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神医嫡妃有点萌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浮生一梦——极品

第四百六十七章 浮生一梦——极品


  “到了神乐府,谷娉婷要是还敢不知天高地厚的招惹你,只管收拾了,我倒要看看,没有谷一麓护着她,她能得意个什么。”

  欧阳绮悦抬手替钟离卿整理了一下衣领,眼睛往旁边看了一眼,声音冷漠。

  就谷娉婷那点道行,在她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之前若不是因为谷一麓非要护着他这个宝贝女儿,欧阳绮悦早已经收拾了她了。

  “娘亲放心。”

  钟离卿点头,正要说什么,却见欧阳绮悦愣了一下,转而便笑了起来。

  “弦儿!你怎么过来了?”

  欧阳绮悦与北家的夫人出嫁之前就是极好的朋友,谷流鸢和北夜弦的婚约,就是两人定下的。

  欧阳绮悦是见过,认得北夜弦这个未来女婿的。

  钟离卿一转头,就看见一袭玄色衣袍的少年迈步走来,昳丽的面庞不见素日的冰冷,反倒有些柔和。

  “悦姨。”

  “哎,鸢儿,这是你北家哥哥,快过来见礼。”欧阳绮悦笑容满面,拉着钟离卿上前。

  “北公子。”钟离卿微微颔首,虚妄云海相处几日,彼此也算是熟悉。

  “流鸢小姐。”

  欧阳绮悦一愣。

  “怎么?你们认识?”

  她可记得她家鸢儿从来没有见过夜弦这孩子啊,难道是她记错了?

  “之前终试的时候,北公子和哥哥也在虚妄云海,遇到了便相处了几日。”

  “原来是这样。”欧阳绮悦了然。

  “既然都认识,那我也不作介绍了,不过……迟早都是一家人,喊得那么生疏做什么?”

  钟离卿:……

  “悦姨说的是,我也该喊一声鸢儿才对。”

  大哥你就别添乱了吧!

  “呵……呵呵……”钟离卿只能干笑。

  “这才对嘛。”欧阳绮悦倒是眉开眼笑。

  两人站得近,男俊女美,天生的好模样,看着就是一对璧人一般,欧阳绮悦那真是,越看心中越是满意。

  “哦对了,弦儿你这次来是?”

  “之前出门匆忙,没有好好恭贺鸢儿通过试炼,成为神乐府弟子。”

  他说着,便取出了一只盒子。

  “这是我给鸢儿准备的贺礼。”

  钟离卿看着北夜弦拿出那只盒子,心中莫名一跳,一股奇怪的感觉生了出来。

  迫切的驱使她赶紧接过那盒子。

  “哎呦,我就不站在这里碍眼了。”欧阳绮悦打趣儿的笑了起来,领着几个丫鬟先避开一会儿。

  “你看看,喜欢吗?”

  盒子被递到眼前,钟离卿抬手,正要去接。

  “流鸢妹妹,你们在说什么呀?怎么这么开心?”

  突兀响起的声音,直接把钟离卿有些恍惚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她一侧身,就看见一身桃粉色衣裙,柔美动人的谷娉婷笑吟吟的站在不远处,身边的白景阳脸色黑沉,在钟离卿看过去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面上露出不屑于讽刺交加的扭曲神情来。

  “娉婷小姐刚刚在和父亲说什么?聊得笑声十米之外都听见了。”

  搞不懂白景阳那表情是什么鬼,钟离卿也不想搞懂。

  她觉得谷娉婷约莫是有病,总是没事找事,是有多闲?

  “只是一些小事,流鸢妹妹想来也没有兴趣知道的。”

  谷娉婷柔柔一笑,搪塞说道。

  “流鸢妹妹,你们?”

  “哦,也是一点小事,娉婷小姐应该也没有兴趣知道。”钟离卿眼睛眨也不眨,就把谷娉婷的话还了回去。

  谷娉婷动作一顿,脸颊肌肉又紧绷了起来。

  “不知这位公子是什么人?看着和流鸢小姐仿佛很是相熟的样子。”

  谷娉婷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不说话了,白景阳阴阳怪气的开口,目光落在北夜弦身上,充满了挑剔。

  “哎?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古旧的盒子,都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的东西了,竟然还好意思拿出来送人?看你这么可怜,要不要本王资助你一下?”

  这样子实在是像是市井之中那些市侩小民,实在是有些难看。

  北夜弦手里的盒子虽然看着年代久远,十分古拙,但只要懂行一点的人就会发现,那乃是以号称木中软黄金的极品聚丝木制成,万金难求。

  能用这样的盒子装着的东西,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三皇子很闲?”

  钟离卿站到北夜弦面前,慢条斯理的发问。

  “听说最近白月皇朝内乱,皇后受伤,三皇子身为人子,竟然还能镇定的在这里和娉婷小姐谈笑风生,可真是临危不乱,有乃父之风。”

  谁人不知,白月皇朝之主当初乃是弑父上位,最是冷酷无情。

  白景阳脸色有点难看。

  谷流鸢这是在讽刺他!

