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 > 第一千五百十三章 让洛雳约上官轻尘的耶和华蓉 质问洛基奈何川旧事

第一千五百十三章 让洛雳约上官轻尘的耶和华蓉 质问洛基奈何川旧事


  洛雳想置身事外,洛基岂会同意?所以很快,话题就被洛基绕回洛雳身上,而且洛基还恰到好处地提到了上官琳琅,洛基这话也不算是胡袄,毕竟他一开始就没打算掺和此事,也是因为上官琳琅拿他们北欧神庭的法器相威胁,洛基才不得不蹚浑水,可方才的凶险也让洛基有些心有余悸,一想到,自己险些被上官琳琅害死,洛基对上官琳琅也心生怨念了。

  洛基知道耶和华蓉跟上官琳琅一想理念不合,性格不合,所以他才会当着耶和华蓉的面再提及上官琳琅,也存着想要将池水搅浑的想法。果不其然,洛基刚提到上官琳琅的名字,耶和华蓉眉头就狠狠一皱,星眸更是闪过了一抹暗芒,转瞬即逝,没人知道此刻耶和华蓉到底在琢磨什么。

  因洛基的甩锅,洛雳也知道自己是不太可能避开这一波风暴了,所以在耶和华蓉开口询问之前,洛雳已经主动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事无巨细地给耶和华蓉听了。

  洛雳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在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洛雳如此跟耶和华蓉道,“上官琳琅不知道究竟从哪里拿到了北欧神庭的法器,洛基也不知道究竟从何处听到了风声,前来找上官琳琅讨要,而我比较倒霉,当时也落入了上官琳琅手里,早在洛基出现之前,上官琳琅已经威胁我来迷谷破解法阵,我最初当然不愿意,这个地方危险得很,我一个人哪里敢冒然前来,但上官琳琅她愿意把北欧神庭的法器让我带上,还有此物傍身,就一定可以安然无恙地进出迷谷,如果不是洛基出现,我想这次的行动肯定就是我一个人独自冒险了,不过后来洛基来了,所以情况有所改变,上官琳琅估计是比较信任洛基,觉得洛基实力不俗,所以就让我跟洛基作伴,而且上官琳琅借用洛基想拿到法器的心理,威胁洛基替她办事,事情结束后,就会再将法器归还给洛基,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就是我们两险些扑街,最后还是靠你慷慨出手,才躲过一劫。”

  洛雳这番话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得清清楚楚了,讲真,洛基要是不干这一行,其实也挺适合去当讲师,或者是书人,反正他这一席话,基本上已经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而且也把洛基给坑了,洛雳反复强调洛基的动机不纯,而且还一再影射洛基不知道究竟从何处得知神器消息,再来阻挠上官琳琅,当然洛雳也没少坑上官琳琅,因为他也当着耶和华蓉的面提到上官琳琅不知从何得来的北欧神庭法器,这两件事情如今相提并论,多少也显得有些微妙。

  洛雳这话一出,洛基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他目光不善地瞪着想要祸水东引的洛雳,显然心情很不爽,但洛雳也没搭理洛基,更加别提他会觉得自己此举有问题了。

  洛雳这番话刚完,耶和华蓉星眸闪烁着凛冽的寒芒,脑海思维高速运转之后,耶和华蓉轻启朱唇道,“看来我还是瞧了上官琳琅,我倒是听他被轩辕清傲算计,进入骊山别墅的事情,我本来还想着,这件事情好歹是由东方三大创世神牵线,按理,上官琳琅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却没想到,上官琳琅居然这么厉害,明明已经处于劣势,但她还是可以闯过一层又一层的险况,上官琳琅果然不愧是能当我对手的人,不错,不错。”

  虽耶和华蓉这话是在夸赞上官琳琅,但从她表现出的戾气还是可以看出,她对此事的不满,毕竟上官琳琅先前也没少跟耶和华蓉作对,要不是上官琳琅抽丝剥茧,上一次,他们西方堂也不至于会溃败至斯,一想到某些过往,耶和华蓉也烦躁得不要不要的,当耶和华蓉发表自己的看法时,无论是洛基,亦或是洛雳都没有再插话,毕竟他们两人相当会看形势,有些事情点到即止就好,如果再介入,恐怕之后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因为耶和华蓉的到来,迷谷的平衡倒是没有再被打破,但他们三人也不能一直呆在这里,毕竟这个地方很是危险。

  耶和华蓉虽然对上官琳琅也没什么好感,但为了大局,更为了计划可以顺顺利利,很快,耶和华蓉就目光幽幽地看向俊脸表情若有所思的洛雳,语调低沉道,“洛雳,我刚才好歹也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也应该回报我些什么呢?”

