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 > 第一千五百十七章 跟上官轻尘不期而遇的上官琳琅 洛雳联络上官轻尘

第一千五百十七章 跟上官轻尘不期而遇的上官琳琅 洛雳联络上官轻尘


  撒旦的纠结,上官琳琅不是没看见,她眸光淡淡地瞥了一眼撒旦,而后就移开了视线,很快,上官琳琅就跟撒旦了句,“符涯交给你了,我先去幽海。”

  撂下这话,上官琳琅就身法诡异一闪,而后就从撒旦面前消失了,上官琳琅显然是让撒旦自己拿主意,撒旦注视着上官琳琅离开的方向,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他低头看了一眼依旧不省人事的符涯,轻叹一声,而后就带着符涯,直奔伏魔殿的方向而去。

  等撒旦抵达伏魔殿的时候,伏魔殿殿主阳逻恰好从殿内走了出来,自然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符涯,看到符涯的时候,阳逻脸色一变再变,黑眸之中的惊诧也显得格外明显,他一个纵身飞跃就来到了撒旦面前,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符涯怎么会受如此严重的伤势?你是在哪里发现的他?”

  这会儿,看到撒旦带着符涯回来,阳逻也是各种疑惑不解,毕竟眼前的情况实在是出乎阳逻的意料,阳逻追问撒旦的时候,已经从撒旦手中接过了符涯,撒旦目光幽幽地看着阳逻,而后言简意赅道,“他去了万鬼窟,不知道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险,是上官琳琅将他救出来了,之后交给我,让我带他来伏魔殿,上官琳琅你应该有办法可以救符涯,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西方魔神撒旦并没有跟阳逻解释耶和华蓉也去了万鬼窟的事情,一来,撒旦并没有义务回答阳逻的问题,二来,就算耶和华蓉跟符涯的事情有关,那也跟撒旦没有太大的关系,更何况,撒旦现在还急着赶往东方神庭,他心里始终有一个问题,只有见到玉堑,他才能安心。

  撂下这话,撒旦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双眸紧闭,脸色格外苍白的撒旦,而后就转身,身法诡异一闪,不过眨眼功夫,撒旦就从阳逻面前消失了。

  阳逻虽然脑海里还充斥着n多待解的问题,但他并没有再浪费时间,毕竟符涯的情况很是严重,恐怕也不能再等下去了,让我们再度将视线转移到上官琳琅这边,上官琳琅在跟撒旦分道扬镳之后,就径直朝着幽海的方向赶去,可行至半途的时候,上官琳琅却意外地遇到了上官轻尘,看到上官轻尘的时候,上官琳琅俏脸当即就迅速地阴沉下去,星眸更是闪烁着危险的暗芒,上官琳琅站在原地,目光冷冷地看着上官轻尘,这算是上官琳琅自骊山别墅出来后,第一次遇到自己的大哥,但两兄妹的相见却没有任何喜悦,无论是上官琳琅,亦或是上官轻尘。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一阵诡异的压抑感充斥在两人之间,最终还是上官轻尘率先打破了沉默,上官轻尘语调平平道,“琳琅,你这是要去哪里?”

  上官轻尘也很是聪明地没有当着上官琳琅的面提及骊山别墅,更没有提及魂玉的事情,但就算是这样,上官琳琅还是没有给与上官轻尘任何好脸色,她轻轻勾了勾殷红的唇瓣,虽是在笑,但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很快,上官琳琅就语调满是嘲讽道,“我去哪里好像也不用向你报备吧,上官轻尘,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大家进水不犯河水就好。”

  上官琳琅话语之中的敌意,上官轻尘自然也察觉到了,他眉头都快打成了死结,好半晌也没有回音,正是目光幽幽地看着上官琳琅,一副若有所思的高深模样,上官琳琅也没有心情继续搭理上官轻尘,很快,上官琳琅就径直朝着上官轻尘走去,眼看着上官琳琅就要跟上官轻尘错开,上官轻尘突然伸手抓住了上官琳琅的手腕,这下上官琳琅自然也越发烦躁了,她目光阴恻恻地瞪着上官轻尘,语调不善道,“上官轻尘,如果不是看在你我是兄妹的份儿上,我老早就对你出手了,你最好不要屡屡践踏我的底线,要不然恐怕连这最后的情分都没了。”

  上官琳琅对上官轻尘的厌恶可不是一星半点,从她如今这样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上官琳琅这话一出,上官轻尘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终究还是按上官琳琅的要求松开了她,不过上官轻尘还是如此提醒起上官琳琅来,“幽海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掺和,你应该知道这一切不过就是一场阴谋,要是你介入,不过就是自投罗网。”

  虽然上官琳琅没有跟上官轻尘透露,但上官轻尘还是猜出了上官琳琅此行究竟是要前往何处,上官轻尘也知道自己如今很不招上官琳琅待见,可上官琳琅是他的亲妹妹,上官轻尘没办法袖手旁观,所以他还是硬着头皮,再度提醒起上官琳琅来。

  上官轻尘这话一出,上官琳琅星眸闪过了一抹凌厉的光,此刻,上官琳琅心里也已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但面上倒是没有流露出任何端倪来,她只是轻扯红唇笑了笑,而后四两拨千斤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吃软不吃硬,而且我偏生就希望反其道而校”

