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武侠升维 > 第583章 《太玄经》的研读

第583章 《太玄经》的研读


  侠客岛,第二十三间石室。

  这里空旷、安静,仅有三人。

  李江百无聊赖盘坐于正中,神游天外时还偶而瞟一眼角落里的一男一女。

  男女二人旁若无人,就当李江不存在似的,自做自事。

  没错,他们正在练功。

  练得便是室内这一句“谁能书阁下”。

  两人气氛严肃,出招缓慢,每出一招前都要先自己比划一阵子,有时出了招又觉得不对,收回后或两人讨论,或各自发呆凝思。

  李江看在眼里也在心里替他们惋惜:“你们练错了啊!”

  惋惜别人时,李江也在庆幸自己抱住了大腿,谁让创立这套武功的人那么鸡贼……呃,那么用心良苦呢!

  任谁能想得到每副图旁边的那些各条注释文字,都是故意在引人误入岐途的?

  而参研图谱之人,又有哪一个肯不去钻研这些注解的?

  据李江不靠谱揣测,此种情况有两种原因。

  第一,是创立《侠客行》武功的人不愿后人得之太易,故意添加些乱七八糟的注解来筛选有缘人。

  第二,有人先于龙木二人上岛,学完后又不想埋没此套神功,故起了戏谑之心,加上了现在的注解。

  不管这两条哪条成立,反正是对读书人不友好,越是学识高的陷得越深,越练不成。

  那谁练得成?

  不识字的,毫无机心的。

  当然不识字非必要条件,但心思深重、刻于求成却一定练不成。

  比如舔狗!

  所以说,现在而今眼目下,全侠客岛只有石破天练得成。

  其实还有一人也可以练,阿绣!因为她本来就对武功没兴趣,如果不是史婆婆逼着她学武,她就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

  然而,她有学《侠客行》的条件,却没有那个兴趣。现在情郞便在身边,哪里还有心思去学什么武功?

  就算石破天想教她,她也不学,理由非常充分,“夫君会了便就好了,我学来无用。相信夫君会保护好我的!”

  每次说这话时还娇羞无限,半低着头耳根通红。

  童子机石破天哪里受得了这个?将胸脯拍得“啪啪”作响。

  这样一来二去的,石破天问了几次后,再想教她武功的心思便也淡了。不过,两人的感情却是日益升温。

  小两口亲亲我我,石清夫妇、史婆婆、白自在等人喜闻乐见,巴不得小两口成天腻在一起,别来打搅自己参悟图解。

  此事只有一个受害者,便是李江。

  他是等得心急如焚,度日如年!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好强迫石破天不去见媳妇。于是断断续续的,花了大半年时间,石破天才将前二十三句参研完教给了李江。

  李江学完后大为满意,寻思这《侠客行》神功真不愧金系第一功法。

  第一二句,“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是基础内功。别看这是基础,但它浅显却不简单,学会了它,以后再学任何内功都能套入其框架,事半而功倍。

  第三四句,“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是掌法和拳理。有点类似于李江的乾坤大法,学好技击原理,遇到各种武功也不怕!

  后面的诗句便是武功的具体运用之法了。

  第五句“十步杀一人”,第十句“脱剑膝前横”,第十七句“救赵挥金锤”,每一句都是一套剑法;

  第六句“千里不留行”,第七句“事了拂衣去”,第八句“深藏身与名”,每一句都是一套轻身功夫;

  第九句“闲过信陵饮”,第十四句“五岳倒为轻”,第十六句“纵死侠骨香”,则各是一套拳掌之法。

  第十三句“三杯吐言诺”,第十八句“意气素霓生”,第二十句“喧赫大梁城”,则是进阶的内功。

  第二十一句“纵死侠骨香”,第二十二句“不惭世上英”,第二十三句“谁能书阁下”,则是各种奇门兵刃的集合,比如暗器、笔、鞭、铁锥等等。

  如果拿它们与李江以前所练武功相比,嗯,弱了些。因为李江练的都是些什么武功?九阴九阳、明玉长真、独孤降龙,哪一样不是世之绝技?