  耶和华蓉这话得很很是理直气壮,毕竟她知道东方向来都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道理,所以她才会如此这般的要求耶和华蓉,耶和华蓉这话一出,洛雳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黑眸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虽然洛雳不知道耶和华蓉到底会提什么要求,但洛雳的确不太好拒绝耶和华蓉,所以他只能尴尬地笑道,“但凡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我当然愿意为堂主效劳,只希望你不会提难度系数太高的条件……”

  为了确保自己的绳命安全,洛雳也不敢将话得太满,更何况,洛雳现在只想尽快从迷谷这个危险的所在离开,至于旁的什么,洛雳压根就不关心,他只是想远离麻烦罢了。

  洛雳这话一出,洛基当即就轻扯薄唇道,“我倒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洛雳,果然是看什么人什么话啊,看来我日后也可以好好向你学习,不过,你这样的做法其实也不是完全没风险,毕竟上官琳琅也是一个眦睚必报的人,若是让他知道你这一脚踩两船的行为,估计也不会放过你。”

  刚才洛雳给洛基挖过坑,洛基可还没有忘记,所以现在洛基自然也是见缝插针地针对洛雳,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洛基这话让洛雳脸色也变幻如调色盘,无人知道此刻,洛雳到底在琢磨什么,片刻的沉默过后,洛雳只是轻描淡写地了句,“洛基你怕是想多了,我还不至于干那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不过,堂主,你大可放心,但凡是我力所能及,我绝不推辞。”

  洛雳也知道有洛基在旁边,他估计也不能打什么擦边球,所以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洛雳就银牙狠狠一咬,而后就如此表态,毕竟洛雳也知道他现在如果还继续摇摆不定,接下来,洛基肯定会继续打压他,反正现在上官琳琅也不在跟前,洛雳自然会选择站在耶和华蓉这边。

  耶和华蓉又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洛基跟洛雳两人关系不穆,但耶和华蓉并没有出面调和,毕竟耶和华蓉也不是很关心两人之间的矛盾,反正只要自己的目的可以达成就行了,本着这样的宗旨,耶和华蓉轻扯薄唇笑了笑,而后看着洛雳,语调平平道,“我知道你跟上官轻尘之间尚有联络,你只要帮我约上官轻尘就好,我希望明日上午十点在万佛塔见到上官轻尘。只要做好了这件事,那么我们之间也算是两清了,这个条件想必应该在洛雳你的承受范围之内吧?”

  耶和华蓉突然话锋一转,当着洛雳跟洛基的面提到了上官琳琅的大哥上官轻尘,耶和华蓉这话一出,不单洛雳有些惊诧莫名,就连洛基也是同样的问号表情,两人视线齐刷刷地看着耶和华蓉,显然是在询问耶和华蓉为毛要跟上官轻尘见面,而且两人见面的地点还是早就引起了多番争议的万佛塔,毕竟先前符涯就曾被关在万佛塔,这个时候,耶和华蓉却想跟上官轻尘在万佛塔碰面,无疑也加深了洛基跟洛雳的怀疑,两饶视线,耶和华蓉当然也有所察觉,但耶和华蓉并没有刻意解释,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洛雳,显然还在等洛雳的……答案。

  洛雳眉头狠狠一皱,虽然也对此事大感好奇,但洛雳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不管耶和华蓉到底是从何得知,他私底下跟上官轻尘还保持有联络,洛雳也很是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耶和华蓉的对手,所以除了妥协,他也只能妥协了,至于耶和华蓉为何要约见上官轻尘,那就是应该由上官轻尘琢磨的事情了,这么一想,洛雳便点头道,“好,我会帮你约上官轻尘,不过我也无法确保,上官轻尘就会如期而至,毕竟现在因上官琳琅的事情,上官轻尘也变得越来越难以琢磨了,我只能尽力一试,至于结果,只能随缘。”

  洛雳想了想,还是再度强调了一遍,毕竟洛雳可不希望之后耶和华蓉将事情失利的原因都一股脑地算在他头上,这可不是洛雳愿意看到的情况,一听洛雳这话,耶和华蓉星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她轻点着自己的下巴,而后信誓旦旦道,“我相信耶和华蓉一定会来的,毕竟这件事情对他来并没有任何坏处,你只管约他就好……”

  虽然洛雳也不知道耶和华蓉的自信跟笃定究竟是从何而来,但既然耶和华蓉这么了,洛雳也懒得再追问什么,很快,洛雳就走到一旁,打电话联络上官轻尘去了。

  耶和华蓉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洛雳,而后视线又再度转移到俊脸表情略显高深莫测的洛基身上,洛基自然也察觉到来自耶和华蓉的视线,当即就偏头看了一眼耶和华蓉,两人视线在半空之中交汇,耶和华蓉冲着了洛基笑了笑,洛基莫名有些后背生寒,眉头当即就轻轻皱了皱,正当洛基琢磨耶和华蓉到底在算计什么的时候,耶和华蓉那意有所指的话语已经传到了洛基耳边。

  “上次奈何川的事情,你们北欧神庭一直都没有给我们堂一个解释,现在想好了吗?”

  耶和华蓉突然当着恶作剧之神洛基的面提到了奈何川旧事来,一听耶和华蓉这话,洛基俊脸表情也变幻得如调色盘一般,洛基早就将此事抛在脑后,毕竟这件事情更大程度上,只能算是他们神王奥丁的主意,就算真的要为此事承担什么责任,那也应该由奥丁出面,而不是他。

  一想到这里,洛基表情略显尴尬地笑了笑,而后如此跟耶和华蓉道,“这件事情我可做不了主,毕竟北欧神庭当家主事之人是奥丁,恐怕还是要麻烦你走正规流程,再找奥丁,不过眼下奥丁也不在魔城,但据我所知,奥丁应该下个礼拜三就会来魔城,如果那时候,你也在这边,倒是可以联络奥丁,我想他一定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