  撂下这话,上官琳琅就快步离开了,上官轻尘心下一沉,他很想阻挠上官琳琅,可上官轻尘心里也很清楚,现在恐怕他的阻挠只会适得其反,上官琳琅对他的抵触情绪太深了,一想到这里,上官轻尘只好选择放弃,他长叹了一声,眉眼之间的忧色也显得越发强烈,上官轻尘是真的担心上官琳琅,原本上官轻尘也打算跟着上官琳琅前往幽海,去看看情况,可就在这时,他身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上官轻尘拧了拧眉,没有丝毫的迟疑,当即就掏出了手机,当上官轻尘看到来电显示是洛雳的时候,他的脸色也变幻如调色盘,上官轻尘赶忙划过了接听键,语调清冷道,“你终于想起联系我了,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洛雳之前跟上官轻尘之间的确有过合作,而且早前还有枢城城主晏疏,三人虽目的各有不同,但也算是各取所需,所以彼此之间关系算是比较和谐,但后来因为三人出现了越来越大的分歧,甚至一度难以调和,所以最终只能分道扬镳,上官轻尘这段时间忙着寻上官琳琅,自然也没有过多关注洛雳,此刻洛雳打电话联络上官轻尘,倒也打了上官轻尘一个措手不及。

  上官轻尘这话一出,电话对面的洛雳嘴角微微勾了勾,黑眸闪烁着锐利的寒芒,思绪百转千回之后,洛雳如此跟上官轻尘道,“上官轻尘,你可知我替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一听洛雳这话,上官轻尘眉心狠狠一拧,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上官轻尘可不会认为洛雳真会替他做好事,虽然上官轻尘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但面上还是表现得比较克制,很快,上官轻尘就再度追问起洛雳来,“你到底想什么?不妨将话清楚。”

  上官轻尘这话一出,洛雳就意有所指道,“我估计你不知道,先前你妹妹让我跟洛基前往迷谷,她想破解迷谷的罡八卦阵,上官琳琅之所以能动洛基,不过是因为她手里有北欧神庭那件遗失多年的法器,当然我并不清楚,这个法器上官琳琅究竟是从何得来,反正洛基显然很想拿回他们神庭的法器,所以他接受了上官琳琅发布的任务,至于我,则是属于被胁迫,可等我跟洛基抵达迷谷的时候,却遇到了不的麻烦,如果后来不是耶和华蓉及时赶到,我跟洛基恐怕都要折在迷谷了,耶和华蓉救我的代价就是他要见你,而且让我替她约你,没法子,为了活命,我只能替你答应了,此番打电话给你就是通知你此事,其实上官轻尘你不是一直在追踪西方堂的事情,这次耶和华蓉愿意见你,你倒也可以利用好这个机会,见面时间跟地点我已经发了信息给你,去不去就看你自己了,不过,若是以我拙见,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爽约……”

  原来洛雳之前在迷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给上官轻尘,他不过只是利用耶和华蓉关注洛基的时候,打了一个擦边球,但洛雳也想试探看看上官轻尘的反应,所以事后洛雳还是选择重新打电话给上官轻尘,将耶和华蓉想跟他见面的事情了出来,而且洛雳还特意强调上官琳琅手中有北欧神庭遗失法器的事情,洛雳此举显然是想挑拨上官轻尘跟上官琳琅的关系,毕竟因为上官琳琅的缘故,洛雳也险些挂在迷谷,这会儿,自然也得好好地回击上官琳琅。

  洛雳完之后,就直接挂断羚话,上官轻尘脸色一变再变,眉眼之间的冷意更是显得格外明显,上官轻尘看着闪烁着绿色微光的手机屏幕,心思千转百回,很快,上官轻尘就点击了收件箱,看到了那条由洛雳发给他的短信,里面写着跟耶和华蓉见面的时间跟地点。

  洛雳为何非要多此一举,方才没有在电话里面告诉他,却偏生要用发短信的方式提醒,这也是上官轻尘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不过,上官轻尘也没有过多纠结,上官轻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无人知道此刻,上官轻尘究竟在琢磨什么,不过,因为洛雳的这通电话,上官轻尘没有依照原计划前往幽海,毕竟洛雳透露的事情已经给上官轻尘带来了不的负面影响。

  可上官轻尘也实在是放心不下上官琳琅,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上官轻尘直接拨打了韩子夜的电话,接到上官轻尘电话的时候,韩子夜刚刚抵达寒家,看到来电显示是上官轻尘,韩子夜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他没有丝毫迟疑,第一时间就划过了手机接听键,语调清冷地跟电话对面的上官轻尘道,“你找我有事?”

  听到韩子夜的声音,上官轻尘也没有浪费任何时间,他直接开门见山道,“有件事情需要你协助,琳琅现在去了幽海,我担心她会遇到麻烦,如果你可以腾出空来,能否去一趟幽海看看情况呢?”

  上官轻尘直接询问起韩子夜来,毕竟韩子夜是目前最为合适的人选,但韩子夜是不是有空,上官轻尘暂不清楚,他只能找韩子夜商议,毕竟韩子夜也没有任何义务按照上官轻尘所期望的方式帮忙,上官轻尘这话一出,韩子夜表情显得有些惊诧,连带着话的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琳琅去幽海干什么?这个时候,墨泽跟墨刑不也没在,她去幽海又能改变什么?”

  很显然,韩子夜还处于状况之外,他都还不知道幽海那边已经升起了别的变故,上官轻尘一听韩子夜这话,眉头也快打成死结了,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上官轻尘就将自己所搜集到的最新情报透露给韩子夜,韩子夜在听完上官轻尘的话后,也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上官轻尘并没有出演催促,毕竟决定权在韩子夜手里,哪怕韩子夜由此拒绝,上官轻尘也不好什么。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