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这世界与他,我都要 > 97.番外-婚后篇

  第九十七章

  两人领完直接去了酒店,虽然还没有办婚礼, 但是展清认为领证这种大事儿, 怎么也得庆祝一下。

  因此他们也邀请了谢温迪。

  不过今天是谐音很好的日子,来领证的情侣难免多了点儿, 原本以为十点就能结束,结果弄到十一点多。温牧寒开车前往订好的酒店,路上还接到展清打开的电话。

  “我们刚结束, 正要过去, ”温牧寒应了一声。

  这会儿叶飒刚把结婚证的照片拍了, 发在了群里。

  昨晚阮冬至和司唯知道她今天要来领证,居然夸张到要请假来现场观摩, 叶飒冷笑了两声,言辞拒绝。

  不过她答应她们,只要一领完证, 就立即拍照发给她们看。

  她照片刚发到群里, 两人立即给了回复。

  就好像她们一直守着等消息一样。

  阮冬至:【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结婚证,恭喜你叶飒, 成为我们宿舍里第一个嫁出去的人,给姐妹们开了个好头。】

  司唯:【我的重点是, 为什么我男神拍证件照都这么好看!!!】

  司唯:【啊啊啊啊他好帅好帅。】

  司唯:【爸爸, 我要给你当伴娘,我要接过我男神亲手递给我的红包。】

  阮冬至:【别说,长得好看的人,证件照确实都好看, 剑眉星目,简直了。】

  司唯:【对吧,对吧,你知道我激动的点了吧。】

  叶飒一脸无奈的看着群里飞快的刷屏,忍不住转头看向旁边的男人,虽然只能看见他的轮廓,可温牧寒的五官很深邃,尤其是鼻子长得特别好看。

  高挺又不显得过分大,简直称得上是雕刻般的完美。

  于是叶飒又把原本放在包上面的结婚证翻开,里面照片上的两个人脑袋轻轻靠在一起,脸上都带着笑意。

  眼底的光是透着温度的。

  正好遇上红绿灯,他转头正好看见旁边的叶飒,正把两本结婚证拿在手里看。

  温牧寒看她的模样有点儿好笑,忍不住问道:“看得这么入神,要不回头裱起来挂在我们卧室。”

  这话明显是调侃叶飒。

  谁知这姑娘转头望着他,居然双手捧着结婚证,很认真的点头:“我觉得可以。”

  温牧寒被她逗笑了,“那行,裱起来。”

  叶飒突然叹了一口气,惹得温牧寒把车子重新启动了,还是忍不住转头瞥了她一眼,“好好的叹什么气?”

  “不是叹气,只是在感慨。”

  “感慨什么?”

  叶飒问:“你以前能想象到你会跟我结婚吗?”

  不是别人,是她。

  这个叫叶飒的姑娘。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喜欢了他那么多年,偶尔听到一个关于他的消息都会开心笑起来,曾经为了他一句话努力去改变。

  喜欢,仿佛成了习惯。

  以至于她一直没想过喜欢的最后会是什么,是在一起,是结婚,是成为夫妻。

  说起来也好笑,叶飒其实也没想过跟温牧寒结婚的事情。

  或许更准确的说,不是没想过。

  是不敢想。

  明明靠近他都是一件遥不可及,又何谈在一起呢。直到他们重逢之后,她才发现自己似乎可以有那么一点,再一点的朝他靠近。

  她曾经那样多无畏的举动,是真的无所畏惧吗?

  不是。

  其实她也会害怕丢脸,害怕被拒绝的窘迫,可是比起丢脸和窘迫,她更怕的是自己抓不住最后的机会。

  温牧寒摇了摇头:“没想过。”

  叶飒正要点头。

  直到他又低声说:“所以偶尔想起来也会后怕。”

  后怕?

