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剑归行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夏东阳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夏东阳


  江乘月这突然往下跳,众人虽听见了那诡异的孩童啼哭声,但在财富面前,众人皆以为江乘月想要抢占先机,纷纷涌上前去,但也有些听清了宵天鬼王的喝声,皆脸色剧变,不仅没有上前,反而不着痕迹的后退了几步。

  江乘月为七剑门掌门,眼见掌门涉险,季江南立马提剑就要上前,却被沈云川一把拉了回来。

  “那是婴蛊!你想找死么?”沈云川神情严肃,一旁的方唯玉脸色惊疑不定,却也没有上前。

  “那是什么东西?”季江南问道,沈云川不答,直接生拖着他退出好大一段距离,方唯玉也罕见的没有反驳,也跟着退出去一截。

  直到退到山腰上,沈云川才停下来脚步,看着那个坑洞脸色有些不大好。

  沈云川平时混账归混账,正事上却从来不乱来,所以季江南也没有硬闯,这边一站稳,就继续追问。

  “什么是婴蛊?”

  “这东西我也有些耳闻,听说是苗蛊中的一种禁术,这种蛊威力极强,但需以三个月以下的婴儿来炼制,过于残忍有违人道,故而苗家人将其列入禁术,禁止炼制。”方唯玉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赵元安?”季江南立马想到了那个拿活人练蛊的赵元安。

  “我还小看他了!本以为就是一个不入流的蛊师,谁知他手里居然还握着一只婴蛊,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十年前的死在飓风山的那些女童,多半就是赵元安的手笔了,张桥只是个背锅的,”沈云川眼睛一眯,一声冷笑,“苗人向来擅蛊,蛊物的存在本是为治病而生,朵以虫鸟为载体,达道炼制医药的目的,但如同药王谷李三度手中衍生出来的药人一样,蛊医一派也有心术不正之辈。”

  “早在大楚年间,因火器的存在大楚有长达百余年的安稳,那时的江湖门派林立,大楚强盛时八方来朝,西域南疆东海皆有往来,当时的五毒教是蛊术最为鼎盛时期,那是无逍宫还未创立,五毒教与千机唐门,天一道门并称三宗,那时的五毒教说是挥手御蛊行天下也毫不为过。”

  “然而那一届的五毒教圣巫女却犯下了一件大错,险些令五毒教灭门。”

  “如今五毒教内的苗人一般都是医蛊毒武四脉齐修,但早些年的五毒教中还有巫术一项,据说巫术本与蛊术是为一体,相辅相成,蛊术行医,巫术修体,可辅武道修为,但那一次五毒教大劫之中,巫术一脉失传,巫蛊只余蛊术一脉,御蛊能力与整体实力急速下跌,逐渐式微,后隐入湘西密林,避世不出已有百年。”

  “圣巫女所犯何错?”

  沈云川闻言一笑,刚欲开口,却被人抢了话头。

  “她爱上了一个男人。”那公子哥儿不知何时跑到了三人身后,摇着折扇,明明是很简单的一句话,偏生说得十分惆怅,陡生凄迷之感。

  “你谁啊?”被人抢了话头的沈云川立马掉脸,看着这公子哥儿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

  “在下夏东阳,随家师游历在外,方才远见三位兄台气质不凡,在下有心结交,不想听到这位兄台在说前朝故事,就随口接了一嘴,在下无意冒犯,实属无心,还请三位见谅。”公子哥儿啪的一声将折扇收起,双手一搭行了一个揖礼,一番话说的十分得体,算不得恭维,却自有一番豁达知礼。

  人家说话谦和有礼,季江南和方唯玉也不能失礼,很是客气的回了一礼。

  沈云川兀自抱着手斜着眼看着夏东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老子很不爽”的气息,夏东阳自然也注意到了,当即哈哈一笑,笑道:“在下武道资质欠佳,却一直很向往快意恩仇的江湖故事,怎奈资质如此,就好听些话本故事过过瘾,此次出来头一次见江湖人事,难免有些心绪激动,若无意冒犯了兄台,还请兄台海涵,他日若到豫州,可由在下尽地主之谊。”

  沈云川顿时眼睛一亮,凑上前去问道:“你可识得汴京城的月姑娘?”

  夏东阳以扇击掌笑道:“妙极!在下家住豫州,倒是与芳华馆月姑娘有过数面之缘,若兄台有意,皆是可为兄台引荐一二。”

  沈云川登时乐了,眼见他又要开始话痨,季江南不得不打断他,再这么聊下去话题会跑到哪儿去都不知道,毕竟和沈云川聊天能稳住话题不跑偏的目前为止还没有。

  “夏兄对婴蛊也知一二?”季江南开口问道,这话题得拉回来。

  季江南看了一眼那边的坑洞,自唐莲和江乘月先后跳下后,宵天鬼王也跳了下去,看样子宵天鬼王和唐莲似乎有些交情,上清道门的两个老道士也下去了,剩下的普陀寺法青等人因实力不足未曾下去,就站在山腰上的等候,同样没下去的还有徐耀和那名中年人。

  这中年人看着和夏东阳是一起的,可夏东阳在这边和三人聊天,那中年人却没有过来。

  深坑之下的孩童啼哭之声依旧响个不停,还伴随着众人的惊呼惨叫,淡淡的血腥味飘了过来,季江南神色一凛,有人死了。

  季江南正准备上前查看,坑洞边缘却爬上来一群黄金色的蜘蛛,密密麻麻的从下方涌上来,像铺了一层金色的地毯,从坑洞边缘爬出,密密麻麻的往四周开始爬。

  “快退!”夏东阳脸色一变。

  三人架起夏东阳就退,一直退到山顶,季江南紧张的看向坑洞,站在山顶看到坑洞全貌,哀嚎着的众人身上爬满了金色的蜘蛛,入目皆是黄金色,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忽然,一道剑光亮起,清寒姣姣如梨花,点点纷白尽染梅。

  月照梨花。

  一声清啸,如此诗意的一剑划开一道丈许宽的道路,剑光所到之处黄金蜘蛛皆成碎末,江乘月抱着唐莲从坑底一跃而上,衣袂翻飞,轻巧的落在远处,刚好避开黄金蜘蛛的范围。

  夏东阳惊讶赞道:“江门主早年人称“三绝公子”,诗酒剑三绝,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季江南也惊了一惊,但他惊讶的不是江乘月的清雅的剑法,而是这式剑法施展出来的威力,分明已经远超丹心境。

  这绝对是凝虚境宗师的实力,不同于韩天阔宵天鬼王的气势外露,江乘月一向秉承低调,即便如今发挥出宗师实力,也将劲气控制得极好,没有影响到任何人,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

  江乘月不仅已经步入宗师境,而且时间还不短,否则不会有如此完美的控制力。

  这个江乘月,倒是藏得挺深。

  沈云川若有所思,江湖上都说江乘月不爱出门,多半时间都在七剑门闭关冲击宗师之境,现在看来,他怕是步入宗师境不止一年了,那他还一直不出七剑门,想来莲姨说他在躲自己的说法倒也有几分可信。

  看来,莲姨与江乘月之间,还真有一段不能说的往事。

  :。:

看过《剑归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