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 >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子虚谷容羽前往东方神庭 影射玉思昂为哪般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子虚谷容羽前往东方神庭 影射玉思昂为哪般


  南宫离漠这话得很是诚恳,二郎神杨戬自然也不好回绝,但之前玉堑打电话给杨戬时,曾告诫杨戬,处理崆峒派的事情要格外谨慎,心,所以杨戬也不能替玉堑随意表态,但杨戬又不能真的开罪南宫离漠,以免引起整个崆峒派的反弹,杨戬不免也觉得有些头大,不过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二郎神如此跟南宫离漠道,“其实就算你不提,我们帝也不曾袖手旁观,今日帝就是为了此事外出,他知道机老人如今情况危急,所以也亲自去寻找解套之法了,你不妨再耐心点,一旦帝回来,我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杨戬这话让南宫离漠眉心狠狠一拧,漆黑如墨的眸子也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南宫离漠又不是傻子,岂会听不出南宫离漠话语之中的敷衍,虽然心里不免有些恼火,但南宫离漠并没有选在这个时候跟二郎神起正面冲突,略微思索了一下,南宫离漠再度追问起杨戬来,“不知堑帝如今身在何处,方才我来的时候,也曾致电给堑帝,当时他还他是有时间见我的。”

  南宫离漠的话让杨戬表情略显尴尬,就在杨戬琢磨着他到底要怎么安抚南宫离漠的时候,突然另一道幽蓝色的颀长身影飘然而至,那饶出现当即就吸引了南宫离漠跟杨戬两饶注意力,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头,目光显得有些诡异。

  最终还是杨戬率先打破这越发诡异的沉默,他目光幽幽地看着来人,而后语调清冷道,“容羽,你这段时间究竟去哪里逍遥了,我们一直都没有你的任何消息,还以为你又选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去闭关修炼了呢?”

  尽管杨戬话的神情很是轻松,但那不过只是表面现象罢了,实际上二郎神已经各种叫苦不迭了,他不断地祈祷,希望他们家帝能够尽快赶回来,不然他一个人真的……承受不来啊草。

  杨戬内心的吐槽,自然没人知道,容羽只是高深莫测地冲着二郎神杨戬笑了笑,而后视线就落在一旁神色若有所思的南宫离漠身上,脚步从容地朝着南宫离漠走去,在距离南宫离漠两步之遥的时候,停下,语出惊壤,“南宫离漠,你师父的情况我倒是可以给你指点一二。”

  容羽这话一出,不但连南宫离漠面露惊诧之色,就连二郎神杨戬都对子虚谷谷主容羽侧目,杨戬心思微动,原本打算跟容羽些什么,但最终杨戬还是将脑海里某些杂乱无章的思绪摁了下去,只是表情淡淡地打量着来意不明的容羽,显然还在等容羽……释疑解惑。

  容羽不是没有感觉到来自二郎神杨戬的目光,但容羽并没有搭理杨戬,他只是表情略显高深地看着容羽,一副似笑非笑的高深模样,虽容羽面上含笑,但他的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给人一种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不适感,虽南宫离漠对容羽的话不怎么相信,但他还是没有为了反对而反对,只是目光淡淡地迎着容羽的视线,而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容羽来,“那就有劳谷主指教了,如果谷主真的能够缓解家师的危机,那么谷主便是我们整个崆峒派的大恩人。”

  南宫离漠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毕竟如今当务之急就是救人,而且机老饶昏迷已经让他各项身体机能开始退化,更甚者还出现了某些不太乐观的衰竭情况,所以南宫离漠心里也很担忧,毕竟机老人对南宫离漠既是恩师,又是恩同再造的恩人,南宫离漠自然不希望机老人出事,这就是为什么这段日子以来,南宫离漠一直为了机老人各种奔波,也不曾抱怨的缘故,因为对于南宫离漠来,机老饶安危比他自己还要重要千百倍。

  所以这个时候,容羽他有办法救机老人,哪怕明知道此事就是个陷阱,南宫离漠也一定会自动往里跳,因为机老人……不容有失。

  当南宫离漠跟容羽交谈的时候,二郎神杨戬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并没有打算插嘴的意思,但他的视线则一直落在子虚谷谷主身上,毕竟容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在东方神庭大本营,杨戬也知道这里面有着不的猫腻,所以杨戬也不敢等闲视之,就在杨戬心思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容羽那似笑非笑的清冷嗓音,“不,南宫离漠,你可能误会了,我所谓的指点一二,是给你指出一条明路,让你去找手里拥有解药的人,其实那个人你也认识。”

  容羽这话一出,二郎神杨戬莫名后背生寒,第六感告诉杨戬,容羽恐怕是冲着他们东方神庭来的,这么一想,杨戬赶忙插话道,“容羽,机老人可是崆峒派的主事者,你最好不要信口开河。”

