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尾声 摘胤

  黄昏时分,雨停了。

  此时的悟剑山庄内,已是一片沉寂。

  就像这个江湖上大多数的地方一样,人们来了,又走。

  有些人走时,带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有些人,却把性命留在了这里。

  相信不用多久,萧准的死讯就会传遍江湖,也不用多久,人们就会将他遗忘。

  当然了,他并不会白死。

  因为每当有“坏人”死了,就会有“英雄”出头,这次也不例外。

  这一场风波过后,最为声名大噪的人,无疑是闻玉摘。

  虽然孙黄二人无论在萧准的阴谋没被揭破前、还是在最终消灭萧准的环节上,都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但那些来论剑的剑客们最终还是认定了有口皆碑的草堂公子功劳最大。

  原因嘛……大致有两个。

  其一:实话实说,如果没有闻玉摘运筹帷幄、布局多年,那众人的确是很难提前掌握到萧准的计划,并促成今日这刀剑勘魔的局面。

  其二:“炸屎”那事儿,其影响终究是有点过于恶劣了。

  即便事后知道了双谐做那种事是为了阻挠萧准,但这个手段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大伙儿不跟这俩始作俑者计较就不错了,还指望把头功算给他们……那自是不可能的。

  反正今后大家就压根儿甭提“炸屎”这个事情,要是有人问起今日的情况,就着重吹“刀剑七绝力战萧准”那段儿,其他乱七八糟的权当做没发生过就完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在这次事件中,狄不倦居然成了仅次于闻玉摘的受益者。

  他这个本不该被请来的人,由于几次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率领群雄的优秀表现,而得到了江湖同道们很高的评价,就连那“败龙剑”独孤永都因此承了他的恩情。

  于是,在这之后不久,狄帮主就借着这波声势,顺理成章地拿下了此前那还悬着的“四门三帮总门主”之位,也算是因祸得福、如愿以偿了。

  至于其他各方势力嘛,则是有悲有喜……

  武当派最惨,来这一回,莫名其妙就死了个掌门,对他们来说,这可是塌天大祸,弟子们悲恸之余,也只能先抬着王真人的尸首回去再做计较;而他们在半道上是怎么被那“水元仙子”给换走了尸骨的,咱就不细表了。

