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呐小说网 > 烽皇 > 第一百四十七节 见面

第一百四十七节 见面

  谈判骤然加快。

  在淮右第一军表现出了强悍的气势之后,虽然李昪方面看不出太大变化,但是所有人都清楚他们的心态已经有了一些触动。

  关于杨溥将吴王之位禅让给李昪之事也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而杨溥一族将赴长安定居一事也还在讨论中,但基本原则也确定了下来。

  而江烽提出的所谓保证一事因为杨溥一族将赴长安,但安全亦要得到保证,杨溥保证不会在长安针对李昪再有不利之举,包括言论和行动,而李昪方面也基本同意将和州交由朝廷来人治理,双方均不在和州驻军。

  李昪拒绝了滁州的保证要求,江烽也不为己甚。

  滁州对于确保楚扬二州的西面安全非常重要,这一点李昪一方还是看得很准,所以态度强硬。

  随着双方就协议谈判推进,达成一致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庐州城内的气氛也逐渐缓和了下来。

  杨溥一方似乎也意识到了局势的不可逆转,更关注于他们能带走哪些东西到关中去。

  在这一点上江烽和李昪都没有太纠结,杨氏一族在庐州的留存丰厚,加上在江都的资产,完全可供杨氏一族生活优裕三世无忧。

  但一些具体的细节问题仍然很棘手,比如杨氏一族遗留下来的大臣、将领,还有军队。

  这对于江烽李昪双方来都是一个极其烫手的麻烦。

  这些大臣、将领都是忠于杨溥的,现在杨氏一族在吴地的统治寿终正寝,甚至杨氏一族也都要搬迁到长安居住,但他们却不可能也不愿意背井离乡随其搬到长安,尤其是他们许多都还是吴地大族。

  这个时候投效李昪一方无疑有些晚了,即便是李昪接受,也难以获得重用,而要他们投效江烽,却又是李昪难以接受的。

  至于军队的问题相比之下倒是比较好解决,仅存不到一万的德胜军和忠正军残军,唯一的去向就是解散解甲归田,也有少数职业军士,则去向自由,既可以选择加入镇海军和东海军,亦可加入淮右军。

  杨溥的德胜军和忠正军中亦是不乏名臣武将,像周望,只不过此人已经明确表态将会随杨溥去长安,倒是让淮右方颇为遗憾,也让李昪那边松了一口大气。

  还有像严序,选择了回和州老家归隐,这也让李昪方面放心不少。

  至于另外一名大将柴永则在杨溥选择投降时独自一人破城而出,不知所终。

  禅让仪式简单而快捷,但是李昪方面依然坚持按照既定仪轨来进行,士绅官员尽皆参加,只是那份压抑不住的凄凉和落寞,让人心中恻然。

  江烽没有参加,托病。

  这让李昪一方愤怒欲狂,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很显然他们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而撕毁即将达成的协议,这份协议对双方都有好处。

  坐在花厅中,江烽悠闲地抿了一口茶盏中的茶水,漫不经心的道:“没什么大不了,就算是李昪想要不理智,徐玠和许文稹他们都会制止他的。”

  “君上回避,是否有其他深意?”陈蔚犹豫了一下问道。

  “嗯,起码可以赢得庐州士绅的一些好感吧,虽然我对他们的好感并不太在意。”江烽一脸无所谓,“我们和李昪那边永远不可能成为盟友,所以也就无所谓了,他们现在也不可能对我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似乎是接受了江烽的说辞,陈蔚回到正题:“如果顺利,恐怕李昪那边三天后就要开始撤军了,估计蚁贼在海州那边搞出的事情不小,李昪那边有些着急。”

  “他不担心杨溥一族就留在庐州?或者被我送到浍州?”江烽哂笑道。

  “君上,李昪需要的就是一个仪式,至于现在杨溥留在我们手里,反而是我们的累赘了,他很清楚我们一样不希望杨溥留在淮右这边。”陈蔚苦笑:“庐州的麻烦恐怕比我们想象的更大,属下摸了一下底,本州的士绅大族势力很大,尤其是被杨氏骄纵养成,估摸着日后谁来担任这个刺史都会相当棘手。”

  江烽脸色渐渐冷了下来,这是接掌庐濠二州之后所要面临的最大问题。

  如果继续放任如此,那么庐州对江烽来说就毫无意义了,庐州地广人多,但是良田沃土皆被以杨氏为主的豪绅大户掌握,粮食也被这些大粮户控制,要实现江烽未来的目标,不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不行。