  叶飒有些迷惑的看向他,实在不懂这个后怕的点在哪儿,直到他轻笑道:“会想着要是当初我没南江怎么办,会想着你一直不是那么执拗怎么办。”

  因为得到了最好的,所以哪怕拥有着,也会夜半时,微有些心惊。

  遥想着当初的情况更是觉得心颤。

  哪怕是行差踏错的一步,都可能让他们错失彼此。

  何其有幸,他们没有错过。

  他一句话让叶飒安静了下来,是因为有点儿被震撼到,也是没想到原来他心中也曾经有过跟自己一样的惶恐和后怕。

  还好,命运对他们足够眷恋。

  到了酒店之后,温牧寒下车让门口的人帮忙泊车,一旁的叶飒下来,他伸手过去正要拉住她的时候,突然对面的姑娘扑过来抱住了她。

  “温牧寒,”叶飒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或许还沉浸在之前车里的那个话题。

  待温牧寒正要伸手抱住她,结果人家反而又推开他,“走吧,我们该进去了。”

  女人呐,情绪来的快,去的倒也快。

  他们到了包厢,推门进去,就看见偌大的桌子上,就坐了三个人。只是谢温迪和展清坐在一块正说说笑笑聊天,在场唯一的男士温克济则是坐在旁边安静听着。

  因此他们一进来,反而是温克济率先抬头看向他们,“来了。”

  哪怕叶飒不熟悉温克济的性格,都听出他口吻里略有些无奈。

  这时两位母亲大人也纷纷朝他们看过来,轻声说道:“快过来,结婚证呢,把结婚证拿给我们看看。”

  叶飒笑了下,伸手从包里把结婚证掏了出来。

  谢温迪到底比展清矜持点儿,没伸手要,只是在展清接过来的时候,靠过去一块看。

  展清一打开结婚证,看见两人的照片:“好看,这照片拍的真好看。”

  “现在不是流行修图,你们找人修了吗?”

  温牧寒实在没想到他妈还挺拆台的,无奈道:“没有修图,我们就是在民政局那儿拍的照片。”

  “我就说,肯定没修,还是人长得好看,拍照自然也就好看,”展清点头。

  展清转头看了一眼谢温迪,笑道:“飒飒还是像你,这眉眼真漂亮。”

  谢温迪被她夸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说:“都说儿子像妈妈,不过我看牧寒反而像他父亲多一些。”

  “对、对,说到这事儿我可真是太生气了,这小子真是太会骗人了。当初他生下来的时候,大家都说像我把我高兴坏了,心想真不亏让我辛苦十个月生下来。结果他长开了之后,越来越像他爸爸。”

  此时温家父子两个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无奈。

  谢温迪笑了下,“看来叶飒还挺乖的,别人一直都说她像我,小时候像我,长大也像我。”

  叶飒有点儿发愣,实在是没想到,谢温迪会接这个话题。

  在她印象中,谢温迪是高贵优雅的,从来不会讨论这种生活化的问题,甚至她从来没在谢温迪嘴里听她说过,自己像她。

  或许是因为谢温迪很欣赏展清的画作,又或许是展清本来就是那种很让人亲近的性格,他们坐下来之后,就听到谢温迪和展清一直聊天。

  “还不上菜吗?”叶飒悄悄问温牧寒。

  因为她刚才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她是怕长辈们都饿了。

  温牧寒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的时候,展清似乎听到叶飒问的话,转头说:“温迪说还有人要来,所以咱们再等一会,飒飒你是不是饿了?”

  “不是,我是怕你们饿了。”叶飒摇头。

  她看向谢温迪,一脸好奇,还会有人过来。

  直到她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闪过,包厢的门被推开,谢时彦走了进来。众人纷纷朝他看过去,反而是展清先开口问道:“时彦,你也在这边吃饭?”

  “叔叔,阿姨,”谢时彦下意识的打招呼。

  只不过这一声喊完之后,叶飒和温牧寒同时脸色有些怪异。其实这也不能怪谢时彦,他从高中开始就跟温牧寒认识,那会儿他们还经常去温牧寒家里蹭饭吃。

  他喊叔叔阿姨那是喊惯了的。

  谢时彦:“对,我也过来,路上堵车了。”

  “那还是挺巧的,居然吃饭也能遇上,亏得你还过来打招呼,你好久没来家里玩了,”展清笑着跟他聊天。

  这会儿温牧寒和叶飒才听出不对劲,就好像展清还不知道谢时彦和叶飒的关系……

  展清此刻的表现,完全是以为谢时彦也在这个酒店里吃饭,又知道温牧寒他们也在,就过来打了个招呼。

  这……

  下一秒谢温迪朝谢时彦看了一眼,淡淡道:“迟到这么久还有理了,还不快过来坐下。”