  但是就据此说《侠客行》武功不行,却是过了点。因为它每一套武功都很平均,不存在拳法强一点,剑法就弱一点,内功强一点,轻功就跟不上。

  何况,第二十四句才是画龙点睛之笔。有《太玄经》将它们串连起来,便是整体的升华,正如宣纸上一条看起来笔黑平淡、平平无奇的画龙,点上了眼晴后立刻便跃出纸面,腾云驾雾飞上九天。

  李江就在等着这个神圣的时刻。可是好事多磨,石破天讲完第二十三句后,给李江招呼了一声,说阿绣来这侠客岛的日子里一直呆在山洞,心情不是很好,因此想陪她去洞外散散心,踏踏青看看海。

  当时的李江只差临门一脚,正是心潮澎湃之时,骤遇打击无异于睛天霹雳,脸色不知道有多难看,像弃妇一样问石破天要散心多久?

  石破天见他脸色难看,还以为他是在绞尽脑汁思索刚才学会的武功,故不以为意定了个三天的时间。

  今日,便是约定好的恢复功课之时。

  等呀等,两个练功的男女出去了,又进来一个和尚,李江认识是小林的那什么大师。

  大师合什对李江施礼,李江站起身还以道揖。

  两人不发一言,各自安静。

  又过了很久,李江听到了脚步声,当下便心里一震,但旋即又失望起来,因为他分辨出这是仆役的脚步声。

  果不其然,片刻后一个青衣仆役进来对一僧一道抱拳道:“妙谛大师,海川道长,请移步大厅享用晚膳。”

  妙谛口诵佛号,随之起身,分别给李江和仆役点了个头后,走了出去。

  李江对仆役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吃。仆役不再多言,施礼而退。

  “这就晚上了?白瞎了一天的时间,这石破天真特么重色轻友!”李江叹气自语。

  不过李江并不担心石破天跑了,以前约好的时间有时也会晚个半天一天的,都是石破天失约。李江倒很准时,谁叫他是单身狗呢!

  按理说,现在李江可以回去侠客岛准备的大通铺休息了。可他因为即将要大功告成,心情振奋兴奋无比,哪儿有心思睡觉?非独今天,自从第二十三句练完后就一直没睡过了,他功入先天,打坐的同时也是休息。

  其实不睡觉的又何止李江一人。侠客岛准备的大通铺从来就没满员过,很多人都沉迷在《侠客行》武功中,根本不舍得睡觉,累了直接就在石室角落里一眯就全当睡觉了。

  甚至更极端沉迷的,连饭都不愿意出去吃,觉得浪费时间,索性就吃石室中准备的糕点过日。除了大小解,他们绝不踏出石室半步。

  说起这大通铺也很有意思,侠客岛不大,肯定不能给每位贵宾一人一个房间,就简单的挖了两个大山洞,分作男女寝室。

  寝室里密密麻麻摆满了上下两层的架子床,不固定床位,随人随睡。卫生不用担心,每天都有仆役来给每一铺换新洗的床单、铺盖卷等物。

  李江第一次见到时都乐了,这好像军训时睡在部队营房里的感觉。

  就是这种恋家的感觉,让他的心情更加急迫。大半年来,他在这里睡的次数不超过一掌之数。

  石破天不来的这一晚上,李江想着索性也不浪费了,再去看看《太玄经》。

  《太玄经》李江已看过多次,只要石破天去做其它事,他就会来。

  龙木二位岛主知他武功,和他切磋过多次了。

  至于胜负,李江占据优势,但三人相差不大。为此李江还十分佩服两人,对着错误的《侠客行》也能将武功练得和自己半斤八两,不得不说是人才啊!

  第二十四间石室就在第二十三间隔壁,李江信步走入,只见龙岛主和木岛主都盘膝坐在锦垫之上,面对石壁,凝神苦思。

  想是二人辨认出了李江的脚步声,所以动也不动。三人本是很熟悉了,不心再起身打个招呼。

  李江也没有说话,安静坐了下来,继续研读《太玄经》。

  《太玄经》全文以蝌蚪字刻写,但李江针对性的在小渔村学习过,故而能辨识其中十分之一。其余的就要靠持之以恒的对比推敲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武侠升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