  “子良,某有考量。”江烽哼了一声,“我拿下庐州不是来当善人的,如果有些人以为我比李昪更好糊弄,那他们可能很快就会改变看法。当然,我不想做一些伤害感情的事情,但也得请他们尊重我的意愿,寿州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如果他们选择性的闭目塞聪,那可能就只有让残酷的现实来教育他们了。”

  江烽的语气很轻松,但牙缝中似乎却总有丝丝血腥气息挤压出来,让陈蔚都下意识的觉得脊背上有几分幽幽的寒意,“君上,庐州和寿州恐怕还有些不同,……”

  “不,子良,你无须为他们辩解什么,如果真有什么不同,我觉得就是他们比梅田郑三姓更不识时务。”江烽微笑道。

  微笑中的冷酷之色让陈蔚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江烽本来还想说点儿什么的,这个时候花厅外却传来卫士的通报:“主公,门外有人求见。”

  “不见。”江烽淡漠的回答道。

  没有提前通报,他根本就不想见任何人。

  “是。”

  卫士立即退了下去,但是很快就又回来:“主公,她自称是静小姐的朋友,和静小姐很熟悉,另外那男的自称是德化王杨浔。”

  “静娘的朋友?杨浔?”江烽有些诧异,许静的朋友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个杨浔他也知晓,杨溥的弟弟,一个据说喜好附庸风雅吟诗作画的文人骚客。

  想了想,江烽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应允:“那你请他们进来吧。”

  “君上,那属下先行……”

  “不用,子良,正好陪着某见一见,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何来意。”

  **********************************************

  杨浔夫妇两人上门也是迫不得已。

  虽然尚未正式敲定,但是杨氏一族离开庐州前往长安一事却是基本上定了下来。

  杨溥对此事并不抵触,对于他来说,只要脱离李昪的威胁,那就一切安好。

  当身边的武将大臣一个个消失,军队即将解散不属于自己,杨溥才感觉到恐惧,以后自己一大家人就会在没有任何护卫的情况下生活,也就是说,李昪如果想要自己的命,那么只需要派出几个武道强者,刺杀自己并不是难事。

  即便是有周望在自己身畔,也还会有数十名亲卫跟随自己,但是一旦到了长安,那种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下,指望朝廷能为自己的安全尽多少心,本身也就不现实。

  但杨溥还是希望尽可能离开庐州,因为他留在庐州,危险性会更高。

  如果自己留在庐州,不仅是李昪,甚至可能江烽都一样会其二心。

  有足够多的资产,长安好歹也还是京城,还有自己留在长安,对淮南这边的影响力不会那么大,也许李昪的杀心就不会那么浓,这是杨溥的想法。

  再说了,还有和州这个保证,一旦自己有事,朝廷,或者代表朝廷的淮右,就要收回和州。

  杨溥都不知道这个保证就是保证自己的安全,还是会给自己带来的更大的危险。

  这种情况下也许李昪的威胁暂时消退了,但对于淮右呢?杀了自己,便有借口收回和州,如此的算盘,谁不会打?

  思前想后,杨溥还是觉得自己尽早离开庐州赴京更稳妥。

  但对于杨浔、杨澈,尤其是杨浔来说,感觉就不一样了。

  杨浔长期在庐州和江都之间来往居住,虽说在江都呆的时间多一些,但是庐州却是杨氏的老巢,这里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杨浔都十分熟悉,而要让他去数千里之外的关中,无论是在气候还是饮食上,格外讲究的他都觉得无法适应。

  但是他却不敢违抗。

  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只能把主意打到江烽头上来。

  自己不是王兄,重要性也远不及王兄,兴许能网开一面,让自己留在庐州呢?江都他是不敢去的。

  怎么来达到这个目的,李昪那边无法,只能从江烽这里想办法。

  李昪大军即将东返,真正决定自家命运的还是江烽,只要把江烽这里说通,杨浔就不相信李昪会因为自己留在了庐州而与淮右重启战端。

  杨浔和江烽素无交道,怎么来求得江烽的理解支持,就只能依靠妻子这边这层不太靠谱的渊源关系了。

  “见过宣抚使大人。”看见已经迎到花厅门口的青年男子,杨浔就已经猜测到这个气宇轩昂的青年就应该是传说中的江烽了。

看过《烽皇》的书友还喜欢