并且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收拾好了,一头前进,并且已经做好了,打算再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不会回回到这个家族。

  千煞,听到他的回答之后,十分的满意,对着他爹那点的说道:“你现在先去离这里远一些,等到时候我叫你,你再过来。”

  雪非月,看到他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说道:“不用了,没必要这样子,只要你去做就可以,我这边的话还挺安全的,不需要这么防备。”

  千煞,最后还是十分坚持的让她连自己所搞出来的现场远一点房子,他被烧伤。

  在半夜的时候,突然之间睡在屋子里面的人全都醒了,过来地面上不断传来了脚步声和自缴获神越跑越快,越跑卫秦师傅是不是出了什么重大的事故?

  雪秋生,整个人呆在下面,一越发的不安心,只好从下面走的上来,当他看到整个地面都处于一种十分火热的状态的时候,心里面有了一种十分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雪秋生,联盟连滚带爬的从里面钻了出来,就发现上面的祸世越来越大,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办法,可以离开!

  “走水了,快来人啊!”

  雪秋生,那时候能落听到各种杂乱的脚步声音及泼水伤,还有各种的呐喊声,怎么场面可以说上次使用的混乱?而在这混乱当中还夹着手,时不时就从高空掉下来的物品,这种东西不是因为他后面租装上去的,而是因为在建房子的,当初就已经有了的的。

  雪秋生,在地下呆的格外的火热汗水,顺着他的鬓角滴答滴答的掉落下来,下来就像是被烤面包似的。

  雪秋生在下面走来走去,可是因为火势太大,他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办法离开那个卧室,

  雪非月,蹲在某一个树上,看着自己的家被好个人烧成了一片废墟,之后并丢的嘴角直抽抽。

  “千煞,我还以为你只是跟我开个小玩笑说说而已。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一把火把这里给烧了一个精光!”

  千煞一直手臂抱着雪非月道:“我可记得在多走之前,我可是只只细细的问过了,你确认了,你对这里没有了任何的感情之后,我才下手的。”

  千煞,那一个小表情就是在说你不能够为了这件事情的话,我实在自作主张。

  雪非月,嘴角微微的勾了勾,收到:“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毕竟我也说了,我对这里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另外我们今天晚上说来做的事情本来就是欺师灭祖的事情。”

  雪非月,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数为蒙面生了,她就难产已经挂掉了的母亲,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然后对着几十年一直跟在她的身边的父亲,没有感情,没有感情。

  千煞,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嘴角微微的勾了勾,说道:“也许是因为你比较喜欢的母亲,并不喜欢的父亲,所以才会对你的父亲有的如此强烈的偏见。”

  雪非月,对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我想这跟其他事情也许有关系吧,就比如从未得到的东西,总觉得它是美好的,令人值得怀念的,而得到的东西总是不会珍惜,总觉得这东西这也不好,那也不好。”

  千煞:“我记得你的母亲跟你并没有什么感情,不应该说是在你出生的时候,你母亲就已经不在了,在你已经有三四岁的时候,你母亲的已经作古很久了了。”

  “你跟你母亲哪来的深厚感情?跟你母亲的衣冠冢?”

  雪非月听那么乱,所说的话咋好不由得气呼呼的说道:“那我也不能对不起她,当初她为了生下我,可是拼尽了全力,甚至是不及丢掉了生命,才生下来我一个小孩子。”

  况且在翟溪的全貌里面,也就是他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嫡系,如果不算他在那那么慕容家,可就真的没有人了。

  慕容家现在也是兵荒马乱的,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搞的什么事情,只不过现在自己的自己的实力太过于弱小,想要回去真的不容易,所以才会退而求求其次。

  雪非月,真的,他们的大窗户看着下面的场景,是否已经擦干净了?

  雪非月,看了眼前正在忙前忙后的人,不由得嘴唯伟的勾了起来的她“如果你决定了,跟我在一起,那么一定会每天抽时间带你出去兜风。”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撩个魔尊生崽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