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二章 “第二”神捕

第二章 “第二”神捕


  永泰二十年,一月二十六。

  广州府,龙门县。

  这日清晨,下了一场雨。

  雨不大,也没有下太久。

  至巳时前后,便已是虹销雨霁,风轻云净。

  被春雨润泽过的空气带着一种清新的感觉,沁人心脾。

  如此舒爽的天气,按说就连人的心情都会跟着变好,然……

  此时此刻,在城内的某间茶楼里,有那么一群人,却被一种压抑的、令人窒息的氛围笼罩着。

  这群人,清一色都是男的,虽说看起来都已是七老八十,但个个儿的眼里都带着那么一股子戾气,其中有好些个就连身材也没怎么发福走形,仍是保持着壮年汉的体态,一看就是练家子。

  “要我来选,那就是大啲了,大啲的为人怎样,大家心里都清楚;阿仂也不是不好,但要他做‘龙头’,似乎还不够资格。”

  “阿仂呢……平日里最为兄弟们着想,只要兄弟有难,他都是出钱出力,从不推辞。”

  “阿仂的人缘好没错,但我怕他的势力不够大啊……他手上无论人力财力,都还差了点儿;而大啲就不同了,如今番禺地头上,可以说全都是他的人马。”

  “哼……要是谁势力大就选谁,那不如选祖听风算了,毕竟大啲和阿仂的势力加起来也不如他这个‘绿林道陆路总瓢把子’吧?”

  “这怎能行?谁不知道那姓祖的觊觎‘龙头’之位多年,与龚爷乃是死对头,现在龚爷的死因尚未查明,万一背后就是那姓祖的在搞鬼,我们还把他选了上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诶?那昊璟瑜又如何?他这个‘水路总瓢把子’,论地位和祖听风可是平起平坐啊,而且他这人办事周到、为人谦和,手下的兄弟也都被他管得规规矩矩,很少听说他们‘沧渡帮’的人到处惹事的。”

  “不成不成,谁都可以,就这昊璟瑜不成……我听说他和朝廷那边交往甚密,要让他当了‘龙头’,兄弟们哪天被卖了都不知道;还有,咱绿林道的汉子,不惹事儿,那还能叫绿林好汉吗?都规规矩矩的,不如回家种地去得了。”

  “你们这帮老鬼,怎么还越扯越远了呢?要我说,直接选龚少不就得了,他今年也快三十了,打小儿就跟着龚爷,这‘龙门帮’上上下下,哪个敢不服他?大啲和阿仂再能干,也不过是龚爷的门生,能跟亲儿子比吗?”

  列位听到这儿应该也都听出来了,这些个老头儿啊,全都是“绿林道”上的人,而他们眼下正在激烈讨论着的,无疑就是关于选谁当下一任“龙头”的事了。

  此处得说明一下,这大朙的绿林道,虽也是天南海北,各自为战,且道上的人之间也经常会有恩怨,但就跟江湖道有个“武林盟主”一样,绿林道也有一位公认的“龙头”。

  武林盟主是怎么诞生的,这个咱暂且不提;反正绿林道的这个“龙头”,一向都是由一群在“一十三道”中有着“地”字级以上称号,且已“金盆洗手”的叔父辈们选出来的。

  至于多久选一次……那就不一定了,因为一般都是等前一任龙头主动收山或被干掉时再选。

  方才那帮老头儿提到的“龚爷”,全名叫龚连浚,乃是这两广一带势力最大的绿林帮派“龙门帮”的帮主,也是现任的绿林道龙头。

  由于他几日前突然暴毙,使得龙头之位产生了空缺,所以便有了今日的这番会话。

  雷潮和林淮乐,也就是老人们口中的“大啲”和“阿仂”,都是龚连浚的得意门生,也是龙门帮内目前风头最劲的两名堂主,他们成为候选人自是顺理成章。

  龚连浚的儿子龚经义,身为龙门帮的“太子爷”,肯定也要考虑进去。

  至于祖听风和昊璟瑜嘛……情况就比较复杂了。

  他们两个,分别是绿林道陆路和水路的“总瓢把子”;这两个头衔,在道上是仅次于“龙头”的,可以视为是“准龙头”……且这两个头衔并不靠叔父辈们“选”出来,而是拼“实力”,由同道们认可所得。