  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他又看到被钟离卿挡在身后的北夜弦,眼睛气得发红。

  当真是不知廉耻的贱人,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到底有没有将他这个未婚夫放在眼里?

  “你给我过来,大庭广众之下,和别的男人私相授受,你还要不要脸。”

  白景阳气不打一处来,声音冷沉的开口。

  钟离卿一愣,这人脑子坏掉了吧?

  这什么语气,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谁和男人私相授受了?这语气,他以为他是谁啊?

  没有人注意到,北夜弦的眸光冷了下去。

  钟离卿站着不动。

  白景阳看得更加生气,大步走了过来,抬手就去抓钟离卿的手腕儿。

  “你给我过来!”

  “啪!”

  只是那手才伸出来,直接就被一道灵光打开了。

  “啊!”

  白景阳捂着手惨叫一声,脸就因为愤怒而扭曲了起来。

  “贱民!你敢伤本王!”

  少年眸光冰冷,语气漠然,伸手将钟离卿小心翼翼的往身后一揽,两人的位置瞬间调换。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但也许是因为那眸光太冷,太淡,硬生生让白景阳感到了一股子憋屈压抑感。

  “我拉我自己未婚妻你也敢拦,你以为你是谁?”

  北夜弦那一下子不轻,白景阳疼得浑身都哆嗦,梗着脖子吼。

  北夜弦眸光一暗,什么话也没有说,然而下一刻,白景阳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谷家大门口那两座威武的石狮子其中的一座之上。

  哇的一下吐出一口血来。

  “景阳哥哥!”谷娉婷惊呼一声。

  “你若再胡说,我不介意给你醒醒脑。”这明明是他的未婚妻!

  “本王才没有胡说,她谷流鸢就是不知廉耻,当着我这个未婚夫的面就敢和你这个小白脸不清不楚,待她过门,本王定叫她知道什么是代价!”

  白景阳心口剧痛,咬牙切齿的怒骂出声。

  谷娉婷看着白景阳这样,心里很是得意,这下子,北夜弦该和谷流鸢退婚了吧?

  毕竟,谷流鸢可是白景阳的“未婚妻”了。

  她得意洋洋的想着,看了一眼四周,又有些失望。

  可惜谷家大宅离闹市远,少有人至,不然,谷流鸢今日就该完蛋了!

  “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未婚妻?”钟离卿眸光冰冷,落在白景阳身上,看得他一个哆嗦。

  白景阳有些心虚,又十分的愤怒。

  “你迟早都要嫁给本王,这有什么不对?”

  在他心里,早已经把谷流鸢当成是他的女人了,他进谷家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谷流鸢,只要娶了谷流鸢,那他们白月皇朝就能更加强盛。

  所以,哪怕是他并不喜欢谷流鸢,他也不会让谷流鸢嫁给别人,当然他也不会娶她,让她做一个侧妃就已经是对她天大的恩赐了。

  现在谷流鸢竟然敢收别的男人的东西,岂不是在给他戴上一顶明晃晃的“绿帽子”?

  “哪里来的疯子,尽给自己脸上贴金。”

  嘲讽的声音从一侧传来,总是没个正形的谷流暄面色冷沉,走了过来。

  他走到白景阳面前,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就你这副尊容,还想当我妹夫?白日梦做多了吧你!”

  看似不重的一脚直接让白景阳内伤再次加重,再次呕出一口血来。

  “想当我妹夫,我告诉你,下辈子你都不可能!”

  “你!”

  白景阳动弹不得,当真是气个半死。

  “是谷一麓和你说了什么吧?”谷流暄挑眉问道。

  他那个便宜父亲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愚蠢得满脑子的浆糊,做出这些蠢事,也不奇怪。

  他看着白景阳脸色露出不自在躲闪的表情,轻笑一声。

  “我不管谷一麓和你说了什么,我就明摆着告诉你吧,没有用,你做梦!”

  谷流暄气得,连平时装装样子的父亲都懒得喊了。

  “我妹妹,是我谷家,欧阳家的明珠,你,提鞋都不配!”

  “可是大哥哥,刚刚父亲已经说了,把流鸢妹妹许配给了景阳哥哥做……啊!”

  谷娉婷话都没说完就被吓得尖叫一声,后退两步,狼狈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摔得生疼。

  “今天我是我妹妹去神乐府的大日子,我不想见血,把你那些愚蠢的小心思都给我收起来,不然,我现在就有一千种办法,让你去不了神乐府。”

  “我……”

  谷娉婷被谷流暄漆黑的眼神吓得浑身条件反射的一抖,想要说话,却浑身都发冷,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看过《神医嫡妃有点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