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撩个魔尊生崽崽 > 576月华珠1

  很快,千煞来了,道:“雪非雨,是谁的孩子?”

  雪非雨?

  雪非月那段话的时候不由得整个人都震惊住了,因为他从来没有问过这个话题,更加没有对这个话题有过任何的关注。

  所有的人都去听他们的检查的时候还是企业,怎么可能会想到其他人的价格篮子里面的东西呢?

  雪非月看在眼前所发生的一幕幕,不由得玩起了袖子和自己家的千煞鼻子一下。

  雪非月震惊道:“雪非雨,按照正常的算计来说,不应该是我父亲的孩子,不过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疑问?”

  雪非雨的身份,雪非月本来就没有怀疑过,毕竟他的母亲跟自己的父亲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

  雪非月做自己的母亲是属于被骗的那一份,再后面就是自己的父亲带回来了他的姨娘,而那个姨娘进来之后,自己的母亲就一直郁郁寡欢,而她一直以来都陪在母亲的身边,对于父亲和新来的这一位姨娘,她并不喜欢,也不会经常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自然也不清楚他们之间究竟是怎么相处的。

  不过……

  雪非月道:“任何一个男人如果不是在情况特殊的情况下,都不会允许自己的身上一片绿油油的吧,所以我觉得如果雪非雨不是他的亲生女儿的话。那么至少他雪秋生应该是不知情的。”

  千煞道:“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感到十分的奇怪,因为我在第1次看见他和你父亲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他们两个人身上并没有十分亲切的关系,只不过一直以来我都不太好询问你。”

  雪非月诧异道:“那个,千煞,你的鼻子究竟是怎么长的,为什么你说第1次见的时候,就能够听到了,他是不是就能够看到了,他的身上和雪非雨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千煞在谈及这个话题的时候却并不对他解释,反而避了避眼睛,似乎并不想提起这件事情,看起来这一个东西是一个小小的技能和对方并不愿意跟自己提。

  千煞蹙眉道:“关于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跟你解释,反正他就是一个小法术,当你的实力到达了一定层次之后,你就会发现两个人之间的另一种关系可以看的一目了然,就像是一面镜子似的,能够把人的五官以及眼睛鼻子什么的看得一清二楚。”

  雪非月困惑道:“那应该到达什么样的实力之后才能够看破这个呢?”

  雪非月很想看看,毕竟……

  自己,和雪秋生的关系并不好,很多时候他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以至于他都会一直以来都帮着另外的一个女儿对付他,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他的第1张女友,而且在很大的程度上,将来作为一个妻子的作用也十分的强大。

  毕竟,雪非雨并不是什么嫡长女,而且他的母亲的家族也格外的弱势。

  如果他的母猪强大也就算了,可是这样弱势的母族,并不会给雪非雨带来任何的帮助。

  对雪秋生也是如此,雪秋生就属于早年白手起家那一种,他的身边并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的人,更大的程度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依靠着自己努力得来的,所以这一切从最开始的本质来讲,他没有依靠过任何一个人,当然也是因为他背后没有可以依靠的人。

  雪秋生这一辈子都在努力的往上爬,哪怕是跟一个她自己不爱的女人,曾经哪怕是抛弃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她为了达到目的,她也就把这些事情给做的一干二净。

  所以……

  雪非月然后对于这件事情有着如此深刻的怀疑,如果自己是他的亲生女儿的话,那为了爬到更高的位置,就必须要把自己的嫡长女作为联姻的筹码。

  雪非雨她母族背后的势力,并不强大,比不上他这个嫡长女。

  况且……雪非雨他的身份并不是很光彩,在这一个层次上也比不上雪非月。

  可雪秋生,不管是在做什么事情,上面都格外的偏帮着雪非雨。

  甚至是在自己母亲的事情上面面对着那么强大的压力,可是她依旧如此。

  特别是在上一次他受伤的时候,我不能无动于衷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陌生人一样。

  从这种种的事情表明看来,雪秋生也许真的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也只有这个理由能够说得通。

  千煞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一刻,少女,她的心思不断地打量着。

  千煞道:“快看对面的人在家加钱了,这件事情,我们晚点再说,先把东西给拍下来吧?”

  雪秋生加价钱了?

  月华珠这个东西最开始也说了作用性能不是很强大,最主要的是他有一定的限制性,不能够在一直的手里面使用,所以他拿这个东西作用并不是很强大,难道他真的因为喜欢而把它当做一个照明的工具使用了吗?

  雪秋生震惊!

  千煞道:“也许他是认识那一个家族里面的人,只要把他拍下来作为一个礼物送给对方,只有这个可能性最符合常理。”

  雪秋生的心思,雪非月不懂,不过……

  千煞说,让雪非月拍下来!