  也就是说,总瓢把子所统领的帮会的实力,未必就低于“龙头”所统领的帮会,只是在名义上龙头的权力要高于总瓢把子;到了关键时刻、或遇到有分歧时,还是由龙头“话事”,总瓢把子得听着。

  这种权力的分配形式,说白了也是一种“搞平衡”,就跟那盐帮的曹帮主在“四门三帮”里搞的那套一样,只不过绿林道将其变成了一种明面上的规则、还一代代传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难道龙头就非得是龙门帮的人做吗?其他帮会的人就做不得?”

  “干什么?你收了祖听风很多钱吗?从刚才起就一直帮他说话!”

  “嗯?无凭无据,你敢血口喷人?”

  “哼!我说的对不对,你自己心里清楚!”

  啪——

  讨论进行到这个阶段,差不多也就结束了,因为已经有个老头儿掀了桌子,那下一步就是要动手打人啊。

  和他吵的那个老头儿呢,也不虚他——大家都是老古惑仔了,在道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能留下条性命成功“金盆洗手”的,能是善茬儿吗?谁能没个两下子?

  “哎哎……都是自己人,别乱来啊。”

  “是啊,都一把年纪了,别再让人看了笑话。”

  当然了,周围的老头儿中也有不少和事佬,劝起架来都驾轻就熟,一群人上去拉拉扯扯的就把两人给分开了。

  而就在这帮老家伙乱成一团之际,门外忽又闯进来一群人。

  看他们那整齐的制服就知道,都是官府的人马。

  那带头的一位,四十来岁,生得是人高马大、身形健硕;他往前一站,便见得那张脸上,是弦月眉,近心眼,刀环耳,鹰钩鼻,菱子嘴一一列下,那叫一个棱角分明。

  此人是谁啊?咱书中暗表,他就是“大朙第二神捕”,人称“龙门第一刀”的柏逐龙。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要问了,这位大哥和那“大朙第一神捕”月有缺是什么关系?

  其实也没啥关系,月有缺跟他并不熟,只是知道他的名字,也有过几面之缘,但两人之间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

  不过……柏逐龙,可是非常讨厌月有缺的。

  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个世界上从来也不存在什么“第二神捕”,只是我这个说书人在告诉你们,他是仅次于月有缺的“第二”而已。

  实际情况是,世人只知“第一神捕”月有缺,却很少有人关心“第一”之下还有哪些人。

  这就跟各种体育大赛到最后能被路人和云观众们记住的往往只有历届的冠军一样……

  柏逐龙就是那个明明和第一只差一点点,甚至他自认为并不逊色于对方,但名声却和对方差了十万八千里的那个“第二名”。

  更有趣的是,和他一样惨的人,还有三个,其中两个是锦衣卫,还有一个是朙军千户,这四位可并称“虎豹龙狼”,基本上呢……就是低配版的“风云水月”。

  那风满楼、云释离、水寒衣和月有缺四人,是皇上钦点的“朝廷四大高手”,每个都有御赐的宝物在身,且盛名在外,人人敬仰。

  而那“虎豹龙狼”四人……尽管实力只比那“风云水月”各差那么一丢丢,但他们本身啥职位就是啥,其他毛都没有。

  如果说“风云水月”是“奇迹的时代”,那“虎豹龙狼”就是“无冠的五虎”,两个字——实惨。

  毫无疑问,像他们这么惨的人,脾气一般都不会太好的。

  “官差查案!统统靠墙站好!”此刻,这柏逐龙一进屋,就冲着那帮老头儿一声暴喝,真真好大的官威啊。

  那帮老贼油子听见声音一回头,瞅见门口那么多当差的,也是立刻就停了手,显然是不想让“外人”看他们内斗的笑话。

  但……要让他们乖乖靠墙站好,也没那么容易。

  “唷,这位官爷,什么事儿啊?”离门口较近的一个老头儿反应挺快,当即就挤出一张笑脸,朝柏逐龙迎了上去。

  正所谓人老奸马老滑,这老头儿跟官差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觉得像柏逐龙这样儿的小伙儿根本经不起他几句忽悠。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盖世双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