  “你们也认识,”展清一听谢温迪这口吻,立即露出惊讶的表情。

  直到谢时彦脱了大衣,在谢温迪的另外一边坐下,谢温迪才微笑道:“他是我亲弟弟。”

  亲的。

  淡淡强调完这个之后,谢温迪端起茶杯,慢悠悠的看着对面一对刚领证的小夫妻。很显然,他们谁都没跟温牧寒父母说过,叶飒和谢时彦的关系。

  以至于展清这会儿还完全不知情。

  虽然谢温迪现在完全不反对他们两个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有一颗看热闹的心。

  毕竟敢跟自己舅舅的朋友/朋友的外甥女谈恋爱,多少也该有点儿心理准备吧。

  当初谢温迪得知叶飒跟谢时彦朋友谈恋爱的时候,受到的惊吓也不少。

  展清倒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温牧寒,又望向谢时彦,哪怕是她这会儿也被震惊的说不出话。

  倒是一直话少的温克济也朝儿子看了一眼之后,慢悠悠说道:“那看来,可不能再叫叔叔阿姨了。”

  “不行,你和阿姨一直是我的长辈,”谢时彦赶紧说道。

  展清深吸了一口气,似是缓过神了,半晌她看了温牧寒一眼,眼神有点儿吓人,不过估计是有叶飒家人在的原因,她还是没立即发火。

  “以后还是别叫阿姨了,毕竟你是飒飒的亲舅舅,”展清几乎是把这亲舅舅三个字咬着牙说出来的。

  亏得刚才她还说谢时彦是过来打招呼的……

  人家这是专门过来吃饭的啊。

  这会儿展清恨不得捏一下温牧寒的耳朵,问问他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告诉他们,真是还的她白出糗。

  “阿姨,我跟您是一回事,无论如何还是您在我心目中就是长辈,”谢时彦不至于这个都分不清楚,他叫了这么多年的阿姨,总不能这会儿再改口叫姐姐吧。

  不过说完这个之后,他朝温牧寒看了一眼,有些得意道:“跟牧寒又是另外一回事,以后我叫您阿姨,他叫我舅舅,不冲突。”

  展清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语气里的幸灾乐祸,不过既然温牧寒娶了人家的外甥女,那也是他自己愿意的。

  这一声小舅舅确实是不应该少了。

  于是到了吃饭的时候,相互之间喝酒时,展清提议说:“牧寒,你跟叶飒两人敬时彦一杯,以后他就是你的小舅舅了。这可作不得假的。”

  叶飒抿嘴,尽量让自己别笑出来。

  只可惜他们都低估了温牧寒的心性,这会儿只见人家淡然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单手拎着酒杯,冲着谢时彦举了起来,淡然道:“这杯酒干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于是下一秒,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淡然冲着谢时彦喊了一声:“小舅舅。”

  牛逼。

  谢时彦都他妈想给他唱征服,当着长辈们的面儿,尤其是温克济和展清的面儿,他都能毫不犹豫的喊自己这个哥们小舅舅。

  谢时彦突然想起了,曾经的过往,那些他们都惹不起温牧寒的岁月。

  待他朝温牧寒看过去的时候,就见他也看着自己,平静的表情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只是那幽幽的眼神盯得他后脖子一凉。

  他怎么觉得那么心虚呢。

  下午他们回去之后,叶飒因为喝了点儿,就在家里睡了一会儿。

  一觉醒来,发现外面的天都黑了。

  她正要伸手拿床头的手机,反而是手机先震动起来,她伸手接了起来,就听到谢时彦的声音在她耳边幽幽响起:“飒飒。”

  “干嘛?”叶飒揉了下自己的头,她酒量实在是一般。

  谢时彦说:“我突然觉得我是不是害了我哥们。”

  叶飒一开始还没听懂,等回过神知道他说的是温牧寒,随即问道:“你对他做什么了?”

  “不是我对他做什么了,是你对他做了什么。他以前从来不这样的。”

看过《这世界与他,我都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