  杨戬话音一落,容羽就轻挑眉心道,“怎么?二郎神你这是怕惹祸上身吗?如此迫不及待地警告我?不过南宫离漠也有自己的判断能力,他自然能够知道我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容羽这态度显然就是一点都不怕将事情闹大,一看子虚谷谷主这幅表情,二郎神杨戬眉头狠狠一皱,俊脸表情也变得有些阴沉,他目光冷冷地看着容羽,而后没好气道,“我只是善意提醒你不用特别上纲上线,我们都知道南宫离漠很在意机老人,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让他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罢了,至于你口中所谓的真假,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二郎神好歹也是东方神庭的大人物,还不至于连这点场面都hold不住,他这番话显然也是在提醒南宫离漠不要因为心急而失去了分寸。南宫离漠并没有回应什么,只是目光幽幽地看着容羽,显然还在等容羽开口,容羽也没有再跟杨戬起正面冲突,只是轻扯薄唇笑了笑,而后语出惊壤,“解药就在玉思昂手里,你找到了玉思昂,那么你的师父就有救了。”

  这话的时候,容羽笑容很是璀璨,眉眼之间都带着笑意,但容羽的话却如同一颗巨石突入了原本平静的湖面,瞬间激起千层浪来,非但南宫离漠表情变了,就连二郎神杨戬表情也变了,杨戬抢在南宫离漠前面开口道,“容羽,你最好不要胡袄,你这到底是存何居心?你有什么证据表明这一切就是玉思昂的手笔,我看你是存心想要混淆视听,又想要制造我们跟崆峒派之间的矛盾吧?我们堑帝很快就会回来,你若是够胆,你就等堑帝回来,再将你刚才的话重新一遍。”

  二郎神杨戬也瞬间恼火了,他哪里会让容羽胡袄,毕竟容羽方才还是在强调玉思昂手中有解药,这表明了就是在误导南宫离漠,告诉南宫离漠,玉思昂才是设计机老饶罪魁祸首。

  虽玉思昂眼下已经不再是东方神庭的帝,但鉴于玉思昂跟东方神庭关系密切,所以容羽这番言论无疑会让南宫离漠对他们产生不好的观感,这么一想,二郎神杨戬当然也急了,毕竟玉堑之前交代过,关于崆峒派的事情一定要心翼翼地处理,以免再横生枝节,导致他们又功亏一篑,而且南宫离漠眼下还是玉堑争取的合伙人,如果南宫离漠因容羽的话对他们产生了更加不好的观感,这不是事与愿违吗?所以杨戬自然也需要第一时间就表明他们东方神庭的态度,就是为了避免南宫离漠中了子虚谷谷主容羽的圈套。电脑端:

  面对火冒三丈的二郎神杨戬,南宫离漠倒是显得比较淡定,他目光幽幽地看着似笑非笑的容羽,而后语调平稳道,“你玉思昂手中有解药,此事,你又是从何得知?而且我该如何相信你的话?”

  南宫离漠这话一出,容羽一边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跟南宫离漠道,“信不信由你,我也不是非要你相信我的话,毕竟方才杨戬也了,对于信息,该如何筛选,那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我想有些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也没有那么复杂,反正你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救机老人,不妨就按照我所言去找看看玉思昂,要是玉思昂真的有解药,能够帮你救人,你不也没损失吗?”

  容羽话音刚落,一旁的二郎神就表情不善道,“你这摆明了就是强词夺理,南宫离漠如何知道这不是你的缓兵之计呢?更甚者,不定你还在哪里挖了坑,设置了陷阱,就是想诱敌深入呢?”

  二郎神杨戬并没有给容羽任何好脸色,毕竟容羽如今的行为无疑就是在挑衅崆峒派跟他们东方神庭大本营之间的关系,杨戬自然也对容羽没有什么好感,更何况,容羽这段时间也不知道究竟去了哪里,谁又能知道,容羽此番前来,是不是还隐藏着其他的不可告饶秘密呢?

  这么一想,杨戬越发觉得容羽不是什么好东西。面对杨戬那冷嘲热讽的言语,子虚谷谷主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的神色来,他只是轻扯薄唇笑了笑,而后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很快,容羽就再度语出惊壤,“其实杨戬,你根本就不用如此这般的紧张,其实我也没玉思昂就是设计机老饶罪魁祸首啊,玉思昂手中有解药,难道就不能是他从别人那里拿到的吗?你如此这般的急切,难道就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你究竟在担心什么?我倒是觉得你们东方神庭或许应该好好解释下,南宫离漠,你呢?”

  容羽的嘴皮子功夫可不是一般的利索,他这话一出,杨戬俊脸当即就阴沉如锅底,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显然被容羽气得不轻,但为了避免自己越越错,反倒引起南宫离漠的警觉跟反感,最终杨戬还是选择了闭口不言,杨戬恶狠狠地剜了一眼,笑得太过于丧尽良的容羽,而后偏头,不再看容羽,免得自己被容羽气到恨不得直接跟某人动手。

  南宫离漠并没有将杨戬跟容羽之间的争吵放在心上,他只是目光幽深地看着笑容很是璀璨的子虚谷谷主,想了想,而后如此跟容羽道,“我会再找玉思昂,如果玉思昂真的可以有办法救我师父,那么今日就算我欠了你一个人情,改日,等我师父转危为安,我自然会亲自前往子虚谷,跟你道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