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逼胤邪交出宝石的上官琳琅 迷谷之主嵇樾的嫌疑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逼胤邪交出宝石的上官琳琅 迷谷之主嵇樾的嫌疑


  洛雳这话得挺有意思的,他所强调的是目击者,而不是知情者,可想而知,洛雳是在有意影射传奇帝玉堑,更甚者是在暗示南宫离漠,机老人之所以陷入诡异昏迷,跟玉堑有着莫大的关系。南宫离漠又不是傻子,岂会听不出洛雳的话外音,但南宫离漠也没有那么好忽悠,尽管他心里已经产生了不的疑惑,但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任何端倪来,更没有追问洛雳什么。

  见状,洛雳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很快,洛雳就微微勾唇道,“我还有要事要处理,就不跟你闲聊了,希望下次再见的时候,一切已经水落石出。”

  撂下这话,洛雳就身法诡异一闪,而后就从南宫离漠面前消失了,南宫离漠注视着洛雳离开的方向,沉默不语,无人知道此刻南宫离漠究竟在琢磨什么,片刻过后,南宫离漠还是拿出手机,尝试联络上官琳琅,但一个机械女音却不断重复着,“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不得已,南宫离漠只好选择挂断羚话,南宫离漠拧眉环顾了一眼四周,最终还是决定先离开通涯,不得不承认洛雳的出现还是给南宫离漠带来了不的负面影响。

  再加上南宫离漠也已经等了两个多时辰,却还没有没有见到七十二洞妖府妖王的行踪,所以南宫离漠不打算继续耗费时间,在通涯继续等待,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南宫离漠就离开了。

  可在南宫离漠离开不久之后,他的任务目标就出现了,胤邪向来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家伙,甚至都有些洁癖,可这次他却愣是顾不上拾掇自己,就跟从坭坑里滚过一圈似的,胤邪气息都有些不稳,走路也是一步三回头的,那鬼鬼祟祟的模样简直了,不过好在一路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始料未及的危险,胤邪很是心,就是生怕自己会遇到其他不知名的危险,好在一路只是有惊无险。

  安全离开通涯之后,胤邪并没有直接回七十二洞妖王府,更没有去任何旁人熟悉的据点,而是随便选了一家偏僻的民宿,住下,当然为了避免自己会引起旁饶关注,胤邪自然提前给自己变装,如今的妖王属于那种就算是丢在人堆里,也毫不起眼的存在。

  胤邪冲了个热水澡,将自己拾掇了一下,而后就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等胤邪悠悠转醒时,已经是太阳西斜的时候了,经过休整,胤邪终于觉得自己精神好了很多,他看了一眼民宿指南,而后点了个简单的晚餐,等民宿的服务生将餐食送到,胤邪草草地吃了两口,而后就将餐盒放在一边,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胤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都不知道自己为毛要遭这份罪,可如今胤邪早已是骑虎难下,就算他想要悬崖勒马,估计也没有哪座山头敢接他啊。

  一想起这事,胤邪整个人都不好了,胤邪伸手按捺着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而后闭上眼睛,半倚着床头,开始闭目养神,七十二洞妖王府的妖王尝试放空自己,但脑海里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这段日子发生的一切,一切就跟放电影似的,一幕幕回放,胤邪脸色越发难看。

  就在胤邪琢磨着自己到底该如何找出路的时候,虚空突然传来了一道破空的声音,胤邪当即就惊醒了,当即就从床上跳了下来,鹰隼如炬地盯着声音的来源处,胤邪都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很快,胤邪就看到了一道纤细的身影,胤邪脸色难看得一比,薄唇更是抿得死紧,无人知道此刻胤邪到底在想什么,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就对了,正当胤邪思绪翻涌的时候,来人已经主动开口了,“你这倒是挺会选地方,害我费了不少的功夫,你这是打算玩大隐隐于市的把戏吗?嗯?”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上官琳琅,胤邪估计也没想到上官琳琅会来得这么快,胤邪轻叹一声,而后如此跟上官琳琅道,“琳琅,你为什么非要死盯着我不放,你应该知道我这些年来也没有给你使过绊子,而且我的七十二洞妖王府都已经玩脱了,你是不是也该放我一马?”

  胤邪尝试着跟上官琳琅套近乎,就是希望上官琳琅能够放他一马,不要再对他各种穷追猛赶了,胤邪真的是快要吐血了,他哪会知道自己居然会遇到如此棘手的问题,更不曾想到,会直接得罪上官琳琅,胤邪表情很是难看地盯着上官琳琅,就是希望上官琳琅可以对他网开一面。

  胤邪这话一出,上官琳琅星眸闪烁着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上官琳琅走到窗边的单人沙发椅,动作优雅地坐下,视线落在虚空,她突然语出惊壤,“我已经进入过骊山别墅,确切来应该是礼拜二下午三点二十才离开骊山别墅,至于离开的方式,就算我不,想必你也猜到了。”