  一永镖局的几百人马,在几乎没有损失的情况下,不但是露了脸、立了功,还白得了一批宝剑,肯定是不亏的;谢三爷被萧准用“盗命繦”暗害的仇,至此也算是报了吧。

  那江守正江大侠呢,最后也是蒙混过关,因为事后狄不倦和独孤永都没有再去提他曾经临阵脱逃的事,这也让他松了口气。

  还有就是……其余那些来论剑的人。

  有些运气不好的,在此枉送了性命,甚至连名字都没人记住,尸首也没人来收;而运气好的呢,非但活了下来,还顺走了悟剑山庄里不少的财物,真没白来。

  山庄里那“真正的藏剑阁”,自然也是遭到了洗劫,且由于闯入的人太多,此前徽州五义留在墙上诬陷林元诚的字迹也变得毫无意义了。

  最后,咱再来说说那“四剑三刀”……

  顾戎是唯一阵亡的一位,他为报仇在山庄中卧底多年,但直到最后也没见到仇人身死,自己便先走了一步,实在令人唏嘘。

  海苍峰海大侠被断去一腿,今后他是能恢复过来、重新振作,还是就此成为废人,这就不得而知了。

  林元诚和姜暮蝉虽然都受了不轻的内伤,但好在两人并没有性命之虞,在黄东来的建议下,两人都同意与孙、黄、令狐翔和秦凤四人一同前往蜀中黄门养伤。

  三字王嘛……从闻玉摘那儿拿走了他的报酬,即“真侠令”后,当日便不辞而别,不知所踪。

  而笑无疾,也就是悟剑山庄理论上仅存的继承人——萧烜,在这日之后,竟然选择留在了山庄里。

  说来讽刺,这里曾经是他的家,是他住了二十年的地方,里面不但有他唯一的亲人,还有着十分优渥的生活环境,但他却不想回来。

  如今,这里几乎已成了一片狼藉的废墟,被抢劫、破坏殆尽,只剩下一幢幢无人的空屋和一块已经臭了的招牌。

  这时,他却不想走了。

  笑无疾曾以为只要完成了对父亲的复仇,就能得到释然和满足。

  可现在,他父亲死了,他却只感到了空虚。

  他忽然发现自己和父亲确实有着一些很相似的地方,比如……往往要等到太迟了,他才会试着去理解别人、或是思考自身的问题。

  萧准当年做的事或许是错的,但笑无疾后来做的事,也是错上加错。

  他们父子俩对于生命、尊严、爱情、仇恨……都有着双重乃至多重的标准,也都有一份异乎寻常的执著。

  而悲剧的主人公,大体都是这样的人。

  …………

  三日后,“山中湖”。

  午后,有两个人,来此捞尸。

  前几天黄东来下到这山洞里时,用的是绳子,而今天笑无疾和闻玉摘下来时,工具已换成了两条铁链。

  两条铁链的源头分别固定在上方洞口外很远的两根桩子上,且有闻玉摘带来的几名侍女看守着,所以安全性肯定是没问题的。

  而笑无疾之所以只邀请了闻玉摘来帮忙,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闻玉摘可算是如今这世上他最信任的一个朋友了,其他人……他觉得求不着。

  “你真的要把他捞上来?”闻玉摘提着个灯笼,看着浮在湖面上的那具尸体道。

  “人都死了,好歹把他埋了吧。”笑无疾一边说着,一边已朝水面甩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绳索。

  熟悉尸体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死尸因体内的气体充盈而浮上来,差不多就是要三天;另外,笑无疾在大战中被扭伤的双手也需要几天的时间稍微恢复一下,所以他们才选这天来。

  很快,笑无疾就用绳子把萧准的尸体拖近了他们两人所乘的小舟(小舟也是用铁链运下来的),然后便伸手将其拎上了船。

  和沉下去的时候一样,此刻,萧准的右手仍是紧紧攥着那把“血剑”,只是,那剑……俨然已成了一块黑褐色的、和匕首差不多长段的烂铁片。

  “果然和黄兄说的一样,‘剑魔’一死,这血剑便没了依托,随即就会化为一块普通的、熔过血的废铁,并迅速腐烂消融……即便是捞起来也没用了。”闻玉摘并没有怎么关心萧准的尸体如何,而是第一时间先看向那剑说道。

  笑无疾对此倒是不怎么在乎:“呵,这不是很好吗?若这血剑还能继续作妖,才是祸害吧?”

  闻玉摘闻言,略微沉默了两秒,再道:“我只是觉得……可惜。”

  “可惜?”笑无疾抬眼望了望闻玉摘,用疑惑的口吻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

  “你想啊……”闻玉摘也看着笑无疾,接道,“倘若这兵器的力量能为我正道所用,今后这武林,还有什么邪魔外道能与我们抗衡?”

  “算了吧。”笑无疾耸肩,“这类邪物,不用也罢。”

  他说罢这句,已把萧准的手指给掰开了,接着他就把那柄已经腐烂的血剑残体随手扔回了湖里。

  闻玉摘盯着那湖面泛起的涟漪,凝视了好一会儿,方才移开视线。

  而此时,笑无疾已经把萧准的尸体扛起来背在了背上,准备顺着锁链回去了:“行了,咱们上去吧。”

  “嗯。”闻玉摘点点头,替笑无疾掌起灯笼,以便让他先走。

  …………

  “我还活着。”

  “我就在你面前,现在来得及!”

  “杀了他。”

  “在这里杀了他,没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可以说是他先动手来杀你的!”

  “他是萧准的儿子,没人会信他,大家相信的是你!”

  …………

  这一刻,时间恍如静止。

  一阵低语在闻玉摘的脑海中闪过。

  闻玉摘认得这个说话声。

  这是他自己的声音。

  我们都知道,像闻玉摘的这样的人,无论表面上如何,其实骨子里,他谁都不信,只信自己……

  回过神时,闻玉摘猛然发现,自己手中,正拿着一把剑——一把腐朽的、如废铁般的短剑。

  他很奇怪,为什么刚刚才被笑无疾扔回湖里的剑,会在自己手上。

  “难道我刚到看到的都是幻觉?”

  闻玉摘一边思索着,一边将视线移到了剑上。

  然后他便看到,那剑刃上,有血。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盖世双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