  雪非月道:“为何你一定要让我把这个东西给拍下来,我觉得这块东西对于我而言作用不是很强大,反而有一些累赘,因为它的使用性能并不是很高,性价比也不高。”

  月华珠从最开始的1300万两个到了现在之后已经排出了的价格。

  价值提升到这个位置的时候,他觉得这个价钱已经超出了预估,并且这个东西拍下来之后就用10分的热销,并不是他想期待的那个样子,所以他打算放弃掉这个东西重新拍卖,其他的也许对他注意更加强大。

  千煞道:“乖,你听我的这东西对你真的很重要,你把它拍下来以后可以作为一定的辅助用具使用。”

  雪非月道:“我知道我听你的,我当然会把这个东西给拍下来,只不过十分的好奇这个东西的作用,所以才会问问你罢了。”

  千煞听到他答应了自己要把东西拍下来之后,物流都十分的兴奋,对着他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把爪子主动的放在了,雪非月的手里面。

  雪非月看到了他那眼前白色的毛茸茸的小爪子,不由得心情大好对他说道:“你就放心吧,只要我想拍这个东西,到手里面还是轻而易举的。”

  雪非月他本来就是一个炼丹师,在他的这些日子里面也准备了不少的丹药!

  不过这些东西一开始他并不打算在这里使用,而是准备了自己的开业典礼,但是如果我在这里使用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毕竟这也算是给自己打一个小广告了。

  千煞道:“我知道你的手上带了很多的弹药,不过今天不能够一次性把它给给出去,另一个是因为你身上的材料并不多,制作需要一定的时间,另一个是因为,一旦你把丹药如此低贱地给卖出去之后,市场就会形成一种通货膨胀,如果你想要短期在一次在你自己的店铺里面出售这个弹药的话,价格可能就会大大折扣。”

  雪非月这是他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并不打算今天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把这些单要给给了出去,我有自己的计划和目标,我打算把这些东西同意一下,到时候找个机会再给出去。”

  雪非月的话,千煞明白了!

  雪非月听到对方在加了价钱之后,自己也举起了手中的砝码牌,往下丢了下去。

  雪非月手里面拿着的,这是一个贵宾的卡牌。

  那东西被丢下去的时候,坐在贵宾室的人会拥有一次决定性的标价!

  意思就是,当你站在了这个位置的时候,就会获得一个贵宾的卡牌,而这个卡牌的作用不是增加价钱,也不是增加什么优先权!

  它的作用性能很小,也很强大,那就是当拥有这个牌子的人就意味着他的身份并不紧张,并且不是一般人能够得罪得起的,所以他的这个牌子最重要的就在这里了。

  这一个贵宾的卡牌就是代表着他自己的身份不凡,以及他的背后资金雄厚,就是在告诉那些普通的平常百姓,不要再跟我争了,你争不过的,因为我背后很强大,而且我还拥有着数不清的资金在等着你,哪怕跟我竞争也只是形成一种恶意的竞争,在整个竞争当中你不会占到一丝一毫的便宜。

  一般当丢出了这个贵宾卡牌的时候,不管是全场的普通的修炼者也好,还是那些达官贵族也好,都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重新估值一下自己手里面的砝码。

  另外这一个贵宾卡牌,还有一个至关性重要的作用,就是,他可以在别人寒假的时候丢出这一个砝码,然后他拥有一次资格性的标价!

  当这一个贵宾卡牌被丢出去之后,丢出去的人,一次性给这个拍卖物品,加了上一人加的价格的三倍的价格。

  比如第1个最开始的原始价是100块钱,而第2个人他叫的价格是110块。

  如果在这个时候,贵宾室的人丢出了贵宾卡牌。

  那么它就会有一次标价的机会。

  它所标注的价格不低于10块×3。

  也就是块×3。

  一共是一百四十块!

  这么计算的!

  上一家加的价格是一千两……黄金!

  雪非月要是这个过一遍卡牌的时候,整个场面都瞬间安静了。

  这……

  正好他的上一家为了把价格拉到了一定的层次,加了1200的黄金。

  那上一家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后面的人再追了,那和他手里面并没有贵宾卡牌。

  所以只好利用这样价格的方式把对方给打退,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击退那些不再人,不再跟他竞争。

  那在他说出这个价格之后,后面的人直接丢出了一块贵宾卡牌。

  隔壁……

  “殿下?”

  他们这一次的钱都被拍卖最重要的目的不在于奇葩而是在于他们这一次来参加这个拍卖会,最重要的目的不是在于其他,而是在于这一个月华珠。

  是他们这一次行动中的任务的一个另外的一个任务就是找一把合适的武器给雪非雨。

  很快就会有宗门,来这里进行选择了。

  在挑选这些人的时候,必须要经过一场又一场的比赛,经过这些训练的时候,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给自己的成绩作家,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他需要以最杰出最优秀的成绩获得第1名。

  因为前三名是由决定优先权选择自己的老师。

  所以雪秋生,为了让他自己的女儿更加的强大,也为了让整个家族更加的繁荣,更加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拥有一个更强的互动,所以这一次他也算是家的老板,都让他过来挑选武器。

  除了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一起互利互惠需要拍下来的除外,另外的一个东西就剩武器了。

  而月华珠,现在的价值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估,只怕拍不下来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撩个魔尊生崽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