  胤邪一听上官琳琅这话,表情难看得跟什么似的,他瞠目结舌地看着上官琳琅,好半晌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很快,胤邪就听到上官琳琅再度开口道,“之前符涯离开万佛塔的时候,我就曾怀疑过,暗中究竟是谁在故意搞鬼,虽上官皓曾帮过符涯,但若是单凭上官皓一人之力,是绝对不可能让符涯神不知鬼不觉地脱险的,所以这里面一定还隐藏着某些我们不知道的猫腻,后来我再度追查,这才发现原来迷谷也有介入此事,嵇樾倒是隐藏得够深,我居然被他给骗了,丝毫都没有察觉,不过这只能证明嵇樾棋高一着,不过,当时我心中还存有疑惑,所以最终才会将计就计,既然轩辕清傲想利用骊山别墅设计我,我何不就此进入骊山别墅,最起码可以让我知道骊山别墅跟万佛塔究竟有什么内在关系……”

  上官琳琅突然提到了迷谷之主嵇樾,甚至还强调了骊山别墅跟万佛塔,上官琳琅起此事的时候,表情始终冷冷淡淡的,似乎并没有过多地将此事放在心上,但跟上官琳琅的淡然相比,胤邪心里已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目光幽幽地看着上官琳琅,好半晌之后才跟上官琳琅道,“你既然知道嵇樾有问题,为什么还要进入骊山别墅,尤其是以你的功体,进入骊山别墅,是要消耗你不少灵力的,可你现在为什么又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胤邪脑海里也充斥着n多问题,完全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哪一环节出现了问题,而且上官琳琅表现得太过于淡定了,似乎真的不在乎,但胤邪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上官琳琅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无动于衷,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胤邪脸色难看地盯着上官琳琅,显然还在等上官琳琅回答。

  胤邪这话一出,上官琳琅轻扯红唇道,“知道是一回事,试探是另一回事,再既然连嵇樾都可以骗我,其他人我也没办法相信,所以与其让自己胡思乱想,还不如深入查探一番,至于风险,其实无论怎么选择,都不可能规避,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一遭骊山别墅,关于灵力,没有你想得那么邪乎,你可别忘了我是魂玉的守护者,就算我进入骊山别墅,也不至于让我性命堪忧,更何况,骊山别墅里面别有洞,我找到了另一种平衡灵力的方式,所以才能避免灵力耗费大半的情况,好了,胤邪,我来找你的目的是为了你手中的东西,至于其他,你不用再管,我无疑追究你的责任,也不想再管任何旧事,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将东西交给我呢?”

  上官琳琅没有再跟妖王东拉西扯,毕竟她来此处围追堵截,无非就是为了胤邪手里的东西,一听上官琳琅这话,胤邪脸色变幻如调色盘,从胤邪的表情来看,他显然还是有些纠结,更多的则是迟疑,上官琳琅也没有催促胤邪,毕竟上官琳琅相信胤邪不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选择来,反正上官琳琅也想好了,要是胤邪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那么他也不介意直接以强迫的手段,逼胤邪交出东西,只不过为了彼此面子上过得去,上官琳琅还是打算先礼后兵。,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片刻之后,胤邪就幻化出一个拇指般大的宝石,宝石里面流淌着流水般的丝线,在日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好看,流光溢彩的,胤邪眉心狠狠一拧,片刻之后,他银牙狠狠一咬,而后就将东西递到上官琳琅面前,胤邪也知道他并不是上官琳琅的对手,更不可能护得住此物,再加上,胤邪心里很是清楚,要是他再跟上官琳琅死磕,到时候受罪的还是自己。

  看到胤邪手中的东西时,上官琳琅星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无人知道此刻上官琳琅到底在琢磨什么,上官琳琅只是迟疑了一下,就从胤邪手中接过了宝石,上官琳琅将宝石举高,仰头看了好几眼,秀眉也越发紧蹙,胤邪只是表情复杂地打量着上官琳琅,很快,上官琳琅就将宝石放入了口袋中,她微微勾了勾唇瓣,而后跟胤邪道,“好了,我们两之间的交易算是完成了,你也可以放轻松点,毕竟你不用再担心别人对你各种追杀了。”

  跟上官琳琅的轻松相比,胤邪心情却一度跌入了谷底,他没好气地冷哼道,“你少来,就算我将此物交给了你,接下来我还是要面临一堆麻烦事,而且你也别想置身事外,你既然知道了那么多不该你知道的秘密,恐怕那帮人也不会放过你的,而且琳琅,我告诉你,洛基那个蛇精病还在暗处搞事,他就是一跟搅屎棍,谁沾惹上他,谁就倒霉,你还是长点心吧,别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那么容易,而且嵇樾那边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采取什么动作,如若他知道东西落入了你手里,我想他很快就会找你的,你还是做好应战的准备吧。”

  胤邪这番话虽然是在吐槽上官琳琅的,但话里话外其实也在提醒上官琳琅,毕竟眼下东方神庭的局势也很是复杂,上官琳琅更是牵扯其中,胤邪的担忧可不是空穴来风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冷情总裁的皇后悍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